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儒教,我们的精神家园 请各位大神指点

您是本帖的第 30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儒教,我们的精神家园 请各位大神指点
刘开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威望:12
文章:316
现金:
经验:484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7月2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25 10:45: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刘开阳

儒教,我们的精神家园 请各位大神指点

 


 

(一)缺位的儒教


 

美国派战机远隔千山万水去轰炸叙利亚,大义凛然地说,我是为了普世价值观,是符合基督教义的。然后好多国人给他鼓掌,认同人家的做法;ISIS组织组织了数不清的人体炸弹,然后骄傲的宣布,我是为了穆斯林的荣光。我们的同胞给他们鼓掌,然后满脸钦佩:看看人家的信仰!可是,回头看看我们自己,不论政府还是公众人物,在那些网络喷子眼里,几乎做任何事情都是错的,放软身段是懦弱,强硬是不自量力,不掺和杂事是缺乏同情心,争取利益是贪婪忘本。总之,我们就是罪恶的渊薮。但是你要那些提意见的人说一说他们的意见,讲一讲他们的见解,却是理想主义多,现实主义少。有些人甚至就是希望革命,仿佛国家和人民滑入泥沼越深,他们就越高兴。却不知道在当今地球村时代,再去寻求革命,已经是在自掘坟墓。在政治方面,只有渐进式的费边主义,才是不伤筋动骨的生存之道。


 

在巴西,当地人不停组织我们跟他们踢足球,有时候甚至一个礼拜就踢两场,可以想见我们这些工程师有多么狼狈。我向工会主席提议:要不组织打乒乓球?那位党员一脸嫌弃:人家不会打!我反问他,难道我们就会踢足球?他立刻嘲笑我,你怎么不懂大局!


 

美国的NBA在篮球界的统治力,就相当于中国在乒乓球界的统治力。可各种待遇却是天差地远。为了限制中国人的发挥,那真是费劲了心思:从乒乓球的大小,到发球方式,到比分规则,就差把乒乓球改成方形的了;而NBA呢,不但极少受到限制,而且各种规则也向NBA倒戈。美国是超级大国,整个世界都面向美国,这我能理解;但为什么在不停为中国乒乓球戴上手铐脚镣的时候,国人还在使劲欢呼,我就不能明白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失去了统一的价值标准,我们的思想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然后思想的泡沫到处飘浮,飘到哪里算哪里,爱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然而,思维高度自由的我们,除了政治家,近百年来几乎没有著名思想家出现。为什么?除了受到制度的禁锢,还因为我们连自己想去哪里都没想清楚,不可能组织成体系,又如何清楚地告诉别人,打动别人?


 

我们上学接受学校教育,工作后接受组织教育。这些教育看上去很好,满眼都是春天和鲜花,满耳朵都是仁爱和善良。然而,当我们的目光离开课本,离开宣教室,室外春夏秋冬四季都有了,好人和坏蛋混杂在一起。于是好些人在刚刚进入社会的时候不知所措,好多人显得非常幼稚——他如何能不幼稚?所有的衣服都是按照春天准备的,出了门才发现遇到的是冰天雪地;所有的行为都是按照到处遇见活雷锋设计的,见到的却是鲁智深、镇关西……


 

他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差距,于是对随后接踵而来的怪话、怪论无法分辨,说不定他也很快加入传播、散布怪话、怪论的行列。因为心里没有“定海神针”,每个人按照自己的看法自由发挥,于是底线、原则之类的词语就被扔到了脑后。于是,在物质已经足够丰富的今天,反而有更多人找不到灵魂归宿。


 

但我们不是弃儿,只是离家出走的孩子。我们有自己的精神家园,它曾经与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比肩,它的创始人屹立于世界伟人的前列,它为我们描绘了大同世界的美景,在那里,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弃者,皆有所养。


 

 


 

我几乎不需要从《论语》开始解读儒教,各方面的著作已经是汗牛塞屋;也不需要解读历史上有名的儒家弟子,因为那些杀身取义、舍身成仁的故事,早就写进各种书本里。


 

我想做的,是还原圣人的所作所为,让圣人回归到我们中间,去解答实际问题。


 

(二)什么是圣人


 

