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回忆万老师二三事(未完待续)

您是本帖的第 70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回忆万老师二三事(未完待续)
枫影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50
现金:
经验:1235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4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9-2-26 19:44: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枫影榃

回忆万老师二三事(未完待续)

在我十一年的中小学学生生涯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老师并不多,万老师是其中之一。

万老师是我在丰城一中读高一时的班主任,教我们的数学课,一年后就调走了。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万老师的教学风格、待人接物、文化素养、风度气质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1981年秋季开学我比别人早一天抵达学校,打听到班主任叫万斗文,我父亲就把行李放在传达室,提着一小袋从家里带来的花生,领着我到校外的教师宿舍区去找班主任。父亲之前就听说过万斗文老师,告诉我万老师水平高,是为数不多的读过大学的老师。我因为是第一次进城,什么都觉得新鲜,眼睛忙得不可开交,完全没有耳朵和嘴巴的事儿,所以,父亲更多的介绍我竟然没有听到。

父亲敲开万老师家的门,一个身材魁梧、方面大耳、年龄与父亲相仿的男人打开了门,立着,疑惑地俯视着我们。父亲稍作介绍,万老师就找来两双拖鞋,让我们进屋坐。

“要明天才报到啊,”万老师提醒道,“今天住宿都还没有安排好呢?”

“不要紧,”父亲说,“天气还热,席子一铺,哪里都可以睡一晚。”

“也好,等下我带你们去学校看一看,找个空房间将就一下。——你们哪个公社的?”

“张巷的,”父亲不失时机地夸耀道,“我儿子全公社第一名考进来的,第二名比他少20多分。”

“多少分?”

342分。”我回答道。

“也不高,”万老师告诫道,“城里班380多分的都有,到了这里还是要多用功,不努力的话考大学就危险。”

“听到万老师的话吗?”父亲转过头看着我。

“听到了。”我低下头,怯怯地说。

接着万老师向我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丰城一中近年的高考情况,重点介绍了一下高一年级的情况:六个班,一二班是城里来的学生,三至六班是乡下来的学生,万老师担任三班班主任,以及其他各班班主任情况。

万老师留我们吃饭,父亲说下次吧,今天还要去拜访村里的“乡贤”:在县里工作的同村人。于是万老师就带我们去学校,先定下住宿的地方。万老师走路的姿势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腰板挺得笔直,眼睛注视前方,步履从容不迫,偶尔回头看看我们。没遇到任何麻烦,万老师跟门卫一说,门卫就把校门口旁边的一间空房子的门打开,让我们把行李搬进去,晚上就在这里过夜。这一夜我是怎么过的呢?蚊子多就不说了,我听着火车经过时铁轨震动的声音以及间或的汽笛声,觉得地板都在晃动,刚要入睡,又一列火车来了!整个晚上我就根本没有阖过一分钟的眼!

第二天报到,整理课桌。住宿的问题也定下来了,我们三班40多个男同学被安置在校礼堂临时隔出的一端,20多张双层床挤在一起,这样的情景在我毕业后的几十年时间里,时不时就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从这一天开始,300来个日子里,万老师和我们朝夕相处,我也渐渐喜欢上了我们的这个班主任,心里产生一种敬畏和崇拜交织着的感情。

记得万老师第一次给我们讲课,就强调了高中数学与初中数学的根本区别:初中数学主要是直观思维、形象思维、简单思维,高中数学主要是抽象思维、逻辑思维、复杂思维,初中数学学得好的人,高中数学未必学得好。接着,万老师开始讲课了。前面20分钟,万老师让我们自己看课本:集合。我们埋头看教材,集合的概念,交集并集,云里雾里......时间到,万老师开始提问,接下来的10分钟时间把这个课时要学的内容的大致轮廓都问了一遍,能回答出全部问题的同学并不多。万老师有些不满意,就利用剩下的时间讲例题,通过例题阐述教材中出现的概念、定义。我觉得万老师的这种教学方法非常新鲜,每节数学课我都兴致勃勃,一段时间之后,我基本上在前20分钟就能吃透教材内容,剩下的时间除了验证自己是否读懂之外,并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基本上可以不用听讲了。

万老师讲课就是这样举重若轻,他虽然常常不带讲义,却格外给我们提供了锻炼自学能力的机会。

开学之后没多久,就轮到我们班去校农场劳动了。作为班主任,万老师是要天天陪着我们的,有时候甚至待到晚上。

我们在农场做的事主要是给收割好的稻子脱粒。作为农村来的孩子,白天的辛劳倒也不觉着什么,最苦的却是晚上。因为天气还没有转凉,每到晚上蚊子就出动了,宿舍又没有蚊帐,大家每天晚上都要很晚才睡。睡前看电视的人最多,也有吹笛子、打扑克、下象棋、闲聊的。这时候如果万老师还没走,我们就会围在他身边,听他讲一些平时在课堂上听不到的东西。

有一次我正在一张双人床的上铺和同学下象棋,万老师走进宿舍,不但没有叫我们早点睡,还一直站着看完了一局。不但看完了这一局,还让我的对手下来,要亲自和我下一局。从此以后,在我的记忆里,在农场,在白天午休时间,万老师还和我下过几次象棋,劳动结束回到学校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下过一局。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