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父亲逸事集》(第九组)

您是本帖的第 25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父亲逸事集》(第九组)
枞川野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之大者
文章:540
现金:
经验:405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1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30 17:42: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枞川野人

《父亲逸事集》(第九组)

《父亲逸事集》(第九组)

 

           ()

   “自打鼓自划船!”

 

    母亲有次说:你爸爸父亲死得早,奶奶又不识字无主见,可怜并连个帮衬的兄弟都没有,完全是“自打鼓自划船”地走到今天的!

    我觉得母亲说得准确极了,生动极了。父亲的一生,确是“自打鼓自划船”的一生哦,他老人家进行的是“一个人的龙舟竞赛”!结果却赛出了动人的值得骄傲的风采来!

    父亲,您真了不起!

 

            ()

       父亲与小姑

 

    父亲与小姑,感情十分深厚。

    因为爷爷死时,“父亲三个年头,小姑才七个月!”(转述奶奶话意),孤儿寡母,历经苦难,相依求生,可真是苦藤上结了两个苦瓜呀。所以后来父亲从上大学起就每月寄二元助学金回家,工作后更是寄许多钱回家养母亲和接济小姑一大家子。义津街上的老屋子自然也是留给小姑了……

    直到去世前,父亲还时时记挂着小姑,去年还坐车特地去看望了小姑,小姑身体还好,只是眼晴看不见,人也糊涂了,竟不大认得哥哥啦!

    如今父亲走了,去陪奶奶去了。

 

             ()

         一条棉被

 

    从初中到大学毕业,父亲就只有一床旧絮被,是奶奶陪嫁的!寒冬中,住校的父亲在床板上垫半边盖半边,脚头用绳子扎着旧絮被。

    父亲工作前是一身单衣过冬,故连压被的厚点的衣服都没有呀……

 

          ()

       继成大伯

 

    爷爷的墓碑上,刻有“子 继成 继舟”的字样。“继舟”即父亲原名,“继成”是大伯。前面说父亲“自打鼓自划船”,“可怜连个帮衬的兄弟都没有”,这是什么回事呢?

    原来继成大伯与我父亲是同父异母兄弟,“前头妈妈”(依照父亲称呼)死后,爷爷后来才娶了奶奶,生了父亲。继成大伯过继给“好妈妈”(爷爷三哥的寡妻)为子以接“香火”。因是同父异母,又过继与人,故继成大伯虽比父亲大十来岁,在父亲失怙后却不闻不问,并未帮衬过奶奶和父亲。继成大伯与好妈妈也是孤儿寡母的,也不富裕,大伯靠挑货郎担“鸡毛换糖”维持生活的。

    父亲向我们讲过两件与继成大伯有关的事。

    一是大伯带父亲“扫墓”。父亲说清明(或冬至?)时,大伯挑着祭祖扫墓的祭品、爆竹、燃香、纸钱等,带着那时还小的父亲,前住祭扫爷爷、“前头妈妈”、三爷爷等两房逝者的坟墓,一天来回要走几十里山间乡下的路呢!我们问父亲累不累,父亲说当然有些累,但小孩子当作野外玩耍了。

    再就是卖件卫生裤的事。父亲在安庆一中读书,有次挑货郎担的继成大伯找到父亲,见父亲冬天下身就穿一条单裤,便带父亲到安庆一中对面的寄售商店,化二元钱给父亲买了件卫生裤。听父亲说起这事,母亲问:“穿上是不是好些?”父亲说:“嗯()(音赶)格好些?!暖和多子!!!”唉~~

    这就是我的继成大伯与父亲的故事。

 

               ()

       窥破赌情压一元钱

 

    父亲小时候,因奶奶从来不加管束,没事父亲就整天在门前义津街上玩耍。

    那时街上有赌博摊子,是用碗盖住色子赌大小,四五六点为大,一二三点为小,可能还有别的讲究吧?

    这天许多人又围着赌桌赌上了,气氛比往日更加热烈。

    父亲也在一旁看着玩,那庄家在摇色子时趁众人一时没留神,在色子刚摇定时用大拇手撼碗飞快地偷看了眼点数!