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一手拿宝剑,一手拿经卷,要求他的信徒必须跪服;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已经鲜血淋漓两千年,而他的信徒,弱小的时候被人追杀,强大的时候追杀别人;释迦牟尼建立僧团制度,对内执行规章制度,对外除魔卫道。只有孔子是真正的长者,性情温合、贴近生活。他不搞鬼怪神力,不搞偶像崇拜,不搞思想专制,一心一意希望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也许因为他的志向最大,目标最崇高,所以受到的轻视最多、诋毁最多。


 

佛教的极乐,耶稣的天堂,都是小众世界,是要经过筛选才能进入。惟有孔子的大同世界,不择细流,不厌卑弱,只要盛世明君在,只要你有心,就可以安然居住进来。也许他的胸怀最广博,思想最纯粹,反倒受的委屈最多。


 

在历史上,穆罕默德几乎从没被清算过;《圣经》受到了高级审判,但让耶稣这个人形象更丰满、更贴近人心。唯独孔圣人,离开人世不久就遭到庄子揶揄,然后遭到焚书坑儒,再后来被道家欺负得无处藏身,文革时候甚至被脱了内裤。


 

我们的圣人为什么活得如此憋屈?又是谁让圣人变得“手无缚鸡之力"的?更没有还手的能力?


 

圣人在当时被称为“长人”,也就是个头非常高的人,他骑马射箭、武术格斗,音乐、诗歌、哲学、写作等等,或者傲视当时,或者傲视全世界。而这样一个接近完美的人,除了少年时因为弱小不得不接受一次羞辱,其他时间他从来没有怂过。只不过中国人不喜欢超出自己太多的人,所以才让他仕途不顺。但圣人没有教人委曲求全,更不用说打不还手、骂不还手。他说,做人要“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意思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你对我不好,如果打得过你我就打你,打不过你就骂你,你真的不要命,我也不能陪你瞎混……


 

我们的圣人不但不是打不还手,而且下手还挺狠。他一当上司寇就杀了少正卯,接着开始对三大家族开始下手,进入老年还用拐杖敲打原壤,骂他‘老而不死是为贼’。从这里看,我们的孔夫子何处主张打不还手、骂不还手了?


 

孔子一生讲“礼”,但这个礼可不是礼貌的礼,而是圣人对社会秩序,把对各阶层的行为规范要求。这甚至不需要专门强调——如果一个国家,下级不听上级的命令,上级没有容纳下级的胸怀,那成什么样子?到时候国家不成国家,社会不成社会,根本不可能长治久安。就算提倡人人造反的“红火”年代,要实现真正的民主,军队还是握紧枪杆子,主席他老人家还是牢牢掌握着国家前进的方向……


 

前几年香港闹“占中”的时候,一位当地出租车司机说:“(占中)这些人不是瞎胡闹吗?哪个老板愿意雇个不听使唤的伙计?”秩序,才是社会立足、发展的根本。


 

圣人是个很可爱的人,他从不压制自己的天性。他说,“食色性也”;“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在子路因为他去见南子而不高兴的时候,他赌咒发誓“天厌之、天厌之”;
 在批评宰予的时候他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圣人连骂人的话都是古今无双。


 

所以,圣人不是光说漂亮话,到处灌鸡汤的人,而是历尽苦难之后还昂扬向上,愿意相信人间美好,愿意构架“大同社会”,让所有人都享受道德光芒照耀的人。


 

也许,所有宗教都需要鲜血浇灌。基督教徒的鲜血是所有宗教中流淌最多的,所以基督教最成功;伊斯兰教徒的鲜血最鲜艳,所以伊斯兰教最强大,而儒教教徒流血最少,于是它的教主就要代替他的信徒蒙受羞辱。也许,这就是中国式的圣人,他不但要精神和行动上完美,还需要做一名殉道者。要以各种缺憾,各种困顿,才能完成塑造自己的任务,然后赢得共鸣。


 

(三)什么是儒教


 

宗教是精神的,政权是世俗的;宗教是美好的,现实是丑陋的;宗教是为现实服务的,目的是让民众在无边的苦闷中,能够看到光亮。


 

很多时候,宗教都与世俗,与政权连接在一起,伊斯兰国家最常见的形式就是政教合一;基督教也不过是刚刚从政教合一的桎梏里走出来,佛教、印度教、拜火教、萨满教,包括长生天、梵天、上帝之子,上帝的先知,最终都与权力联系在一起。


