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父亲逸事集》(第十一组)

您是本帖的第 21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父亲逸事集》(第十一组)
枞川野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之大者
文章:540
现金:
经验:405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1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30 18:02: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枞川野人

《父亲逸事集》(第十一组)

《父亲逸事集》(第十一组)   

(一)

“到底给不给?”

 

枞中老教师关熹有个习惯:当他递烟给人时总是先将烟盒拍拍,吹吹,然后才从烟盒内抽香烟,抽出一点却又塞回盒内,再拍拍,吹吹,如是反复再三一一让那等他递烟的人都急了。

有次他递香烟给父亲,照例是这习惯性动作。好开玩笑的父亲说:“嗯()到底给不给啧?”

关熹老师也笑起来,终于递出了烟。

数十年来,每当偶尔提到关熹老师,父亲、母亲都笑谈起关熹老师那有趣的递烟动作,谈起父亲的那句笑问来。

 

     (二)

四个班主任

 

父亲从19623月调到枞阳中学,就当任班主任(652月到667月在安徽教育学院进修这一年除外),一直到1982年止,是二十年的老班主任!

当时老枞中班头并不多。据父亲回忆:六十年代枞阳中学四个平行毕业班班主任是:何干、徐成夫、汪得中,和我父亲。

下面我来略谈谈他们的一点相关事迹吧。

何干老师在四人中年龄最大,大概是因为对学生要求格外严厉吧,66年“文革”来临,学生从教学楼上挂下长幅标语:“舍得一身剐,敢把何干拉下马!“批斗起何干老师来了。

徐成夫老师年龄第二,到我上高中时他还当任过我的班主任呢,可见也是个老班主任!

汪得中老师与我父亲同年而大月份,我记事时他已调到县教育局任科长。他家住我家“隔壁的隔壁”,妻子王世光是枞中历史老师,教过我,她是四川人,将英国、美国、法国一例念成“英鬼、美鬼、法鬼”,有次给我们上课时调皮学生周╳╳学王老师发音,课上不下去,王老师儿子听到跑来要打那调皮生周╳╳。——父亲称呼汪得中一直叫作“汪独(音)”,不知是为叫得顺口还是有什么“典故”在?

 

     (三)

与学生夏小平的冲突及后话

 

作为班主任,既关心学生,也难免“得罪”学生。

父亲个子虽不大,却因是络腮胡子,有个颇响的名号——“齐大胡子”!

有调皮学生被父亲“管”心里有气,就扬言要“打齐大胡子的儿子!”也就是说要打我,呵呵。

有一次,在教学楼,调皮学生夏小平被父亲管了,他在楼下手里拿出把小起子,向楼上走廊的父亲“示威”;父亲在楼上看到了,从楼上赶下去脱下鞋底板就要打他,小个子的夏小平吓得一溜烟逃跑了。

多少年后,夏小平在东风饭店工作,有次父亲偶尔路过买碗豆浆喝,看是当年的班主任来喝豆浆,夏小平用碗几乎挖了半碗白糖加在豆浆里来孝敬老师呢!!!

 

        (四)

     学生徐毛妹的故事

 

父亲还给我们讲过与夏小平同一届的徐毛妹的故事。

 我也记录一二吧。

父亲说:徐毛妹长得漂漂亮亮的,人又聪明,反应快。上课时喜欢在下面答话。每个新带她课的老师都说:“你班徐毛妹,那学生真上好的!”父亲总是笑答道:“你过几天再跟我讲这话。”过了几天,每个之前夸过徐毛妹的老师又都对父亲说:“你班那个徐毛妹,真得人嗔(厌)!”