    父亲个小眼尖,谁知竟给看个正着!哈!x点,是大!

    父亲心中火热起来,赶紧找到家境好的小玩伴,借到了他仅有的一元钱,跑去压在大上!

    庄家故弄狡狯。先自己压小,引得许多人跟风也压小,父亲当时又惊又疑:“我明明看见点子是大呀?怎么庄家压小?!”是不到庄家没看清?正胡思乱思,惊疑不定,庄家发话了:“怪事,我压小人人都压小,我还就不信这个邪,偏偏压回大!”边说边把自己的那注转到“大”上。然后立马揭碗,“大”!!!一下子地众人地钱都赚去了。父亲恍然大悟。

    因父亲始终压大,一比一赔率,赢了一元钱!

    父亲对我们回忆这儿时唯一一次“赌事”时说:庄家干这种事也是极少有的,一定是看人多赌资巨大,机会难得,才冒险做一回,好大赚一笔。我也口紧一点不敢漏风,不然会被庄家打死的,那些人往往都是地方流氓恶霸。

    以后父亲再没有赌过钱。

 

           ()

大学里的二元半助学金

 

    一九五三年七月父亲考进了上海外国语学院,校址就在虹口公园(今改称“鲁迅公园”)附近,天天能听到公园里广播喇叭的声音。

    当时学校是食宿费全免,因父亲家境极为困难,每月还有二元半的助学金。

    从父亲上大学的第一个月起,父亲就每月(或积起一两月)将助学金中的二元寄回家养奶奶与小姑,剩下的几毛钱留着自己买点纸笔之类。

 

              ()

        谢绝读研究生

 

    读上海外语学院俄罗斯语言文学系后,因父亲俄语优秀,成份又是贫农,可谓“又红又专”,这在当时上海外语学院中大多数学生都出自资本家、地主等富裕家庭中显得特别突出,学校欲重点培养父亲,在一九五六年大学将毕业那一年(当时大学是三年制)想让父亲读研究生继续深造。

    当班主任将父亲叫到办公室说出意向后,父亲就问:“请问读研究生发不发工资?”班主任一愣,父亲就说:“我家中还有个老娘要奉养。”班主任解释道:“研究生毕竟是学生,哪听说有学生读书时还挣钱养家的呀?”

    父亲说:“我老母亲是靠给人洗衣浆纱供我上的大学,现在年龄大了,做不动了。小姑(父亲称妹妹)已嫁了人有了孩子,小姑爹长年跑在外不顾家。老母亲一再托人写信让我回家挣钱,说我再不挣钱养家老娘要讨饭了!我现在恨不得一下就毕业!”

    就这样,父亲放弃了读研的机会。一九五六年四月,在大学毕业前三个月,由于当时中苏友好急需翻译人才,从上海外语学院俄语系紧急抽调优秀突出的四人提前毕业(毕业证自然照发),父亲就是这四人之一。

    父亲毕业来到大兴安岭黑龙江地质考察队担任俄语翻译工作,第一个月工资就是一百元,野外考察活动还有不少补贴!父亲将那一百元“巨款”全部寄回义津,供养了老母亲和小姑一大家子人。从此,父亲的生活才算脱离了贫穷饥寒的苦海,揭开了人生新的篇章。

    

 

              ()

        渔竿的厄运

 

    父亲去世一个多月了,家人在一起时,父亲仍是“不变的话题”。说起那些年父亲迷好钓鱼的往事。母亲与小妹又各谈说了几句,姑称为“钓竿的厄运”吧。

    小妹说:“我只记得有天深夜,妈妈睡床上,突然蹦起来,噼哩啪啦、噼哩啪啦一番撆(piě,),把爸爸渔竿撆断了。”原来父亲在凌晨五点多又起身拿着鱼竿准备“出钓”啦!

