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马甲拾趣——石尤风

您是本帖的第 50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马甲拾趣——石尤风
石尤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威望:193
文章:6210
现金:
经验:61125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10月19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17 21:43: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尤风

马甲拾趣——石尤风
古之人有名有字复有号,比成功业,死后尚享谥号。今人多于胞胎抑襁袍之际,为悕惶之父母率尔命名,遂一系终生而弗改,良可叹也。迨网络兴,人人遽得自命马甲以彰个性心情,千奇百怪之名遂汪汪乎若沧海之横流。网间马甲之富于古人字号又何啻兆亿倍也。不数年间,总地球数千年淀积之文字语言已不敷用,时髦少年乃相率以火星语自命,鬼神之莫测也。

俺初涉网络,亦尝贪新好奇,游走四方而时易马甲。后渐倦怠,上网惟盘恒论坛与小撮同好吟诗论文而已,“石尤风”一甲亦一披多年而不复换洗。尝以是甲知菊斋散文郡,不意文郡乡亲罔顾俺乃须眉浊物,皆呼以“小石姐”。更有天真美眉时拽俺商兑挑花刺绣脂胭水粉事,哭笑不得也。乃张大头照于通衢,以证非女。众乃呼姐如故,如之奈何?时斋民戏作“网络诗坛点菜录”,以互谀为乐。俺素与十三不靠厚,乃点俺为“澳洲龙虾”,曲尽吹捧之能事,间亦谑俺性别未详也。姑录存照:

【正菜澳洲龙虾两吃一道:石尤风】(十三不靠点):石尤风者,巴蜀山城人士,生年不知,卒年待考,性别未详。以其自发菊斋相册版之玉照观,略似须眉。然其散文村庄诸乡亲未知何故,皆称小石姐。此实长困余也,姑不纠结,唯确定者,其为军旅中人,且官拜XX。XX处,又不能言,言则如其自语,恐为军旅除脱。一旦如斯,复恐窜余处噌食,遂真成文字孽也。尤风既身性未详,心性亦大异常人。或凛然,或滑稽,须臾之间事。其人虽在军中,不操不训;其胯固在马背,不射不骑。终日汉服长袖,喜好优孟歌舞。歌则梁音回绕,舞则风姿摇曳,观者流连之余,亦有深虑。或言若护国城墙皆如是,则有敌来犯,我等死无葬身之地也。余既与尤风善,时以辩词周旋。曰:将军起舞,若非闻鸡之时,则当是太平之日。尤风闻之,深以为是。乃更坠风月之间,雪月之畔。甚者,以溜逛地摊,淘换古旧,骚包晾晒为能事。屋堆腐朽,铁锈刀兵,未知余护其耶亦或害其邪。虽然,余固未曾见其能武,而深知其实能文。其文其诗,可雅可俗。其论其行,或庄或谐。非性别混沌、性格分裂者不能为之。恰似龙虾两吃,正筵则可为上菜,夜宵则可入稀粥。单以诗文杂评论,亦不失为难得人才,水陆珍馐也。且赞之:屏中键影若分身,交契高朋在俗尘。 此岁应惭多滥制,优游合幸遇斯人。为文每杂庄于趣,解语时浮率尔真。 常使吾怀融雪树,为君一振也生春。
 
    后有博识网友指俺曰:”石尤风者,怨女也,尔命名不慎,实自取其咎!”乃贴元伊世珍《琅嬛记》示俺:

   “石尤风者,传闻为石氏女,嫁为尤郎妇,情好甚笃。为商远行,妻阻之,不从。尤出不归,妻忆之病亡。临亡长叹曰:‘吾恨不能阻其行,以至于此。今凡有商旅远行,吾当作大风,为天下妇人阻之。’自后商旅发船值打头逆风,则曰:‘此石尤风也。’遂止不行。妇人以夫姓为名,故曰‘石尤’。由此观之,古时仍有尤姓也。近有一榜人自言有奇术,恒曰:‘人能与我百钱,吾能返此风。’人有与之,风果止。后人云,乃密书‘我为石娘唤尤郎归也,须放我舟行’十四字,沉水中。出《江湖纪闻》。”

 俺辩曰:“吾甲实非出此,乃自金庸《射雕》!天下五绝,至钦慕者,东邪黄药师也。门下弟子陈玄风、梅超风、陆乘风、曲灵风、武眠风、冯默风皆以风名。又药师精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所传石阵,能运转若风。《神雕》载黄蓉、程英曾以此困金轮法王。俺乃痴想得药师传此神技,忝列门墙,故自名‘石尤风’以寄孺慕之思也。”

 斯固玩笑语。曩昔大学毕业,分配至海南山沟。回乡与亲友短聚乍别。宴未毕而人已在船,顺三峡而下。时行篋中抑有唐人绝句选一类书。因读陈子昂《初入峡苦风寄故乡亲友》:“故乡今日友,欢会坐应同。宁知巴峡路,辛苦石尤风。”感同身受,故于石尤风一语,多年未忘也。向游网络,尝以“沧海一苇”为甲,乃取东坡“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后复以摧舟之“石尤风”,亦“自执金矛又执戈”意,自觉寄兴深微,何料竟为人指为怨女也。既以命甲,自也略考其出处源流。

能查见诸诗文最早者,或乃南朝宋孝武帝刘骏《丁督护歌二首》其一:“督护初征时,侬亦恶闻许。愿作石尤风,四面断行旅。”唐诗中已多见,陈子昂、司空曙、戴叔伦、白居易、元稹、李商隐等诗人皆用之。然“石尤”一词究竟何出,何由得指飓风,竟缈不可考。元人杂抄稗贩之说,焉能注解唐以前诗?疑乃据孝武诗意杜撰成故事。李商隐 《拟意》:“去梦随川后,来风贮石邮。”“石尤”作“石邮”,无乃石氏女夫君复姓邮邪?
 
