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原创]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您是本帖的第 1266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9-16 13:32:00 ) 第 3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一 孟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一 孟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一 孟秋

    贞观十九年夏间的定州行宫,骄阳烈日,夏蝉高鸣,各处花皆开尽了,只除荷莲。媚娘着阿菊去采了几枝依次插于瓶中,算是清供意思。媚娘又说单只粉莲未免太素些,亦要着些莲叶的好。且莲叶生清,最为上品。又花叶相生,叶、莲相衬,亦得逸趣。故阿菊去又采了些莲叶衬着。插瓶已毕,阿菊又依媚娘吩咐,取来水,洒的些莲叶、荷瓣上。
    “粉荷共莲叶最清,有了这,居屋内倒是不要用香的好。”媚娘又道。
    阿菊听了,将原燃着的香亦移去了。

    七月,定州行宫。
    “才人,到底立秋过了,虽在伏中,还是凉爽了些。”
    说时阿菊已将益母草留颜粉、口脂诸物置于媚娘前。一行替媚娘敷了面,一行阿菊说着,“说来这留颜粉中益母草还是前些时太子着人送的呢。太子送礼当真送得巧,恰才人平日的将用完了。这里定州行宫偏没有,长安、洛阳宫又皆远,想取一时也不好取去。”
    媚娘听了,心头突地浮起太子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脸,不觉静了一些儿,没有言声。
    阿菊替媚娘整理完发髻,又道:“只是今日用甚麽插鬓好呢?玉钗还是簪子?或就用上会子大家赐的金镶玉云头发簪可好?才人肌肤腻理,这金镶玉光色最宜。”说时阿菊将金镶玉云头发簪取出,就要插在媚娘发鬟鬓边。“大家对才人当真极好,赐才人的钗簪大率皆逾制了呢。”
    “不好,阿菊。不要则枚簪子。”还未等阿菊插上,媚娘言声了,“还是我素常惯了的芍药玉钗好。”
    “唯,才人。”阿菊听了,停了于媚娘发鬟鬓边的手。将金镶玉云头簪置放回妆台盒内,取了芍药玉钗依旧给媚娘插上。
    “才人真正是个美人。宫人们私下里都议论说,整个宫里就才人方称得上是真真正正美人呢。”阿菊看着方理完发髻、镜中宜嗔宜喜春风面的媚娘,禁不住赞的声。
    “贫嘴。宫里美人多了去,哪里可这般样说。”媚娘表面不以然,心下还是些微欢喜,虽然这话她自来听惯了。
    “真真正正,才人,阿菊可不敢胡说。宫里上下背地里谁不这般样议论。”阿菊又道。

    又一日。
    “大家现至何地?战况如何?”媚娘看着殿院内生艳的木槿花,闲闲问道。
    “说是大胜,已徙营安市城东岭,驿书报太子。与太子太傅书曰:“朕为将如此,何如?”还更名所幸山曰驻骅山了呢。(《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一旁侍应着的阿菊回道。
    已更名所幸山为驻骅山了麽,那也未免有些太骄矜了。从来骄兵之日即是轻敌之时,接着便易生变了。况将兵之道,最忌志满,帷幄不仅于千里之外,亦在尺寸之间。悲时尝胆易,乐时有制难。总须步步为营,攻坚有克,持之为好。所谓决胜不难于一时,难于恒常继之。至于“朕为将如此,何如?”这般样话还是待重阳秋深天寒、疫疾将起时再论罢。媚娘唇边一抹不以然轻笑。

附:一、唐太宗之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帝(唐太宗)举数十万大军亲征高丽无功,病疾而返。终唐太宗生年,未能克之(高丽)。
二、唐高宗、武后(武则天)之龙朔三年(663年),白江口之役,唐军克百济、倭(日本)联军。百济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龙朔三年,663年,唐军)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战皆捷,焚其(倭,即今之日本)舟四百艘,烟炎灼天,海水皆赤。百济王丰脱身奔高丽,王子忠胜、忠志等帅众降,百济尽平。”)
三、天皇(唐高宗)、天后(武则天)之总章元年(668年),盖苏文之子为引,唐军平高丽,高丽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总章元年,668年)九月,癸巳,李勣拔平壤。勣既克大行城,诸军出他道者皆与勣会,进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拒战,勣等奋击,大破之,追奔二百馀里,拔辱夷城,诸城遁逃及降者相继。契苾何力先引兵至平壤城下,勣军继之,围平壤月馀,高丽王藏遣泉男产帅首领九十八人,持白幡诣勣降,勣以礼接之。泉男建犹闭门拒守,频遣兵出战,皆败。男建以军事委僧信诚,信诚密遣人诣勣,请为内应。后五日,信诚开门,勣纵兵登城鼓噪,焚城四月,男建自刺,不死,遂擒之。高丽悉平。”)

石红梅(绿竹) 字(2017-9-16,晴间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9-23 13:17:00 ) 第 3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二 仲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二 仲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二 仲秋

    贞观十九年八月,定州行宫。风寒,梧叶渐黄,寒蝉声希,将深秋也。
    “才人,才过仲秋,天恁般样寒了。”
    “定州北过长安千里,夏日固是干热,然冬日里还是寒些些。”媚娘不以为意言道,“近来前方驰报,有甚事麽?可还捷报频传?”
    “说是正攻安市。驰报人还言,大家曾问策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世勣曰:“吾闻安市城险而兵精,其城主材勇,莫离支之乱,城守不服,莫离支击之不能下,因而与之。建安兵弱而粮少,若出其不意,攻之必克。公可先攻建安,建安下,则安市在吾腹中,此兵法所谓‘城有所不攻’者也。”(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世勣)对曰:“建安在南,安市在北,吾军粮皆在辽东;今逾安市而攻建安,若贼断吾运道,将若之何?不如先攻安市,安市下,则鼓行而取建安耳。”上曰:“以公为将,安得不用公策。勿误吾事!”(《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遂攻安市的。且听闻安市人望见大家旗盖,辄乘城鼓噪。上怒,李世勣甚请克城之日,男女皆坑之(《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呢。”
    建安在南,安市在北,吾军粮皆在辽东;今逾安市而攻建安,若贼断吾运道,将若之何?这其实也算的论了,大家的专攻建安之计看似甚妙,实则行危之策,一旦不万全,则殆矣。只安市人既见大家旗盖,辄乘城鼓噪,显是已起敌忾之心。若再克城日男女皆坑之,李世勣此计一出,安市人闻之,知破城日即命归时,必愤勇死战,心志益坚,断不肯降。从来克城坑兵之计不可轻用,用是逼举城皆为死士也。况高丽之属,本有内斗,最宜以它计分化之。所谓立一仇一,分间使其自耗,则大唐远兵之劳损可因其内耗暂缓,亦可以脱久战之泥沼。故宜寻高丽可用人旁立以制之,唐军以襄助名侧克其现之主,两相为用,则战必易为也。
    现大家以克城日男子皆坑之计,安市人闻之,仇心立炽,又以素擅守,坚兵不出。时将九月,辽左早寒,草枯水冻,士马难久留,一旦粮草将尽,为如之何?看大家、李世勣于天时、地利、安市人禀性皆未深知也。兵行而不知彼,此行军者最忌。媚娘念及此,不觉摇了摇头。
    “才人,将秋夕了,大家既在辽东,一时间不得回。秋夕日定州行宫定冷清的。想来太子殿下主持祭典了。”
    “这里不比长、洛两京,大家不在,自然冷清些。所谓“天子春朝日,秋夕月”,大家既在辽左,太子殿下监国,自当主祭之。”媚娘看阿菊将自花苑移来的几盆紫菊置于廊檐下合宜处,闲闲随说着。

石红梅(绿竹) 字(2017-9-23,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9-30 12:51:00 ) 第 3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三 秋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三 秋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三 秋夕

    秋夕将至,风兼草木,寒蟲亦鸣。媚娘临风鸣琴,微觉肃肃。阿菊静静旁侧侍立着。
    “才人。”听得阿蓉音声,媚娘依旧于琴弦间,头亦未抬。“太子殿下遣人来了,说是秋夕之礼。”阿蓉将一沉香木制长形小盒。置媚娘案前。
    待阿菊打发了太子所遣之人,媚娘思度着案上沉香木制小盒,并不急于打开。依太子处事性情,这份礼当不致有甚逾越处。太子素性沉稳,万事皆不会着痕迹罢。媚娘想着。然为万全计,媚娘还是借了一个由头,着阿菊、阿蓉先后皆往尚局去了。
    待阿菊、阿蓉次第皆往尚局,媚娘打开沉香木盒看时,内里是一枚细长于阗白玉簪,簪作竹节形,玉质莹润,当真可玩。是晓得了我不喜唐帝赐的金镶玉云头发簪了麽?媚娘唇边浮起一抹轻笑。
    媚娘细细抚摩着这枚于阗白玉竹节簪,过得片时,将于阗白玉竹节簪依旧置归盒内。又再半个时辰,待阿菊、阿蓉先后归来,着阿菊打开沉香木盒,媚娘将于阗白玉竹节簪执于手间看了,道难为太子殿下心意,只是此礼未免逾制,想是太子殿下一时疏忽。用则不宜。又着阿菊依例将于阗白玉竹节簪置放妥当。
    未几日秋夕,自当赏月,阿菊庭前摆了长案,上置放了些果品。媚娘说秋意风清,赏月最贵清气,庭前已有黄桂,再燃香,薰意杂陈,反不好了。故此并未燃香木,只是庭前黄桂树下静静赏玩了些时月色。看看将至戌正,媚娘着阿菊取了琴,自弹得一曲《清秋月》。正弹行间,行宫里却不知谁人清笛音起,呜呜咽咽,伴媚娘萧散琴音,幽远不绝。
    “才人,阿菊听着,这笛音竟似专和才人琴音的。”待媚娘停了琴音,阿菊旁侧言道。
    媚娘心下早是生奇,然笛音听来却似太子宫中方向。也不说破,只淡言语了声“是麽?”
    秋深了,寒露浸阶。媚娘琴音甫毕,笛音亦即将落。媚娘于庭前黄桂树下站着。笛音静了些时,似待媚娘琴音再起,琴音久未起时,依旧太子宫中方向,却又呜呜咽咽,起的一曲——《月出皎兮》——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诗经 陈风 月出》)
    媚娘听了,只觉音声若宛,低徊间情思不禁之意,不免有些伤感,怔怔立着。
    一夜秋风落索,寒蟲哀鸣。次日风起,(定州行宫)草木摇落。

    未久就将重阳,宫中咸庆,虽以大家驾正辽东、现非安、洛两京故,一切从简。阿菊是依媚娘吩咐庭前设了菊花小宴。媚娘独坐于庭前菊间,又自酌了些菊花酒,心下不觉有些烦闷,思念起阿娘来。
    阿娘现下还好麽?长安路远,重阳秋深,阿爷去世来,阿娘心下并不如意。或者,要待自己宫中荣迁,阿娘方能——念及此,媚娘不免有些伤心——入宫数载,自己仍居才人之位。虽于宫中人看来,唐帝频加垂问,亦算待己圣眷优隆,然毕竟仍只居才人之位——要何日方得升位,令阿娘荣光呢?
(注:1、宫中内官升迁,并非皆依承宠。
2、《唐会要 卷三 杂录》载“天祐二年九月六日。內出宣旨。乳母楊氏可賜號昭儀。乳母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乳母先帝已封郡夫人。可準楊氏例改封。中書奏議。言乳母古無封夫人賜內職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漢順帝以乳母宋氏為山陽君。安帝乳母王聖為野王君。當時朝議。猶或非之。惟中宗封乳母于氏為平恩郡夫人。尚食高氏為蓨國夫人。今國祚中興。禮儀革舊。臣等商量。楊氏望賜號安聖君。王氏福聖君。第二王氏康聖君。從之。”
3、此处欲以乳母赐号内职二品昭仪,虽以乖于典故,终未以行。然亦可见内职之甚者,至于昭仪二品,亦未必皆经承恩——是内官之二品昭仪或五品才人者,其昭仪、才人,俱乃内职女官名也,有经承恩,亦有未经承恩者。否者何以有此误?故内官五品才人,即未承恩,亦可升迁,甚可升迁至未承恩二品昭仪。)

石红梅(绿竹) 字(2017-9-30,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7 14:37:00 ) 第 3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四 班师(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四 班师(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四 班师

    又过的时日,辽左战报传来,果不出媚娘所料,江夏王道宗督众筑土山于(安市)城东南隅,浸逼其城,城中亦增高其城以拒之。士卒分番交战,日六、七合,冲车礮石,坏其楼堞,城中随立木栅以塞其缺……筑山昼夜不息,凡六旬,用功五十万,山顶去城数丈,下临城中……山颓,压城,城崩,会伏爱私离所部,高丽数百人从城缺出战,遂夺据土山,堑而守之。上(唐帝)怒……命诸将攻之,三日不能克……上(唐帝)以辽左早寒,草枯水冻,士马难久留,且粮食将尽……敕班师。……城主登城拜辞。上(唐帝)嘉其固守,赐缣百匹,以励事君。(《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
    乃诏天下以归——以贼帅莫离支,犹不授首,本图未果,志无旋旆。忽属徼外霜严,海滨寒冱,念兹兆众,便命班师。朕所向必摧,上灵之佑也。所攻无敌,勇夫之力也;方且仰酬玄泽,展大礼於郊禋;赉此勤劳,录摧锋於将士。有勋者别颁荣命,无功者并加优恤。诸渡辽海人,应加赏命及优复者,所司宜明为条例,具状奏闻,朕将亲为详览,以申后命。贞观十九年十月(《唐大诏令集 卷一百三十 高丽班师诏(贞观十九年十月)》)
    为此役兵军折损之唐帝归途中难掩伤怀,自泣叹曰:“魏徵若在,不使我有是行也。(《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
    嘉其固守,赐缣百匹,以励事君。恐是以泱泱大唐之军对小夷狄,历将年载,损兵折将,终不能克,无以自表,故赐缣百匹以遮羞罢。至于城主升城,拜手奉辞,那便是所谓有辞千里远侵之军了。这城主倒是会嘲人。媚娘心下略些暗讽——唐帝素爱惺惺作态,者番劳数十万大军,战马死者什七八(战马数万匹),战马之骑者死当更不可胜计也。贼帅莫离之犹不授首,本图未果,折损兵军,无功而返,总要有所以言天下臣民,否者何以遮羞也。至于“朕所向必摧,上灵之佑也。所攻无敌,勇夫之力也(《唐大诏令集 卷一百三十 高丽班师诏(贞观十九年十月)》)”,若此言非虚,战之为胜,岂非辽东失地早复,高丽早平,何至唐帝归途涕泪乎。
    这班师诏显系唐帝自吹之言了。媚娘微摇了摇头。

