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父亲逸事集》(第八组)

您是本帖的第 4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父亲逸事集》(第八组)
枞川野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文章:384
现金:
经验:28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1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30 17:40: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枞川野人

《父亲逸事集》(第八组)

《父亲逸事集》(第八组)

              ()

   父亲“简历”续写

 

    父亲早年曾在一张撕下的日记纸上写过“我的简历”,只记载到“1962.3从黑龙江地质大队调来枞阳中学任俄语教师”,后面就未写了。

    我这里将它续全吧。

    一、 从1962.3回枞阳,直到19977月退休,父亲在家乡当了整整35年的教师。具体如下:

    1962.365.2枞阳中学教俄语;

    1965.266.7合肥安徽教育学院进修英语;

    1966.768.12枞阳中学教英语;

    1968.1271.3“回原籍”义西小学(“戴帽”初、高中)教英语;

    1971.373.7枞阳中学教英语;

    1973.797.7枞阳中学教政治;

    1997.7在枞阳中学退休。

    (其间,196282年任二十年班主任,1982年开始担任枞阳中学政史地教研组组长至退休,1984年享受讲师待遇,1988年评为中学高级教师。)

    二、 退休后的生活:

    20032018与母亲(母亲199638日起先入)一直在枞阳县“老年艺术团”参加活动,安享晚年。

    三、父亲仙逝:

    201828日晨708分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二)

   退休时的“自我小结”

 

    19977月,父亲35年的教学生涯结束了,他要离开他一生奉献的教育事业了,老人家写了他退休时的“自我小结”——

    “回顾这一生,我从一个穷孩子,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全靠党的培养和教育,人民给了我衣食。聊以自慰的是,从大学毕业后,我就忠于职守,尽心尽力,直到退休的一天。我最大的愿望是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

    这,就是父亲的心声,也可以看着历经磨难的父亲那一辈人的共同心声吧。

 

             ()

       父亲的护照

 

    19564月到19623月,在中苏地质考察队时,父亲曾配有一张护照。听父亲说,护照上盖的着国务院的印章,有周恩来总理的签名。

    地质队长年在大兴安岭、黑龙江、漠河一带活动,有这护照,可随时方便出入中苏边境用。

    后来中苏关系破裂,地质队撤消时,人员归建,父亲主动把护照上交了,虽然队里上并没有这样要求过。   

    不然留着也许是个不错的记念品呢?

 

               ()

        二个洋铁桶

 

    父亲早年打制过二个大洋铁桶。目的是储放食物,防范老鼠。

    母亲说,父亲当年是七块铁一张洋铁,共买了两张,在街上找打洋铁的打成两个大洋铁桶的,工钱多少已记不得了。

    这两只洋铁桶后来我和二妹家各拿了一只用,如今小妹办食堂又用得上它们了。

    这两只大洋铁桶至今还发挥着防鼠的效用呢。

 

              ()

     “夺来”的澡盆

 

    七几年,父亲因家中人多,旧澡盆用不过来,当时还是配给制,便向管后勤的老丁提出要领个澡盆,却被回绝说没有。

    一天父亲经过校木匠室,却见到门口正放着一只新箍打的澡盆,问木匠,是说老丁让箍打给过两天才分来的新校长的。父亲听了很气愤,想我是在枞中教了十多年书的老教师,结果却抵不上人还未来的新校长!?气愤之下拿起澡盆就走,对校木匠说:“让新校长找我要盆去!”

    后来新校长当然也没来要,估计是老丁让校木匠又另箍打了一只吧?

    看来,对媚上欺下行为,又时也须这样的硬“夺”呀!   

 

              ()

 评儿写字的“三部曲”

 

    初一时也练过正楷字,选了本《庞中华字帖》,可能因字的波挑太多(每一划必三折,如隶书笔法),又或者自己“不是那块料”,字没有“练出来”,后来抛开更是越写字越差。父亲评我字有个“三部曲”:

    初高中时,父亲见我字有过两句讥评,一句是“字写得像蟹子爬的”,一句是“狗看子都淌眼睛水!”

    八三年考取安师大,父亲送我到校报到,一个多月后就是中秋节,第一次远离家人,望月倍思亲,寄回一张明信片,在明信片上题首“诗”:

    无酒亦有诗一篇,

    离家月已再度圆。

    自谓男儿本旷达,

    飞鸿目送到天边。

    下加一行小字一一自注:飞鸿传信,父母如天。

    父亲在回信中写道:何念老师(注:父亲好友,教语文)看到了明信片,说:“诗还可以,字太差!”

    再后来我工作了,娶妻有女,又过了许多年,父亲偶尔几次看到我在所读书上题写的“闪念录”(我好在书上空白处批下自已的读书随感),每次都说:“你的字有自己的体。”

    由讥评一转述一略赞,随儿年龄渐大,老父的批评越来越“轻”了……

 

             ()

    再记父亲的批评

 

    由于我做事没有“长性”,学习中怕吃苦,父亲又望子成龙,兼“恨铁不成钢”,故常批评我。现将父亲当年的批评语录几则如下,以作追思,以存痛悔:

    一、“你甚时踩到老子(注:父亲)脚印就好了。”

    二、“无志之人常立志,有志之人立长志!”

