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原创]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第4页起连载中)

您是本帖的第 2336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第4页起连载中)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8-31 16:12:00 ) 第 9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一 细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一 细腰(附详注)(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浓锦黄扇旧烟罗,流年风雨竟消磨,何意干戈美人殿,荒草萋萋马嵬坡。(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一 细腰

    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仲冬。长安寿王宅。
    仲冬冬日微些深寒,寿王宅一如往常。宅内藏书素以丰,又多得上赐,寿王妃时以阅典,时以琵琶自娱。时日消耗,寿王宅内倒不乏和熙之意。

    王妃院。
    “桐叶子。去乐室将我的琵琶来。”注的口脂淡殷红,额前方贴了梅蕊花钿的寿王妃吩咐身侧侍儿桐叶子。
    “唯。王妃。”
    桐侍儿礼了礼,应的声,往乐室去了。过的会子,将寿王妃素常的螺钿紫檀琵琶取了来。
    寿王妃随意拨弄着。腕间镶金于阗白玉臂环儿。仲冬王妃院冬寒方盛,寿王妃近处熏炉内郁金微些清甜。橘侍儿旁侧添的香屑。
    “王妃琵琶当真可听。竟些琴之古音况味。不晓何故?从未听过似王妃这般样弹拨琵琶的。”橘侍儿听着寿王妃拨弄琵琶音,言道。
    “橘吉子,你不晓得。凡乐之类,自成腔体。欲成何音,即以何法之。不单琴之古音,琵琶亦可成箜篌、笙之音的。”寿王妃依旧随意拨弄着琵琶。如云发鬟间插的折枝牡丹花金钿,唇际一抹轻笑,额前梅蕊花钿愈发娇艳了。只薄薄淡敷粉,微微浅画眉,愈衬得肌肤腻理,秾艳夺人。
    不过辰时,寿王妃身上着的绣梨花文衣,艳黄裙间瑞联珠文,浅灰地绫石榴花文帔子淡黄缘边。(《新唐书 卷三十四 志二十四 五行一》“杨贵妃常以假鬓为首饰,而好服黄裙
    “大王作甚麽呢?”
    “说是侍读学士来,大王研读经卷呢。”橘侍儿答道。《唐会要 卷五 诸王》“先天之後。皇子幼則居內。東封後。以年漸長成。乃於安國寺東附苑城為大宅。分院居之。名為十王宅。令中官押之。於夾城中起居。每日家令進膳。又引詞學工書之士入教。謂之侍讀。十王謂慶忠棣鄂榮光儀潁永延盛濟等。以十舉全數。其後壽信義陳豐恆涼七王。又就封。入內宅。十王宮人每院四百餘人。百孫院三四十人”
    寿王妃听了,未有言语。
    “这些时宫里皆这般衣样儿,王妃着上倒好看。只衣裳样儿未有则天皇后(则天皇后,即武曌)时衣裳样儿娇。”橘侍儿又复言。
    寿王妃淡笑了笑。
    桐叶子略些不以然,“王妃可是吾唐第一美人,着甚麽都好看。至于衣样儿,宫里现是怎生般,自然就怎生般。”
    “依我说,还是则天皇后时衣裳样儿好。衬得人小腰身百般样娇。王妃浓艳若此,腰肢纤细,身形细长。若着则天皇后时衣样儿,不定多少般好看。”橘侍儿又道。
    言至则天皇后,寿王妃将横抱的螺钿紫檀琵琶放下,往大镜前行了,看的艳黄裙衬的小腰身,想了想,折的个旋。
    艳黄裙摆自散开。铜镜里,年方十余的寿王妃眉目如画,艳色夺人。

    (注一、唐尺有大尺、小尺。《唐六典 尚书兵部 卷第五》“兵部尚书、侍郎之职…得令宿卫。…取少壮六尺已上,材艺超绝…以戒军令,而振国容焉。…员外郎一人掌贡举及诸杂请之事。凡应举之人…五曰材貌(以身长六尺已上者为次上,已下为次)”。则开元天宝年间量身长之唐尺近乎1尺30厘米左右方合理也。此有唐墓出土唐尺1尺30厘米为实例。杨玉环身形细长,腰肢纤细,即赤足散发身长约1.675米,腰身1尺6、7寸——非松紧弹力之尺度,乃非弹性松紧之腰围尺度1尺6、7寸也。唐腰围尺1尺7为51cm,当代腰围尺1尺7为56.7cm。
       注二、《全唐诗 卷八百九十 词二 李白 清平乐(一名忆萝月)》“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能于宫中“赌珠玑满斗”“御前闲舞霓裳”者,非宫中贵宠人莫能为也。以“御前闲舞”也。“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李白曾亲见唐玄宗天宝年间宫内之杨玉环,为杨玉环作诗词,未有闻见为她之妃嫔作诗词也。是唐玄宗宫内尚杨玉环之“窈窕细腰”之明证也
       注三、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赤足散发之身长约1.675米,体重50余kg。此亦近数载至今2018年8月16日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赤足散发之身高体重也。至于腰身,亦约略其非弹力松紧之腰围尺度也
       注四、《初学记 第二十五卷 器物部镜九 事对》“九寸 三尺《邺中记》曰:石季龙三台及内宫中镜,有径二三尺者,有尺五寸者…应语 写形 陆机《与弟云书》曰:仁寿殿前,有大方铜镜,高五尺余,广三尺二寸…”注二、《新唐书 列传第一 后妃上》“(公元756年)瘗道侧,年三十八(虚岁)”。则杨玉环生于公元719年。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实岁十七)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8-31,于江西九江市区)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第二卷
    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178958

详注(注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详注一:唐尺有大尺、小尺。
1《唐六典卷三 尚书户部 金部郎中一人》“凡度以北方秬黍中者一黍之广为分,十分为寸,十寸为尺,一尺二寸为大尺,十尺为丈。凡积秬黍为度、量、权衡者,调锺律,测晷景,合汤药及冠冕之制则用之;内、外官司悉用大者。”
2《唐六典 尚书兵部 卷第五》“兵部尚书、侍郎之职…其三奇、五等之选有殊尤者,得令宿卫。其宿卫皆带本官以充。其选人有自文资入者,取少壮六尺已上,材艺超绝;考试不堪,还送吏部。凡官阶注拟,团甲进甲,皆如吏部之制。凡大选终於季春之月。所以审名实之铨综,备戎仗之物数,以戒军令,而振国容焉。”
3《唐六典 尚书兵部 卷第五》“员外郎一人掌贡举及诸杂请之事。凡应举之人有谋略、(谓闲兵法。)才艺、(谓有勇技。)平射、(谓善能令矢发平直。十发五中,五居其次为上第;三中,七居其次为下第。)筒射,(谓善及远而中。十发四中,六居其次为上第,三中,七居其次为下第;不及此者为不第。)皆待命以举,非有常也。…五曰材貌;(以身长六尺已上者为次上,已下为次。)”
4、此《唐六典》所选入为宿卫少壮及应举之人者,1尺所度当为1尺30厘米类唐墓出土唐尺者方合理也。
    则开元天宝年间测量身高之唐尺1尺约30厘米,此有唐墓出土唐尺1尺约30厘米为实例。杨玉环身形细长,腰肢纤细,即赤足散发身长约1.675米,腰身1尺6、7寸——非松紧弹力之尺度,乃非弹性松紧之腰围尺度1尺6、7寸也。唐腰围尺1尺7为51cm,当代腰围尺1尺7为56.7cm。