注:1、《唐会要 卷九十五》载“初入辽也,将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张亮水军七万人,沉海溺死数百人。”此十七万军乃贞观十八年初入辽东时。
2、《旧唐书 卷三 本纪第三 太宗下》载“贞观十九年春二月庚戌,上(唐太宗)亲统六军发洛阳”。贞观十八年先锋十七万,贞观十九年唐太宗亲征六军之数,当至少过五万,甚乃十万众。
3、《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九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 东夷 新罗》载“太宗将亲伐高丽,诏新罗募集士马,应接大军。新罗遣大臣领兵五万人,入高丽南界,攻水口城。”是新罗出兵五万。
4、《新唐书 卷二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东夷 高丽》载唐廷“又发契丹、奚、新罗、百济诸君长兵悉会”。
综上1、2、3、4所注,唐太宗此番高丽战事前后用兵当过三十万余。
5、《唐会要 卷九十五》“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张亮水军七万人,沉海溺死数百人。”《资治通鉴》“战士死者几二千人,战马死者什七八。”
    此战唐太宗劳过三十余万大军之众,亲征高丽。辽东失地未复。归国途中君臣对泣,叹“魏徵若在,不使我有是行也”。是确然败也。
    至于军兵战死之数,若惟战士死者二千人,水军沉海溺死者数百人。皆知军战之时,战马若死,战马上骑者难存。《唐会要 卷九十五》记“(贞观十八年)初入辽也,将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至于贞观十九年唐太宗亲征之时战马之数,当亦不在于少。又岂有唐军战马数万匹,马死什七八,而士丧仅二千人之理?显俱伪也。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14 15:24:00 ) 第 3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五 归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五 归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五 归疾

    贞观十九年的冬日,大唐异样寒冷。唐帝疾甚于日。
    虽然自定州往并州途中唐帝病痈虽已疾瘳,然他心内明白,这次东征所伤不仅于病疾,亦于重新审视自己——高丽如此小国蛮夷,不能胜令他心甚惨然,且亦有些不自信了。回想初定东征时媚娘劝阻,更令他对这娇艳小女子心生惕惧——这小女子现下就于军国政事如此沉稳老辣,再十年又复何如?“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谶言难道直指的真是这娇艳可人小女子麽?唐帝看着伴侍身侧之媚娘,一路漫想着。
    媚娘于随行并州途中,她知晓亲征高丽之败于唐帝言实系一生之最大辱。看似病痈已瘳之唐帝已有内虚之感,其精气经此一役大伤,全然康复恐将很费时日。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天命所归,否者何以对一小国蛮夷亦且一败此。
    太子依旧于唐帝左右,如媚娘般,他亦早算到唐帝此役难以建功。故与唐帝之大气馁不同,他并不觉有甚大异处,不过一场无法劝阻之兵戈之事罢了。太子平静一如往昔,他每日依旧遵唐帝之旨,代理军国政务。
    太宗破髙丽回怡摄命皇太子断决机务诏
    朕粤在妙年,时逢道丧,怀生之类,尽涂原野。是用疚心疾首,攘袂救焚,以战塲为爼豆,以干戈为章服。夕不遑息,宁济四方。饥不及飡,推移一纪。幸頼上玄幽赞,下土宅心,忝承嗣历,励精求政。蠲百王之积弊,振千纪之頺纲。旰食宵衣,百龄行半,洎乎至道方泰,荼毒遽侵。自九年以来,极罹哀恤,又属髙丽逆乱,毒被韩夷,微物不安。无忘隠恻,遂复躬行吊伐,逺渉遐荒,时歴暄寒。体亲风雨,虽复澄氛海外,有慰深衷。久倦征辽,乃多虚弊。方今兆庶殷阜,六合廓清,垂拱无为,允在兹日。而皇太子某令德逺彰,所有机务,可令断决。百辟卿士,咸宜受其节度。朕当亲调五药,暂屏万几。三两月间,且自怡摄。【贞观二十年三月】(《唐大诏令集 卷三十》)
    政务罢则往行宫阿爷寝殿入侍药膳,虽唐帝屡次劝他将息,他依旧执意此。
    仲春时节终是至了,棣棠花新发之并州行宫,柳树叶嫩绿得媚人眼,黄鹂鸟轻啼着。宫人们依常做着宫中诸般事务,一切多遵太子之旨——唐帝不同往时了。太医只说因病——当然,太医共媚娘皆心下明白,唐帝是为这场大败于高丽之亲征战事了。这场战事,消磨了唐帝心头倨傲之自意。也为此战事,唐帝凡事皆不愿多与闻了。
    行宫殿内常不欲起之唐帝,于并州棣棠花新发之时节,终于,起意归京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14,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21 14:25:00 ) 第 3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六 图谶(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六 图谶(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六 图谶

    暮春,长安,大兴宫。
    暮春长安大兴宫些微薰暖,棣棠花早开过,亦谢过了。唐帝于大兴宫殿内静静养疾——自并州归来,心病未平,早年疾又时起时复。虽还未至五十,然他忽地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老了。他依前让媚娘于殿内侍疾,时而故作无意问着媚娘于朝廷军国政务之看法。
    媚娘沉稳应对着,本能小心地不暴露自己全部看法。点到辄止即可,所谓言必有失。况唐帝不同往,似有意探寻之。帝王心向不可不深防者。她貌似无心实则有意地小心回应着。
    唐帝性情真亦大变了,同以往咄咄逼人相比,约莫不再自信缘故,他开始变得些微谦和。宫人们若有错犯,也大率信其所之,了了而已。故此大兴宫中一时诸事皆静。
    同此之时,唐帝以数十万之众,御驾亲征高丽大败,却使人疑其非真命所归,有欲起大事之人了。

    贞观二十年暮春之长安暗流频涌。
    陕人常德玄告刑部尚书张亮养假子五百人,与术士公孙常语,云“名应图谶”。又问术士程公颖曰:“吾臂有龙鳞起,欲举大事,可乎?”(《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年 公元646年》)一时朝中皆议。
    果然有起谋逆心者。媚娘于殿院间静思着。唐帝以数十万军之众,御驾亲征高丽大败,自然使人心疑其非真命之主,从而有欲举事者。术士复从侧推相怂恿,至于异动,亦算不得甚奇事。只从来为此能功成者,最要秘而不言,或于远地谋于军,密徐图之。或暗附皇子国戚,结党禁军。或深藏己心,将才多附而谦下,谋士已依而敬恭,声名播于海内,民心凝之以成。惟如此之者,方可以成。岂有若张亮者,方养假子数百人,远无边军以依,近无禁军可恃,朝堂上下,尚未结营,后宫皇子,亦未就并。便求占问卜,欲之以图,真所谓志大才疏者。然唐帝确亦才薄寡行,故有高丽大败。所谓帝不称君,难免臣下异心了。
    就审张亮,亮自不肯承服之。朝中大臣皆议为反,亦有独持异议者,以为反形未具,罪不当死。然帝王家从来于此不能忍。唐帝就怒而言:“亮有假子五百人,养此辈何为?正欲反耳!”(《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年 公元646年》)遂定其罪,斩西市,籍没其家。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2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28 11:43:00 ) 第 3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七 丽华(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七 丽华(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七 丽华

    朝中固自翻覆,媚娘却独自于芳文殿内思及文德皇后(长孙皇后)来。文德皇后(长孙皇后)若在,朝中势,当大不同罢。至于历朝之后,亦众矣,若论心思深沉,少有若光烈阴皇后(阴丽华)者——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光烈阴皇后讳丽华,南阳新野人。初,光武适新野,闻后美,心悦之。后至长安,见执金吾车骑甚盛,因叹曰:“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更始元年六月,遂纳后(阴丽华)于宛当成里,时年十九。……光武即位,令侍中傅俊迎后,与胡阳、宁平主诸宫人俱到洛阳,以后为贵人。帝以后雅性宽仁,欲崇以尊位。后固辞,以郭氏有子,终不肯当,故遂立郭皇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建武四年,从征彭宠,生显宗于元氏。”(《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建武)九年,有盗劫杀后母邓氏及弟䜣,帝甚伤之,乃诏大司空曰:“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以贵人有母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朕嘉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士,而遭患逢祸,母子同命,愍伤于怀。《小雅》曰:“将恐将惧,惟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风人之戒,可不慎乎?其追爵谥贵人父陆为宣恩哀侯,弟䜣为宣义恭侯,以弟就嗣哀侯后。及尸柩在堂,使太中大夫拜授印绶,如在国列侯礼。魂而有灵,嘉其宠荣!””(《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建武)十七年,废皇后郭氏而立贵人(立阴丽华为皇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阴贵人建武十七年始得封后。然建武初年初议后位时,竟辞不就。固自有因——
    “世祖因留真定,纳郭后,后即扬之甥也,”《后汉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一 刘植》
    “建武元年,生皇子彊。…二年,贵人立为皇后,彊为皇太子,…十七年,遂废为中山王太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武郭皇后)
    “时真定王刘扬复造作谶记云:“赤九之后,瘿扬为主。”扬病瘿,欲以惑众,与绵曼贼交通。建武二年春,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征扬,扬闭城门,不内副等。乃复遣纯持节,行赦令于幽、冀,所过并使劳慰王侯。密勑纯曰:“刘扬若见,因而收之。”纯从吏士百余骑与副、隆会元氏,俱至真定,止传舍。扬称病不谒,以纯真定宗室之出,遣使与纯书,欲相见。纯报曰:“奉使见王侯牧守,不得先诣,如欲面会,宜出传舍。”时扬弟临邑侯让及从兄细各拥兵万余人,扬自恃众强而纯意安静,即从官属诣之,兄弟并将轻兵在门外。扬入见纯,纯接以礼敬,因延请其兄弟,皆入,遒闭郃悉诛之,因勒兵而出。真定震怖,无敢动者。帝怜扬、让谋未发,并封其子,复故国。”《后汉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一 耿纯传》
    以建武初时朝中势也——建武初,郭贵人母舅真定王杨反,郭贵人虽育子,议立后位事尚未底定。即此,郭贵人母舅反,母舅子尚得封,复故国。可见其时朝中阴贵人(光烈皇后)尚未得为均。其时阴贵人纵得后位,未必不难。故深自抑。
    后朝中势渐次翻覆,(阴贵人)局自有成,事方可以图之。故见后之废后、立后、朝廷历事之更。阴贵人此时局之见,自安之道,沉潜之术,真不可小觑者。至于阴贵人之母家兄弟——
    “(阴)兴字君陵,光烈皇后母弟也。…九年,迁侍中,赐爵关内侯。帝后召兴,欲封之,置印绶于前,兴固让曰:“臣未有先登陷阵之功,而一家数人并蒙爵土,令天下觖望,诚为盈溢。臣蒙陛下、贵人恩泽至厚,富贵已极,不可复加,至诚不愿。”帝嘉兴之让,不夺其志。贵人问其故,兴曰:“ '亢龙有悔。'夫外戚家苦不知谦退,嫁女欲配侯王,取妇眄睨公主,愚心实不安也。富贵有极,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贵人感其言,深自降挹,卒不为宗亲求位。”《后汉书 卷三十二 列传第二十二 阴兴》
    所谓愚者固如阴兴者,竟以“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史家(阴)“贵人感其言,深自降挹”言,亦非的论也。
    夫“人当知足,夸奢益”云云皆寻常小户人家之所言,小家求小富,固如此。然此言岂阴贵人之“至于时局之更、固当仁不让者”所宜听。若阴兴之小富即可以安者,又岂能解定邦国人之所见。阴兴固自愚者也。
    况建武初,阴贵人初辞后位时,阴兴于何处有何言哉?以阴贵人建武年间之审时度势,退之为进,取舍诸道,岂只知论“奢益”之阴兴能明者?竟以阴贵人“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阴兴不知阴贵人之内慧深识、见时局之当仁不让,亦诚世间之可笑人也。似阴兴此等者,只宜为村人也。
    至于己身麽——入宫已经数载,既未承恩子嗣,复未升迁得位。再十年又自如何?媚娘不觉有些黯然。
    芳文殿外,风微起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2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4 19:33:00 ) 第 3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八 女娲(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八 女娲(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八 女娲

    一阵风拂入殿来,媚娘不禁有些感伤——
    “大皞帝包犠氏。风姓也。母曰华胥。燧人之世,有大人迹出于雷泽。华胥履之,而生包犠。……取犠牲以充包厨,故号曰包犠氏。后世音谬,故谓之伏犠,或谓之虙牺。一号皇雄氏。在位一百一十年。包犠氏没。女娲氏代立为女皇。亦风姓也。(晋 皇甫谧《帝王世纪 自皇古至五帝第一》)”
    “女娲氏。亦风姓也,承庖犠制度。……一号女希,是为女皇。(晋 皇甫谧《帝王世纪 自皇古至五帝第一》)”“《淮南子》曰: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女娲錬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鼇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滔水。(晋 皇甫谧《帝王世纪 自皇古至五帝第一》)”
    “(女)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说文解字 第十二下 女部》)”
    “瓦亭水又西南,出显亲峡,石宕水注之。水出北山,山上有女娲祠。庖羲之后有帝女娲焉,与神农为三皇矣。(《水经注 卷十七 渭水上 △又东过冀县北》)”
    华胥履大迹生伏羲(包犠,庖羲),伏羲(包犠,庖羲)从母。世所言“天子无父”,约略源于此罢。媚娘独自于芳文殿内思度着。
    至于天子从母,不从母家兄弟姐妹,原亦不必从。从来天家骨肉难全,六亲难靠。若从母家之兄弟姐妹,岂非母家兄弟姐妹俱与母无别,此置母何地也?况天下同母之兄弟姐妹,才情各别,人情各殊,又如何可同而从之?又有天赋睿明,依其本命而来,六亲皆不能及者。似此,若从之亲,置其自又何地焉?安有睿明者从昏者乎?
    且复世间子女之缘,佛家有报恩求债说。若此,报恩者又岂同求债者也?至于人间帝王,睿明聪达亦鲜矣。若唐帝高丽之败,何处见其明哉?历朝昏庸之君,又复何其多也?以居帝王位即自尊者,愚痴甚。所谓睿明聪达在其人,不在其位。如斯而已。
    至乎文德皇后(长孙皇后)——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4,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11 15:30:00 ) 第 3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九 谏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九 谏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九 谏言