这是什么回事呢?原来徐毛妹反应快,好答老师提问,故刚开始老师都喜欢这样的学生。谁知过几天她自己听懂了见老师还在解说(总还有学生不懂呀!),她就屡屡在下面直接“白搭”了:“都听过——子了!还就么讲、讲什么啧?”三次一说,老师头痛了,故再向父亲评说起徐毛妹自然就完全相反啦!呵呵。

二十几年后,徐毛妹自己也做了老师。有一年高考时她与父亲恰巧分在同一考场监考,她问父亲:“齐老师耶,我做学生时害噢!?“父亲说:”嗯(你)讲嗯(你)格害呀!“徐毛妹说:”要是做学生前都能先做回老师就好了。“——你看这话,也只有出自徐毛妹口吻。

后来徐毛妹又跑去电视台工作,还出了词集,如今正不知干什么去了呢?……   

 

     (五)

关于父亲和家人的日记摘录

 

    找到一本旧《工作手册》,里面有我的829月一841月断续写的几十则日记,翻一翻,照抄下与父亲有关的三几则,存一点往日家人生活的旧影

    一九八二年九月二十五日

    爸爸对我说:平时读的文章要加以消化吸收,变成自己的东西,这样到写时才能以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否则就不可能做出一篇好文章。蚕吃的是桑叶,如果吐出来的不是丝,而是桑叶的话,那蚕还有什么价值呢?一个人也是这样啊!

………………………………………

    一九八二年九月二十八日

    今晚,爸爸谈起早上上街,跑通街也没有买到奶粉。又说麦乳精要三块多一盒,但除了一个装潢美丽的铁盒外,里面的麦乳精很少,完全是个骗钱货。

    接着,大家又谈到有些药品也只讲究包装,药品质量却没有提高。

    我笑着说:东西卖不掉,只好把外表装潢得好看些。同样,有的人肚中没货,就把衣服穿得漂亮些。

    爸爸、妈妈听着笑了起来。只有妹妹小毛子反对说:一个人既要有漂亮的服装,又要有美丽的心灵,应该是外表美与内在美的和谐。我们都赞成这种看法。

………………………………………

一九八二年九月三十日

    已快11点了,今天我写什么事情好呢?哦!我想起来了,今天是星期天,下午妹妹小红拿了一把长条把上学去,爸爸对她说:小红,把长条把背在肩上。

    “我不干,人家都拿着,我干吗要背着。我又不是县委书记!小红道。

    我和爸爸当时听着都笑了。

    现在我仔细一想,觉得妹妹的话说出了一个深刻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现在有许多干部平时根本就不参加劳动,与人民群众距离很远;即使偶尔参加劳动,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例如报纸上就常常看到那些参加劳动的领导干部肩背着锄、锹的照片,其实他们哪里干活了!

………………………………………

一九八二年十月三日

    今天,我从段勇那里借了一本青年之友丛书《名人名言录》,我对爸爸说有许多名言都包含着哲理,于是我跟爸爸又谈论起什么是哲理的问题来。

    我说:大凡哲理,都含有给人们某种启示的道理。

    爸爸说:所谓哲理,也就是哲学道理。而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因此凡是反映了客观规律的世界观就是哲理,否则就不是。如有人说:大江东去,这只是反映了我国长江流水的一种现象,故不是哲理;而水往下流这句话反映出了流水的客观规律,所以这话就包含有哲理。当然,哲理有深妙和肤浅之分。

    听了爸爸的话,使我对哲理的含意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这使我想到日常生活中常听人们说某某话含有哲理,其实讲的是含意比较深刻的哲理,而不是浅显的。

………………………………………

    一九八二年十月十五日

    吃了中饭,小红说她在医院门囗看到了一个疯子,这个女疯子原是枞阳中学学生。妈妈就谈起她变疯的原因,爸爸说不是这么回事,两人争了起来。妈妈越争越气,说爸爸回回找事跟她吵,爸爸却说:百家争鸣吗!事后,我想起爸爸说百家争鸣,我当时岂不可诡辩道:是呀,百家争鸣。但你和妈妈是一家,怎能争鸣呢?我如果这样一说,爸爸、妈妈大概就会一笑了事。

    由此,我想到妹妹小红跟别人的几次狡辩,都很有意思。

    有次小红说谎,有个人对她说:你姓贾吧?你说假话。小红说:你姓史吧?你要死了吧!