 

从这个方面来说,儒教与其它宗教并没有太大差别,它告诉人们要有良好的举止,从容的人生态度,永不停歇的自我更新精神。有了这些品质之后,就可以“学而优则仕”了。


 

“学而优则仕”对不对?自从出现国家这种社会组织形式之后,无论在哪个国家,最好的社会资源、政治资源都在政府的手里,只有当官才能调动各种资源,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才能名正言顺地带领大家走向未来,从这一点来看,儒教主张的‘学而优则仕’是没有错误的。错误的是那些为了当官不择手段的人,那些当官之后忘了儒家的准则,变得为所欲为的人,再就是一直不算太公正的舆论环境。


 

人们对于官僚阶层,又恨又妒。身居高位的人又懒得向“草民”解释,于是就越描越黑,越传越离谱。


 

在中国,最深入人心的书籍是《水浒》,里面讲的是一群造反的梁山好汉;是《三国演义》,里面有权有势的人全都在耍阴谋诡计;是《红楼梦》,那些官宦人家最终都玩完。民间段子最深入人心的是愚蠢的司马衷,狠毒的黄世仁,卖国投降的秦桧。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好的官吏、寻常(平庸)的官吏的数量,肯定是多过这几位著名的害群之马的。然而,在口口相传中,政府形象早就被妖魔化了。再加上确实有官员喜欢狐假虎威、装腔作势,而且越是基层官员这种作威作福情节越严重,造成政府公信力降价。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这时候,越是有救世情结的人,受到的质疑就越多,从而也深深连累了儒教,谁让儒教一直在讲“大同社会”、“盛世明君”来着,那就请站出来,告诉我盛世在哪里?明君在哪里?能臣良吏又在哪里?


 

儒教的家法、规矩很多,名言名句很多。然而流传到今天,让很多人记住儒教教义的,仿佛只剩下这句“学而优则仕”。更可悲的是,人们把那些为了当官不惜溜须拍马、舔腚沟子的人当成儒者,认为那才是儒者原本的样子。甚至有人把煮儿子给齐桓公吃的易牙也当成儒者,要知道,那时候咱们的圣人还没出世呢


 

还有人把“唾面自干”也归到儒家,那不是儒家,那只是个体的人,自己的性格、选择而已,但还是有人把脏水泼到了圣人身上。


 

有人自己很迂腐,就说儒教教徒很迂腐,又是谁给他定义儒教的权力?有人自己不锻炼身体,就说儒生就该整天摇头晃脑,只知道读书……


 

还有人把我当官、我挣钱,我整人,这样卑劣的思想,也想当然地加入到儒教的教义里。煌煌儒教,成了藏污纳垢、收容卑鄙的地方,如此一来,儒教哪里还有尊严可言?


 

 


 

“仕”,从来不是儒教的最终目的。因为‘儒有上不臣于天子,下不事诸侯’气节,更有‘以道侍君,不可则止’的自尊。在儒教之中,有躬耕的长沮、桀溺,也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潜、管宁。


 

其实,圣人对儒行有明确的定义:


 

“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其居处不淫,其饮食不溽;其过失可微辨而不可面数也。其刚毅有如此者。


 

儒有忠信以为甲胄,礼义以为干橹;戴仁而行,抱义而处,虽有暴政,不更其所。其自立有如此者。


 

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筚门圭窬,蓬户瓮牖;易衣而出,并日而食,上答之不敢以疑,上不答不敢以谄。其仕有如此者。


 

儒有合志同方,营道同术;并立则乐,相下不厌;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其行本方立义,同而进,不同而退。其交友有如此者。”


 

……


 

可以看到,圣人从来没有主张过他的信徒要为升官发财做出不义的牺牲,也从未要求他的教徒为了目标不择手段,倒是鼓励他的信徒为了正义“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与其他宗教不同,儒教更多是交给人们正确行为的宗教,它要求所有信徒在遵守社会各项规则,为人处世彬彬有礼,然后以此建立美好的社会。人人都守好自己的本分,人人都为他人着想,自然就是一个美好的社会。


 

因为儒教的这种宗旨,所以不需要奇谈怪论,也不需要博人眼球。没有鬼神之力加持的儒教是全世界惟一一种道德行为宗教。本来想给他的信徒以身心方面最大的自由,却没想到,竟因此失去了保护自己的能力,受到人们无情的攻击。