详注二:唐人诗词皆以杨玉环资质丰艳,纤秾合度。
1、天宝年间,李白曾作《清平乐》写及唐玄宗宫中之事。
《全唐诗 卷八百九十 词二 李白 清平乐(一名忆萝月)》
“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
此阙全写唐玄宗天宝年间宫内事,能于唐玄宗宫中“赌珠玑满斗”、“御前闲舞霓裳”者,非唐玄宗宫中贵宠人莫能为也。以“御前闲舞”也。“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李白曾亲见唐玄宗天宝年间宫内之杨玉环,为杨玉环作诗词,未有闻见为她之妃嫔作诗词也。是唐玄宗宫内尚杨玉环之“窈窕细腰”之明证也。
2、杜甫,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诗人。《全唐诗 卷二百二十七 绝句漫兴九首 杜甫》
隔户杨柳弱嫋嫋,恰似十五女儿腰。谁谓朝来不作意,狂风挽断最长条。
3《次柳氏旧闻 唐 李德裕》“上即詔力士下京兆尹,亟選人間女子細長潔白者五人,將以賜太子。”此处“上即詔力士下京兆尹,亟選人間女子細長潔白者五人,將以賜太子”,是唐玄宗宫中尚细长身、窈窕细腰者之明证又一也。
4、是故有言,开元天宝年间测量身长之唐尺近乎1尺30厘米,此有唐墓出土唐尺1尺约30厘米实例。杨玉环身形细长,腰肢纤细,即赤足散发身长约1.675米,腰身1尺6、7寸——非松紧弹力之尺度,乃非弹性松紧之腰围尺度1尺6、7寸也。唐腰围尺1尺7为51cm,当代腰围尺1尺7为56.7cm。
    至于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今载赤足散发之身长约1.675米,体重50余kg。此亦近数载至今2018年8月16日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赤足散发之身高体重也。至于腰身,亦约略其非弹力松紧之腰围尺度也

详注三:《唐会要 卷五 诸王》“先天之後。皇子幼則居內。東封後。以年漸長成。乃於安國寺東附苑城為大宅。分院居之。名為十王宅。令中官押之。於夾城中起居。每日家令進膳。又引詞學工書之士入教。謂之侍讀。十王謂慶忠棣鄂榮光儀潁永延盛濟等。以十舉全數。其後壽信義陳豐恆涼七王。又就封。入內宅。開元二十五年。鄂光得罪。忠王繼大統。天寶中。慶棣又歿。惟榮儀十四王居內。而府幕列於外坊。歲時通名起居而已。外諸孫長成。又於十宅外置百孫院。每歲幸華清宮。側亦有十王宅百孫院,十王宮人每院四百餘人。百孫院三四十人。又於宮中置維城庫。以給諸王月俸。諸孫納妃嫁女。亦就十宅中。太子不居於東宮。但居於乘輿所幸之別院。太子之子。亦分院而居。婚嫁則同親王公主。於崇仁里之禮院。”

详注四:《唐大诏令集 卷四十 册寿王杨妃文》“维开元二十三年,岁次乙亥,十二月壬子朔,二十四日乙亥。皇帝若曰:于戏,树屏崇化,必正壶闱,配德协规,允兹懿哲。尔河南府士曹参军杨玄璬长女、公辅之门,清白流庆,诞钟粹美,含章秀出。固能徽范夙成,柔明自远,修明内湛,淑问外昭。是以选极名家,俪兹藩国。式光典册,俾叶龟谋。今遣使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李林甫、副使黄门侍郎陈希烈,持节册尔为寿王妃。尔其弘宣妇道,无忘姆训。率由孝敬,永固家邦。可不慎欤。”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9-8 11:17:00 ) 第 9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 故实(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 故实(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 故实