    另一次,小姑家小毛子的未婚夫齐技术员到我家来玩,逗她说:你是哪里的呀?小红回道:我是枞阳的呀。”“不对,应该说我是枞阳县枞阳中学的。齐技术员笑着反对。小红马上反击道:你说的也不对,应该说我是枞阳县枞阳中学齐老师家的。我们在旁听着都笑了起来。

    还有一次小红到小姑家去玩,小姑隔壁吴小家老太婆骂我爸爸,小红跟她对骂起来。吴小家的说:齐中立哪是你爸爸呀!”“唉,不是我爸爸还是你爸爸呀?妹妹机智地挖苦她。

 

(六)

父亲的谐谑

    
父亲好讲笑话,有时不避谐谑。
    
六七十年代,猪肉长期七毛三一斤,人们生活贫困,一月都不见得能买一次肉吃。而买肉须得起大清早,在百货商品卖猪肉的门外早早等候,到开门时再一哄抢入,赶到肉案前那高高砌起的水泥长台边紧挨着排起长队,你争我喊,买一两斤肉不下于打一场小战争呢。
    
但总有些人一点无须起早、排队、嘶喊,他们常是姗姗迟来,从人后递上篮子,随到随买,那卖猪肉的一一这是当年极有威势令人羨慕的国家工作人员一一自然选那猪身上最好部位的肉切好递回!你小百姓能奈其何?!
    
这天当教师的父亲起大早、排长队,沿着水泥台面终于一点点挨到肉案前可买肉了。谁知突来一人递入篮子与钱,卖肉的不管终于排到案前的父亲,接过后面递上的就飞快切好猪肉递出!
    
父亲恼怒地回头一看,认识!是在火葬场工作的xxx(名号略)!父亲笑笑地马上大声说道:哦,他一一嗯()是要照顾,到时候他也照顾嗯()嘛!那火葬场工作的xxx自知亏理,也不着一声,拿上肉赶紧离开了。卖猪肉的知父亲的嘲讽不满,只好呐呐道:都一一要去哟。父亲笑接道:那也得先照顾嗯()嘛!

父亲用他的谐谑讽刺了不正之风。

 

   (七)

《德国古典短篇小说选》

 

父亲藏书中有一本《德国古典短篇小说选》,歌德等著,刘德中译。

前面有“内容提要“:”本书选辑德国古典作家歌德等十人的短篇小说十篇,这些都是十八世纪后期到十九世纪中期德国著名作家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较高的作品。我们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封建制度在德国崩溃灭亡,资本主义在德国兴起这一百年间的社会面貌。译者在每篇小说前写了一段说明,扼要地介绍作者、历史背景和当时的文学主潮,以及译者个人对作品的一些理解和体会,供读者参考。“

除了这些作品值得欣赏、品读外,我爱此书更是因为以下三点原因。

一、艺术的书章:《德民古典短篇小说选》书底定价是1.20元。定价上面盖有一方书店的售书章。这书章设计颇具特色:它分上中下三层。下层是数字“(10)”,大约是第10分店吧?中层中心是三、三叠起的两叠书,共六册,书左是“购于”,书左是“长春”,书与两旁的字配合得十分平衡对称;上层在那“两叠书”上站一只鸽子,鸽嘴里衔枝草叶,又有点像稻穗。整枚书章巧妙是扣住了“购书地点”、“书籍”和“书的功能”这三个要素,确是一枚设计具艺术性的售书章!