    贞观二十年之大兴宫若是熙暖着。太子依例理事。且为“方便入侍药膳故”,唐帝于寝殿侧,置一院,令太子居之,绝不遣往东宫了(《唐会要 卷四 杂录》“(贞观)二十年。太宗於寢殿側。置一院。令太子居之。絕不遣往東宮”)

    然朝臣见此,皆不以然。以太子久居唐帝寝殿侧,上疏谏曰——
    “臣闻周家问安,三至必退。汉储视膳,五日乃来。礼曰“男子十年出就外傅,出宿于外,学书计。”然则古之达者,岂无私爱?欲使成立。凡人尚犹如此,况君之世子乎?且朋友不可以深交,深交必有怨。父子不可以滞爱,滞爱或生愆。伏愿远览殷、周,近遵汉、魏,不可顿革,常许旬日半月,遣还宫,专学艺以润身,布芳声于天下,则微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唐会要 卷四 杂录》)

    “才人,便殿宫人们议论说,大家就要着太子归东宫了。”侍应于芳文殿内书案侧之阿菊小心言道。
    “是麽?”闻得此言,执卷书之媚娘之手微顿了顿。
    “说是近日大臣谏言,以为大家私爱过重,致太子不离膝下,常居宫中。不得体人间之庶事,识君臣之大道。以古之达者,岂无慈爱?思使成立。凡人尚犹如此,况君之世子乎?自当春诵夏弦,亲近师傅,使成立之。且言父子不可以滞爱,滞爱或生愆,以文王问安,三至必退,汉储视膳,五日乃来;伏愿大家远览殷、周,近遵汉、魏,但计旬日,半遣还宫,专学艺以润身,布芳声于天下,以称天下瞻望呢。”
    “嗯,此谏言倒确有宜,大家必有所为。阿菊,事涉大家、殿下,不可轻言。似者般样宫人们议论,平日里听过即可,万勿与他人多语。”
    “唯,才人。”阿菊小心应的声。
    此谏言倒确是的言了,凡未来君者,不可不深体人间之庶事。若只居宫中,庶事不能洞明,一旦为君,必生有殆。所谓为君深居宫中,世间事皆赖百官之察,若权臣上下其手,为太子时,不先预于文武,恐难至时,犹梦中耳。继位之先,自需百艺其身,贤德法则,否者凭何于以众?故此谏言,唐帝纵百般不愿,万般不舍,亦不得不以从。媚娘心下想着。
    果然,唐帝闻此,虽情非所愿,亦只得遣太子时往东宫。然未久,太子又依旧长于唐帝寝殿侧了,遂得常与媚娘面见。太子固谦谦君子,媚娘亦淑静佳人,皆深自仰抑。故太子虽于媚娘思慕甚重,亦自守礼重持,惟偶交片语而已。
    而唐帝疾久经诊治,究不能愈,终于起向佛道问药之心了。
    大兴宫殿前槐树叶愈发深绿了,熙暖阳光自殿门投射入来,空气仿佛都弥漫着夏日懒洋洋之气息。媚娘每日依旧问药侍疾,随于身侧的多是阿菊。因唐帝疾久经不愈,宫人们皆分外小心,惧恐唐帝一旦动怒——虽然自高丽大败归来,唐帝脾性好了很些。宫人们依旧惧恐着,担心唐帝一旦脾性翻覆。媚娘倒全然无惧,她知唐帝经此一役,早元气大伤,精气大损,无复昔时之自负了。譬若猛兽无牙,自垂垂矣。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11,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18 17:04:00 ) 第 4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 以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du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 以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 以疾

    太子随时在侍,唐帝觉着些安慰。他是老了,翻覆的噩梦令他心生惧畏,他常梦兵戈现前,作厮杀状,或血渍污衣斑斑在侧。每每噩梦惊醒,汗涔涔下,心悸不已。又梦辽东疆场,天寒草枯,战马皆亡,军兵疲损者。一战功成万骨枯,然功成骨枯,总可以不大恨。此番御驾亲征数十万军战小夷狄,军兵折损,含恨败亡,真生平之奇耻也。一梦此,唐帝真有悠悠忽忽,魂不知何处感。
    唐帝疾亦愈觉愈烈了。每日里只没有神采,虽不多言,宫中上下皆知,唐帝屡发梦魇,一夜间,所睡总不过一个多时辰。白日亦不得好生安息,虽药膳饮食,依例调养,御医在侧,日常诊治。然病在心,药石自然罔灵,故几个月亦不见好。御医亦知要在心结,偏是帝王,又不好说得。唐帝只觉连来噩梦频频,精力疲损,日甚于日。太子侧观,知大不祥。为唐帝久不眠安,精力疲损,长此往之,三魂七魄,俱不能养。疲损之过,难不吉矣。宫中上下一时皆忧之甚。
    媚娘每日于侧,固明其理,然慎于言。为其深知,唐帝此疾最在心结,多梦之症要在禳解。人命因果循回,所谓一言多不如一言省,故此并不挑明。
    太子侧侍日久,觉阿爷日甚日,不免些焦躁。一日忽思及阿娘文德皇后(长孙皇后)当年亦曾病重,后经礼谒禅师,解众宝名珍,为阿娘供养祈愿,方得吉祥。现阿爷久病不愈,或亦可为此,以转吉祥焉?(《大唐太原交城县石壁寺铁弥勒像颂》)——“(唐)太宗昔幸北京,文德皇后(长孙皇后)不豫,辇过兰若,礼谒禅师绰公,便解众宝名珍,供养启愿。玉衣旋复,金榜遂开,因诏天下名山形胜,皆表刹焉。所以报护力,广真谛也”)
    遂请玄奘。

    弘福寺。玄奘法师。
    自贞观十一年,唐帝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经九年矣,思之宁不痛哉。
    玄奘室内沉思着。窗外暖日熙阳,一只黄莺轻掠过树梢,些许绿的落叶。太子诚意以请,百般言说,诚可感天。自来于佛于家,皆重仁孝,太子此为,或当禳解吉祥,施药唐帝,为解此局焉?
    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
    老君垂范,义在于清虚。释迦遗文,理存于因果。详其教也,汲引之迹殊途。永其宗也,驰益之风齐致。然则大道之行,肇于遂古。源出无名之始,事髙有形之外。迈两仪而运行,包万物而亭育。故能兴邦致泰,反朴还淳。至如佛法之兴,基于西域,爰自东汉,方被中华,神变之理多方,报应之缘匪一。洎乎近世,崇信滋深。人翼当年之福,家惧来生之祸。由是滞俗者,闻玄宗而大笑,好异者,望真谛而争归。始波涌于闾里,终风靡于朝廷。遂使殊方之典,欝为众妙之先。诸华之教,翻居一乗之后。流遁忘反,于兹累代。朕夙夜夤畏,缅惟至道,思革前弊,纳诸轨物。况朕之本系,起自柱下,鼎祚克昌。既凴上徳之庆,天下大定。亦赖无为之功,宜有改张。阐兹玄化。自今已后,斋供行法,至于称谓,道士女冠可在僧尼之前。庶敦本之俗,畅于九有。尊祖之风。贻诸万叶【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18,阴转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25 15:26:00 ) 第 4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一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一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一 佛药

    “才人,未料想太子殿下所请之玄奘大和尚居然此等灵验。说是才经请得,大家再无噩梦了呢。近几日服其所施佛药,精气俊爽,无怪天竺奉其为“大乘天”、“解脱天”的。当真名实不虚。”阿菊自殿院修剪了木槿花枝,归殿内,插于瓶中,与媚娘言道。
    这大和尚所施佛药竟如此效验,当真非比寻常。想其于佛门兵事,亦非常人也。媚娘没有言声,心下暗赞了声。她从来异界佛道,皆明其理,只不言破。
    太子者番请那大和尚赠与佛药,又复见功,者般样行来,佛家声势必行大增。虽唐帝九年前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然前朝以来,宫中上下,朝堂内外,民间百姓,崇佛者向较信道者为众。唐帝轻佛有年,经此疾患,恐亦不敢再随意贬损佛门矣。
    闲思间媚娘步至木槿之花瓶前,将木槿花重理了理。“大家精气复爽,自是好事,太子殿下此番功莫大焉。”媚娘淡淡言道。

    唐帝真惊异了,他自来于佛不十分尊崇,武德间使用僧兵不过一时之计,傅奕论抑佛言曰“佛是胡中桀黠,欺诳夷狄,初止西域,渐流中国。遵尚其教,皆是邪僻小人,模写庄、老玄言,文饰妖幻之教耳。于百姓无补,于国家有害”,他(唐太宗)亦“颇然之”(《旧唐书 卷七十九 列传第二十九 傅奕》)。现玄奘这大和尚所施佛药竟十分效验,不能不令他重新审视自己所知。于是,他与(玄奘)法师一手翰——
    太宗文皇帝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
    造化陶均。短长异寿。天地覆载。愚智同生。故知上圣上贤。无代不有。然而前王前帝,罕得相逢。朕自顾德薄行轻。智微力浅。幸因夙缘有庆得遇真人。自慰药已来。手脚渐觉轻损。弥加将慎。冀得全除。抚疫躬而自欢。荷神方而多愧。唯凭命于后药。庶遐龄之可期。必望超促世而长存。驻常颜而不朽。既白之发变素成玄。已弊之躬除衰益壮。此心此愿其可遂乎。唯竭深诚。敬伫良术。(内出与玄奘法师)(《大慈恩寺志 卷八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亦见于《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部 2119 寺沙门玄奘上表记(一卷)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
    唐帝思长生了。

    七月,长安,长夏。金风依起,梧桐叶落。玄奘居弘福寺译经初有成(译得数部佛经),奉御敕而著之《大唐西域记》亦已备,唐帝又经所施之佛药愈,于事于理,皆算交代。或是时请唐帝为所译佛经御制经序了。所请成时,既可壮佛门之声威,又可为向唐帝提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预为表里,以为其阶。本来请唐帝自停前诏,固非易事,然步步行之,总在斯然。世间难为之事,正当以力而为。应时而动,待之时日,再兼施以他法,纵“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一时不能止,亦要以此(请唐帝为所译佛经御制经序)为佛门复彰声名,务必使自“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以来(佛门)渐颓之势顿改。玄奘于弘福寺净室内筹谋着。
    贞观二十年之长夏风意薰暖。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25,多云转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2-2 15:01:00 ) 第 4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二 请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二 请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二 请序

    未久,玄奘上“进新译经论并求御制经序表”、“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以“沙门玄奘言”,请唐帝为新译佛经“曲垂神翰,题制一序,赞扬宗极”——
    进新译经论表
    沙门玄奘言:窃闻八正之旨,实出苦海之津梁;一乘之宗,诚入涅槃之梯登。但以物机未熟,致蕴蒽山之西,经胥庭而莫闻,历周秦而靡至。暨乎摩腾入洛,方被山川;僧会游吴,始霑荆楚。从是以来,遂得人修解脱之因,家树菩提之业。固知传法之益,其利博哉!次复严显求经,澄什继译,虽则元气日扇,而并处伪传。唯玄奘轻生,独逢明圣,所将经论,咸得奏闻。蒙陛下崇重圣言,赐使翻译,比与义学。诸僧等,专精夙夜,无堕寸阴,虽握管淹时,未遂终讫,已绝笔者见得五部五十八卷,名曰《大菩萨藏经》二十卷、《佛地经》一卷、《六门陀罗尼经》一卷、《显扬圣教论》二十卷、《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一十六卷,勒成八帙,缮写如别,谨诣阙奉进。玄奘又窃见宏福寺尊像初成,陛下亲降銮舆,开青莲之目。今经论初译,为圣代新文,敢缘前义,亦望曲垂神翰,题制一序,赞扬宗极。冀冲言奥旨,与日月齐明;玉字银钩,将乾坤等固。使百代之下,诵咏不穷;千载之外,瞻仰无绝。(《全唐文 九百六》)

    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
    沙门玄奘言:奘以贞观三年往游西域,求如来之秘藏,寻释迦之遗旨,总获六百五十七部,并以载於白马,以贞观十九年方还京邑。寻蒙敕旨,令於宏福道场披寻翻译,今已翻出《菩萨藏》等经,伏愿垂恩,以为经序,唯希敕旨,方布中夏。并撰《西域传》一部一十四卷,谨令舍人李敬一以将恭进,无任悚息之至。谨奉表以闻。谨言。(《全唐文 九百六》)

    大兴宫内的唐帝甫阅此表,觉难为了——他奉老子尊祖,又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九载,佛门中人心下之积怨他不是不知的。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之议佛门亦经屡提,却皆为他屡拒了。钳制佛门已久,虽经佛药而愈,然若为玄奘所进新译经论御制经序,即意味佛门之势重将抬头。接下来的,恐便是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了。自已以老子为尊祖,一旦此,则佛门、帝门,孰高孰低,难以易言。这般样来,岂非——岂非为人所笑?