    母子说:“有次春天往哩,我带小红上班,下班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想等你爸爸送伞,左等右等不见人,只好从手术室拿件医生穿的蓝套褂包起小红往家跑,自己沱得透湿地。到家一看,他老先生正蹲在客厅里理渔竿呢!自然是大吵。你爸爸说自己不知外面下雨,所以没送伞。撆没撆渔竿不记得了。”

    母亲又说:“你爸带你钓鱼,对你说,大毛啧,我在那湖边石头上作了记号,你就在那钓!我说,你也让他看看书,搞搞数学吔!……’”——那时我似乎是上初三或高一了,虽刚刚回复中、高考,钓鱼的“惯性”一时仍在。

 

              ()

       提前教我学英语

 

    78年我初中毕业,考试成绩达到了中专分数线,语文考多少分不记得了,数学考了个92·5的高分。父亲认为我年龄尚小,不可读中专,应该像自己一样进大学,便让我升高中。

    升入高中前的那个暑假,父亲决定提前教我学英语,学校里王良腾主任请求让他儿子王生也一道跟随父亲学英语,父亲答应了。

    记得在那年夏天,在我家门口的走廊上,父亲摆好桌凳,支起小黑板,先教ABC二十六个字母,接着教记英语单词,简单句子。大概学了几十天,目的是让我们上高一英语课前就“先打好了底子”。

    谁知我学习英语不上心,倒对王生从家中带来的一本《芥子园画谱》感了兴趣,在课间休息时学着描画起那上面的虫鸟来。父亲批评我分心,我却举例说“齐白石(因自己也姓齐,故喜爱齐白石)二十七岁还是木匠呢!”意思是:我现在上高中了来描《芥子园画谱》学画画一点都不晚!

    唉,由于不经心,结果升高中后英语成了跛腿学科,白费了父亲的心血。同随学习的王生认真学习,后来高考考高分(当然含英语),留学美国,前些年才回来,如今好像在天津。

 

            ()

为梳妆台喝彩

 

1991年,我与卫红谈恋爱,准备结婚。暑假父亲借校食堂里大厅,让木匠给我们打家具。

   那时结婚家具讲究什么“四十八只脚”等等的,就是要有一房家具,合起来家具脚共有“四十八只”云云。

别的我都不说了,我想提下父亲为我娶妻设计的梳妆台。

先说说妆台的下面:从外观看去是二屉一柜,简约大方——左面一较窄的深长抽屉,右面一平行的约一倍半身宽的深长抽屉;窄抽屉下方是与其等宽一柜,上锁。讲究在柜内!旋锁开柜门一看,柜里上面又是一个抽屉,下面竖长柜;你把上面抽屉抽下,探手进去,里面竟还藏有一个带三角精巧木把的小木盒,拿出这小木盒细看,是个小箱子!须握住一头一抽才抽开盒子,原来是有嵌槽的插盖!真是“景中藏景,别有洞天”也。另外梳妆台右侧立板并非长方的整块,而是向里挖出抛物线,使坐着梳妆时腿部有更大的活动空间。配制的坐登平时就放在妆台下面。

但最具匠心的我认为还是梳妆台上面的镜子,以及镜侧放化妆品的格架!

对梳妆台的镜子,父亲在这上面总是特别讲究,为二妹的梳妆台设计了橢圆镜子与镜框,很是为难了那个文化程度不高的木匠呢。如今又要为我娶妻设计梳妆台了,父亲别出心裁地要木匠打制出中间是“∩”型高起、两边是弧度缓平低而窄的半“∩”木框,好嵌进这一大两小三面镜子,让这三面镜子组成正面平两侧外撇的“︹”型!目的是让人在梳妆时除大镜子正面照人化妆外,外撇的两侧镜子(仅手掌宽,亦包金边)能同时照见梳妆时的不同侧面,似乎可略合乎古词“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所要体现出的诗意美来! 

到此还不算完,父亲还让木匠将台面左边撇镜与台面之间特意留有的空间(与台下左侧屉及柜略等宽)巧妙设计,打出三层的开放式格架,好放各种化妆品(台面下面抽屉、屉柜则可放入像集、梳子、多出的化妆品或较贵重的首饰珠花)。格架以边沿打磨光玉的玻璃上下格出,竖的方向正面与左侧面仍嵌进包金边的两头半圆的镜子,使连放的化妆品都也多角度奕奕生辉起来!

   说母亲说:那年暑假结束,父亲又要送小妹到阜阳师院上学,木匠只好停下正打着的梳妆台,等父亲回来再接着打呢。

   呀,当年父亲为子女的家庭幸福化了多少的心思哟,这从为子女结婚设计的二张梳妆台就能感受到了!