二、花式的题签:也许是父亲从1958年购书高潮后1959年购书少了,也许是被那枚“艺术设计的售书章“所打动了,这次父亲竟在这本《德国古典短篇小说选》内页的正面打破以往的简单地签上姓名、购书地点和购书日期的定式,作了个”花式的题签“!本来书的封面内页、封二页都是空白,但父亲却都不在那上面题签,偏偏选了”封三“的正面。这页纸上方分三行用不同字号写着”德国古典短篇小说选(二号字)/[]歌德  等著(四号字)/      译(小四号字)“;纸下方又是分二行用不同字号写着”上海文艺出版社(五号字)/·1959·(小五号字)“:每行字都以中心为对称,看起来既有变化,又不失均衡。在这纸的上、下之间就是许多的空白了,父亲精心地选译左侧(一者因为贴近书脊远离翻书时的外侧,二者因为书上“五行印字的中心对称”使边沿比中间的空间也更大)作他的”花式的题签“。细观父亲这竖排的“花式题签”的笔迹,可知父亲是按这样的顺序分“三步半”来进行的。第一步:先竖写上大写的空心体字姓名 “斉中立”;第二步:用尺在竖写姓名的上下方正中位置划出二行竖线,让人联想到父亲如一竿“竹”的挺拔直立,象征着品节;第三步:围绕竖写的“姓名”和“竹”,勾画出一根缠绕而上的“长春藤”,绿叶正迎风,装饰性十足。完成这三步后,再在姓名下、竹藤左小空缺处补以空心体字“五九、四、一”的购书日期,补全这“花式题签”最后的“半步”!

三、篇名的改动:这本《德国古典短篇小说选》,正如“内容提要“”所说,“选辑德国古典作家歌德等十人的短篇小说十篇”,查“目次”是:1、《新美露茜娜》(歌德);2、《罪犯》(席勒);3、《彼得·史勒密尔的奇怪故事》(沙弥索);4、《没出息的人》(艾亨多夫);5、《年轻的英国人》(豪夫);6、《流亡的神》(海涅);7、《普莱斯先生的苦恼》(维尔特);8、《木偶戏子保罗》(史托姆);9、《小顽固》(海舍);10、《黑舰》(拉贝)。但我从儿时最爱的、记忆最深的是“其中的”一篇“《穿灰大衣的人》”!它是父亲当年在夏夜的凉床边,在众人的围绕下,谈的令我感到万分惊奇的神妙故事!近半个世纪后我还留下深深的记忆!可是上面的“目次”中根本没有这个《穿灰大衣的人》的书目呀?!虽然我上大学后三十多年再也未翻读过此书,但我分明记得当年父的谈的那神奇故事就在这本书里!这是什么回事呢?细细一查才知道父亲当年谈故事时对原小说的篇名作了“改动“,它就是沙弥索写的那篇《彼得·史勒密尔的奇怪故事》!我觉得这一改名真是”神来之笔“,试想如果当年父亲说谈一个“彼得·史勒密尔的奇怪故事”,我只怕绝对记不住这名字,连带着对那故事情节也会渐渐模糊起来,终于淡忘掉。哪里能像父亲说的《穿灰大衣的人》故事,一下子主人公就神妙地“穿着他的灰大衣”,半个世纪后还行走在我的深深记忆中呢!由此我更惊异于父亲“说故事的天才”之处处所在了。这天才表现在“无论长的小说看一遍就能谈”,表现在父亲说故事时绘声绘形的生动手势,也表现在这随口道来却妙合神理的“篇名的改动”中。

艺术的书章,花式的题签,和篇名的“改动”,有这三点特色,父亲的这本藏书当然便更值得我珍爱并在这里谈一谈了。

 

     ()

  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谚语

 

 约在201818(丁酉年十一月廿二日,“二九”最后一天),我和父亲在莲花湖边买了盆金鱼捧回家,转过老教委楼房拐角时,谈起十几天前天气预报气温骤降却未降雪的事(合肥倒是下了大雪,压倒停车站牌还伤了人),父亲随口说了句农谚:“大雪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

 结果果然在“四九”最后一天(腊月初十,阳历126日)下了场大雪,二妹十一日(阳历127日)早上1031用手机拍摄上传了两张图片,还解说道:“工会屋檐上面的冰溜!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壮观的了!”这时离父亲生日(腊月十五)仅四天了,我十二或十三号为到小灰楼拿铲雪锹还滑倒了呢。