    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仲冬之夜。长安寿王宅。
    “此卷甚的书?”
    “玉娘(即杨玉环),此系阿爷(即唐玄宗)以吾辈将学缀文,须检事及看文体。《御览》等部帙既大,寻讨稍难。着诸学士撰集要事、要文,以类相从。务取省便,令易成就。光禄大夫行右散骑常侍集贤院学士副知院事东海郡开国公徐坚等奉敕撰,《初学记》为名。阿爷(即唐玄宗)赐之。”(《初学记》系唐玄宗着张说、徐坚、韦述诸学士编撰。《大唐新语 卷九 著述第十九》(唐 刘肃)“玄宗谓张说曰:“儿子等欲学缀文,须检事及看文体。《御览》之辈,部帙既大,寻讨稍难。卿与诸学士撰集要事并要文,以类相从,务取省便,令儿子等易见成就也。”说与徐坚、韦述等编此进上,诏以《初学记》为名。赐修撰学士束帛有差,其书行于代。”)
    寿王言竟,寿王妃看架上卷书,选的卷取下,轻展开,阅起将来。
     “【宴北园 迎西宫】王隐《晋书》曰:初惠帝晚成,武帝遣(武帝)才人谢玖给(武帝子)惠帝。因是有娠。临娶妃,遣致西宫,遂生愍怀也。(唐《初学记 卷第十 中宫部 妃嫔第二》)”
    “【举酒祝傅 低头泣邢】《汉书》曰:孝元傅昭仪,哀帝祖母也。少为上官太后才人(即傅昭仪少为元帝之父——汉宣帝之才人也),元帝进幸,有宠,改为昭仪。(唐《初学记 卷第十 中宫部 妃嫔第二》)”
    “原来系循典检事之书。此书,陛下(即唐玄宗)细阅过麽?”
    “阿爷(即唐玄宗)麽。这个——”寿王语下一时有些踌躇起来。
    “说来才人于宫中作的甚麽?此书屡于言及。”
    “才人系宫之内官。内官者,备选内人或承恩内人之有品级者也。若此朝为进幸,即为此朝之承恩内官,亦即此朝嫔御也,此若修撰此《初学记》之学士徐坚之长姑,太宗皇帝才人,徐充容(《旧唐书 卷一百二 列传第五十二 徐坚》“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徐坚)再迁左散骑常侍。其年,玄宗改丽正书院为集贤院,以坚为学士,副张说知院事,累封东海郡公。以修东封仪注及从升太山之功,特加光禄大夫。坚多识典故,前后修撰格式、氏族及国史等,凡七入书府,时论美之。(开元)十七年卒(公元729年),年七十馀。上深悼惜之,遣中使就家吊,内出绢布以赗之,赠太子少保,谥曰文。坚长姑为(唐)太宗(徐)充容,次姑为(唐)高宗(徐)婕妤,并有文藻。坚父子以词学著闻,议者方之汉世班氏”)若此朝未进幸,于新帝朝进幸,则此朝之备选内官,新朝之承恩内官,亦即新帝之嫔御也。此若太宗皇帝才人,(唐)高宗天皇大帝之则天皇后。”
    “才人既属内官,又有宫官,此有何别?”
    “如前所言,内官者,备选内人或承恩内人之有品级者也。内人、内官者,入宫本为备选。何朝进幸,为何朝承恩者,亦为何朝之嫔御也。此亦则天皇后于太宗皇帝朝入宫备选内官,至(唐)高宗天皇大帝朝进幸为嫔御,又于(唐)高宗天皇大帝朝晋位中宫,(唐)高宗天皇大帝殿臣少有以其太宗皇帝朝入宫为言者之因由。(中宫,即皇后。《旧唐书 卷二十七 志第七 礼仪七》“(开元五年,公元717年,唐玄宗年号)刑部郎中田再思建议曰:……三年之制,说者纷然。郑玄以为二十七月,王肃以为二十五月。又改葬之服……而父在为母三年,行之已逾四纪,出自高宗大帝之代,不从则天皇后之朝。大帝(唐高宗李治)御极之辰,中宫(则天皇后武曌)献书之日,往时参议,将可施行,编之于格,服之已久”)
    至于《初学记》所言之晋武帝才人谢玖与则天皇后全不能相与语。
    然史之晋武帝,确曾遣(武帝)才人谢玖予(武帝子)惠帝生孙(《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谢玖)“选入后宫为(晋武帝)才人。”“惠帝在东宫,将纳妃。武帝虑太子尚幼,未知帷房之事,乃遣(才人谢玖)往东宫侍寝,由是得幸有身。……玖求还西宫,遂生愍怀太子”)。
    譬若汉宣帝确曾着皇后遣家人子王政君予(汉宣帝子)汉元帝生孙也(《汉书 卷九十八 元后传第六十八》“久之,宣帝……乃令皇后择后宫家人子可以虞侍太子者,(王)政君与在其中。及太子朝,皇后乃见(王)政君等五人,……皇后使侍中杜辅、掖庭令浊贤交送(王)政君太子宫,见丙殿。得御幸,有身”)。
    晋武帝后宫才人多有为晋武帝生子者,是为晋武帝嫔御。此若(晋)武帝二十六男:…徐才人生城阳殇王宪。匮才人生东海沖王祗。赵才人生始平哀王裕…王才人生孝怀帝…(《晋书 卷六十四 列传第三十四》)之才人者。晋武帝赐晋武帝才人谢玖予其子晋惠帝,为晋惠帝生愍怀太子,则为晋惠帝嫔御也(《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谢玖)“选入后宫为(晋武帝)才人。”“惠帝在东宫,将纳妃。武帝虑太子尚幼,未知帷房之事,乃遣(才人谢玖)往东宫侍寝,由是得幸有身。……玖求还西宫,遂生愍怀太子”)。
    汉宣帝之家人子亦汉宣帝后宫备选内人,若为汉宣帝进幸,则为汉宣帝之嫔御也。若汉宣帝着皇后以其未承恩之备选内人家人子王政君赐其子汉元帝,则为汉元帝之嫔御也(《汉书 卷九十八 元后传第六十八》)。
    此皆之例。
    宫官则非备选。帝皇泰半亦不予进幸。内官、宫官,职选即有所别。宫之体制,为殿臣者,甚有内官、宫官之别亦不详者。至于无学之为官小吏,甚流外品者,不详宫之体制,以为奇,胡言则天皇后事,有学者孰不笑其。”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9-8,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9-15 10:49:00 ) 第 9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 随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 随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 随例