 

儒教就是秩序,在中国历史上,儒教大行其道的时候,都是中华民族最昌盛的时候——西汉、李唐、北宋;而民族最低落、最混乱的时候,都是儒教衰弱的时候——东西晋、南北朝、五代十国。


 

为什么,因为儒教昌盛是社会秩序井然的标志;而混乱时期,无能的统治者会将它当作替罪羊,从而时局越发动荡。南怀瑾先生说,儒家是粮食店,粮食供应充足,社会自然稳定,然后才会有发展。


 

(四)儒者


 

儒教的大同世界向所有人开放,但儒者,从来不包括所有人,只包括“君子”。儒者的理想是,当这些君子主导社会的时候,社会风气向好,所有指标向好,形成小康社会或者大同社会,所有人也就可以享受恩泽,幸福的生活在其间了。


 

而在历史的长河里,以儒者面貌出现,实现治国平天下目标的典型人物,大概是西汉时期的叔孙通吧。在他手上,儒教又一次发扬光大,儒者重新找到自己的价值。而他被当时的儒生称为圣人,司马迁尊他为汉家儒宗。


 

考察叔孙通的所作所为,前半生看上去一直在见风使舵、机变逢迎:最初为秦二世的博士。见秦将要灭亡,归附正在盘踞薛城的项梁。项梁败死定陶后,他跟随楚怀王。怀王失势之后,他投奔项羽,项羽日薄西山的时候,他投靠了刘邦。在这期间,他靠一张嘴,屡次险境突围,也因为此,被很多人嘲笑、詈骂。


 

叔孙通的人生真正焕发光彩,是在汉王刘邦统一天下,被诸侯尊为皇帝之后。叔孙通自荐为汉王制定朝仪,使刘邦体会到作皇帝的尊贵;而跟随他的弟子都当上了郎官。叔孙通还把刘邦赏给他的那五百斤黄金都分给了那些儒生。儒生们都高兴地:叔孙通可真是个圣人,他把握住了形势的需要。
     


 

 叔孙通在制定朝义的时候,到曲阜一带找传统的儒生帮忙。不料,三十几个儒生当中,有两个拒绝参加,他们骂叔孙通:你所侍奉过的主子差不多有十个了,你都是靠着拍马屁博得你主子的宠爱,现在天下才刚刚安宁,死的还没有埋葬,伤的还没有恢复,你就又闹着制订什么礼乐。礼乐制度的建立那是行善积德百年以后才能考虑的事情。我们没法去干你今天要干的那些事儿。您的行为不合于古人,我们不去,您自己去吧,别玷污了我们!叔孙通笑道:你们可真是些榆木脑袋,根本不懂时代的变化。


 

两千多年过去了,那两位书生与叔孙通的对话并没有淹没在历史长河的浪花中,反而越发清晰。那么,能够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里的“君子”叔孙通,是对还是错?


 

夏天已到,还穿着冬天的衣服不肯换下来,以为自己是在坚守原则,难道还算对吗?然而,儒教的经典从来不是独义的典籍,本来就有无数种解释方法。那两位儒生是怕有人第一次将它粗俗化,而且成为博取功名利禄的手段之后,后世的人会越来越卑下。那么,到时候恐怕就不是冬装换成夏装,而是变成超短裙、丁字裤,连最后那一点尊严都留不住了。


 

从后面的历史来看,这种担心一点儿都不多余。无数人穿着儒者的外衣,一头扎进名利的酱缸,然后又把原罪送给了儒教。


 

在这里郑重提醒一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并不是孔子的思想,而是秦汉时期儒生的意志,然后在宋代受到重视,成为“四书”之一。但儒教从西汉开始就成为国教,成为向历代王朝提供人才的储备库,自然也就应该承担起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责任。但入世的儒生,不是儒生的全部,更不是“君子”的代表。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儒教走向世俗化的一个重要举措,在以“仕”为目的的读书人心里,甚至替代了仁义礼智信这一根本宗旨。在两千多年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当中它是儒教的另一根犄角,增强了儒教的能量,也让儒教脸谱化、偏执化。


 