    唐帝断难应此。媚娘看着手执玄奘所上“进新译经论并求御制经序表”、“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沉吟之唐帝,心下十分了然。此攸关唐帝之颜面也。唐帝若允玄奘大和尚现之御制经序所请,意味着后将至的必是佛门这九年屡提的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了。然唐帝奉老子为尊祖,一旦停此诏,岂非为天下人所笑?颜面攸关,即大唐百姓,朝廷上下,宫之内外,泰半以佛门为尊,欲唐帝停此“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恐亦难矣。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2,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2-9 16:25:00 ) 第 4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三 固请(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三 固请(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三 固请

    未久果然,唐帝便以“朕学浅心拙,在物犹迷,况佛教幽微,岂能仰测。请为经题,非己所闻”——
    答玄奘法师进西域记书诏
    省书具悉来意。法师夙标高行,早出尘寰,泛宝舟而登彼岸,搜妙道而辟法门,宏阐大猷,荡涤众罪。是故慈云欲卷,舒之而荫四空;慧日将昏,朗之而照八极。舒朗之者,其唯法师乎。朕学浅心拙,在物犹迷,况佛教幽微,岂能仰测。请为经题,非己所闻。新撰《西域记》者,当自披览。(全唐文 唐卷八)
    将玄奘大和尚御制经序之请——轻轻推却了。

    真病甫愈即却医也。那玄奘大和尚必大不快意。依那大和尚当初西行前再三表奏,不蒙获准,迳自私行,一行十余年之所为看来,定不会这般样便即罢休,要再上表为请才是。唐帝方经佛药而愈,想必亦不好一推再推的,看那时唐帝要怎生样办。媚娘倒意态闲闲。

    果然,弘福寺内接唐帝此诏的玄奘大不快意,沉吟未久,墨濡毫笔,再上一表,乃固请之——
    重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
  沙门玄奘言:伏奉墨敕,猥垂奖谕,祗奉纶言,精守震越。玄奘业行空疏,谬参缁侣,幸属九瀛有截,四表无虞,凭皇灵以远征,恃国威而访道,穷遐冒险,虽厉愚诚,纂异怀荒,实资朝化。所获经论,奉敕翻译,见成卷轴,未有诠序。
  伏惟陛下睿思云敷,天华景烂,理包系象,调逸咸英,跨千古以飞声,掩百王而腾实。窃以神力无方,非神思不足诠其理;圣教玄远,非圣藻何以序其源?故乃冒犯威严,敢希题目。宸睠冲邈,不垂矜许,抚躬累息,相顾失图。玄奘闻日月丽天,既分晖於户牖;江河纪地,亦流润於岩崖。云和广乐,不秘响於聋昧;金璧奇珍,岂韬彩於愚瞽?敢缘斯理,重以干祈。伏乞雷雨曲垂,天文俯照,配两仪而同久,与二曜而俱悬。然则鹫岭微言,假神笔而宏远;鸡园奥典,英词而宣畅。岂止区区梵众,独荷恩荣?亦使蠢蠢迷生,方超尘累而已。谨奉表奏以闻。谨言。(《全唐文 九百六》)

    玄奘以所谓西行“所获经论,奉敕翻译,见成卷轴,未有诠序,”又以“伏惟陛下睿思云敷,天华景烂,理包系象,调逸咸英,跨千古以飞声,掩百王而腾实。窃以神力无方,非神思不足诠其理;圣教玄远,非圣藻何以序其源”由,再请唐帝御制三藏圣教序表。正是经论本奉敕译,请序自合情理。况唐帝抱疾已久,方因玄奘所施佛药疾瘳,再加推辞,于情于理似俱不宜。奉老子为尊祖亦些许年矣,此序一题,佛门自然重辉。然于道家,恐便面上有妨。唐帝犹豫地想着——或者,待些许时,以他法徐徐置之?
    于是,唐帝将玄奘此表搁置案侧,拖而不决起来——

    嗯,竟倒是个拖字诀。媚娘淡笑了笑。天下事岂是俱能拖便了之的。唐帝此法真大谬也。玄奘那大和尚看着亦未必如唐帝以为的那般样好说话。倒是再看。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2-16 16:29:00 ) 第 4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四 翻覆(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四 翻覆(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四 翻覆

    (贞观二十年)八月,上(唐帝)发灵州,媚娘随行。太子监国。同年十月,上(唐帝)归长安。

    长安城冬日真是风凛。朝中因唐帝获玄奘大和尚所施佛药疾瘳,崇佛声愈重了。唐帝忽地有些惊觉——若举朝皆以崇佛,自(唐帝)尊老子为祖,虽九年前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然朝廷内外、宫中上下、民间仍皆以佛尊。若佛道相争,他当何以之呢?岂非亦在佛之下?如此,帝皇之荣,又安在哉?
    于是,甫归长安未久,唐帝借萧瑀曾自请出家得准又未出家,诏以责,竟将佛门亦贬损了番。言“至于佛教,非意所遵,虽有国之常经,固弊俗之虚术。何则?求其道者,未验福于将来;修其教者,翻受辜于既往(《旧唐书 卷六十三 列传第十三 萧瑀》)”——
    朕闻物之顺也,虽异质而成功;事之违也,亦同形而罕用。是以舟浮楫举,可济千里之川;辕引轮停,不越一毫之地。故知动静相循易为务,曲直相反难为功,况乎上下之宜、君臣之际者矣。朕以无明于元首,期托德于股肱,思欲去伪归真,除浇反朴。至于佛教,非意所遵,虽有国之常经,固弊俗之虚术。何则?求其道者,未验福于将来;修其教者,翻受辜于既往。至若梁武穷心于释氏,简文锐意于法门,倾帑藏以给僧祗,殚人力以供塔庙。及乎三淮沸浪,五岭腾烟,假余息于熊蹯,引残魂于雀榖。子孙覆亡而不暇,社稷俄顷而为墟,报施之征,何其缪也!而太子太保、宋国公瑀践覆车之余轨,袭亡国之遗风。弃公就私,未明隐显之际;身俗口道,莫辩邪正之心。修累叶之殃源,祈一躬之福本,上以违忤君主,下则扇习浮华。往前朕谓张亮云:“卿既事佛,何不出家?”瑀乃端然自应,请先入道,朕即许之,寻复不用。一回一惑,在于瞬息之间;自可自否,变于帷扆之所。乖栋梁之大体,岂具瞻之量乎?朕犹隐忍至今,瑀尚全无悛改。宜即去兹朝阙,出牧小籓,可商州刺史,仍除其封。(《旧唐书 卷六十三 列传第十三 萧瑀》)
    以佛门为“弊俗之虚术”,佛门中人闻听自是大为不快。然玄奘素性隐忍,并不明言,只唐帝所用之佛药,却便停进了。唐帝自以为病疾已瘳,并不在意,想玄奘之药亦不必再求,故此亦且不问。朝廷内外、宫中上下骤闻唐帝此诏,一时皆静。

    长安城冬日真深寒了,媚娘于殿内闲闲翻阅着经卷。玄奘法师之请为唐帝推却早为她所知闻,唐帝责萧瑀之诏亦一并为她所知晓。唐帝素是需有所用、方如所请之人,当年为尊自家李姓,于贞观十一年间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时便意味着他离佛日远了。后屡经事端,梦事频频,自知所为(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确有不当,遂以“为阿娘追福”由,于弘福寺成后召大德十人,亲对言论。唐帝言及阿娘,悲不自胜,掩泪吞声。久而言曰“朕以早丧慈亲,无由反哺。风树之痛,有切于怀。庶凭景福,上资冥佑。朕比以老子居左,师等不有怨乎?”(弘福寺主道)意曰:“僧等此者,安心行道,何敢忘焉”。(唐)帝曰:“佛道大小,朕以久知;释李尊卑,通人自鉴。岂以一时在上,即为胜也。朕以宗承柱下,且将老子居先。植福归心,投诚自别。比来檀捨,佥向释门,凡所葺修,俱为佛寺,诸法师等,知朕意焉”(《法苑珠林 第一百》)。
    欲以言语得佛门之忍解。而佛门中人,皆不以之。
    现(唐帝)以噩梦兵戈,不能安枕,经太子往玄奘求施佛药方得疾瘳,又复贬损佛门,佛门中人无能忍者。经此一事,唐帝疾若翻覆,恐再无颜向玄奘问药了。如此,疾患势将深矣。媚娘自于芳文殿静思着。
    果然,诏下未久,以幸灵州往还,冒寒疲顿,欲于岁前专事保摄的唐帝病疾翻覆了。

注:佛药、医药看似不同,本则一也。多有擅医人入佛门者,至乎玄奘施药之所为,若药师佛也。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16,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2-23 17:11:00 ) 第 4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五 金石(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五 金石(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五 金石

    贞观二十年的深冬风寒簌簌。唐帝愈发不能安寝了。每时辰必翻覆数次,偶能入眠,即梦惊觉。宫人们多不敢言,惟小心侍应而已。御医依例安神药汤,辅之以饮食汤水调理。然唐帝疾,日甚于日。
    病疾翻覆之唐帝自觉无颜复问药于玄奘,太子亦觉方经唐帝责萧瑀之以佛门为“弊俗之虚术”诏,不好就便再向玄奘开言。转念间,唐帝自思,佛门不好复求,自己素尊老子,何不就向道士饵金石——于是,唐帝行乳石丹药之饮。然唐帝之魇疾经丹药之饮,却只翻覆于患愈之间了。
    贞观二十一年,春,正月,(开府仪同三司申文献公)高士廉疾笃;辛卯,上(唐帝)幸其第,流涕与诀;壬辰,(高士廉)薨。
    唐帝(上)将往哭之,帅左右出,……长孙无忌闻,……迎谏于马首曰:“陛下饵金石,于方不得临丧……”(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为此,因饵丹药乳石不得临丧之唐帝登楼,望而恸哭之。
    未久,唐帝疾患复重。

    长安城春暮亦真有些初夏暑意了。殿前草木繁盛,不远处紫藤花香次第传来,藤叶间黄莺鸟啼。阵阵喘息之唐帝只觉眩晕头恶难忍,胸口烦闷不堪。道士进的金丹乳石虽经服用,并不见效,他满心大不快意,希翼着自己快好起来。
    着宫人们皆行退下,唐帝微昏沉着。

    再半时辰太子将至了罢,还当避些嫌儿。媚娘想着。看诸事皆妥当了,媚娘寻了个由头,道往芳文殿取些甚麽,侍应人恐不明白。着阿菊随跟着,便往自住殿院去了。
    “才人。”才出殿未几步,迎面正是太子。
    “原来是殿下.”媚娘淡笑着。
    太子亦微笑了——
    “阿爷今儿可好些?”太子话头一转。
    “大家用了金丹乳石还那般样。倒是御医嘱咐不可着恼,静气宁神方好。”媚娘言道。
    空气里紫藤花香愈发浓郁了,媚娘身上青牡丹莲蓬淡荼蘼文绫衫子,黄印花纱裙、浅莲灰罗披帛,安静间几分闲雅。不过淡淡样儿妆,唇间浅粉红,蕊黄花钿子,薄薄脂粉黛色眉,宜春娇模样。两人正言语间,一阵风拂过,想是媚娘脂粉香。太子心下不觉一赞:到底是现大兴宫中第一的美人儿。
    太子疏神间,媚娘似乎觉察到甚麽——寒暄数句,便与太子别过了。

    暮春大兴宫阳光有些西斜了。许是亦疲累了,黄莺鸟停了藤叶间宛转轻啼。殿内静悄悄的,只唐帝微微咳喘之音,及风拂过偶尔音响。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23,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2-30 16:30:00 ) 第 4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六 棣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六 棣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六 棣棠

    暮春棣棠花竟不曾开败,艳色比金花瓣间微些露珠,于媚娘芳文殿庭院间依旧烂映发着。殿内,阿菊于媚娘身后替她梳理着长发。
    “阿菊,且换个别生样子,不要朝云髻了。”
    “才人可是厌了朝云髻麽?那换凌虚髻可好?”媚娘微点了点头。
    “这凌虚髻衬着才人真美。才人,今儿还插那枚芍药玉钗?要不要换枚旁的簪子?”“还那枚芍药玉钗罢。”媚娘言说了句。阿菊于是依前将芍药玉钗插于媚娘髻边。
    薄薄略施粉,淡淡细扫眉,又用过芍药红口脂,眉间梅蕊钿,往随身自带香囊里又添了些丁香、白檀、沉香粉,媚娘就往帝殿去了。
    殿内唐帝正静息间。媚娘低语问过宫人们,道唐帝昨晚用了乳石金丹看着还好,只今日未天明即晕,是热,要歇息会子,不要人打扰。
    媚娘闻唐帝头晕正歇息间,不宜打扰,就言要取御医嘱咐唐帝头晕时专用的醒窍香,旁人恐不知置放哪里。阿菊随跟着,就行去了。

    孟夏,长安,薰暖。
    殿院内栀子花开得愈发繁盛了,媚娘于庭间静静抚着弦琴。近来唐帝多疾,眼见不得便好,宫中上下多三缄其口,惟恐祸及于身。虽说唐帝年方四十余,然毕竟也将五十了,帝王长寿者向寡,况唐帝风疾为发(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是月,上得风疾,苦京师盛暑。夏,四月,乙丑,命修终南山太和废宫为翠微宫”),兼梦魇不止,金丹又忽验忽不验。长此往,难料矣。唐帝一旦崩逝,太子升位。东宫现之所位者——太子妃自然入主后宫。届时自己不过一先帝宫中未承恩之备选内官才人,因未承宠,虽不必依嫔御例入尼寺,又如何呢?况唐帝现下虽沉病疾,亦未必就便如何。再二十年,自己韶华老去,纵以承旨之密,亦未必能于阿娘有甚大荣光处。
    念及此,媚娘不觉烦乱起来,将琴重理了理,欲再弹一曲静心。
    栀子花浓香真亦太沁人了。不远处淡竹枝上早蝉声鸣,些微的风,一只乌雀飞过。
    “才人,看风起了,要落雨呢。”眼见风起,西边乌云渐近,阿菊一旁言道。
    媚娘入了屋,阿菊将琴置琴案上,见媚娘若有心事,又不知当说甚麽、不当说甚麽,旁侧只不敢言声。乌云愈发近了,风忽地狂起来,不一会,雨倾盆而下。
    屋外暴雨倒是将暑热一扫空,媚娘烦燥的心略静了些儿。

    端阳节将近了,唐帝疾患久之未平,宫中上下不便随兴,除常往旧例,宫中倒未有甚新兴头。太子依旧每日处理着朝中政务,眼见阿爷病患愈发难好,不免有些焦心——近日阿爷精气愈发不济了,睡眠又常自醒,一夜翻覆数次,每每咳喘难平,晕眩难止,倒是脾性自辽东归来好了许些。虽如此,近侍之人担心责罚,分外小心留意。道士金丹乳石已服数月,总不见大起色。太子有时也想,或还当寻玄奘那大和尚用些佛药为好。只阿爷搁置玄奘《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则末不好再开口了罢。太子想着。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30,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6 14:08:00 ) 第 4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七 修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七 修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七 修造