    “才人既为内官,宫中所司者何?”
    “才人自立以来,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1、唐《初学记 卷第十 中宫部 皇后第一 论》“【宋范晔《皇后纪论》】夫以周礼,后妃正位宫闱,同体天王。夫人坐论妇礼,九嫔掌教四德,世妇主知丧祭宾客,女御序于王之燕寝。设官分务,各有典司。”2、唐《初学记 卷第十 中宫部 妃嫔第二 叙事》“炀帝置贵妃、淑妃、德妃为三夫人,顺仪、顺容、顺华、修仪、修华、修容、充仪、充容、充华为九嫔,婕妤十二员,美人才人十五员为世妇,宝林二十四员、御女二十四员、彩女三十二员为女御,总一百二十员。又有承衣、刀人,皆趋侍左右,并无员数。”3、《唐六典 卷第十二 内官宫官内侍省 内官》“后汉贵人、才人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至于宫中所司,高祖皇帝以降,为便殿承旨,掌机要之职。大率为才人者,皆通文史、亦才略。虽然,皆以才人,才有高下。(唐)高宗天皇大帝龙朔二年(公元662年),改易(内官)官名。置贊德二人。正一品。以代夫人。宣儀四人。正二品。以代九嬪。承閨五人。正四品。以代美人。承旨五人。正五品。以代才人。卫僊六人。正六品。以代宝林。供奉八人。正七品。以代御女。侍栉二十人。正八品。以代采女。又置侍巾三十人。正九品。咸亨二年(公元671年)。复旧(《唐会要 卷三 内职》)。此之改易内职名,以承旨代才人,亦可见才人之掌实。不过此皆宫之内事,外臣多有不详者。至于今朝,阿爷(即唐玄宗)又行改制,以才人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唐六典 卷第十二 内官宫官内侍省 内官》“今上(唐玄宗)改制才人之位,以备其职焉。才人(改)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
    “凡殿臣名承旨者,皆参葛重事,朝廷机要多所预闻。则天皇后十四岁为才人承旨,无怪(唐)高宗天皇大帝一朝,二圣之名——”
    “玉娘,岂止(唐)高宗天皇大帝一朝,即太宗皇帝朝亦多预重事。否者早迁闲职,安能久居才人位,御前承旨,掌机要,进重言?”
    闻寿王此语,寿王妃亦未复言——谁不知太宗皇帝一生,端赖百官扶持。其贞观十九年力拒百官议,亲征高丽,铩羽归(《唐会要 卷九十五》“(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唐太宗皇帝)初入辽也,将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张亮水军七万人,沉海溺死数百人。”)。若非(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总章元年(公元668年)洗此辱,吾唐迄今于东北亦少颜面呢(《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总章元年,公元668年)九月,癸巳,李勣拔平壤。勣既克大行城,诸军出他道者皆与勣会,进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拒战,勣等奋击,大破之,追奔二百馀里,拔辱夷城,诸城遁逃及降者相继。契苾何力先引兵至平壤城下,勣军继之,围平壤月馀,高丽王藏遣泉男产帅首领九十八人,持白幡诣勣降,勣以礼接之。泉男建犹闭门拒守,频遣兵出战,皆败。男建以军事委僧信诚,信诚密遣人诣勣,请为内应。后五日,信诚开门,勣纵兵登城鼓噪,焚城四月,男建自刺,不死,遂擒之。高丽悉平”)。
    寿王妃念至此处,心意微转,便与寿王言其他了。
    “太宗皇帝朝,则天皇后既未进幸,(唐)高宗天皇大帝即位,依例封位即可。何竟至禁苑尼寺随太宗皇帝嫔御出家呢?”
    “玉娘,此事亦有本源。说太宗皇帝朝,则天皇后为才人之贞观十六年六月之甲辰,有流星状如月,西南流三丈乃灭(《唐会要 卷四十三》)。(六月)戊戌,太白昼见(《新唐书 本纪第二 太宗》)。太史局李淳风出秘记,言“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故太宗皇帝于宫中武姓人等皆忌之。当年左武卫将军李君羡亦因乳名“五娘子”为太宗皇帝坐诛(《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贞观初,太白频昼见,太史占曰:“女主昌。”又有谣言:“当有女武王者。”太宗恶之。时君羡为左武卫将军,在玄武门。太宗因武官内宴,作酒令,各言小名。君羡自称小名“五娘子”,太宗愕然,因大笑曰:“何物女子,如此勇猛!”又以君羡封邑及属县皆有“武”字,深恶之。会御史奏君羡与妖人员道信潜相谋结,将为不轨,遂下诏诛之。天授二年,其家属诣阙称冤,则天乃追复其官爵,以礼改葬)。时居承旨才人位之则天皇后亦武姓,故太宗皇帝崩逝前,专着则天皇后于其崩逝后,虽未蒙恩,亦随嫔御之例出家(《唐会要 卷三 皇后》“太宗崩。(武氏,即武曌)隨嬪禦之例出家。”注:“随嫔御之例出家”者,非嫔御也。若为嫔御,当为依嫔御之例出家)。故此则天皇后至于禁苑尼寺。所以言随嫔御之例出家者,便为的未经承恩也。若经承恩,则末不当言“随嫔御”,则当言依嫔御之例出家了。”寿王看着宅院内月下梅花,静静言说着。
    “原来为此。”
    “不仅此,说(唐)高宗天皇大帝其时心慕则天皇后已久,本可于贞观年间,请将时为备选女官才人之则天皇后依例赐与尚为太子之(唐)高宗天皇大帝。太宗皇帝为有此秘记,虽知时为太子之(唐)高宗天皇大帝此念,亦未与行。”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9-15,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9-21 9:46:00 ) 第 9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 殊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 殊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 殊之

    “无怪(唐)高宗天皇大帝于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冬,十月,诏立则天皇后为后,赦天下。十一月,丁卯朔,临轩命司空李勣赍玺绶册皇后武氏。是日,百官朝皇后于肃义门(《资治通鉴 卷二百 唐纪十六》)。
其立武昭仪为皇后诏曰——
    “武氏门著勋庸,地华缨黻,往以才行,选入后庭,誉重椒闱,德光兰掖。朕昔在储贰,特荷先慈,常得侍从,弗离朝夕。宫壶之内,恒自饬躬;嫔嫱之间,未尝迕目。圣情鉴悉,每垂赏叹,遂以武氏赐朕,事同(王)政君,可立为皇后(《全唐文 唐卷十一 立武昭仪为皇后诏》,此诏亦见于《资治通鉴 卷二百 唐纪十六》)。”
    原来当年太宗皇帝确曾有将时为备选女官才人之则天皇后依例赐与尚为太子之(唐)高宗天皇大帝此念。说来(王)政君与则天皇后高下相去不可以语。然用此典,亦非无因。”
    “政君事,典出汉元帝。“初,李亲任(王)政君在身,梦月入其怀。及壮大,婉顺得妇人道。尝许嫁未行,所许者死。后东平王聘政君为姬,未入,王薨。禁独怪之,使卜数者相政君,“当大贵,不可言。”禁心以为然,乃教书,学鼓琴。五凤中,献政君,年十八矣,入掖庭为(备选)家人子(汉宣帝备选后宫家人子)。岁余,会皇太子(汉宣帝之子,即后之汉元帝)所爱幸司马良娣病,且死,……久之,宣帝闻太子恨过诸娣妾,欲顺适其意,乃令皇后择后宫(备选)家人子(即汉宣帝后宫备选家人子)可以虞侍太子者,(王)政君与在其中。……皇后使侍中杜辅、掖庭令浊贤交送政君太子宫,见丙殿。得御幸,有身。……甘露三年,生(汉)成帝于甲馆画堂,为世適皇孙。(汉)宣帝爱之,自名曰骜,字太孙,常置左右。后三年,(汉)宣帝崩,太子即位,是为(汉)孝元帝。立太孙(汉宣帝后宫备选家人子为汉元帝所生子汉成帝)为太子,以母王妃为婕妤,……后三日,婕妤(王政君)立为皇后。(《汉书 卷九十八 元后传第六十八》)
    即世皆知之汉宣帝将其后宫备选家人子王政君赐与太子。政君有身,生子太孙。宣帝崩,元帝继位,立汉宣帝后宫备选家人子王政君为(汉元帝)皇后之事。”
    “元帝屡有此事,元帝之傅昭仪少为上官太后才人(即汉宣帝之才人),自元帝为太子,得进幸。元帝即位,立为倢伃,甚有宠。……元帝既重傅倢伃,及冯倢伃亦幸,生中山孝王,上欲殊之于后宫,以二人皆有子为王,上尚在,未得称太后,乃更号曰昭仪,赐以印绶,在倢伃上。昭其仪,尊之也。(《汉书 卷九十七下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
    “玉娘(即杨玉环),本来帝皇以宫之未蒙恩女官赐与子嗣诸王,亦乃常事。不详宫之体制者,多以为怪。此皆非深知故实者。总为不读书、无学过故。”
    “元帝“欲殊之于后宫,以二人(傅倢伃、冯倢伃)皆有子为王,上尚在,未得称太后,乃更号曰昭仪,赐以印绶,在倢伃上。昭其仪,尊之也。(《汉书 卷九十七下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说来这当是则天皇后自禁苑尼寺还宫,首封昭仪之故典了。以汉元帝之傅昭仪,亦曾为汉元帝之父——汉宣帝之才人也。亦以昭仪者,昭其仪,尊之意。”
    “诚然。亦此,(唐)高宗天皇大帝首封则天皇后昭仪时,前廷后宫之知者,皆以此封号深得故实。亦惟此,有知者亦咸知,(唐)高宗天皇大帝之于则天皇后,意不仅止于昭仪也。以此封号“上尚在,未得称太后,乃更号曰昭仪”之典故。”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9-21,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9-29 14:42:00 ) 第 9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 外戚(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 外戚(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五 外戚