谁知才过完生日,腊月十九父亲就在家因登高取照片跌跤,腊月二十三日晨离世。

那句谚语竟成了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谚语了。

 

   ()

父亲的钉鞋掌工具

 

在那生活艰难的年代,比起别人家,我家有一项开支是节省了的,那就是“钉鞋掌”。

钉鞋掌必须能使钉入的鞋钉尖端弯转平顺,不能戳脚。

脚后跟那部分因为是敞口的,倒容易用铁块之类硬物将钉入的鞋钉尖端顶弯转锤平顺;难的是鞋前半部犹其是鞋尖部分,就难以在不伤鞋面的情况做到这点了,这非得有鞋匠那特殊的钉鞋掌工具不可。

你如看过鞋匠钉鞋掌工具就知道,那是一个“T”型的坚铁,那一“直竖“是上粗下尖插钉在一个木桩子上的,使这钉鞋工具有个底登;而上面一”平横“是一边短一边长的近如脚掌状的平铁,总好套钉鞋的鞋后跟和鞋前掌至脚尖部分。

这东西却是想买也不见卖的。

好在小姑爷是铁匠,父亲就说了形状(不知当时画没画图纸?)让在义津街上打铁的小姑爷照样打一个。谁知过一阵子小姑爷打好让人带来的“钉鞋掌工具“不是这”T“状物,而是”¬“状的,竖的那部分是一圆筒只能套入个短棍,长的用来抵钉鞋钉。原理很像是用缩小版的“锄头”来套钉鞋掌!钉时还须用两腿夹住短棍来一点点用力别别扭扭地钉鞋钉,既不方便也不好平衡。气得父亲直骂“真是个范铁匠”——因小姑爷姓“范”,父亲大概是谐其音说是“泛铁匠“吧,呵呵。

但不管如何吧,“慰情还胜无“,有这”钉鞋掌工具“,毕竟能钉了!

父亲买来黑黑的鞋钉,它们帽大、体短、头锐、质软,正是钉鞋的特色钉。

鞋皮父亲是向体育老师要来的破蓝球,从别处得来的汔车自行车内胎皮等等。

那些年家人穿的鞋是绵鞋、布鞋、球鞋、胶鞋,根本没有皮鞋,为让鞋尽量多穿些时日,有时连新鞋都要先钉上鞋掌,更不用说磨损破的旧鞋了。

每当须要给那些鞋钉鞋掌时,父亲就拿出鞋钉、鞋皮、剪刀、钉锤及那最不可缺的“钉鞋掌工具”,坐在门口或灯下亮堂处,钉起鞋掌来!他老人家剪好厚薄大小恰好的鞋皮,钉鞋钉时总是钉几下就用手探入摸一摸,再钉几下,直到使钉入的鞋钉绝不戳脚为止!

由于那”¬“状钉鞋掌工具并不好用,父亲当年多费了不少力气,唉。

至今想起来,父亲为家人钉鞋掌的形象仍是历历在目呢。

 

     ()

  一张小豹子皮大衣

 

在我家的樟木箱里,有一张小豹子皮大衣,它有一段辗转相换的故事。

当年大兴安岭地质队解散时,地质队的一位同事看上父亲那件皮质柔软毛绒深厚的羊毛皮大衣,提出用自己的羊羔皮大衣换,父亲便交换了。

回枞阳后,由于那羊羔皮大衣没有硝好,皮质起了硬块,穿起来不舒服。当时义津街上的小姑爷常在外面跑,知道这事后说某某地方有动物皮集市,可拿去交换。父亲便将羊羔皮大衣交给他,后来果然交换回来一张小豹子皮大衣。

那些年晒衣服有时还拿出来晒晒,我一直以为是“虎皮大衣”呢!