在这里提到它,是因为宗教世俗化是难以避免的,但需要理性对待。吃喝拉撒睡,这是每个人基本的需求;金钱、地位、别人的认可,看上去是外物,但没有这些外物的支持,人就没有办法走过春夏秋冬。但人应该从这些俗物当中建立起精神上的自己,然后才可以从容活在世上。


 

肉体需要一个躯壳;精神需要一个家园。两者可以亲密无间,也可以独立而行。


 

这才是真正的儒教。


 

(五)变迁的儒教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意思是说,有朋友从远方而来,我很高兴。那么高兴到什么程度?是手舞足蹈?还是抿嘴一笑?又或是其它?因为没有说清楚,人们就开始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解读了。因为问题的描述不是唯一的,由此带来的问题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解读是正确的,每个人都可以自圆其说。出现的问题就是,儒家的教义几乎受到无限制地改编,最后面目全非。


 

越是大人物,对它改编得越离谱。孟子撸起袖子说,周武王不是反叛,而是吊民伐罪,就把夫子温良俭恭让的长者风范去掉了一半;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几乎把儒教的包容性和宽容特质剪掉了;朱熹更粗暴,直接把儒教拉到了岔道上,另起炉灶弄了一套‘灭人欲、存天理’,让儒教成了统治者手里惫劣的工具;康熙对读书人污蔑最甚,连续搞了几次廉价科考,让京城的大小旅店都容不下赶考、求功名的举子,然后旷野里到处是帐篷,中国流传几千年的斯文一时间一文不值;文革就更不用说了,批林批孔之后,儒教几乎尸骨无存,只能等待涅槃重生,然后才有今天的国学复兴,或者说是回归。


 

今天,儒教要回归什么?


 

第一是回归宗教角色,与政治分开。其实,从孟子“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开始,儒教在心灵上已经与政治貌合神离了。因为孟子发现温良俭恭让根本斗不过苏秦、张仪那些翻云覆雨的小人,更不是那些与民争利,又喜欢杀人的君王的对手。儒教的纯洁美好,几乎感动不了那些手握大权,轻易可以翻云覆雨的大人物的心。那些人太急躁,想要的是看到眼睛就能看到的利益。于是,只要有一个“乱臣贼子”出现,他们就不是打心眼里相信儒教教化民众的力量;儒教与政治离婚的表现还在于,在以后的岁月里,被推崇的儒者不是身居高位的那些人,而是主动辞官的二疏,隐居于荒野的隐士,还有淡泊名利的王冕。在儒者的心中,这些人才是儒教的脊梁。


 

而今天的社会发展形势,已经可以实现宗教与政治的剥离。现在,我们的国家正大步迈向经济社会,现代化教育,与儒教储备人才的方式有极大不同;政权的组织形式,需要的人才,更与圣人时代相左。现在政治人物需要的品质是勇猛精进,立刻解决瞬息万变又层出不穷的国内、国际问题;而儒教的思想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也正因为如此,儒教恰恰可以成为安慰人们焦躁心灵的甘露,更能帮助人们在迷乱的世事中坚定自己的方向。


 

让宗教回归宗教,让学问回归学问,让政治归于政治,经济属于经济,这就是最好的回归方式。


 

在这期间,所有人,不论是真正理解儒教,还是不能理解儒家文化的人,一定要改掉以玄相高的陋习,改掉把学问高妙化的倾向。在英语里面,儒家译作“Confucian”,和混乱、困惑这个词语“Confusion”,无论拼写还是发音都无比相近,也许这就是外国人对儒教最直观的态度。


 

让人们在学习和学问中找到宁静,比起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在渺茫的天堂中麻醉自己要务实得多,这是儒教的优势所在。


 

中国有悠久灿烂的文明,政治、经济、文化在千年计的时间里都遥遥领先于其它国家。然而,作为国教的儒教,既没有像佛教、印度教那样漂洋过海,四处生根;也没有像基督教或者伊斯兰教那样强横地开疆拓土,将自己的文明之花开遍世界,仅仅是局限在华人中间。而且,受到其他宗教歧视的例子比比皆是。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总是主动把自己神秘化,当直率的“外国人”不陪着你“耍心眼”的时候,我们就显得既迂腐,又多余,又尴尬!更不用说传播自己的文明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让儒教清晰起来,再不要猜字谜。


 

