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原创]圣诞随想

您是本帖的第 34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圣诞随想
梵阿一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文章:367
现金:
经验:33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4年4月9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2-25 22:49: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梵阿一铃

[原创]圣诞随想
 文/邢哲夫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些人从小就住在洞穴里,因为被桎梏缠身,只能向前看见洞穴后壁,以及壁上的影子。他们以为壁上的影子就是真实的一切。他们从来就这样生活,并不像外人所想的那样不幸。后来有一个人终于挣脱桎梏,沿着洞口的光走出洞穴,看见了洞穴外的阳光,才知道洞穴壁上的影子都是虚幻。

    洞穴比喻的是文化/意识形态,阳光比喻的是理性/自然正义。圣诞节不过是西方洞穴的产物。而“抵制圣诞节”也不过是以传统文化之洞穴的名义抵制另一个洞穴。无论是抵制还是欢迎,都只是洞穴间的对话或喊话,都只是从文化的立场审视文化。

    但是,柏拉图对洞穴却并没有贬低的意思。《理想国》里瞥见阳光的哲人,最终也还是想着回归洞穴。柏拉图的伟大传承者和终结者马克思,干脆就告诉我们,没有阳光(形而上学),只有洞穴(意识形态/文化)。

    人天生就是文化的动物,洞穴的动物。文化就是洞穴。但是,是洞穴让我们走出弱肉强食的丛林,拥有了最早的家园。是洞穴让我们有了互助合作的共同生活,有了抱团取暖的栖身之地。洞穴让我们免于夏日太阳的灼烧,免于冬天严寒的冻馁,是我们冬暖夏凉的荫蔽。哪怕我们为此付出隔绝阳光的代价,也并没有什么损失——洞穴里的都是熟悉的人,与自己相似的人,正因为不必面对陌生人和异类人,所以也不必思考诸如“人是什么”这一类阳光之下的无聊问题。

    所以,当洞穴之间发生冲突时,为了自己的习惯而捍卫自己的洞穴,或者觉得另一个洞穴更好而欢迎之拥抱之,其实都很正常。只要从洞穴的题目出发,就不可能获得阳光的答案。但是这里再次强调,洞穴并不就低于阳光。据我的理解(不一定对),柏拉图对于洞穴的基本态度是尊重但不盲信,对于阳光的基本态度是追求但不占有。

    尊重但不盲信,追求但不占有,这大概只有西方的哲人和中国的圣人才能做到,连圣诞老人都做不到。既然如此,对于抵制的狂欢和拥抱的狂欢,又有什么好责备的呢?人是洞穴的动物等于说人是文化的动物,人是文化的动物也等于说人是情感的动物。情感无非亲切不亲切,喜欢不喜欢,认同不认同。只要你并不占有阳光,你就无法判断别人的亲切、喜欢或认同好不好,对不对。当然,占有阳光的人是有的,只是不是我。

    最后祝喜欢圣诞节的圣诞快乐,抵制圣诞节的元旦快乐!开心就好!

    (作者公众号:典故里的中国)


綿綿恨盡唯餘愛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