前些天偶尔说起这件大衣,母亲便说了它辗转相换的故事。

那小豹子皮大衣也早已毛绒脱落、皮质折断,多年没拿出来了。

只有这故事倒是新鲜才听到的。

 

   (十一)

  贫乐富忧的故事

 

每当说起人贫穷易乐,富贵反忧,父亲总笑谈起一个故事——

有一富翁,一天到晚忧心忡忡的;邻家单身小二哥,靠打短工过活,却天天进门也唱吆吆,出门唱吆吆的。

富翁妻子怨怪道:“你看邻家小二哥,天天进也唱出也唱,你为何反愁眉苦脸呢?”

富翁说:“我明天就不让他唱!”当晚丢一元宝于小二哥门首。

清晨小二哥出门捡得元宝,赶紧回家藏起来。从此心事重重,再也不听他唱歌了。

富翁对妻子说:“那小二哥仅因家藏一枚元宝,就再无心歌唱。我须天天守着这千顷良田、亿万家财,自然更是忧心忡忡啦!”

每次听完故事,我们都笑起来,如聆听了一曲人生的“清平乐”,心绪大佳!

注:今天(2018419日)读历代笔记小说大观之《睽车志》卷六“刘先生”条,联想起父亲说的这个故事来,富翁、小二哥都摆脱不开,刘先生乃能摆脱开者也,特注。

 

  (十二)
     
对父亲永远的思念

    
父亲骤然离我们而去!
    
办完丧仪,从公墓用父亲衣裳包着遗像回到母亲处时,我看见自己前些天铲置道旁的积雪尚未融尽,而老父已逝,泪水……
    
母亲说父亲走后,自己孤雁失群
    
全家那天天的话题都离不开父亲。
    
满七之后,因怕引母亲伤心,我们子女渐渐少谈之于口了,其实那对父亲的永远的思念,家人岂会有一日淡忘呢。
    
我们以后只能在母亲跟前尽孝了。
    
父亲,您在天堂一定幸福。

            (
十三)
       
梦中的传讯

    
丁酉年腊月二十三日凌晨七点零六分父亲离世。
    
当晚我陪睡在母亲床侧的小床上,谈父亲到十一点。三点起夜,母亲也醒,又与母亲谈父亲谈了约一小时,然后迷迷糊糊睡着。
    
腊月二十四日凌晨我忽然惊醒,脑中突兀地着一句话:一帆已过渭桥西!我怕忘记,爬起来到小房间拿在那充电的手机欲记下,打开手机,时间是“617分!见母亲早醒,我向母亲说了自己的诧异,母亲说:你爸昨天这会正抱在我怀里,恰是天人相交之时!我想,该不是父亲走后正好一周天,特意此时托梦告诉我们他老人家已平安西去登彼天堂,让我们不必担心么?一定是的!
    
故腊月二十五日追悼仪式,我用的挽联就是一一“哀哀悲悼两界长思天人隔,峣峣梦讯一帆已过渭桥西”。

想以此表达我们的永痛与追思,宽慰与梦想。

 

   (十四)

那钟声仍在荡漾……

 

  2018311日,母亲、我、二妹、小妹和小妹夫五人到牛集、钱桥给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做清明,回程过义津时按计划特地重回了义西小学,这天离父亲去世才三十一天,离父亲最后离开义西小学已整整四十七年!

    义西小学还在原校址上,房子改建了,原西列房舍折除建成围墙,围墙正中是又高又宽的双扇铁柵门,因是星期天,门上了锁,校园里一片寂静,不仅没有学生,也无老师居住。
    
我们用手机拍照,隔铁柵门向里照着中列(已建成两层的楼房,一层的通孔式结构仍旧)二楼楼檐上的义西小学四个鎏金大字,心中充满了怀想与愁怅。
    
不能进门,我们绕墙西去,一过拐惊喜的看见当年吴爷爷小店处仍是一爿小店,门口搭个小披厦橱房,门沿下垒的鸡窝里一只黄母鸡咯咯叫地正下了蛋,见我拍照受惊想出窝离开,我抓拍到了它在窝中与离窝的两张照片。
    