    “闻则天皇后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冬月得位,父武士彠崇赠并州都督、司徒、周国公(《新唐书 卷二百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外戚》“高宗永徽中,以士彠仲女为皇后,故崇赠并州都督、司徒、周国公”)。母杨氏国夫人。一门中,武惟良、武怀运、武元庆、武元爽皆超迁。则天皇后母乃置酒,谓惟良等曰:“颇忆畴昔之事乎?今日之荣贵复何如?”对曰:“惟良等幸以功臣子弟,早登宦籍,揣分量才,不求贵达,岂意以皇后之故,曲荷朝恩,夙夜忧惧,不为荣也。”则天皇后母不悦。皇后上疏,请出惟良等为刺史,元庆至州,以忧卒。元爽坐事流南地而死(《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后既立,杨氏号荣国夫人,越石妻号韩国夫人,惟良自始州长史超迁司卫少卿,怀运自瀛州长史迁淄州刺史,元庆自右卫郎将为宗正少卿,元爽自安州户曹累迁少府少监。荣国夫人尝置酒,谓惟良等曰:“颇忆畴昔之事乎?今日之荣贵复何如?”对曰:“惟良等幸以功臣子弟,早登宦籍,揣分量才,不求贵达,岂意以皇后之故,曲荷朝恩,夙夜忧惧,不为荣也。”荣国不悦。皇后乃上疏,请出惟良等为远州刺史,外示廉抑,实恶之也。于是以惟良检校始州刺史,元庆为龙州刺史,元爽为濠州刺史。元庆至州,以忧卒。元爽坐事流振州而死”)。
    以此,颇多以为则天皇后于兄弟间有细语者。”
    “玉娘(即杨玉环),从来外戚最难以制。皇后若不能制戚属,必大忧。若此,一旦帝崩,外戚专位,新君太后两废,朝代更革,至无容身所者,所在非鲜。则天皇后封后,王氏、萧氏两废,未来易储,可以见之。
    武惟良等语,以功臣子弟,早登宦籍。是以其父旧日之功,骄之也。又谓揣分量才,不求贵达,岂意以皇后之故,曲荷朝恩,夙夜忧惧,不为荣也。此家宴言,全不以皇后及其母。若此,皇后母、皇后于此诸戚属日后还能如何为也?其不谙世故若此,试思此诸戚属与朝中殿臣相事时,将何以自居位?又何能以为事也?
    皇后上疏,请出惟良等为刺史者,非为不悦,是以其当历练,知世务,方能后日计也。否者,以皇后戚属居朝中,行事诸般,难免为所笑者。
    至于元庆至州,以忧卒。元爽坐事流南地而死。自来朝臣外官,升迁难免。况坐事而流,自之过也。以忧卒者,朝中常有雷霆变,出京即以忧卒,若于朝中,顷刻有变,将如之何?”寿王言此,略不以然。
    “说来亦是。”寿王妃闻,思及寿王母易储之所计,虑及日后,不觉轻喟了声。
    “太宗皇帝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亲征高丽,高宗天皇大帝定州监国。何有人言高宗天皇大帝保傅曾領太宗部分嬪妃,前往遼東前綫覲見,深受太宗皇帝信任之事呢?且高宗天皇大帝登位,专以此封此保傅周国夫人。言曰“往者文帝(即太宗皇帝李世民)親揔元戎,自臨王險,使領貴人,度遼遠覲,後襃前効,特封(高宗天皇大帝之保傅)周國(夫人)。(《大唐故周國夫人姬氏墓誌銘幷叙》)”
    “太宗皇帝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亲征高丽,高宗天皇大帝留于定州监国,并请飞驿递表起居,又请递敕垂报,太宗皇帝许之。(《唐会要 卷二十六 笺表例》“贞观十九年正月,上征辽,发定州,皇太子奏请飞驿递表起居,又请递敕垂报,许之。飞表奏事,自此始也)
    故有高宗天皇大帝保傅周国夫人“使領貴人,度遼遠覲”言。此处之贵人,系指时为太子之天皇大帝所遣人,非太宗皇帝嫔妃也。
    宫中之制,禁皆森严,岂有东宫太子保傅可领帝皇之嫔妃者?此真笑谈。”
    “吾亦以笑谈,然有人言贵人者,乃太宗皇帝嫔妃也。”
    “岂有此说?贵人之于内职,系后汉光武皇帝所置。至于本朝,已无斯职。太宗皇帝朝,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并为四夫人,昭仪、昭容、昭媛、充仪、充容、充嫒并为嫔,婕妤、美人、才人二十七世妇,又宝林、御女、采女等(《唐六典 卷二•尚书吏部》“凡内命妇之制: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并为夫人,皆正一品;昭仪、昭容、昭媛、充仪、充容、充嫒并为嫔,正二品;婕妤九员,正三品;美人九员,正四品;才人九员,正五品;宝林二十七员,正六品;御女二十七员,正七品;采女二十七员;正八品。”)。高宗朝内职改名,乃至阿爷(唐玄宗)内官之制“惠妃一人 丽妃一人 华妃一人 淑仪一人 德仪一人 贤仪一人 顺仪一人 婉仪一人 芳仪一人 美人四人 才人七人(《唐六典 卷十二•内官宫官内侍省 内官》)”,亦无贵人之内职称。
    宫之内外,称贵人者,多不过尊称耳。
    太宗皇帝讳世民,此名由来故事曰:高祖之临岐州,太宗时年四岁。有书生自言善相,谒高祖曰:“公贵人也,且有贵子。”见太宗,曰:“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年将二十,必能济世安民矣。”高祖惧其言泄,将杀之,忽失所在,因采“济世安民”之义以为名焉。(《旧唐书 卷二 本纪第二 太宗上》)是相者之称尚未为帝皇之高祖也。
    或于贵人(《新唐书 卷一百七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 刘义》“不能俛仰贵人”),是所谓要官贵人、亦即达官贵人者(《新唐书 卷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 郑注》“要官贵人”)。
    又或言宫中或东宫遣使者,谓之“贵人”——“中贵人”者(1、《旧唐书 卷一百四十二 列传第九十二 王武俊》“代宗嘉其功,使中贵人马承倩赍诏宣劳。”2、《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二十五 唐纪四十一》“上嘉李宝臣之功,遣中使马承倩齎诏劳之。”3、则中“贵人”即中使也4、《旧唐书》、《新唐书》,“中贵人”处处也)。
    曾无有东宫太子之保傅领帝皇之嫔妃者说。此真匪夷言也。”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9-29,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0-6 9:47:00 ) 第 9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 画敕(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 画敕(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六 画敕