    孟夏间荼蘼花将谢尽了,蝴蝶随意停歇着,太子手中笔停了,使殿内侍应宫人们皆行退下,又着遂安取了些薄荷叶煎饮。太子一行品饮着,一行细思起来。毕竟阿爷敕玄奘大和尚所著之《大唐西域记》已成了,佛经既系奉旨而译,佛药又曾施得,且用药即愈。现婉拒玄奘那大和尚《御制三藏圣教序表》之请再,任谁也心下不快。《御制三藏圣教序表》之请未允,怎生好再请佛药呢。念至此,太子心下不免烦闷起来,手中薄荷饮亦置下了。
    殿外荼蘼香愈发浓密了,一阵风微拂过,太子烦闷略觉好些。媚娘入宫已数载了,入宫即得阿爷赐名,虽未承宠,然以承旨之密,伴侍左右,屡经逾制之赐,可谓恩宠备至。却一直仅居才人位,不得升迁,颇令人不解。阿爷将过半百,病疾久不见愈,若阿爷崩逝,届时媚娘以一宫中之先帝未承恩之才人内官,将何以之呢?太子思度着。
    若阿爷崩逝,依例继位之太子——即己,自为新登位之君主。媚娘虽系才人承旨,然未经唐帝承宠,届时自可纳媚娘为嫔御,宫中当无可言者。则末这样一来——思至此,太子胸中不觉一定。
    然阿爷疾患,何日方得向好呢?太子忡忡着。

     唐帝真生出些悔意了,服用金丹既久,病疾却有翻覆愈重之势。御医几番曾言,人秉四时之气,春暮夏初、秋暮将冬之时节于气疾、风疾者均要,又万不可劳神气怒,最在养心宁神。庭院闲散亦多有助益。然每用金丹即生躁意,御苑闲散既久,渐觉了无意趣。大兴宫本就潮热,现风疾愈甚,更觉难耐。为君王二十余年了,真有倦极生厌感,或当好生养息了。莫若广修园林行宫,以畅晚怀。天下事本来多由群臣,此番御驾亲征高丽大败而归,唐帝心中早无复先年之锋锐意——且将诸事付太子罢。
    于是,御苑闲散郁郁不快之唐帝思再三,终于不止于大兴宫与先年所修各处行宫,兴起再起园林、奢度晚年之念来。营造复起。行宫初成即行避暑。诸事咸付太子,唐帝自加行乐。
    将将过得一夏,唐帝以翠微宫险隘,不能容百官,庚子,诏更营玉华宫于宜春之凤皇谷(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一时天下营营,修造不已。
    七月,秋意渐起,唐帝车驾还大兴宫。

    贞观二十一年秋,长安。
    这个秋月的长安淫雨不止,雨势绵延,北地报说今载水患极重——是不蒙天佑了麽?民间许将议论了。唐帝心低沉着。为雨势、北地大水患故,原定明载将行之封禅亦行取消了(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八月,……加以河北水灾,停明年封禅”)。
    唐帝疾依前翻覆着。
    御医颇觉烦恼,道士进的金丹乳石并不见效,且于唐帝体损耗颇巨。唐帝耽于此,又不可劝,经玄奘禳解而止的噩梦又有续来之势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6,小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13 17:22:00 ) 第 4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八 秋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八 秋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四十八 秋意

    弘福寺钟声于长安城回响着,秋雁南归,枫叶全红。居停于弘福寺译经之玄奘并不为急,依旧镇日里与僧众们忙着译经诸事宜。玄奘知道,唐帝迟早会重求佛药——从来梦魇之苦非亲历者难以心明。梦魇不得脱时,万事消磨,终日昏昏,且兼噩噩。终需寻能禳之者。

    唐帝愈发夜梦频惊。也为此,精气愈竭,神不能安——经时以来之唐帝,终不能免于困顿了。宫中私底里亦再次翻涌起关于唐帝梦魇之窃窃传闻。
    “才人,听便殿宫人们私底里言,大家梦魇近日愈发来得频了,用了那麽些丹药皆未见好。看大家形容有愈焦槁之色,都道这般样下去不晓得要怎生样好呢。宫人们还说未若前些时那玄奘大和尚佛药来得。”
    “大家之疾,自有御医调理。佛药、道丹,大家亦会选用。便殿宫人们饶舌就罢了。阿菊,你要谨记我素日之语,宫中事多看少言,慎勿妄议,否者自招祸殃。太子每日里多于大家身侧,素性仁孝,于大家之疾最是用心。前次佛药,亦经太子请得。此番大家疾患又恶,太子必有道理。阿菊,当此大家疾患紧要之时,万不可与宫人们闲来乱加议论。”
    “唯,才人。阿菊记下了。”
    媚娘吩咐完阿菊,静静思虑着——唐帝之疾翻覆了,会再问佛药于玄奘麽?抑或换炼丹道士?还是等一些儿呢?

    贞观二十一年的秋。大兴宫,便殿。
    唐帝噩梦愈频了,憔悴愈损,太子忧心不已。着御医处再详用诊,又细问了阿爷用药后诸般情形。细加思量后,太子决定,还是往弘福寺向玄奘求佛药了。
    玄奘毫不意外太子之所请。他知道,唐帝疾再不加佛药、禳解,必难当也。未加犹疑,玄奘便如太子所请了。
    未几日,十一月,壬子,上(唐帝)疾愈,三日一视朝(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百官咸贺,宫中皆庆,一时攘攘。

    “才人,还是玄奘那大和尚了得。大家吃了这麽些时丹药,也不见大好。太子甫请佛药,未几日大家便精气复爽,视朝如先时了。宫人们皆道还是玄奘那大和尚法力呢。”
    手中卷书之媚娘闻言,却只依旧阅书。

    弘福寺竹林间大雪纷飞,晨钟暮鼓。译经院众僧忙碌着,玄奘静默。他在待唐帝之召见,还有他期翼已久之御制三藏圣教序。他知道,唐帝者番疾愈,终将有所表——毕竟,疾患已久,几番翻覆,这次,唐帝定不愿噩梦再续了。

    贞观二十二年,孟春,长安。
    唐帝体大康健了,他颇觉精气神爽。自服玄奘佛药以来,梦亦少了,纵有亦非梦恶。有道士金丹病疾翻覆之例,他并不急于召见玄奘,他想再等一等,待佛药续加效验。
    媚娘毫不讶异唐帝病疾之再次康复——佛法又是一重天。至乎唐帝,真是老了,即使者番病疾大愈,也再无复媚娘初入宫时所见那般神采。唐帝愈来愈不自信了,佛药展现出的莫测之功令他心生惕惧,他再无年轻时的无畏心——他有些信果因了。
    太子默契地与媚娘只简单数语对答着。太子朝中声望日隆,他已有子女,表面上似乎还有偏宠之女子。然则这,皆不过他精心之安排——使人不致留意他对媚娘之浓浓眷意。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13,晴转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20 18:03:00 ) 第 4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九 内宴(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九 内宴(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四十九 内宴

    
大兴宫孟春的风依旧清凛,总要再半月方会得暖。玄奘法师再施佛药已经数月,唐帝病疾已瘳,噩梦亦不复扰人。虽因高丽战败故,不再似过去那般样器宇轩昂,然也确算得精气皆复了。他开始研读玄奘大和尚所译经藏。渐信果因之唐帝对死后异界开始有些畏惧。他想,也许精研佛法,会对他有诸般助益。长生或可使他避开死后异界可能将面临的诸般惩罚,使自己有足够时间弥补当年犯下诸般过错,再请那玄奘大和尚法事超度亡灵。就可以泯去旧日仇者之恨怨了罢。唐帝暗底里希翼着。
    
大兴宫孟春的风依旧深寒,御苑池岸边杨柳还未生黄,有些黑灰着,池水依旧凌冰。槐树枝还未生叶,冰雪亦未完全消融,宫人们也依旧身着冬衣,因着深寒,有些畏缩着。然毕竟唐帝体复如初了,宫人们皆松了口气。
    
至于施佛药使唐帝疾瘳之玄奘大和尚,不消说得,宫中上下皆对他钦敬有加。朝堂、民间崇佛声一时愈甚。贞观十一年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的唐帝于此亦不再加涉,大病初愈的他虽然并不就打算停了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然佛道之争,他想,也许现下,还是再缓些儿的好。再说那玄奘大和尚所请之经序麽——

    
唐帝却增新扰。
    
武官内宴。
    “
今日内宴,尔其各尽欢意,勿拘于节。朕为先,起一令,诸位酒意尽后,各言小名,以为众乐。何如?唐帝言毕,一饮尽杯中酒。
    
诸人正兴致处。唐帝此言既出,殿上诸人闻,俱欢笑以应,兴致不已。
    
遂行酒令。尔其各言,诸人尽欢。有笑乐者,有酒未尽杯倾洒者,有衣冠渐不整者,博酒为意,言笑欢洽。各各不一。灯火哗笑之声,出于殿外。
    
既久,杯传至左武卫将军李君羡。
    
君羡见杯至,一饮尽。众人欢笑, 待其言小名。既久,君羡却不就言,乃尔忸怩。唐帝拊掌大笑乐:君羡素勇武,武德间屡破敌。贞观初战突厥解长安危,朕时与众言君羡如此勇猛,强虏何足忧虑。如何今日酒筵,为小儿女态,何其可笑。君羡其言之。(《新唐书 卷九十四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突厥至渭桥,君羡与尉迟敬德击破之。太宗曰:使皆如君羡者,虏何足忧!改左武候中郎将,封武连县公,北门长上。
    “
陛下起酒令,君羡焉敢不言?不过为君羡小名,易为人取笑,如此乃尔。君羡言毕,色渐朱。
    “
小名而已。天下人之小名,可取笑众乐者何其多也,岂独君羡?有何难言处。不过酒后尽意,为众人乐。君羡不必介怀。其为言之。
    
众皆以然,拊掌点头笑乐为助。见众如此,君羡再尽杯酒:陛下既如是言,君羡安敢不从。即为言之。请诸人切勿取笑。君羡之小名,君羡之小名——是乃曰——五娘子。言未竟,色益转朱,语颇讷讷。(《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太宗因武官内宴,作酒令,各言小名。君羡自称小名五娘子,太宗愕然,因大笑曰:何物女子,如此勇猛!
    
诸人闻,俱大笑乐,有酒意作女子舞者,且舞且言:原来君羡小名竟乃五娘子。君羡素勇猛,未料竟女子名也。何其可笑!何其可笑!众皆哗然。取意笑乐。一时不已。
    
君羡闻,色愈朱。诸人尽意,有大畅怀。
    
唐帝闻君羡小名,面作不更,心内大震恐。片时乃言:竟如此。未料君羡小名竟乃五娘子。真非男子名,竟而若女子。果然可笑,果然可笑。乃尽杯中酒,依作语笑不已。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20,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27 17:20:00 ) 第 5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 坐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 坐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 坐诛

    至宴终,武官退去,唐帝归便殿。遣宫人俱于殿外,唐帝殿内独坐,思忖起来——君羡武将也,武德间屡破敌,贞观初战突厥解长安危,唐帝时与众言“君羡如此勇猛,强虏何足忧虑”。是深信君羡者。今日突闻其乳名乃“五娘子”,“五”者“武”也,君羡封武连郡公,属县亦“武”,是已三“武(五)”也(《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又以君羡封邑及属县皆有“武”字,深恶之。)。思及秘记所言之“唐三世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则末相连数“武”,莫非君羡即秘记所指之“武王”者?
    唐帝思及此,不觉深恶之。他紧攥之掌心愈发紧了,指节处微微生疼,心内止不住翻腾——淳风尝言“女主武王”所指尚未参详得实,然亦言“其人已在宫中”。君羡者,守宫武将也,所居正宫中。且君羡小名、封地所属、封地之名皆合。若言为巧,世间焉得诺巧事哉?莫非君羡真系秘记所指之“武王”者?此真所谓不能不预为之防之事。
    然若迳自以此罪君羡之,则谶言公之天下,从此出之众口。一旦为人所用,以为“应谶”。则天下悠悠之众,皆来应之,防之难,恐甚矣。方之隋“杨落李兴”谶言旧例,此策断不可为,决非上计。惟暗下安排,密以除之,或方妥当。
    此念一定,唐帝迳行安排。未久,唐帝出武连郡公李君羡华州刺史。君羡行(华州)。(《新唐书 卷九十四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又君羡官邑属县皆“武”也,忌之。未几,出为华州刺史。”)
    华州俗尚修仙。君羡去未久,以其地风俗所好,亦习之焉。遂与一布衣道信者善。道信自言能辟谷,通法术,数番为君羡试演之,君羡奇之焉。(《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二年 公元648年》后出为华州刺史,有布衣员道信,自言能绝粒,晓佛法,君羡深敬信之,数相从,屏人语。)
    然术数者,国之大忌也。君羡以道信能异术,深信之。又以自居远地,行之颇不避。朝中渐有闻之者。
    唐帝既预于君羡,君羡行之先,早与安排,使华州地之御史,凡君羡异动,深察之,以奏闻。御史故以详。
    君羡相与道信,御史以为君羡者,武将也,既与术人勾结,恐将不轨。特奏之。(《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会御史奏君羡与妖人员道信潜相谋结,将为不轨,遂下诏诛之”)
    奏本恰中唐帝心怀——武臣、术人暗下相结,历朝皆忌。既有此奏,趁势以此将李君羡除去,岂不省事?且借此由头,不明实因者看来最不着痕迹,朝中亦不易起异议。此后大唐“国本永固”,毋庸再虑,岂不两下里好?
    念至此,唐帝断然决行。
    七月,甲申,太白星昼见,占曰“女主昌”。(《新唐书 卷二 本纪第二 太宗皇帝》“七月,甲申,太白星昼见”)
    壬辰,华州刺史李君羡坐诛,籍没其家。(《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二年 公元648年》“御史奏君羡与妖人交通,谋不轨。壬辰,君羡坐诛,籍没其家”)
    事毕,唐帝心大畅快。以为最大隐忧——秘记之“代有天下之女主武王”或已除,不免心得志满,贪恋世俗之乐了。