   父亲,我要为您设计的梳妆台喝彩,我要永久地保留着这张梳妆台!

 

             (十一)

        四十二户时的往事

 

    老县医院有一幢东西横列的青砖青瓦的楼房,因共有四十二个单间,母亲他们称作“四十二户”。

    虽然母亲在那里住了不久就换住入另一幢与先前这幢成“T”形位置的长排平房里(属“T”形中“直竖”,在南面陡坡上,不是单间了,每户是东西前后通连的二间带一厨房的“套房”;一长列共住有十户人家,每两户后面小厨房正相对,算是“对门”,后来母亲搬枞中房子就借给“对门”,造成父亲邮票的丟失),但一者因父母常提起住四十二户时关于二妹的一些童年往事,再者全家后来住那“套房”多年,我就长期在那周围玩耍出入,故对那青砖青瓦的“四十二户”楼房自然留有十分清楚的记忆。

    先解说下这幢称作”四十二户”的青砖青瓦楼房的整体格局。它是严格的对称结构。“T”型通道,下层两头入口即是长通道,正中间的宽阔入囗通道对着上楼楼梯(上一半有拐弯)。下层二十间房,左右各十间房,这十间又是南五间北五间,门对门开向长通道走廊;上层是二十二间房,房间布局与下层一样,那多出的二间正在中间宽阔通道上方,是二间南房。所有房间都不大,大约只有九、十平米。这就是老县医院当年人们称呼中的“四十二户”了。

    听母亲说,我家的住的是“上楼梯左手朝北第一间”,从北窗望下去就是斜坡下的当年”老党校”。父亲与二妹的“往事”就发生在那楼内。

    一是六九年夏,那时正“文革”中,有天晚上母亲抱着二妹去开会,看二妹睡着了,就抱回去睡,轻轻掩好蚊帐然后继续去开会。谁知二妹却醒了过来,见门反锁了坐门口竹椅上哭了一会,之后竟爬窗台上把母亲洗后晾的几双凉鞋收了回来,还掉了一只到“笔陡丛岩”(注:母亲回忆原话)的楼窗下面!一一因为楼北面本就建在砌拨的石岩上,下面是党楼又长又陡的斜坡……!母亲后来每当说起都是又惊又怕。从此上夜班也带上二妹。

    再一件事是这年夏天义津杨湾发大水,母亲随医疗队下去防疫,正放暑假的父亲带二妹住在楼里(我和奶奶到义津街小姑家住了一段时间),父亲天天给二妹梳头,洗澡,拍粉,哄睡觉。天气炎热,父亲将二妹午睡的竹床一头门里一头门外的摆放,好让才五个年头的二妹睡得清凉舒适。一个月后母亲完成防疫回家,住对门的庆云阿姨(护士,上海人)对母亲笑道:“齐老师真过细,早上给女儿梳编两个小辫子垂在脑后,中午给洗澡后又重新梳扎一个小辫子在头顶心,说是这样床里午睡怎么滚都不扞头!”

又有人笑着对母亲说了一件事:住楼内杨阿姨怀孕害喜,想吃杏子,父亲竟跑街上去买来了!一一母亲问父亲此事,父亲说:“人家害喜难受想吃杏子,我没事就帮着跑一趟嘜。”

 

        (十二)

     为儿买书

 

    我复读那三年,父亲煞费苦心为我买复习资料。

    母亲说:你爸有些重男轻女,总觉得儿子就一定得考上大学!为了让你学习,马路地摊上看到书都买回家。

    有一年新华书店来了整套数理化书籍,共约有二十本,价五十元,还不容易买到!父亲想起儿时玩伴钱让节的哥哥在县新华书店工作,特意找去开后门为我将那全套书买回,一本本厚书,科类区分合理,内容全面充实,配以赏心悦目的翠绿封面,确是精致的好书!这书,满含着父亲望子成龙的爱心。須知八十年代初的工资,父亲每月的仍是五十七元,母亲是三十八元,加起来还不到百元呢!