 宋洪迈《容斋随笔•五笔》卷三:“石尤风,不知其义,意其为打头逆风。唐人诗好用之。陈子昂入峡苦风诗云……计南朝篇咏,必多用之,未暇忆也。”以容斋之渊博,且不知本义,惟据前人诗句意度之。后人解石尤风,或援元人稗说,或袭容斋以诗度意之法,所辩者无非石尤为当头逆风抑四面俱作之飓风云尔。

 明杨慎《丹铅总录》卷二十“石尤风”:“郞士元《留卢秦卿》诗云:‘知有前期在,难分此夜中。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石尤风,打头逆风,行舟遇之,则不行。此诗意谓行舟遇逆风则住,故人置酒而以前期为辞,是故人酒不及石尤风矣,语意甚工。近人呉中刻唐诗,不解石尤风为何语,遂改作古淳风,可笑又可恨也。”乃承容斋之说。又明周婴《卮林补遗》“石尤”:“《杨用修外集》:‘石尤,江中水虫名。此虫出必有恶风。舟人目打头风曰石尤,犹岭南人曰飓母,黄河人曰孟婆也。’用修此意似颇得之,然亦未见其所出,且以为水虫太么么(按:微小,非今网络用语之么么)矣 。”杨慎(字用修,号升庵、月溪),蜀人也,明三才子之首,览书之博,著述之富,《明史》推为明世第一。其云石尤乃江虫名应有所本,然未示出处,难以服人。《四库总目题要》赞其“博洽冠一时”,然亦数其“好伪撰古书,以证成己说”。

 胡耀文便极不服杨慎,特作《正杨》以刺杨撰述之非。卷四“石尤风”云:“古乐府宋武帝《丁督护歌》云:‘愿作石尤风,四面断行旅。’似非打头风也。” “末五子”之一胡应麟,亦对杨慎学术颇有訾议者,乃附议胡耀文。《艺林学山》卷八“石尤风”:“据唐人诸诗,则以为打头风,似无不可。律以晦伯所引,当是飓风狂飚之类……唐人语咸出六朝,当以宋武歌为据。其云‘四面断行旅’者,正指此也。以此意解唐人诗,亦无不通。若以为打头风,则固有可行者矣。安得尚有四面断行旅之说哉?” 叶秉敬《敬君诗话》则和稀泥云:“盖狂风怒起,不惟逆风难以行舟,即使顺风,亦未免折樯裂帆矣。固朗士元诗,非必谓打头风矣。又烈风刮地而起,一面而四面,行旅亦自却步。固《丁督护歌》,亦非必谓四面风也。总之,惟曰大风而可耳。” 数子者,皆有明一代博学鸿儒,哓哓于风向与舟之关系,无乃格物过甚而近迂哉?想前人为诗,安得如此拘执。
 
 以前人诗而逆证“石尤”,固起于容斋,却庶几得于周婴。《卮林》卷四“石尤”:“予又读元稹《洞庭遭风》诗曰:‘罔象睢盱频逞怪,石尤翻动忽成灾’。以‘罔象’取嫓,且云‘翻动’,则石尤乃飞亷、孟姥之精,竒相、马衔之族也。义山《古意》诗:‘去梦随川后,来风贮石邮。’以‘石邮’对‘川后’,益信其为怪族幽妖矣!元李之解盖同。”以律诗之工对,意测石尤与罔象、川后、飞廉、孟姥、奇相、马衔同为山精水怪神衹之属。且于唐诗中拎出二例,非循孤证,颇能服人。与杨慎“江中水虫”之说亦能暗通。正所谓“虽不中亦不远矣。”无怪清王士祯《池北偶谈》援此例盛赞《卮林》引据该博。

 明冯梦龙作《情史》,列情贞、情缘、情私、情侠、情豪、情爱、情痴、情感、情幻、情灵、情化、情媒、情憾、情仇、情芽、情报、情秽、情累、情疑、情鬼、情妖、情外、情通、情迹凡二十四门,意网络天下痴男怨女。归石尤风于情化,亦援《江湖纪闻》,评曰:“其灵也可化,其愚也亦可欺”。又曰:“妇人无外事,其性专一,故立志往往著奇。” 既化风矣,又何辨乎雌雄?东坡词云:“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盖宋玉尝作《风赋》而强分雌雄,宜为东坡所讥也。

为文每杂庄于趣,解语时浮率尔真~
落叶满阶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4
现金:
经验:56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8年3月9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3-10 14:53:00 ) 第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落叶满阶1

原来有这么多的道理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李不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黑侠
文章:629
现金:
经验:340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3年3月8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9 23:00:00 ) 第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不學

好玩。考据也细。

 3   3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