    君羡坐诛后未几日,媚娘觉出唐帝似与前时些许不同,不但精神爽俊,心意畅适,待宫中人亦分外和悦,似乎诸事皆称心怀。媚娘暗下里寻思,唐帝莫非有甚快意事于心未言麽?
    长夏风依前薰暖。媚娘侍立于唐帝便殿。玉华宫较大兴宫确为凉爽些,草木亦葱茏甚,林间鸟鸣竹青,翠润生凉。媚娘将便殿熏炉香重添了添,不过是郁金,媚娘一行随意添着香,一行想起那再请御制经序之玄奘大和尚来。
    玄奘大和尚于玉华宫已久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27,雪,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2-3 17:17:00 ) 第 5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一 婉拒(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一 婉拒(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一 婉拒

    玄奘六月间蒙唐帝召至玉华宫玉华殿详谈(《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二十二年春,驾幸玉华宫。夏五月甲午,翻《瑜伽师地论》讫,凡一百卷。六月庚辰,敕追法师赴宫。”),其时自玄奘去载秋月间施佛药再次痊愈,已过大半载。佛药之功唐帝已深信然,坐于长夏行宫薰风中,唐帝深觉佛门造化之功,真不能不令人生惕惧之心。果因之化,岂其然乎。些年间梦魇之苦,至玄奘大和尚佛药一朝而愈。此玄奘大和尚真可谓药师佛也。
    既以擅医,又学业该赡,仪韵淹深,若能劝之(玄奘)归俗,致左右商朝政,于唐室固为大助力,于自身疾亦可再不以为患矣(《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帝以法师学业该赡,仪韵淹深,每思逼劝归俗,致之左右,共谋朝政”)。如何劝这大和尚归俗呢?唐帝暗下盘算着。玄奘独自西行十余载,至贞观十九年方归大唐,其时于洛阳宫早经婉拒归俗之请,现正专以译经。贞观十九年时未允归俗,现如今凭何可劝转来呢?唐帝心下亦不怎生自信。
    然纵不可行,亦当勉为一试。唐帝思量着。长夏行宫并不十分暑热,殿外依前夏蝉高鸣,间或雀鸟飞过,啾啾啼音。一阵风轻拂过,殿内清净生凉。白兰花香传来,些许微静。

    无何,总当有以言说者。踌躇再三之唐帝,终于心念以定,有以为言了——
    “昔尧、舜、禹、汤之君,隆周、炎汉之主,莫不以为六合务广,万机事殷,两目不能遍鉴,一心难为独察。是以周凭十乱,舜托五臣,翼亮朝猷,弼谐邦国。彼明王圣主犹仗群贤,况朕寡闇而不寄众哲者也。意欲法师脱须菩提之染服,挂维摩诘之素衣。升铉路以陈谟,坐槐庭而论道。于意何如?(《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终将久于心间之语,与这大和尚言出了。这大和尚未必会应承罢。然总当有以言者,言毕之唐帝不免心下忐忑,若是忽忽。

    此大和尚岂会应承。媚娘思度着。这大和尚千般艰、万般难、独自西行数千里往去西域天竺。这独自西行路上岂是好相与的?若非慧法禅定,诸行圆满,天竺十余载岂容易便能过得?况归大唐时,若非通晓三藏,法力完足,那一干天竺僧众岂是容易便放归得?想是经一番斗法经轮者。现归大唐又带得者般多佛经,立下译经宏愿,于那译经院安排得佛门那一大干人等。其之所行所意,又岂会在此朝廷冠带?唐帝这些个打算,断不在这大和尚眼里,必难行的。而况帝王求法,乃尔尊之,岂有请其归俗为殿下之臣者。唐帝此请,当真荒唐。媚娘心下颇不以然。
    殿外蝉噪音复高起了。玄奘静坐于殿内待唐帝言毕。从来帝王欲于异界寻助力者,亦常自之也。惟多以国师礼遇之。少有归俗之请者。唐帝此请,真所谓不知所谓者也。
    况唐帝素性为人,最好翻覆用者。心意泰半不纯,安可以为之信托?其行先,着太子求佛药,疾愈即拒为三藏序。所谓甫得所请即弃所请者。疾复厉遣太子为复求,不得已耳。有甚意诚处。皆权宜之为也。安可以信而为之传者?其于异界诸理,全无悟处。纵与多言,亦不能解。其”欲法师脱须菩提之染服,挂维摩诘之素衣。升铉路以陈谟,坐槐庭而论道”之请,真俗夫之论也。佛之旨法渡众生,灵台清朗。圣君出暗为之辅,世昏昏暗为之度,岂在紫衣、染服之论焉?况出家、在家,有甚分别,乃尔言此,唐帝真非解异界意者。又好大喜功,现切念长生望。为人旨向以能用则用之,无用则弃之。刻薄寡恩,如斯所在。安可为其片言所动,为其助力焉?所谓世之察当为之出,世之昏当为法守。佛道之争,非为名也,为理之在,固当明之。”道先佛后诏”尚在,不之多言也。玄奘虽素静心似水,然闻唐帝此番还俗之复请,亦不免心下微微摇头。虽然,容色间依是肃肃。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3,晴,明日立春,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2-10 16:59:00 ) 第 5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二 答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二 答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二 答言

    行宫外夏蝉之音更高起了,殿外风些簌簌。一只雀鸟殿前飞过,停于竹叶枝间,若自有思。
    待唐帝言毕,殿内之玄奘淡然一笑,雍容对曰——
    “陛下言六合务广。三五之君不能独守。寄诸贤哲共而成之。仲尼亦云。君失臣得。故君为元首,臣为股肱。玄奘谓此言将诫中庸,非为上智。若使有臣皆得,桀、纣岂无臣耶?以此而推,不必由也。仰惟陛下上智之君,一人纪纲,万事自得其绪。况抚运以来。天地休平。中外宁晏。皆是陛下不荒、不淫、不丽、不侈,兢兢业业,虽休勿休,居安思危,为善承天之所致也。余何预哉!请辨二三以明其事。陛下经纬八纮之略。驱驾英豪之才。克定祸乱之功。崇阐雍熙之业。聪明文思之德。体元合极之姿。皆天之所授。无假于人。其义一也。敦本弃末。尚仁尚礼。移浇风于季俗。反淳政于上皇。赋遵薄制,刑用轻典。九州四海禀识怀生。俱沐恩波,咸遂安乐。此又圣心圣化,无假于人。其义二也。至道旁通,深仁远洽。东逾日域,西迈昆丘。南尽炎洲,北穷玄塞。彫蹄鼻饮之俗。卉服左袵之人。莫不候雨瞻风,稽颡屈膝。献珍贡宝,充委夷邸。此又天威所感,无假于人。其义三也。玁狁为患,其来自久。五帝所不臣。三王所不制。遂使河、洛为被发之野。酆、鄗为鸣镝之场。中国陵迟,匈奴得志。殷周已来不能攘弭。至汉武穷兵,卫、霍尽力。虽毁枝叶,根本犹存。自后以来,无闻良策。及陛下御图,一征斯殄。倾巢倒穴,无复孑遗。瀚海、燕然之域其入提封。单于弓骑之人俱充臣妾。若言由臣。则虞、夏已来贤辅多矣。何因不获?故知有道斯得。无假于人。其义四也。高丽小蕃,失礼上国。隋帝总天下之师。三自征伐。攻城无伤半堞。掠卒不获一人。虚丧六军,狼狈而反。陛下暂行,将数万骑。摧驻跸之强阵。破辽盖之坚城。振振凯旋。俘馘三十万众。用兵御将,其道不殊。隋以之亡,唐以之得。故知由主,无假于人。其义五也。又如天地交泰,日月光华。和气氤氲,庆云纷郁。四灵见质,一角呈奇。白狼白狐。朱鸾朱草。昭彰杂沓,无量亿千,不能遍举。皆是应德而至。无假于人。乃欲比喻前王,寄功十乱。窃为陛下不取。纵复须人,今亦伊、吕多矣。玄奘庸陋,何足以预之。至于守戒缁门,阐扬遗法。此其愿也。伏乞天慈,终而不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一番言语,竟将唐帝亲征高丽大败事遮却了。其“守戒缁门,阐扬遗法,伏乞天慈,终而不夺”堂堂皇皇。唐帝心下大悦,虽知玄奘不过为“欲自全雅操。故滥相光饰耳”。然其言悦耳,难免欣欣。亦知强劝不可得,遂曰“师向所陈,并上玄垂祐,及宗庙之灵,卿士之力,朕安能致也。既欲敷扬妙道,亦不违高志,可努力,今日已后,亦当助师弘道。(《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既以言解。
    遂问玄奘现译何经。答曰近译瑜伽师地论讫,凡一百卷。约略论及其义。唐帝便言欲览,乃遣使赴长安取玄奘译瑜伽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帝笑曰:“师欲自全雅操。故滥相光饰耳”帝又问法师:“翻何经论?”答曰:“近翻瑜伽师地论讫,凡一百卷。”……遣使向京取《瑜伽论》”)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10,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2-13 21:03:00 ) 第 5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三 内人(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三 内人(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三 内人

    夏月的风些薰暖,媚娘静静于芳文殿内案前。殿外,花荫寂静。
    “才人,新近宫里传的个宫外笑话儿。”
    “又说的甚麽?”媚娘全不于心上。
    “宫里人传,宫外人不知宫之内人称无关品级,宫之内人者大率皆平常宫人之意,只道宫之内人俱为陛下已纳之妾室呢。你道可笑人麽?若依此人这般样解法,这大兴宫中万千之内人,岂不俱为已经陛下宠幸之人了麽?便殿人言此事时,皆笑得掩不住口,道此人所思当真匪夷。想是村鄙之家,思那富贵之事,出的这麽个念想。”
    “宫之不同寻常民家,若非皇亲国戚,宫外人自多不解宫内事者。难免言语可笑些。”媚娘听了,亦不免微些莞然。
    “虽如此说,吾唐已历两朝,高祖皇帝与陛下岂不皆曾放出宫人,其出宫人诏上甚指出内人过千甚数千以计。诏言放出内人“各任其嫁。其年老及疾患,如无近亲收养,散配诸寺安置,待有去处,一任东西。仍各与一房资财,以充粮用,并委府县官勾当,勿使侵凌,以成朕无为之化也。”想至后朝,出宫之内人时,亦当言此者。其所言之放出内人“各任其嫁,”是明言内人大率皆未经承宠、乃各任其嫁之宫人也。如何仍有以内人皆陛下已纳妾室之误呢?显无知村人,不明宫之内人大率皆寻常宫人之意者也。”阿菊道。
    “无知村人原亦多也。不单吾唐。汉史载“康以太后久临朝政,心怀畏惧,托病不朝。太后使内人问之。时宫婢出入,多能有所毁誉,其耆宿者皆称中大人,所使者乃康家先婢,亦自通中大人。康闻,诟之曰:“汝我家出,尔敢尔邪!”婢怒,还说康诈疾而言不逊。太后遂免康官,遣归国,绝属籍。(《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和熹邓皇后纪》)”此之内人,亦即宫人也。
    所谓汉至本朝,宫之内人皆普通宫人或宫之女伎,非同民家之内人也。宫外村鄙之人,不能解此,出无知言。笑他则甚?”媚娘说时,略些不以然。

注:宫之内人见之汉以来、至唐、至两宋之史传
一、汉宫之内人
    《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和熹邓皇后纪》“康以太后久临朝政,心怀畏惧,托病不朝。太后使内人问之。时宫婢出入,多能有所毁誉,其耆宿者皆称中大人,所使者乃康家先婢,亦自通中大人。康闻,诟之曰:“汝我家出,尔敢尔邪!”婢怒,还说康诈疾而言不逊。太后遂免康官,遣归国,绝属籍。”
    此之内人,即宫人也。
二、唐宫之内人:
1、《全唐文 唐卷四十二 肃宗皇帝》放宫人诏
  国有五典,幽闭为重;刑有六宫,明章内理。所以教之阴礼,诏之御服。至於衡紞紘綖之美,织絍织纩之事,任适於用,则有司存焉。顷年已来,仍遭寇盗,违其情性,则谪见天象;恣其供亿,则糜费国储,非以达冤烦振系滞之义也。宜放内人三千人,各任其嫁。其年老及疾患,如无近亲收养,散配诸寺安置,待有去处,一任东西。仍各与一房资财,以充粮用,并委府县官勾当,勿使侵凌,以成朕无为之化也。
    此之内人三千人,皆未蒙恩之“各任其嫁”之普通宫人也。
2、《新唐书 卷九十九 列传第二十四 李迥秀》“迥秀少聪悟,多通宾客。喜饮酒,虽多不乱,当时称其风流。母少贱,妻尝詈媵婢,母闻不乐,迥秀即出其妻。或问之,答曰:“娶妇要欲事姑,苟违颜色,何可留?”武后尝遣内人候其母,或迎置宫中。”
    此之内人,亦宫人也。
三、北宋、南宋宫之内人:
    1、《宋史 卷一百四十四 志第九十七 仪卫二》北宋、南宋内人大率亦指宫人。“皇后仪卫,惟东都政和礼有卤簿,他无卤簿之名,惟曰仪卫而已。中兴后,皇太后既尚简素,后尤简焉。出入朝谒宫庙,用应奉御辇官一员,人吏三人。供应六十三人:内人员十五人,头帽、紫罗四䙆单衫、金涂银柘枝腰带;肩擎辇官四十八人,幞头、绯罗单衫、金涂海捷腰带、紫罗表夹三襜、绯罗看带。次供应十四人:内人员一人,服同上,惟海捷带;辇官一十三人,服同肩擎官,惟行狮带。都下五十四人:内人员一人,帽服同前;辇官五十三人,服同上,辇官惟云鹤带。”
    此之内人,北宋、南宋皇后仪卫宫人也。
    2、《续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四【宋纪一百四】(南宋)高宗建炎三年己酉三月(金天会七年,公元1129年)》“是日,上移御显忠寺,宰执(百)官侍卫如仪,内人六十四人肩舆以从。傅等遣人伺察,恐匿内侍故也。甲午(申),太后与魏国公垂帘,朱胜非称疾不出,太后命执政诣其府,胜非乃出。是日,上徽号曰睿圣仁孝皇帝,以显忠寺为睿圣宫,留内侍十五人,馀诸州编置。降制大赦。”
    此之内人,南宋高宗之肩舆宫人也。此内人者,宫婢也,亦非南宋高宗之妾室。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1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2-13 21:19:21编辑过]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2-24 17:40:00 ) 第 5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四 释迦(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四 释迦(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四 释迦

