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写在父亲节

您是本帖的第 180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写在父亲节
路易十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侠
文章:253
现金:
经验:211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0年8月1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6-18 13:34: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路易十四

写在父亲节

写在父亲节


 

                                                         


 

    父亲,有着满脸胡须,走南闯北很多年,是村子里略有见识、稍有威望的人。小时候的我对父亲是惧怕的狠!虽然,父亲从没有打过我,骂都很少,不怒自威,一旦父亲回来了,我就努力自觉地取消了一切玩耍的活动,很多年如此。


 

    他常教育我,在车上要给老人让座,说要是听到别人跟他说我的不礼貌,他就不会客气我,与其说教育,不如说是威胁,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我的行为要合乎一切礼仪和正义这样只是让他的面子好受。之后上大学了,他又说,长途车就不要给别人让座了,十九岁的我暗暗鄙弃他的局限。


 

    父亲,老了,牙齿也掉了些,他自己说真是不成样子!我想以前并非如此的。


 

    那是个疏朗的黄昏,我在村头打弹子,恋战的不行,就有人过来喊“你爸爸回来了”,当时我连弹子都不要了,直奔回了家。那一年父亲好像是从南京打工回来,我跟父亲沟通向来就少,过了几天,我忍不住溜出去和小伙伴趴在地下玩刀子,父亲挑水经过,就说了句:“我待会回来后你要还是趴在这里,回去就把你腿打断。”只有我感觉到腿的丝丝寒意,因为父亲给我的印象就是言出必行。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村子里玩火,结果把族里堂伯父家的猪圈给烧了,那圈里有两头猪,我知道犯了大错,这要是回去的话,以为腿肯定保不住了。我就开启了第一次的离家出走,那个时候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邻村通向镇上的十字桥,当我走到那里的时候看到四条马路,就不敢往前走了,又原路往回走,溜达在我们村的田野上,饿得实在不行,在天黑的时候我躲在了我家屋子的背后,又饿又怕,怕有蛇,因为老人们曾告诉我有水的地方必有蛇,而我就站在有浅浅水泽的菖蒲里。后来,父亲竟然在后院找到了我,也没有骂,也没有打,就是让我到前院吃饭,在那夜絮里只有我们父子,就记得他说“躲着有什么用”。


 

      之后,在学校里我还是不消停,有个中午和别人组合“斗鸡”,摔折了左手,也没有告诉老师,痛得默默流泪,还忍着不哭出声,熬到放学回家,说在学校和人打架,手打折了。我右手抱着左手,站在门口肆无忌惮地哭,母亲很心疼,就要带着我去找打我的孩子,并且找他家长,父亲不让去,随后骑着大杠自行车载着我去了镇上的医院,那一路上我也不敢哭,哪怕是大杠上坐着一点儿也不舒服,因为父亲一路上一言不发。医生是父亲高中同学,说会轻一点的,给我“接手”就让我痛得刻骨铭心了,父亲在一旁说:“你应该刚强一点!”


 

    上初一的时候,因为偷偷跑去河里游泳,那年头老是淹死孩子,我在那挖沙的河里很不幸滑入了沙坑,喝了不少水,差点淹死,幸好被同游的伙伴拉起,捡回了一条小命。我们在岸上晒干了衣服,没事儿似的回家了,还没走到村口,我奶奶就喊让我别回家,说晚上有一顿“死打”,因为班主任下午来过,我们知道这回惨了,逃学去洗澡,干了好几回。母亲竟然没有打我,那一年似乎是转折点,以往犯错就是挨母亲一顿揍,那一次,母亲让我好好反思,面壁思过--想想父亲在外多辛苦,而你还这个样子扶不上墙。我也很难过,觉得对不起父亲,越想越难受,又担心被开除,就是坐在凉椅上哭。


 

    中考的时候,我考的分数在班上只是前几名,不算顶好,读不了省重点一中,只能读市二中,那时候农村里孩子要读市里的省重点很不容易,但是可以买,一分似乎是两千元,我们族里一个在中学教育这块的头面人物最精通此勾当,就让我父亲买。父亲当时立即赶回家,在回家之前在电话里问我意向,我那个时候已经开始叛逆了,说买的我才不去读!之前我的堂哥就是考取省重点的,最后上了名牌大学,我的爷爷就希望我也能争口气,这样我们家就出了两个大学生,不用种田,不用打工。偏偏到我就只能买了,全家人都希望我去读省重点,在大连的五叔也打来电话说寄钱回家买省重点。父亲回家后先去了奶奶家,我看到他背后都湿透了,黝黑的脸上有许多的焦虑和无奈,当时的我真是后悔不已,多考几分,父亲就不会这么难了,要知道当时买还得找人,而父亲一生最不愿的就是求人。后来班主任推荐我去读了私立高中,说那里军事化管理,全家皆大欢喜,说我适合那里。


 

    三年的时间很快,不久他们就懊恼了,因为我没能像我哥哥一样考取好大学,复习一年,依然如是。父亲就像霜打的茄子,一下子老了许多,因为二十多年前他没能给家族带来荣光,二十多年后他的儿子也无能为力,我知道他失望至极。但是,我母亲似乎开明许多,她说不管什么大学,只要我愿意读,都可以去读;我奶奶就更通达了,说家里有十亩地,好几片山,咱孙子将来还饿死啦!父亲在电话里劝我再读一年,我那时侯也冷峻,说“要读你去读”,那时候我坐在回家客车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渐渐成熟的成片稻田,风中飘来的是夹杂着水稻味的暖风,令人忧愁的却是不知道未来的前程,和无法面对的对我满怀希望的父亲。


 

    离家来湖南的前一天,我蹲在我祖辈的老房子的门口刮胡子,以前没有正式刮过,用刀片胡刀还是很疼,下不去手。父亲过来说,你要一刀刮下去,不要怕,果然,一刀刀下去很顺利,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干干净净的下巴和两腮,就像家里相册里的老黑白照片里十八九岁的父亲。我知道我成年了。


 

    我终于离开了故乡,时间一久才怀念故乡的好;日子一长,才感慨父亲的艰难。


 

    曾经听他和他的老哥们喝酒喝到微醺的时候谈起他当年的高考,还有他们那个读了哈军工的同学,也许是酒后吹牛,说多年后遇到这个同学,已经是团级干部,请他吃鲤鱼,是那个团长亲手做的黄河鲤鱼,说吃的时候啊鲤鱼的嘴巴还在嘬吧嘬吧开开闭闭。我时常想象那鲤鱼的样子,这一想就是十多年;这一想我已经二十八岁,父亲已经五十七岁。


 

    父亲一直喜欢抽烟,屡戒屡抽,母亲对此痛恨不已,所以在我小的时候就严格给我灌输日后万不可抽烟。前些年回老家,碍于母亲的威严,我也只给乡党们敬烟,却不愿给父亲递上一支,就像有很深的隔阂,直到去年我见父亲老了太多,突然伤感起来,自己以前实在太残忍,之后也会背着母亲给父亲递烟,只是不敢明目张胆地买整条香烟回家送给父亲,其实我一直想。


波旁王室在哪里?吼吼
-dumb-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历任客版
威望:20
文章:4675
现金:
经验:2731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3年10月3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6-18 18:58:00 ) 第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dumb-

写得好


来世萧萧成雪,浮生只绕梅花。

 2   2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