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父亲逸事集》(第三组)

您是本帖的第 4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父亲逸事集》(第三组)
枞川野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文章:384
现金:
经验:28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1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30 17:01: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枞川野人

《父亲逸事集》(第三组)

《父亲逸事集》(第三组)

 

           ()

     “不把爱情倒大海”

 

    父亲忠于爱情,而内心傲气。

    与母亲确定关系后,父亲常从北方给母亲写信,母亲当时还在安庆卫校读书,年纪轻,不甚解相思,有时一二个月才回父亲一封信,父亲感到苦恼了。

    母亲说,结婚后,有次看到父亲当时的日记簿,写到那段时期,日记里有“我也不会把我的爱情倒在大海里的”云云,意思是“你若无情我便休”,母亲气得将日记中那几页撕掉了。

 

             ()

       幸福的“书童”

 

    母亲个高,父亲个矮;母亲走路昂首阔步,父亲走路一蹦一跳;母亲空手翩翩在前行,父亲背布包携二胡紧后跟。

    在往老年艺术团的那十几年里,这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我们子女戏称:“爸爸永远是妈妈‘幸福的书童’!”

 

             ()

      “名花已有主”

 

    母亲在卫校里,亭亭玉立,容貌美丽,风彩动人,一根乌黑的长辫子,垂在身后,引动多少追随的目光啊。

    有次母亲走在校园里,听道旁几个男生说:“那个姑娘漂漂亮亮的,是哪班的?”另一男生早眼尖注意到了,说:“人家已带手表,没子望啦!”

    原来父亲送给母亲的手表还有这种作用,呵呵。

 

              ()

        小红出生那天

 

    小红出生那天,大约上午10点多母亲在家开始肚子阵痛,脸色苍白,奶奶一看情形不对,赶紧让我和二妹到学校喊父亲。

    当时我们家就在县医院里,离枞中不过一里来路,当8岁的我和6岁的二妹跑到学校,学校刚好放学。我俩跑进校门,跑过校门前塘边小石桥,在操场南头正遇到了回家的父亲。听了我俩的报告,父亲急忙抢着上前往家赶。

    到家又听说母亲去医院妇产科了,掉头赶到产房门口,就听到妇产科刘秀兰医生笑喊道:“齐老师耶,快拿抱被来包孩子!”精明的父亲马上就知道生的是女孩。不然会说:“恭喜又生了个大胖小子!”

    不过父亲后来可喜欢这个女儿“小红”啦,天天“小红、小红”地叫着,真有让她在头上做窠的样子呢!

 

           ()

不愿娶俄罗斯姑娘

 

    中苏地质队时期,父亲与苏联专家相处友好融洽。有次有个苏联专家要给父亲介绍俄罗斯姑娘,父亲谢绝了。

    苏联专家追问:俄罗斯姑娘不漂亮么?答:漂亮!又追问:哪为何拒绝?父亲被逼不过只得实说:俄罗斯姑娘十几二十来岁时确是体态苗条,高子高挑,高雅、俊美,像株美丽的白桦树;但结婚后一过三四十岁,就发福变得又高又胖,成了苏联老太婆了!

    苏联专家惊诧道:人们只会问哪个姑娘漂亮不漂亮?谁会说哪个老太婆漂亮不漂亮?’”

此事终于作罢。

 

(六)

苏联老专家的眼光

 

    苏联老专家几次要给父亲介绍俄罗斯姑娘,最后父亲说:“我现在已谈对象了。”并拿出母亲与昭衡(母亲三姐的女儿)的合影照片。照片上母亲扎两羊角叉,昭衡与母亲头挨头肩并肩。

    苏联老专家问:“哪个是你对象?”父亲指指母亲的像。老专家仔细瞧瞧,然后说,这女子“嗨突儿”(俄语精明意);又指指昭衡像说,这女子“哈里少”(俄语憨厚意)

父亲和母亲结婚后,将老专家的评语告诉了母亲,母亲问“评语准么?”父亲说“准!”母亲自己也认可老专家的定评。

        

               ()

       油印悼念周总理诗文集

 

    197618日,周总理逝世,举世悲恸。这年的清明节,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了声势浩大的追悼活动。

    我还清楚的记得,父亲和枞中的几位老教师,也自发地组织起来,在老枞中的一列平瓦房里自刻油印悼念周总理的诗与文(注:此房原址在老枞中今存的拐楼之东老食堂略前,房子颇有特点,外面看是一间朝南仅开一双扇的阔木门的长房,进阔木门才知内里分六个单间,中间四间因缩出廊道略小,朝北开窗;东西两头的两间门对廊道故房间大五六平米,能直接朝南开窗,也更亮堂。父亲与几位老教师就在西头那间里油印悼念集,既隐蔽又敝亮。)

    父亲和几位老师在那里进进出出,神神秘秘而有精神饱满,二三天后结果出来了一一原来他们在用腊纸自刻并油印悼念周总理的诗文集子!

    印好后装订成册,分发出去。我记得父亲带回家的油印册散发着油墨的芳香,扉页刻绘的是总理像,后面是刻印悼念诗、文,册子精致美观,体现了那个特殊年代父亲他们对总理的追思悼念。

    这本集子多年来一直珍藏在我家五屉厨最下面的抽屉里,后来几经搬家,不知到哪去了,不然是一份有意义的历史文献,是一份宝贵美好的往事记念,也是一份兼具真善美的艺术珍品。

     如今,集内诗文的内容我早已忘了,只有一句诗“巨星陨落大树倾”,四十多年后的今天仍清晰地深刻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抺不去!