    “才人,近日还听得一事。说是宫外有和尚解经,道释迦牟尼佛接受了牧羊女供养羊乳,为此释迦牟尼佛会护持此牧羊女千次呢。”
    “这是哪个糊涂和尚讲的糊涂语。世上佛经开篇大率皆谓“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佛曰——”。可是哪个佛说的?释迦牟尼佛曾未有著佛经传世,世间佛经皆后人所作。世上有聪明和尚、糊涂和尚。聪明和尚写聪慧经,糊涂和尚难免糊涂言语。聪明和尚的经自要读,是谓方便法门。糊涂和尚的经若亲近了,岂非信了糊涂法门?
    况那释迦牟尼佛岂是无那一盏羊乳即不得行?若此,又岂是释迦牟尼佛了?
    若是那牧羊女尊敬修行之人,敬释迦牟尼佛一盏羊乳。释迦牟尼佛为这一盏羊乳,便要千次护持那牧羊女?那牧羊女若生生世世良善也罢,若堕入恶道,专行欺压良善之辈,难不成释迦牟尼佛要为那牧羊女惩善扬恶千次不成?
    若有和尚言释迦牟尼佛饮了那牧羊女之羊乳,便当护持千次以报一盏羊乳。那牧羊女若作恶千次皆要释迦牟尼佛护持,岂非世间一盏羊乳可抵千次作恶?世间哪有这般糊涂解经和尚?真愚不可及也。
    吾倒是愿亲近那释迦牟尼佛法。不愿听那糊涂和尚经。若枉听了糊涂和尚经,不晓得误却多少聪明种子也。”
    “才人。原来这般样的。只是若有人言,世间人非皆如释迦牟尼佛般能无需那一盏羊乳。若急需人极要饮那一盏羊乳,不然便不得活。予羊乳之人要千次护持,方肯与羊乳予此急需之人。无羊乳便不得活人又当如何也?”
    “若人急需羊乳,不然便不得活。予羊乳之人要求急需羊乳人千次护持方与,那予羊乳之人便系要挟者了。饮了那羊乳亦不必护持与此予羊乳之人,但需予其羊乳相当之报酬也。至于其要挟之罪,却当有人问的。因世上岂有良善辈如此要挟人也。若他亦系为人胁迫,则末日后亦必不图此千次护持之报也——因世间无有为一盏羊乳便千次护持以报之理。若此,无人要饮那一盏羊乳也。总之世间事,相当即可。世间岂应有不公之律法在耶?若以不公律法行之,皆当以枉公平律法之罪论也。皆当问之。此方为世间公之律法。”媚娘不以然言道。

    又数日。
    长夏行宫各处草木繁盛,正时午间,媚娘自殿院前折了一枝木槿花,默默自思着,
    “才人,随行来便殿宫人私底里议论呢。”阿菊看着折木槿花枝之媚娘,犹豫着要不要再言声。媚娘看了阿菊一眼。
    “才人,便殿宫人们私底里议论这次玄奘那大和尚再施佛药,大家疾病再无翻覆。若这般样看来,佛道之争已明。大家或将改弦易辙,专意礼佛,那“道先佛后诏”说不得就要停了呢。”阿菊将宫人们私底里之议论与媚娘言出。
    媚娘听了,却没有则声,只将手间木槿花执了,若思着。
    经序之请必是准了,停“道先佛后诏”恐还要难些些罢。佛道相争,早非一日。朝臣、宫内之人、民间固然泰半崇佛,然唐帝已认老子为祖,若迳停此诏,自家颜面何在?难之难矣。
    殿院风些微起,庭间细竹摇曳着,簌簌之音。宫中不知何处隐隐传来乐音,似是乐人们试练新曲,还未将成样子。媚娘立于竹前略听了听,音声未竟,转过身,归的殿内。阿菊见媚娘不则声,知是心里有事,也不敢言语,只随入殿内。因在长夏,虽行宫较长安清凉,然媚娘仍以暑意,着阿菊不要熏香了,只将栀子花折了些,清供着。倒满室沁香。
    还说唐帝遣使赴长安取玄奘译瑜伽论。玄奘心下十分了然,唐帝自是允前之三藏圣教序之请也。
    终于《瑜伽师地论》至。唐帝阅经,又着人专请玄奘大和尚殿内共论以言,坐谈未久,唐帝叹曰:
    “朕观佛经,譬犹瞻天望海,莫测高深。法师能于异域得是深法。朕比以军国务殷,不及委寻佛教。而今观之,宗源杳旷,靡知涯际。其儒道九流之典比之,犹汀滢之池方溟渤耳。而世云三教齐致,此妄谈也。(《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又自言用佛药以来,身体渐经痊愈之象。问佛门神方,愿为遐龄,常驻颜色,发素成玄,使益为壮。唯竭深诚。敬伫良术云云。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24,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3-3 16:27:00 ) 第 5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五 经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五 经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五 经序

    不过是将此《瑜伽师地论》阅了阅,至于经中之义,唐帝恐不明也。所谓禅观则生静,静渐及慧,能得静慧之味者,自远离虚妄心,不至念念于长生间。肉身各自有期,譬如万物难免终时。皮囊蝉蜕,所在不已。焉有能解禅观真意而不明此者哉!唐帝“而今观之,宗源杳旷,靡知涯际。其儒道九流比之犹汀滢之池方溟渤耳。而世云三教齐致,此妄谈也”倒是实言。不过唐帝心性,这些皆不过当下之堂皇言语矣,过得这几日,也便罢了。唐帝素是说一时,此一时,过一时,彼一时者也。倒是“愿为遐龄,常驻颜色,发素成玄,使益为壮。唯竭深诚。敬伫良术”云云大约为唐帝之真心语。媚娘不以为然着。(《大慈恩寺志 卷八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亦见于《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部 2119 寺沙门玄奘上表记(一卷)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愿为遐龄,常驻颜色,发素成玄,使益为壮。唯竭深诚。敬伫良术”)
    殿外,薰风微起。

    终归是与那大和尚三藏序了。自“道先佛后诏”以来,佛门处处掣肘,此经序一出,道家难免些许失落意了——毕竟丹药未能愈唐帝疾,佛药竟有奇验。媚娘静思着。

    又些日。
    贞观二十二年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新唐书 本纪第二 太宗皇帝》)。
    报唐帝。唐帝闻,大恶之。召太史令。太史令曰“以秘记其人尚在宫中,故乃尔。”
    以秘记其人尚在宫中,故乃尔。唐帝不由心下一沉。君羡已为所杀,何依旧天文示警呢。莫非所杀非人?抑或天命之然者,除之非其人麽?唐帝真难眠了。佛门最重因果,或者,寻佛门中人以问之,能得本源耶?然此秘记又不可以与他人言,则末如何问之呢?或当复召玄奘,言以参解。
    于是复召玄奘。徐徐论经言后,唐帝若无意间:
    “自古国本难在永固,或有动摇者,将如之何?”
    “天之道,惟在修德。德者,国本。无德无可以托。谓难。”玄奘淡然道。
    唐帝默然。
    唐帝渐耽佛法,秘记系他心间之巨石。玄奘“欲固国本、要在修德”言令他沉思良久——三世后武王方兴,则末他若寿延百岁,活过武王之寿岂非可避此祸?又者,百年间勤修福德,祸自得免呢?今载王玄策自天竺归,带回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于京,自言寿二百岁,有不死术,能为延年长生丹。若所造延年药早成,服用之,岂不好?思及此,他急着人传旨,曰凡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所用皆供之,不可延误。(《新唐书 卷二百二十一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西域上 天竺》)
    一番毕,唐帝犹焦灼不已。翻覆间不免思及玄奘,又召之。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3-10 16:15:00 ) 第 5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六 度僧(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六 度僧(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六 度僧

    “欲树功德,何最饶益?”唐帝问。
    “众生寝惑,非慧莫启。慧芽抽殖,法为其资。弘法由人,即度僧为最。”(《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玄奘对曰。
    则末当度僧尼了。

    众生寝惑,非慧莫启。慧芽抽殖,法为其资。弘法由人,即度僧为最。所言真甚是者。自来启慧最在明德,静慧所修,法定为入,定之所得,依于法静。众生寝惑,欲其明者,譬如蒙童,欲其小学。虽在家出家,本来无别。然度僧弘法,度僧者,度法之种子也。譬若蒙童学书,譬若师者解惑也。出师者还俗也罢,为僧师也罢,各且由他。僧师何曾不入世,佛法处处世间法。要在众生不迷,所谓知佛理能行者,是真佛也。不需佞佛者也。此方为“弘法由人,度僧为最”义。媚娘旁侧思忖着。

    秋九月,唐帝下度僧诏曰——
    诸州寺度僧诏
    昔隋季失御。天下分崩。四海涂炭。八埏鼎沸。朕属当戡乱,躬履兵锋。丞犯风霜,宿于马上。比加药饵,犹未痊除。近日已来,方就平复。岂非福善所感,而致此休征耶?京城及天下诸州寺宜各度五人。弘福寺宜度五十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亦见之《全唐文 唐卷八 诸州寺度僧诏)。
    计海内寺三千七百一十六所。计度僧尼一万八千五百余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诏毕天下欣然。后就有沙门慧立、彦悰为玄奘法师传,此传释彦悰于武后临朝称制之垂拱四年三月十五日——公元688年作序,于卷七曰“未此以前,天下寺庙遭隋季凋残,缁僧将绝,蒙兹一度,并成徒众。美哉君子所以重正言也。”(《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才人,这玄奘大和尚当真厉害。宫内皆传,者番新度僧尼一万八千五百余人,佛门重辉之大幸事,皆此玄奘大和尚之力也。”阿菊于媚娘身后言语着。殿院紫菊花早开过了。
    隋季之末,自贞观十一年二月“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以来,天下寺庙凋残。现以这玄奘大和尚故,成徒众万八千余人。看来佛门自贞观十一年来困局有解了。媚娘思度着。

    贞观二十二年,冬,十月,车驾还京。玄奘法师亦从随。唐帝且先是敕所司于北阙紫微殿西别营一所,号弘法院,既到,居之。于是昼则帝留谈说,夜乃还院翻经。(《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殿院愈发风意萧索了,媚娘着阿菊将携归物事皆安放妥当了。阿蓉原留大兴宫中,并未随行,故芳文殿内诸事早是妥帖,无需媚娘吩咐。
    为唐帝归,大兴宫中景象一新。
    “才人,自这玄奘大和尚施佛药以来,大家竟将息平复了。现又经藏为序,广度僧尼,宫中上下依佛的人皆歌咏德音,内外揄扬,道是慈云再荫,慧日重明呢。”
    “所谓上之化下,犹风靡草,斯之谓也。”媚娘若不经意言道。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10,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所著时间之详据——
    此《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序于垂拱四年(公元688年)三月十五日仰上沙门释彦悰述。且当于开元庚午岁之公元730年之前早大行之也。
此论详据如下:
一、慧立,唐西崇福寺沙门智升于庚午岁——公元730年撰《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九 總括群經錄上之九(大唐傳譯之餘) 沙門釋慧立一部一十一卷集傳》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十卷右一部十卷其本見在。
    沙門釋慧立。本名子立。天皇改為慧立。俗姓趙氏。天水人也。遠祖因官徙寓新平。故為豳(今改為邠)人焉。爰祖及父俱馳高譽。立即隋祕書郎毅之第三子也。生而岐嶷有棄俗之志。年十五貞觀三年出家住豳州昭仁寺。此寺即破薛舉之戰場也。立識敏才俊神清道遠。習林遠之高風有肇融之識量。聲譽聞徹勅召充大慈恩寺翻經大德。次補西明寺都維那。後授太原寺主。皆降綸旨令維寺任。天皇之代頻召入內。與黃冠對論皆愜帝旨。事在別傳。立以玄奘法師求經印度。若無紀述季代罕聞。遂撰慈恩三藏行傳。未成而卒。後弘福沙門彥悰續而成之。總成十卷。故初題云沙門慧立本釋彥悰箋。
    据此《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九》所记“沙門釋慧立年十五貞觀三年出家”,则沙門釋慧立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年十五,则当生于公元615年也。
二、彦悰,唐西崇福寺沙门智升于庚午岁——公元730年撰《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 卷第八 总括群经录上之八 沙门釋彥悰一部六卷集议》集沙門不拜俗議六卷(見內典錄)右一部六卷其本見在。
    沙門釋彥悰。識量總敏博曉群經。善屬文華尤工著述。天皇龍朔二年壬戌有詔令拜君親。恐傷國化令百司遍議。于時沙門道宣等共上書啟聞于朝廷。眾議異端所司進入。聖躬親覽下勅罷之。悰恐後代無聞故。纂斯事并前代故事及先賢答對。名為集沙門不拜俗議。傳之後代永作楷模。牆壍法城玄風不墜也。兼撰大唐京師寺錄。行於代。
    据此《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八》“天皇龍朔二年壬戌有詔”,则其于天皇龍朔二年(公元662年)”于時沙門道宣等共上書啟聞于朝廷。”
三、据以上一、二所析——
    《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为文者一沙門釋慧立生于隋末,卒于沙門釋彥悰为《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著序之——垂拱四年(公元688年)三月十五日之前也。
    《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为文者二沙門釋彥悰亦唐高宗、武后时人。
    以《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既著述于开元年间,《开元释教录》亦谓《开元释教录》一书于“唐西崇福寺沙门智升于庚午岁撰”。考开元元年(公元713年)至开元末——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间,庚午岁惟公元730年也。则《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九 總括群經錄上之九(大唐傳譯之餘) 沙門釋慧立一部一十一卷集傳》当于开元之庚午岁——公元730年之前早大行之也。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3-17 14:20:00 ) 第 5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七 节物(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七 节物(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七 节物

    贞观二十二年冬。
    “才人。听闻大家近时每日阅经,成日家都与那玄奘大和尚谈经论道。太子殿下今载六月间亦宣令为文德皇后(长孙皇后)营造寺院祈福,且已渐向毕功,轮奂将成……其新营道场宜名大慈恩寺。别造翻经院,虹梁藻井,丹青云气,琼礎铜㧺,金环花铺,并加殊丽,令法师移就翻译,仍纲维寺任。”(《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那是太子殿下孝心,自该当的。”媚娘言道。