    “李君羡事,吾亦早有耳闻。说太宗皇帝时,太史局李淳风所言“唐三代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秘记本无人知。(唐)高宗天皇大帝朝渐为人晓,至则天皇后天授年间,李君羡后人请为平冤,秘记遂公之诸众(《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贞观初,太白频昼见,太史占曰:“女主昌。”又有谣言:“当有女武王者。”太宗恶之。时君羡为左武卫将军,在玄武门。太宗因武官内宴,作酒令,各言小名。君羡自称小名“五娘子”,太宗愕然,因大笑曰:“何物女子,如此勇猛!”又以君羡封邑及属县皆有“武”字,深恶之。会御史奏君羡与妖人员道信潜相谋结,将为不轨,遂下诏诛之。天授二年,其家属诣阙称冤,则天乃追复其官爵,以礼改葬),众方咸知事之本实。说来亦真良令人叹。然亦真难为解,秘记事,李君羡为乳名“五娘子”坐诛。何则天皇后得全呢?”寿王妃疑惑着。
    “玉娘(即杨玉环),此事亦有渊源。秘记初出,太史令李淳风言,其据象推算,其兆已成。其人已生,在陛下(太宗皇帝)宫内,从今不逾三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尽。太宗皇帝本有将宫内疑似者尽杀之念。李淳风又言“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且据上象,今已成,复在宫内。更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为此,太宗皇帝沉吟久之。又以则天皇后乃尚未蒙恩之宫之女官,遂定绝不使武氏女子蒙恩,宫中凡武氏人于其崩逝后皆使出家尼寺或往昭陵守灵,不得复入宫中。如此武氏女无主后宫可能,又无子嗣继位以专权,代有天下。以为此,或可弭秘记所言之“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祸。则天皇后故以此得全。
    亦为此,太宗皇帝本有之将时为未承恩之才人之则天皇后赐与时为皇太子之(唐)高宗天皇大帝念亦止于行。”寿王言及此,不觉轻喟了声。
    “(唐)高宗天皇大帝竟不知“唐三代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秘记事麽?”寿王妃问道。
    “(唐)高宗天皇大帝自是知晓此事。然详起本实已为太宗皇帝崩逝后,(唐)高宗天皇大帝即位初了。太宗皇帝崩逝前,则天皇后以未承宠之宫中女官,随太宗皇帝嫔御出家之令已出。故则天皇后往禁苑尼寺出家事难猝更。”
    “谶讳之说,历朝多矣。虽未必尽成实,然亦未必尽皆为虚。方隋之“大业中,童谣曰:桃李子,鸿鹄遶阳山,宛转花林里。莫浪语,谁道许?”其时坊间街头“李氏当得天下”、“杨氏灭,李氏兴”。又有方士安伽陀,自言晓图谶,谓隋帝“当有李氏应为天子”。劝尽诛海内凡姓李者。致李氏人多有因之失命者。此皆历朝事也。则天皇后亦终以女主天下,应此“唐三代以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谶。此谶真非虚言。”
    “原来玉娘(即杨玉环)亦好阅史。如玉娘(即杨玉环)所言,此谶果非虚言。”寿王闻,微笑道。
    “不仅此,当载天皇大帝(唐高宗)初扶床,将戏弄笔。左右试置纸于前,乃乱画满纸。角边画处成草书“敕”字,(唐)太宗遽令焚之,不许传外。(1、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前集卷之一•忠志》“高宗初扶床,将戏弄笔。左右试置纸于前,乃乱画满纸。角边画处成草书“敕”字,太宗遽令焚之,不许传外。”2、《康熙字典》“敕:《後漢•光武紀註》漢制度曰:帝之下書有四。一曰策書,二曰制書,三曰詔書,四曰誡敕”)。皆知天子誡敕。此亦谶讳之应者也。”
    “既太宗皇帝令焚之,不许传外。何知之也?”寿王妃奇道。
    “斯事于(唐)高宗天皇大帝继位后,偶自言之,遂传之矣。”寿王道。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0-6,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0-13 10:24:00 ) 第 9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七 延久(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七 延久(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七 延久

    “(唐)高宗天皇大帝既知“唐三代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秘记事,何以复召则天皇后入宫呢?”寿王妃又问。
    “此自是(唐)高宗天皇大帝于则天皇后恩义深重。非此,何能知谶讳尚为此。说(唐)高宗天皇大帝深知此事之详后,曾密召李淳风解,以详本实。其后,(唐)高宗天皇大帝静思良久,得一两全良策。决意待制服期满,迎未蒙恩之则天皇后复入宫中,纳为己宠,使其蒙恩生子,再立为皇后。待己身崩逝,其之子,亦天皇大帝之子即位,以应此谶。即女主代有天下,亦己之妻,应此谶讳。
    故有天皇大帝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归宫中为(唐)高宗天皇大帝昭仪,越数年,复立则天皇后为后之事。
    亦为此,(唐)高宗天皇大帝在位时,屡有传位则天皇后之议(《旧唐书 本纪第五 高宗下》“三月丁未,日赤如赭。丁巳,天后亲蚕于邙山之阳。时帝风疹不能听朝,政事皆决于天后。自诛上官仪后,上每视朝,天后垂帘于御座后,政事大小皆预闻之,内外称为二圣。帝欲下诏令天后摄国政”)。此事朝野咸知。二圣之名,传位则天皇后之议,乃至天皇大帝遗诏“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唐大诏令集 卷第十一 帝王遗诏上 大帝(唐高宗)遗诏》“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凡此种种,固自有因。”
    “无怪(唐)高宗天皇大帝即位后,册后事延久不决,至历二百余日,次年初方得以定。(1、《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五月)丁卯,疾笃…有顷,上崩。”2、(《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六月,甲戌朔,高宗(李治)即(皇帝)位。赦天下。”3、《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永徽元年(公元650年)春,正月…丙午,立妃王氏为皇后”)当亦是不欲立王氏为后,为则天皇后故迟疑麽?”
    “玉娘(即杨玉环)当真剔透。(唐)高宗天皇大帝即位,立后事悬久不决,即为则天皇后故。”
    寿王言竟,与寿王妃并立于院内梅花树下,侍儿于略远处。时月将满,梅花悄然。