 

             ()

        奶奶命如苦藤

 

    一开始,奶奶嫁的丈夫职业是山中放树的,人称“革匠”,谁知有次放树倒反了向,被压死了!只好出来给人家帮傭,这就是我爷爷家。

    爷爷家是开大黄烟店的,家境殷实,妻子恰巧死了,就娶了我奶奶。首胎举子,就是父亲,次胎有女,就是小姑。谁知天有难测风云,爷爷竟又因痢疾腹泻不止,去世了,奶奶又一次成了寡妇!

    那时,“父亲三个年头,小姑才七个月!”

    从此在人世间开始了孤儿寡母的长途。

 

              ()

       丧良心的大师傅

 

    爷爷开黄烟铺面时,每年都亲自骑大白马,带随从,到孔城收购烟叶。收回烟叶后,指挥家里请的大师傅二师傅等人烤制黄烟,卖赚银元,利润丰厚,家境殷家。

    爷爷骤然离世,奶奶不识字,孩子又小,只能把黄烟店的进货烤制买卖的事交托给大师傅,丧良心的大师傅用虚抬进货价瞒扣利润等手段,两三年间竟生生将一颇赚钱的齐中和黄烟店开倒了!

    这期间,大师傅家反而“发”了起来!!!

 

             ()

       房子两三度被炸 

 

    黃烟店开倒了,银钱被耗光了,通彻前后的大房子铺面还在。

    抗日战争爆发了,鬼子开飞机从天上“放炸弹”来了!

    因奶奶家这房子离义津镇关帝庙很近,只隔约两三个铺面的距离。关帝庙高大宏壮,琉璃黄瓦,金碧辉煌,小鬼子大概以为是镇党部什么所在吧,每次放炸弹都作目标,却未炸到关帝庙,反把边上的我奶奶房子炸了两三次,结果破屋漏天,屋基越围越小,房子也不广大了。

 

           (十一)

       牵着小姑跑炸弹

 

    鬼子飞机来扔炸弹了,奶奶要看着房子,钻到家里方桌下面,让父亲牵小姑往乡野去躲藏。

    父亲说,有次躲炸弹,在空旷野地里无处可藏,看到一个小桥洞,却已经有个妇女带两孩子藏在下面,挤不进人了,只好接着往前跑,小姑头上匝梳跑脱了想捡,父亲拖着赶紧跑!鬼子飞机炸走后,父亲牵小姑往回走,见先前的小桥被炸了,妇女与孩子都被炸死了!

 

          (十二)

        有娘就能活

 

    鬼子又来放炸弹子,看房的奶奶和临家的一个孕妇都钻在奶奶家的结实大方桌下躲着,仍让父亲牵小姑到野外躲藏。

    这次轰炸完,父亲牵小姑回家,一进街口就听人纷纷在说:“齐中和家挨炸了!”

    六七岁的父亲牵着四五岁的小姑,一边用袖子擦着眼泪,一边哭着往家跑,想“妈妈被炸死了!”

    到家一看,房子果然炸塌了,可怜奶奶从废墟下方桌底拱爬了出来,捡了一条命,那孕妇却已在桌下窩憋死了!

    父亲和小姑两个孩子,家里再穷再破,有个娘,就能活。

 

            (十三)

       塾师的怒斥

 

    奶奶让父亲进了门前的私塾了。

    塾师的中餐菜是由学生家轮流晋供的。别人家供的是好鱼好肉。轮到奶奶供了,可怜为人洗衣过活,奶奶哪有好菜?!奶奶只能勉力割二两肉,把河边捡的菜兜子(即菜根)边沿削掉,留嫩心晒成菜干炒肉供塾师先生。炒好后给一旁流口水的父亲尝了一筷头,父亲觉得好吃无比,馋死了。

    岂想到父亲给先生晋献上菜,塾师拿筷子吃一口,就拍案怒骂道:“你把我当猪呀!”

 

            (十四)

        折衣细节动作

 

    父亲到八十高龄,如偶尔折叠衣服,必有个小细节动作一一将衣的兜衣部搓一搓再折叠。

    原来奶奶靠给人洗衣浆裳供活一家,洗晒后须折叠好,奶奶折衣时因下面兜底部沥水较硬,搓一搓软和了才好折叠。懂事的父亲傍晚放学回家常帮奶奶折衣,也学了这个动作,以致终身有这个折衣的细节性习惯小动作。

    衣服折叠完后,父亲还帮奶奶一家家送折叠整齐的衣服。

    

            (十五)

       “抓住那个长颈子!”

 

    父亲儿时虽穷,但没老子,奶奶也不知管束,故能疯玩。

    有次和几个小伙伴偷人家树上的毛桃子。钱麻子(大名钱让洁,父亲常呼称“小麻子”)上树摘桃,父亲等人在下面接桃并“放哨”。

    结果被乡人发现,钱麻子一出溜下树就跑在前面,父亲年小点跑在后面,追赶的村人呼喊:“把那长颈子(指父亲)的捉住!”

    终于都逃掉了,小麻子因摘桃时把不少毛桃往怀里塞,回家后又哭又叫地“忽”了一晚上。

 

                 201838日母亲节记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