    又日。大兴宫。芳文殿。天色阴沉。槐树枝黑着树干。风寒阴凛。
    见媚娘将行往便殿,阿菊将银制暖手炉新添了炭,以深灰间青卷草文手炉丝绵套套好了,递与媚娘。随媚娘行出了芳文殿。
    “才人。”方至便殿外,迎面又是太子。
    “太子殿下——”
    “专来问阿爷安好。”雉奴淡笑着看着媚娘。一阵风拂过,淡的白檀香混着黄栀子香,些微牵惹人心——想是媚娘吩咐阿菊新配之异香了。太子想着。他早听闻媚娘常着阿菊配些奇香,多是沉、檀、丁香、黄栀子、白兰花,亦有梅花之属,却少有宫中常用之瑞龙脑、郁金。宫中人言媚娘此道之行家里手,所制香皆芬芳莫名。
    当真名下不虚。看着娇艳可人之媚娘,太子心下暗赞了声。
    “殿下孝心,真亦无二。听闻殿下夏月间就令择址为文德皇后(长孙皇后)营造大慈恩寺祈福,且已渐向毕功,轮奂将成了。是麽?”
    “原来才人也听闻了。”太子笑意愈深了。媚娘发间依旧是芍药玉钗。想必深爱芍药花的了。太子心道。
    太子眼神微灼热了,媚娘觉些不宜。言叙片时,别过太子,阿菊随跟着,媚娘就行去了。
    太子看着媚娘渐行远去之身影,不觉些微怅然。他明白,这娇艳可人之小女子正规避着自己。宫规森严,媚娘份属宫内未承恩之至密承旨,自己又乃太子,身份攸关,规之所在,自只可依规而行。
    风愈发凛冽了,乌云聚将起来,浓阴密布。
    看太子有些怔怔的,遂安于太子身后不好多言,只低低道得声:
    “殿下。”
    太子心神一凝,略定了定,步入便殿。

    非同往年,贞观二十二载孟冬已然深寒。或当送媚娘甚礼麽?太子犹豫着。媚娘诸物并不缺疏。送甚礼好呢?礼若欲动人心怀,最要恰中其念。否者,便只有动之以奇了。究底里送媚娘甚物事好呢?太子苦思良久,忽得一计,东宫府库颇多奇珍,细寻来未必寻不出动人心怀之物。至少,可使媚娘明己待她之殊处。如此,亦算不枉费心思。这般思来度去,吩咐遂安着人取来东宫府库要记,于要记之载中细搜寻了起来。
一番细寻查,太子果于府库要记中寻着了一物——西域人来时专献之温凉玉枕。系西域人得之献与都护府。都护府来人又敬献东宫。
    便是此温凉玉枕了。太子吩咐遂安着人自府库将温凉玉枕取出。只说媚娘长于阿爷身侧,虽未承恩,又未升迁,然阿爷素来最爱垂询,显是极蒙圣眷,未来不可以知。故亦最不可以轻忽,专以此赠。便着遂安安排妥当去了。

    芳文殿内。
    “才人,今冬真正天寒。方过孟冬,就这般样儿了。倒是太子殿下送的温凉玉枕,触手即温,真真奇物。”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17,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3-24 15:10:00 ) 第 5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八 仲冬(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八 仲冬(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八 仲冬

    长安城真异样寒冷。宫中上下皆忙,媚娘亦于诸务。因各处皆不停歇,媚娘着阿菊于芳文殿备办着,随行的却是阿蓉了。
    真仲冬风凛,槐树枝上雀鸟也不啼声,畏缩依偎着。宫中寂寂——媚娘心有些闷闷起来。宫中岁月绵长,不过循例分内职司、诗书礼乐耗度时日。唐帝近来湎于佛理,常与玄奘大和尚谈经论法。自家阿娘本来事佛,旁侧听来,媚娘倒不觉有甚疏隔处。

    芳文殿内。
    “阿菊,再些时就元正了,要备用物事也多着。这些时,拣个好日,将去载腊月埋于竹根处香取出来备正月里用。你且再去合些香,备再下年正月里用的,要比常日里加倍心思。沉、白檀、丁香多些儿。麝香、阿末香就不要了,伤生的。再添些梅花。用南地献的百花蜜就好,不必枣蜜。合好了依旧于竹根旧处,还用瓷罐子。早前我亲手合的那香,我记得也数载了,还留着,轻易不要动得。只将去载十二月合的香取出便好。可记下了?”
    “唯。才人。阿菊记下了。”
     “才人,今冬怎恁天寒。好在自玄奘那大和尚再施佛药后大家就痊愈了,不然今冬可怎生样过呢。”阿菊道。“听闻说大家正着番道人炼长生丹呢,那番道人只管支要了无数贵重之物,也不晓得何时方能炼成。现在金飚门内。大家颁旨皆要深加礼数,令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之。也不知采了多少奇药异石,也不准人进去观看,只说神药天成,不可为人气所冲。现大家正等得心焦呢。”阿菊一行替媚娘暖炉重添了炭,取来淡青灰丝绵织梅花文暖炉套子套上,递与媚娘。一行道。(《旧唐书 卷三 本纪第三 太宗下》载”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五月庚子……使方士那罗迩娑婆于金飚门造延年之药。”《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八 西戎 天竺》“是时就其国得方士那罗迩娑婆寐,自言寿二百岁,云有长生之术。太宗深加礼敬,馆之于金飚门内,造延年之药。令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之。发使天下,采诸奇药异石,不可称数”)
    就是今载王玄策自天竺带归的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了。媚娘接过暖炉,坐于紫檀案前,若无意般——“阿菊,且少议论这些,大家自是要万万岁的。况那长生丹想亦非同寻常,所用之物贵重些,费些些奇药灵石、贵重物也该当的。”媚娘不无嘲讽言道。

    又日。
    “才人,这天真亦奇了。前几日那般样严寒,未想昨儿放晴,竟暖好些。就今日天阴下来,或有些薄雨,不如昨般,亦称和暖。本来上月小阳春,不当过寒,未料想竟寒得紧。倒是现仲冬时节了,又暖些个。”
    “天时不常,亦乃常事。”媚娘于紫檀案前漫不经心饮着暖饮,淡言道。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24,阴有时有薄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3-31 19:01:00 ) 第 5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九 有问(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九 有问(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九 有问

    “才人,便殿宫人们言语,道大家近来且专研佛法,读那玄奘大和尚译的经卷呢。”
    未必能解得佛之真意罢,依唐帝之天赋秉性。媚娘些不以为然,没有言声。

    便殿。
    “未知现世女子得为天下主否?”与玄奘闲闲语佛理后,唐帝突地语道。
    “陛下何此问也?自来男女皆可为天下主。女娲伏羲,华胥元母,斯之谓也。”玄奘沉着应道。
    “现世早非古初,五帝以来皆男子经纬天下,何可骤为女主?况因何而成之?”
    “天地造化,各因其时。世事安可以预?”
    是啊,世事安可以预?唐帝沉默了。他隐约觉着了丝烦恼。“唐三世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究会是谁呢?君羡已死,天文仍警,便意味着女主武王非君羡其人。太史令亦推算其人尚在宫中,又以“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力言不可杀之。且“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是明言难以杀之避大唐此祸了。佛家多因禳法,再询玄奘大和尚有否禳解之法麽?可怎生问呢?唐帝自思着——这件事,每盘亘其心,使难安枕。
    
    又日。
    “何可使江山固永?师可语我否?”唐帝问。
    “江山固永,重在修德。德之不存,谁肯与附。苍生疾苦,君王所重。”玄奘双眼微闭,淡淡语说着,眼角余光却在媚娘眼眉间。
    自然要在修德,德之所披,方可以靡。苍生疾苦,本君王职司。自不可轻忽。媚娘思度着。
    此女神色爽彻,清朗间贵气盈溢,前程真不可言也。玄奘眼尾余光看着媚娘,心下暗赞。

    时近暮冬,本当严寒,长安城却连日晴暖。芳文殿梅花倒是开了。媚娘自折了枝于瓶中,置殿内一角,幽香静谧。映着紫檀案上卷书笔墨,愈显清意。
    “阿蓉,且将我明日里备将着衣裳取了,侧殿熏笼上薰薰。只要白檀香,不要混杂了旁的香味儿。这殿里只这梅花香就好,有了旁的香,便觉不合这梅花。且将这里熏炉用香撤了,只用炭火,切记只用松炭,不可旁的香炭。梅香配松炭香,倒罢了。旁的不大宜,亦不大清。”
    “唯。才人。”阿蓉答应着就将熏香皆撤去了,又将炭皆换过,方往侧殿安排熏笼薰衣去了。阿菊依旧媚娘身侧,一阵梅花香传来,不觉神清。
    殿外冬阳。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3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7 16:27:00 ) 第 6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 口脂(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 口脂(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 口脂

    唐帝真是老了,贞观元年十二月间他曾谓侍臣曰“神仙事本虚妄,空有其名。秦始皇非分爱好,遂为方士所诈,乃遣童男女数千人随其入海求仙药,方士避秦苛虐,因留不归。始皇犹海侧以待之,还至沙丘而死。汉武帝为求仙,乃将女嫁道术人,(事)既无验,便行诛戮。(既)(据)此二事,神仙不烦妄求也。(《太平御览 第一〇九卷 皇王部三十四 唐太宗文皇帝》)”
    贞观十一年二月又下诏曰“夫生者天地之大德,寿者修短之一期。生有七尺之形,寿以百龄为限,含灵禀气,莫不同焉,皆得之于自然,不可以分外企也。(《旧唐书 卷三 本纪第三 太宗下》)”
    然十余载后——
    所谓生必有终,皆不能免,唐帝显无复年轻时之自信了。佛家尚知涅槃,何可得永生之道呢?况魂魄不死,转而复之,其理亦非丹药耳。只这个番道人倒是会作得这麽些个玄虚,平白骗了恁麽些个黄白之物、奇药异石,且看他到时如何收场。媚娘于案前,不以为然闲思着。

    梅花香意愈发浓郁了。
    阿蓉见媚娘若是心思,与媚娘新添了盏饮,又往殿外梅树上摘了几朵半开梅花,置于饮中,就往侧殿去了。
    殿外风入殿来。梅之淡香。

    又日。芳文殿。
    “阿菊,这月送来的口脂、香粉倒还罢了,只没甚新鲜处。且换个样儿,将这些个口脂、香粉所用盒换过罢,寻大些许的套盒,内置口脂、香粉,内里不必用丁香,只晓得用丁香,便俗气了。取些上好白檀木屑置套盒夹櫊处,置放些时,定馥郁非常。白檀香意带暖,冬用最宜。至于仲春时用甚麽香来,那会子再看罢。”媚娘随意言说着。
    “还有,我记得往常腻发用的都是阿菊夏月作的白兰花露,我还用那个。澡豆就还宫里的罢。”媚娘闲闲吩咐着。
    “唯。才人。”阿菊旁侧应着。
    殿外风声作响。后院竹折之音。
    “才人,这两日起风了,倒是未有雨雪。这些时奇的很,是暮冬了,偏前数日那般样暖,这几日又这般样了,虽说也不太寒。说来今冬也连晴这麽些时了。”听得外间竹折之音,阿菊说道。
    媚娘却微叹了口气。天时若寒,宫里自然都好,城外却难免冻馁之人了。似今冬这般样连旱,天时则暖,饥者确少畏冷。然于明载之谷物麽——
    “才人,前些时玄奘那大和尚移居大慈恩寺之礼真备极庄严呢。皆道大慈恩寺气象非凡,只院落便过十余,僧屋甚有近两千间。各处皆重楼复殿,并加殊丽。”阿菊拿着手薰炉,一行替媚娘薰衣裳,一行言说着。
    “说来殿下真是仁孝,就玄奘那大和尚移居大慈恩寺后未几日,殿下又往大慈恩寺礼佛,会见五十大德,述及造寺原由曰——
    “寡人不造,咎谴所锺。年在未识,慈颜弃背。终身之忧,贯心滋甚。风树之切,刻骨冥深。每以龙忌之辰,岁时兴感。空怀陟屺之望,益疚寒泉之心。既而笙歌遂远,瞻奉无逮。徒思昊天之报,罔寄乌鸟之情。窃以觉道洪慈,实资冥福。冀申孺慕,是用归依。遂令所司,于京城内旧废寺妙选一所,奉为文德圣皇后营此僧寺。仰规忉利之果,副此罔极之怀。”
    其时呜噎酸感不已。侍臣及僧无不哽泣。皆言殿下烝烝之情,真今之舜也。”阿菊停了会子又道。
    “殿下素来爱敬其母,所谓风树之悲,寒泉之痛,自是会伤感的。”媚娘微叹了口气道。
    “据东宫跟去了人说,太子殿下真好才情,至玄奘法师房,还亲制的阕五言诗帖其户的。”
    是这阙了,媚娘心念道——
        停轩观福殿,游目眺皇畿。法轮含日转,花盖接云飞。翠烟香绮阁,丹霞光宝衣。幡虹遥合彩,空外迥分辉。萧然登十地,自得会三归。(作者:唐高宗 李治)
    倒是颇得雍容之度,媚娘漫思着。

注:《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辛未,皇太子与仗卫出宿故宅。后日旦,从寺南列羽仪而来。至门,下乘步入。百寮陪从。礼佛已,引五十大德相见,陈造寺所为意。发言呜噎,酸感傍人,侍臣及僧无不哽泣。观烝烝之情。亦今之舜也。言讫,升殿东阁。令少詹事张行成宣恩宥降京畿见禁囚徒。然后剃发观斋。及赐王公已下束帛讫。屏人下阁礼佛。与妃等巡历廊宇。至法师房。制五言诗帖于户曰:“停轩观福殿。游目眺皇畿。法轮含日转。华盖接云飞。翠烟香绮阁。丹霞光宝衣。幡虹遥合彩。空外迥分晖。萧然登十地。自得会三归。”

石红梅(绿竹) 字(2018-4-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70   30   2/3页   首页   1   2   3   尾页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