    “天皇大帝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自禁苑尼寺复归宫中事,(唐)高宗天皇大帝自是筹谋已久。只是当年既有秘记之谶,王氏于则天皇后复归宫中时,何不以此秘记阻之?况立则天皇后时,多有殿臣力阻。既有秘记,何无人以此因由?”
    “玉娘(即杨玉环)。太史局秘谶之事,帝皇戒约,百官不可以知。此亦之制。前隋炀帝杀李氏中人,致天下咸知“桃李子”谶且信为实,亦致李氏中人多为攀附。太宗皇帝恐朝中臣子亦因此秘记,生离心之危。故此秘记,太宗皇帝朝,李淳风外,无有人知。至(唐)高宗天皇大帝立则天皇后时,王氏共欲阻立则天皇后者亦皆不知此谶。故无殿臣以此因由。天授年间李君羡后人以此平冤,此秘记方公诸众。(《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贞观初,太白频昼见,太史占曰:“女主昌。”又有谣言:“当有女武王者。”太宗恶之。时君羡为左武卫将军,在玄武门。太宗因武官内宴,作酒令,各言小名。君羡自称小名“五娘子”,太宗愕然,因大笑曰:“何物女子,如此勇猛!”又以君羡封邑及属县皆有“武”字,深恶之。会御史奏君羡与妖人员道信潜相谋结,将为不轨,遂下诏诛之。天授二年,其家属诣阙称冤,则天乃追复其官爵,以礼改葬)”寿王解道。
    “原来此故。闻则天皇后幼时,袁天罡曾为其相面,言则天皇后“神色爽彻,不可易知。龙睛凤颈,贵之极也。”又以则天皇后之姆诒曰子,不便言实为女也。故谓“必若是女,不可窥测,后必为天下主。”后日事,果如其言。以此观之,谶讳道,似有先机之理。”
    “天机人寰,果自有因罢。前隋故事曰:隋高祖文皇帝杨坚以大统七年六月癸丑夜,生于冯翊般若寺,紫气充庭。有尼来自河东,谓其母曰:“此儿所从来甚异,不可于俗间处之。”尼将隋高祖文皇帝舍于别馆,躬自抚养。隋高祖文皇帝母尝抱之(隋高祖文皇帝),忽见头上角出,遍体鳞起。隋高祖文皇帝母大骇,坠其(隋高祖文皇帝)于地。尼自外入见曰:“已惊我兒(隋高祖文皇帝),致令晚得天下。”(《隋书 卷一 帝纪第一 高祖(杨坚)上》“以大统七年六月癸丑夜,生高祖(隋高祖,即隋文帝)于冯翊般若寺,紫气充庭。有尼来自河东,谓皇妣(隋高祖之母,即隋文帝之母)曰:“此儿所从来甚异,不可于俗间处之。”尼将高祖(隋高祖,即隋文帝)舍于别馆,躬自抚养。皇妣(隋高祖之母,即隋文帝之母)尝抱高祖(隋高祖,即隋文帝),忽见头上角出,遍体鳞起。皇妣(隋高祖之母,即隋文帝之母)大骇,坠高祖(隋高祖,即隋文帝)于地。尼自外入见曰:“已惊我兒(隋高祖,即隋文帝),致令晚得天下。””)是亦于隋高祖文皇帝生之初言其日后之将为帝也。后果然之(指隋高祖文皇帝后果然登帝位)。”寿王言竟,若自有思。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0-13,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0-20 9:55:00 ) 第 9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八 离猫(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八 离猫(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八 离猫

    “则天皇后为昭仪时,育一女,未久即殇。世间于此颇多议论。倒底何因呢?”
    “玉娘(即杨玉环)。皇子女者,生之始,至皇子出阁、皇女出降前,宫中皆有专司。公主有公主院。每一皇子女,皆有阿姆、阿保、侍儿等给使数十人或数百人。
    (注:1、《玉海 卷一百五十九 宫室 殿上 唐承庆殿 甘露殿》两京记百福殿在太极宫中公主院西承庆殿又在百福殿西。2、《唐会要 卷五 诸王》“先天之後。皇子幼則居內。東封後。以年漸長成。乃於安國寺東附苑城為大宅。分院居之。名為十王宅。令中官押之。於夾城中起居。每日家令進膳。又引詞學工書之士入教。謂之侍讀。十王謂慶忠棣鄂榮光儀潁永延盛濟等。以十舉全數。其後壽信義陳豐恆涼七王。又就封。入內宅。開元二十五年。鄂光得罪。忠王繼大統。天寶中。慶棣又歿。惟榮儀十四王居內。而府幕列於外坊。歲時通名起居而已。外諸孫長成。又於十宅外置百孫院。每歲幸華清宮。側亦有十王宅百孫院,十王宮人每院四百餘人。百孫院三四十人。又於宮中置維城庫。以給諸王月俸。諸孫納妃嫁女。亦就十宅中。太子不居於東宮。但居於乘輿所幸之別院。太子之子。亦分院而居。婚嫁則同親王公主。於崇仁里之禮院”)
    大率君王子女,动辄数十甚百。幼年殇者所在多频,各自有因。未以为奇。若言皇女为王氏探看时所杀,此无可能。以干系事大。若为皇储计,有杀之意。所杀者,亦当皇子,杀皇女何为也?况则天皇后已育子。不杀,何择皇女而杀?是非王氏所为。废王氏诏书曰“王皇后、萧淑妃谋行鸩毒,废为庶人,母及兄弟,并除名,流岭南。”(《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 唐纪十六》“(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冬,十月,己酉,下诏称:王皇后、萧淑妃谋行鸩毒,废为庶人,母及兄弟,并除名,流岭南。”),亦绝不言皇女事。若以则天皇后,废王氏早在意中,亦无需杀女也。况若其亲为,为此者,尚能再生女否?见所育之子女,又当生何所之情也?见(唐)高宗天皇大帝、殿廷内外,又当以何?即以人情之常,亦不可能为之。实在宫中皇子女历来殇者多频。自有多因。”
    ”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冬十月废王氏时(《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 唐纪十六》),其实之究底何?”
    “玉娘(即杨玉环),当年王氏以则天皇后专宠,萧氏共谋之。乃有厌胜诸事。厌胜者,宫之大忌。皆不得行此术,违者皆废。历朝皆此,概莫能外。王氏不能以德才御后宫,徒以太子妃升位,位自难久。”
    “传王氏、萧氏为削手足,入酒瓮、大骂则天皇后诸事。又言则天皇后乃鼠,萧氏愿为猫,世世扼其喉。真耶?”
    “玉娘(即杨玉环),此安足信之。手足为削,复入酒瓮,血出必注。安能复与人言多者?此不过欲厚污则天皇后罢了。并无削手足,入酒瓮事。况则天皇后登位之《大云经疏》谓“离(狸)猫为你(武曌)守四方”云云(《敦煌宝藏 第47册 500页》敦煌写本《大云经疏》(斯六五0二号  大云经疏)“离猫为你守四方”)。是其时宫中无有畏猫事也。
    (注:1、《朝野佥载 卷五》“则天时,调猫儿与鹦鹉同器食,命御史彭先觉监,遍示百官及天下考使。传看未遍,猫儿饥,遂咬杀鹦鹉以餐之。则天甚愧。”(此可见宫中养猫)2、《资治通鉴 卷二百零五 唐纪二十一 则天后长寿元年,公元692年》“太后习猫,使与鹦鹉共处。出示百官。传观未遍。猫饥。搏鹦鹉食之。太后甚惭。” (此可见宫中养猫)3、《敦煌宝藏 第47册 500页》敦煌写本《大云经疏》(斯六五0二号  大云经疏)““离猫为你守四方”者,《易》曰:离者明也。位在南方,又是中女,属神皇南面而临天下,又是文明之应也。猫者,武之象,武属圣氏也。”《大云经疏》系为武氏登帝而作。此处“离猫为你守四方”、“猫者,武之象,武属圣氏也”,皆可见武后不避猫,宫中养猫。)
    从来皇后之位,最重才德。王氏德不能御后宫,才不足辅帝王。又行厌胜。废所料中。”
    “闻厌胜术甚以忍。果然否?”
    “玉娘(即杨玉环),自古帝王凡所为,必问吉凶,此之常式。然厌胜术,生死道也。必制人死方休。杀人无异。”
    “无怪此事一俟众知,王氏、萧氏遂为废。”
    寿王妃闻寿王此语,不觉寒意生。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0-20,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0-24 21:07:00 ) 第 9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九 置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九 置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九 置职