 

       (十三)

  油画·洗脸盆·邮票

 

    再来回忆与父亲有关的几样艺术性物件,它们曾长期出现在我们家庭生活中,默默给予我们以艺术品味的提高,生活美好的祈愿,时代的痕迹,和历史的印记。

    一幅《毛主席去安源》油画,曾长期挂在我们枞中家中进门左手的墙柱上,在那桃木的暗红色镜框内,我们日日出门抬头必能看见。油画上,年青的毛泽东身着长袍,掖夹油布伞,正神采奕奕地走下青翠山岗,去安源(煤矿)一一背景上似乎天空有历史的风云卷动,预示着一场革命的雷霆风暴将被卷起。这幅油画,在那个文革及以后漫长的时光里,显出了我们家的革命正确性一一其实它也有充分的艺术美感!一一故父亲将画挂在我家客厅的显眼位置(门口侧柱)上。而那幅同样挂了一个很长时期的拉斐尔《圣母像》,则挂在内室里面。

    脸盆乃家家必备之生活用品,有何可说?只因这两只洗脸盆都给我深刻的印象!一只洗脸盆底是齐白石的代表作《虾》,那几只草间的墨虾,在我们洗脸时幌动的水底,真是活蹦活跳地游起来啦!还记得有过一只洗脸盆满盆内面是红艳茂盏的花开富贵的《牡丹图》。如果说《虾》是乡野佳趣、艺术品味,那《牡丹图》则是对繁华美满的祈愿了。

    最后再略略列举几张父亲集的邮票吧,以见父亲集邮中与那苏联专题邮票不同的别一面来一一

    1、《西藏豆粉蝶》(雪山背景,蝶特写)56.20—11963

    2、《朝鲜族姑娘翘翘板》(两朝鮮姑娘长辫着民族服装在玩翘板,一红裙姑娘翘起腾空)朝鲜文字不识。

    3、《群山·长城·树木》(特小张)50分;《雄关》(特小张)30分。

    4、《关汉卿戏剧创作七百年·蝴蝶梦》(明《元曲选刻本》原刻图:包待制三斟蝴蝶梦)50.3—11958

    5、《杜甫诞生一二五O周年》(竹林中杜甫草堂,两旁对联:草堂留后世/诗圣著千秋)93.2—11962

    6、《<革命现代京戏·智取威虎山>》四枚(杨子荣特写;打虎上山;胜利会师;胜利会师全景)1970

    7、《东汉画像砖》(四枚:井盐生产;住宅建筑;射猎农作;马车过桥)分别是特16—123、?,1956

    8、《故宫·太和殿》与《天坛》,特19.5—451956

    9、《陕北:入社·农耕》(两枚:陕北农民头扎白巾,一幅庆祝入社;一幅手持牧鞭,脚下有农机,背景远方有人驱双马耕地)20.4—121957

    10、《剪纸·读书》特30.4—41959

    11、《人民生活》(每幅前面一人特写画像,后面许多小的人或景补充主体。各幅分别表现体艺,纺织,餐饮,休闲,童玩)35.12—1478、?,1959年。

好,就这些了。油画,洗脸盆都如黄鹤渺去,唯余这些小纸片还存于我邮册里,不时还可看看。

 

 

      (十四)

  父亲家艺术品琐录

 

    芜湖铁画:现在父亲家小房间墙上还有一幅芜湖铁画:《墨竹》!橫幅,玻璃都已掉了,倒可直接摸摸那铮铮叶片。

    画册:《绘画艺术·人体与模特》,大约2002年我从新华书店买回送父亲,父亲用塑料袋、布袋两重包起,收藏于衣柜中。

    假山:小妹在浮山中学教书时,一位教美术的女同事所制赠,以青石片粘接而成,给人山峰叠起,直插云天之感。其中一前峰有小巧石亭置山顶。小妹知父亲喜爱这类艺术品,送给父亲,至今仍存。