我进小店时,母亲已与店主老夫妻俩交谈上了。谈起父亲当年往事,老爷爷却是旧识。他说自己叫齐继复,是齐继华老师的哥哥,今年七十四岁了。吴爷爷走后,他来买下这爿小店。他说自己还曾到过父亲枞中的家,父亲杀鸡招待过他云云。小店的东窗正架开在校园墙上,一扇是活动的铁栏窗(大概便于打开给老师学生卖货品),老奶奶热心地打开,让我们四人(小妹父在车上)很方便地站着长凳进入了义西小学!
    
我们拍着前院旗杆上红旗,运动架,树木,想找一点当年旧迹。眼尖的二妹看到中列楼下走廊上的吊钟!!!绿铜殷殷,正是当年父亲他们敲打下课的那只!(向店主求证也再次得到了证实是当年旧物。店主说现在上下课用电铃了,但钟仍悬挂在那里,作为记念。)我和二妹都轻轻敲了钟,当当传响,似当年父亲在时的回声。小妹给我俩都拍了照片和视频。让她也来敲下,她说自己当年还未出世,不敲钟照像了。
    
过孔道进入后院,有后列(即原东列)崭新雪白的平房,一侧是崭新的高些的朱红色房子。院里有两幅乒乓球桌,一个篮球场。
    
比较起来中列两层楼房就旧些了,是上下共四间教室。看孔道墙上的嵌的大理石,知是小学校舍加固项目,2011年竣工,难怪了。

  当年父亲他们在时,是戴帽小学,有初中、高中班,打饭都要一小时,如今校舍虽有新建,学生据说只有几十人,早已不复当年盛况了。

  走时,车上小妹接到义西小学宋校长的电话,原来刚才见大门紧锁时,小妹发现旁边墙上有“宋校长手机联系号码”,打给他想问问能否来开下锁,现在他回拨手机。小妹告诉我们已离开,并解说了此行目的,还侧面打听了下,知道他与父亲当年在此教书的宋校长虽同姓,却并无关系。

  往事如烟,只有关于父亲的回忆仍如那钟声永久而清晰地荡漾在我们的心间……

 

(十五)

    父母的“联“诗

 

   父亲去世后,有天我和母亲整理父亲的证件,发现其中夹着一首父亲写给母亲的诗:

            相见恨晚犹是可,阴晴圆缺古难全;百年同饮一杯酒,今生相约来世缘。

   诗写在一张“阿莫西林胶囊说明书“的背面白页上,说明书上印有药品的”核准日期:20061013日,修订日期:2010101日“,可推知这诗是写于2010101日之后,即写于父亲生命的最后几年间。母亲后来说父亲写这诗时自己见过,当时因父亲健在未多留意;我也记起似乎见过父亲这首诗。

其实父亲与母亲“相见”是颇不“晚”的,那是义津中小学生参加的一次庆典活动上。就是1958年俩人定亲,1961221(阴历正月初七)结婚时,母亲也才是19岁、23岁,父亲是25岁、29岁。只是因父亲对母亲终生不渝地一往深情,故即使到了80高龄,还是会写出这样“一首诗”来,甚至也许这是父亲一生唯一的一首诗呢!真是“情到深处化为诗”呀!诗句是那样地真挚深情,父亲并与母亲“今生相约来世缘”了!

现在父亲去世了,母亲天天追忆着父亲,再见到父亲特意夹在证件中的诗篇,母亲这次被深深打动了,第二天便回了一首“联”诗,被当天陪伴母亲的小妹用手机拍下发到“老齐家”——

       儿时初见姚王集,有缘订婚五八年;夫婿今朝从千古,相约来世再续缘。

                                                       先环答中立(201839日)

母亲以自己的深情联诗回忆过往并与父亲“相约来世再续缘”。

 

 

                    2018421日写完《父亲逸事集》第十一组。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