    “(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恩爱,世所共知。何有章怀太子乃韩国夫人生之传言也(《旧唐书 卷八十六 列传第三十六 高宗诸子》“又宫人潜议云“贤是后姊韩国夫人所生”。贤亦自疑惧。)?此真匪夷。”
    “玉娘(即杨玉环),则天皇后正位后宫,又以则天皇后生育颇频。宫中觊觎,欲有所为者,不知凡几。此诼言出,(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共为谤,则天皇后、章怀太子离间成。此计之阴毒刻忍,适足见之。实在(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恩爱极深,从无(唐)高宗天皇大帝恩宠韩国夫人事。而况夫妻恩爱,三年生三,乃至年之首尾各育其一者,亦多所之。此不过故以诼言罢了。(唐)太宗皇帝之徐充容之妹,(唐)高宗天皇大帝封婕妤,长于宫中,虽无所出,宫中人皆待之礼。试问(唐)高宗天皇大帝若真行幸韩国夫人,则天皇后若生妒意,韩国夫人能复居宫中否?则天皇后若不生妒意,又何惜一宫中之位呢?以(唐)高宗天皇大帝所行,其之阿姆、阿保、保傅皆封“国夫人”,设若韩国夫人真为(唐)高宗天皇大帝所宠,韩国夫人又非罪籍,又岂会仅止封“国夫人”而不改封内命妇呢?实在(唐)高宗天皇大帝、韩国夫人两相无涉,故此。
    况章怀太子系于永徽五年(公元654年)十二月,戊午,发京师谒昭陵,在路生(《旧唐书•高宗本纪》“(永徽五年十二月)戊午,发京师谒昭陵,在路生皇子贤”)。斯时也,则天皇后尚未立为后。后宫非居皇后位者,眷属出入宫禁多难。出入宫禁且不便,又何能随军产子耶?
    又再,即则天皇后居二品昭仪时,韩国夫人以故入宫,韩国夫人于宫之时,随处必有宫人宦者,又不可随意之往,入宫、出宫、于宫所处之时之地皆先有定,何能容易面见高宗天皇大帝耶?若欲得见高宗天皇大帝,非居昭仪之位之则天皇后助力方有机也。则若高宗天皇大帝与韩国夫人有私,需先得则天皇后助也。若此,则天皇后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得皇后之位时,韩国夫人安会不得封妃嫔位乎?韩国夫人不能于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则天皇后得皇后位时得封妃嫔,即可证斯时韩国夫人与高宗天皇大帝无涉也。
    同此,(天皇大帝,唐高宗)龙朔二年(公元662年),改易(内官)官名。置贊德二人。正一品。以代夫人。宣儀四人。正二品。以代九嬪。承閨五人。正四品。以代美人。承旨五人。正五品。以代才人。卫僊六人。正六品。以代宝林。供奉八人。正七品。以代御女。侍栉二十人。正八品。以代采女。又置侍巾三十人。正九品。咸亨二年(公元671年)。复旧(《唐会要 卷三 内职》)。此之置正一品贊德二人。正二品宣仪四人。正四品承闺五人。正五品承旨五人,正六品卫僊六人。正七品供奉八人。正八品侍栉二十人。正九品侍巾三十人。皆宫之内官名也,依此,龙朔二年置内官,不言正三品者,余之正一品至正九品内官数,亦已八十人矣。
    韩国夫人乾封二年(公元667年)近卒世,斯时之前后,则天皇后龙朔二年(公元662年)至咸亨二年(公元671年)为高宗天皇大帝长置内官八十余人,此内官更名、复旧、及之(内官)择选,皆经天后亲为。若韩国夫人乾封二年(公元667年)近卒世前有宠,自当为妃嫔选,何必依前为国夫人耶?天皇母文德皇后(长孙皇后)贞观十年(公元636年)早逝,宫之主事,天后而已。此龙朔二年(公元662年)至咸亨二年(公元671年)之内官八十余人,无一择选,不经天后之议也。岂有韩国夫人事耶? 
    至乎高宗皇帝之置内官,此之譬若中书门下之置职也。宫内属者,动辄数万人,宫之诸事,皆待有职内官依品级次第掌之,无有皇后一人诸事亲为说。宫之宫官,六尚之职,皆五品下,所司之者,不皆同内官所司。各有统御也。故内官依品级于皇后之下,各有所掌,亦以职掌所需也,非皆恩幸者。历朝内官之数皆备不可缺,亦由此也。即高宗皇帝惟一恩幸者则天皇后,亦需备选内官数以敷宫之所用也。非所置内官即恩幸者也。
    唐高宗时则天皇后为置之宫之内官数八十余人已此,然自唐高宗皇帝即位则天皇后复入宫至高宗皇帝崩,惟则天皇后有出也。亦无有她之内官有宠说,惟皆礼待之耳。天皇以独宠天后,于内官少恩幸者,斯天皇、天后两相恩爱也。
    故谓,(唐)高宗天皇大帝独宠则天皇后,(唐)高宗天皇大帝、韩国夫人两相无涉。她之闲言,皆欲以离间天皇大帝、则天皇后耳。
    况章怀太子若非则天皇后生,又安会立为太子耶?章怀太子若非则天皇后生,其时则天皇后尚有余二嫡子,皆可为立。何必立之(章怀太子)?至于章怀太子谋逆心,乃为废,后之事也。则天皇后之待韩国夫人,若非亲爱,又何能常出入宫禁也?”寿王淡言说着。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链接地址:http://juzhainewxm.cn283.zidc.cn/bbs/d*pbbs.asp?boardID=3&ID=163392&star=4&page=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99   9   4/4页   首页   1   2   3   4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