第二是让人们遵循良好的行为规范,找到价值标准,或者价值准绳。让人们在儒家教义中找到心灵的宁静。


 

在巴西的时候,我在教堂里看到一位身心疲惫的黑人姑娘走了进来,然后静静跪在天主面前。十几分钟之后,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整个人变得宁静、恬淡了。肃穆的教堂,中世纪的马赛克,还有俯视人间的圣徒、天使,有很好的净化心灵的效果。


 

而在我们国内,似乎找不到这样对民众开放的地方。但心灵的苦楚,却不因为无处解脱而消失。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的朗朗书声曾经容纳许多儒者,让人找到宁静。圣人也曾经说过,他的理想与曾皙一样:“暮春时节,天清气暖,穿着春天的衣服,五六个成年人,六七个少年,到沂水里游泳,在舞雩台上吹风,唱着歌回家”。


 

这就是儒家释放心灵的方式,回归大自然,回归朋友,回归学问,而且还能把自己的所学传递给别人,是不是比基督教或者其它宗教的方式更有生活情趣,也更有意义?


 

现在的我们,不需要重建学宫、太学院这样的机构,不妨组织些沙龙一类的场所和机构,或者就是公园的一角,或者某些地方。


 

在泰国的时候,我看到当地青年人组织在一起,在露天的广场上听听音乐,喝喝啤酒,讨论一下自己的所知所学就能消磨一晚上,很是羡慕。我们也不妨采取这种方式,真正把愿意“静心”的人吸引进来。


 

 


 

在地球村时代,其实儒教还有另一项重要任务等待去完成,那就是与其他宗教的角力。


 

在很长时间里,我们的宗教都被道家的思想带偏了,那就是“不争”。道家的不争,不是不要,而是瞅准时间一把抓过来。很多人没有弄没有这一点,或者是没做到这一点,“嫁”给儒家的不争,就成了推让和退让。我们彬彬有礼,我们谦虚忍让,而结果就是让脸皮厚的人占了便宜。


 

我的儿子喜欢读书,不过是十来岁,已经开始废寝忘食了;而且是个天生的谦谦君子。从幼儿园开始,就自觉把最好的水果让给同学吃;在小饭桌,被女同学欺负不还手,不得不改换门庭。我给他看美国华尔街的经验,那些年收入几千万美金的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口若悬河的中年人,四百米跑47秒,相当于国家一级运动员水平;62岁的“元老”双杠臂屈伸几十个,肺活量相当于25岁的小伙子;毛主席也曾经说过“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正因为有了国人的体魄,这些人才能肩挑重担,与各色人争斗。所以我给儿子制定的口号是:让文弱书生吃屎去吧!


 

我们的宗教也应该是这样,让迂腐的声音、懦弱的声音、墙头草的声音,都去吃屎吧。因为作为民族的宗教,作为思想的文库,退让、谦逊更是很难在世界宗教之林立足。发出我们的声音,然后才有机会让别人了解你、认识你。


 

而且,与前面所提到的那些歧义一样,这同样不是圣人的思想。《论语
子罕》中说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价)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有才能、有想法、愿意入世,然后积极寻找买家的人,才是圣人。


 

今天,在世界范围内还有很多战争,仔细分析一下,一半以上的战争都是宗教间的战争。儒教之所以在很长时间里都置身事外,是因为我们的宗教具有不可思议的包容性和忍耐力,还有就是我们韬光养晦的国策。然而,随着国力的提升,宗教间的对抗很快就会来到我们身边,我们强大了,自然就成为别人的目标。所有政治、经济的抗争,发展到最后就是文明、文化的抗争,那就让我们准备好儒教“仁义礼智信”这面大旗,让它高高飘扬在这个星球。


 

可以想见,如果我们的宗教强大了,就不会盲目为美国轰炸叙利亚鼓掌,也不会为ISIS的人体炸弹欢呼,我们会发出属于我们自己的,理性的声音,告诉世界,我们的声音。


 

现在,到处能看到“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的标语,给人民一个信仰,已经是时代的需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6-29 9:15:39编辑过]
落叶满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威望:48
文章:1972
现金:
经验:22286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8年11月16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25 22:38:00 ) 第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落叶满阶

开阳兄也贴新文字了,问好!