    根雕:鹤鸣于九皋。20013月请人为我打书架时,那老板雅好根雕,特赠,我送父亲。2015年搬到新枞中时,父亲又给了我装饰新居,今存我处。

    花盆:黄瓦陶质花盆,四方形,下小上敝,底有拇指粗圆孔。形制精巧,陶质细腻,盆边一侧阴刻撇笔兰花,绽有兰蕊,对侧阴刻清风扶疏柳,字迹流畅,诗意朗然。

    嵌绘木盒:用贝螺等物嵌绘花鸟,平整精致,是父亲从北方带回之首饰盒。后豁一角,父亲特意让木匠细心补好。今存小妹处。

 

       (十五)

   父亲谈的民间故事

 

    大概因中国文学中的故事人们大都熟悉,父亲当年谈的多是外国文学作品中的故事。但有时夏夜纳凉,或平时闲谈,父亲也给我们讲些我国民间口耳相传的故事,这里我记录几则。

      (1)破屋漏锅

    一座山下,住一对老年夫妻,猪圈里养了一头猪。

    月黑之夜,山左的贼来偷猪,爬树上窥探。山上的老虎也想来叼猪,蹭到老年夫妻的屋边,窃听动静。

    那老妻说:起风了,怕要落雨?老头说:落雨都不怕哦,就怕破屋漏锅。因老年人齿落腮瘪,说话不关风。老虎听成怕有老虎老虎都不怕,就怕破屋漏锅心下吃惊,不知破屋漏锅是啥厉害东西!?谁知树上贼见到老虎身影,以为猪出圈外,一跃骑虎身上。正疑惧的老虎当是破屋漏锅擒食自己,吓得掉头猛跑。贼逾喜,紧抱虎身。直到天微明,才发现所骑者老虎也,趁老虎山林蹭甩之际,复爬回树头,老虎亦死命逃脱。

     (2)“伸头也是嗯()

    某村欲请塾师,一老秀才应聘。村人曰:要考考你学问。请出题。一村妇正河边ci鱼,鱼跃河中。便出上句:鱼往河里()跳。老秀才接对曰:戭子创边飞!评为无力落聘。又一老乞丐路过村头,因饥亦应聘。仍考曰:鱼往河里一跳。乞丐随口便答:捞起来喝烧尿(注:指酒)村人皆称善。请进关庙偏厢以为塾师,约明日开讲。老乞丐愁而难眠,明日讲啥?正反侧间,见灯焰幢幢之下,穴中鼠惊室内住人,正伸头相窥,闻咳声鼠又惊而缩头。老乞丐拍股曰得矣!天明村童共聚塾堂,教齐读:伸头也是嗯(),缩头也是嗯()反复循环朗诵,声震殿瓦。村民道我们去偷看下老先生在教什么?大家踅到窗边伸头偷看,忽闻村童齐读:伸头也是嗯!吓得赶忙缩头,又闻村童齐读:缩头也是嗯()!”一一众村民惊其未卜先知,呼之曰

       (3)贼胜贼

    火车上一贼,穿貂皮大衣,欲窃富人。俄而中途上来一人,手提大皮箱,甚沉,径来坐贼身边。午餐时那人打开皮箱,箱内全是一卷卷红纸包的银元!只见他随手取一卷折断取出两银元,又速速关好皮箱。然后那人买鸡点酒大吃大喝起来。一会酒劲上来,紧坐贼身旁渐渐睡着,鼾聲如雷。贼欲窃那箱银元,却发现自己貂皮大衣衣角被中途上车者紧紧坐压住,抽之不动。贼思:貂衣所值远逊满箱银元。看看又一站将到,机会难得,便轻轻脱下貂衣,趁火车一到站提箱便走。喜在那中途上车者始终沉睡。火车开走,贼觅僻静处砸开皮箱,方知红纸卷中全是黃泥!!!

某村中一对老夫妇,夏夜听到房内有动静,应是家进了贼啦。老妇起身遍查,门窗紧闭,各处并无贼影,乃惑然。老头曰:()打开水缸看看。揭缸盖无贼。老头问:缸里什么?答:满缸水。再问:水上有什么?答:窾个葫芦瓢。老头说:拿掉葫芦瓢!一一果然贼藏缸内水底,葫芦瓢正好窾头。原来老头当年也是个贼。嘻。

 

2018327,父亲满七前一日写完《父亲逸事集》第九组,每组15则,现已写了135则矣,此记。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