不赞同儒家文化宗教化。国内新儒家代表人物如蒋庆等均有此论,个人觉得有些偏斜了。儒家文化对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有借用价值,当代已经不自觉地在应用了。

刘开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威望:12
文章:316
现金:
经验:484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7月2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26 9:06:00 ) 第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刘开阳

问好落叶兄,其实这阵子一直在看你留在西学东渐的文章,觉得受益匪浅。

近十年一直在国外,看到很多异域风景,所以把儒家文化宗教化,也是有感而发;而且在东南亚,确实就是宗教。历代统治者都在应用的问题,我还有其它文字支持我的观点

许幻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47
现金:
经验:145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4年4月18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26 11:40:00 ) 第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许幻

如果儒家可以称之为儒教,那么儒教应当是孔子所说的君子的宗教吧,由君子来治理国家。而君子是有相当高度的,怀德,不器,泰而不骄,不争不党,还要三戒三畏九思。。。。。。太难了。现在小人儒都很少,何谈君子儒呢。

但现今的中国的确亟需一种信仰,否则茫然无所从的空心人一年年从大学毕业,真是可悲。所以我还是支持“肉体需要一个躯壳,精神需要一个家园”的,就算支持宗教化吧。

刘开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威望:12
文章:316
现金:
经验:484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7月2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29 9:20:00 ) 第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刘开阳

今天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教徒全部都是数以十亿计,又有几个人可以称为圣人?圣徒?但并不影响宗教体系的运转,带给平常人心灵的寄托。就像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公司一样,关键还是制度管人。有了儒家的文化,建立起框架,只要正常运转,那就是在起作用了。从这方面来说,君子儒、小人儒其实并不特别重要
吉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威望:40
文章:4191
现金:
经验:2333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3年11月11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30 23:18:00 ) 第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吉檀

如果有神圣,请各回各界。人在人间,没有神圣的人间,只会更好;没有人造神圣的宗教,人间更会更好。

华夏灿烂的思想发端,是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秦至清的漫长,1949之后,再也不可能回到旧路。而四十年前,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振聋发聩地打开新时代的大门。只是世事轮转,如今和可以预见的一段未来时间里,反对和争议都将被禁锢在大局和统一的“大义”里,更遑论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万马齐喑的阶段,西化自然是饮鸩止渴,复儒也只是缘木求鱼。

求同存异从来艰难,党同伐异从来不衰。如此,更不必在已经特别倾斜的天平一端,再加上一个旧砝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家的绵延,也该走下神坛,不可能也不应该重回依附殊位。儒学,不再是入世治世的圭臬,仍可是修身齐家的良学。

“事异则备变”,1948年有了《世界人权宣言》,人权人道人文,有旧历史的启蒙,是新世纪的基石,更愿这是人类未来,可以信赖捍卫的信仰。

从诸子百家和千年儒学中,从有夏以来的筚路蓝缕中,从七十年的国家经历中,从世界错综复杂的历史血泪中,取精释新,治世续学,或许才是一条希望的路。

如果未来一定要有标语,个人希望是:“人民有权利,民族有平等,国家有担当。”

许幻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47
现金:
经验:145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4年4月18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7-1 12:25:00 ) 第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许幻

在繁华的街口,常见有人手执圣经念念有词,你若多瞧一眼,她便就此上前邀你信上帝信主;佛教信徒更不必说,每年各大法会,众寺庙人满为患。前往圣地朝拜的人从来被人敬重。从国家到民众,对这些外来信仰都尊重。但很奇怪,若想到一干人齐齐礼拜孔子,那可就不得了了,势必轻蔑哼一声:腐儒。复辟。时代倒退。。。。。这轻蔑的人,恰恰是受高等教育的居多。

其实所谓儒教无需只尊儒家一门,若如此,果真小智了。儒教,应当概指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包括儒、道诸子。不过是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文化信仰罢了。既然大家都认同儒家之学是“修身齐家之良学”。

“人民有权利,民族有平等,国家有担当”与民族的精神信仰并不冲突。钱穆说“守旧开新”,深以为然。

刘开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威望:12
文章:316
现金:
经验:484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7月2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7-2 9:53:00 ) 第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刘开阳

楼上两位都非常有见地,而争论的地方,就是需要解决的地方。真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恢复咱们散文论坛的生机勃勃

 8   8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