三、“自成人一条龙,管成人一沲(意指滴)脓!”

四、“放个屁都打乱了‘计划’!”

    五、“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

    六、“做事就像劈树桩,用斧子慢慢‘笃’不行,要捞起来一斧子劈下,才能把树桩劈开!”

 

             ()

      喜好小物件

 

    父亲有个喜好收藏小物件的习惯。

    早年他将收藏的小物件放在铁饭盒里了、纸箱里。

    后来为了收藏小物件,老人家也一并收集一个个装收藏品的小铁筒、小瓷盒、小塑料盒等……

    其实父亲收藏的并非什么值钱的“宝贝”,他是当小艺术品、小工艺品、小玩物和生活经历的纪念品来收藏的。

    让我来略举一些老人家的收藏吧:

    一块手掌大的螺蛳化石和几块玛瑙、石英、水晶矿石,装在一个似黄似蓝的早已旧了的小帆布袋里,袋囗有绳子一拉可锁紧使矿石不掉出来。一一这是大兴安岭地质考察时的收藏物(含袋本身)。通过这手掌大的螺蛳化石,我可猜想大兴安岭远古地质时期可能是大海呢!

    一两本集邮册,除一些本国普通邮票外,内里较特殊的是有几十张苏联邮票。应是中苏友好时期父亲工作以及与母亲通信用而留下的“印记”吧。

    一手帕毛主席像章。“文革”时期的历史文物与艺术品。(现已不知在何处了?)

    几块锡,一块紫铜焊头,几根白鹅毛管,滑轮,带铊与不帶铊(好自焊制铊)的渔钩,等等。装在一装饭用的铝铁盒里。一一六七十年代父亲在枞阳周边湖塘江湾里钓鱼的制件。可惜现在连盒子都不知放到何处了?!

    三四只略微精巧的打火机,有一只似乎有个龙头;一个小有机玻璃烟嘴;一个小竹筒制的烟灰缸,上面刻有点花纹一一父亲半世纪烟民史的一点记念痕迹。

    两只橢圆的铁质小扁烟盒:红彤彤的底子上两面都印有毛主席像和“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标语,下面小字是“中国(吉祥)延安”。烟抽完后,父亲用其中一只来装几块大大小小的松香。这是父亲老年艺术团时期拉二胡时抺弓弦用的。

    …………

    好了,就举这几件吧,它们虽小,但珍藏着父亲沉甸甸的历史与爱好呢。

 

            ()

    再说说螺蛳化石

 

    在父亲从大兴安岭带回的纪念品中,有几块矿石,和一块大大的螺蛳化石,下面我描述一下我珍藏的这块螺蛳化石吧一一

    这螺蛳化石有手掌大,螺囗朝下平放桌上,螺口宽8.1厘米,螺口到螺尖7.8厘米,螺高3.5厘米(有缺损)

    整个螺蛳实心,连螺肉石化。螺口橢圆形,平整而有三个浅凹,皆手指大小,想来是小石子在螺肉上压出的。螺尖部有三道由大到小的螺圈纹,彼此并不相连。

    螺蛳化石呈肉黄般殷殷之色质,非玉非石,隐有光泽,乃“生物”石化特色。应在远古地质变化中受了压力,故略扁变形及缺损。

    螺蛳化石重250克。

    依这螺蛳的大小推断,这只能是海螺,那么大兴安岭当时曾是浩瀚的海洋,所以才有这手掌大的螺蛳生存。

 

        ()

    关于苏联邮票

 

    父亲曾经收藏过邮票,我来谈谈它们的波折与下落。

    在大兴安岭中苏地质考察队时期,父亲就开始收集一些邮票了,目的想来一是与母亲通信贴用,二是爱苏联邮票中展现的异国文化与风情,三就是父亲本就具有的爱好精美艺术品、小物件的个性使然了。

    到从北方回家乡枞阳,父亲托运回来的就含有这些邮票。父亲五六年收集下来,总有一定数量的吧!

    第一次失落是在县医院旧房里。

    我家曾在县医院住过一段时期(小妹出世时我家还住在那里呢),后又搬回到枞阳中学来住,但家里一些箱子、杂物仍留原处多年未搬走。那时房子紧张,母亲就把县医院分的住房钥匙借给对门邻居让其存放东西。谁知造成了邮票的失落!一一当多年后搬回箱子等时,我才发现父亲的集邮册中邮票,但早七零八落所剩不多了。母亲说“原来多得多,现在只这点了。”应该是邻居家孩子那些年乱翻中发现了这些精美的“小画片”,偷偷拿走了大部分!

    第二次失落则怪我自己。

    我上安师大那几年,把父亲剩余的邮票带在身边,插在集邮册里,有时还到芜湖邮局附近买几张邮票,那里有集邮小市场。例如我就买过外国油画的一二套邮票。不知怎么回事,我集邮的事被大学的班级吴辅导员知道了,他到我寝室看了我的集邮册,对我一些邮票感兴趣,提出要与我“交换邮票”。我虽并不想“交换”,却又不愿“得罪辅导员”,结果我傻傻地只得在自己不多的苏联邮票里选出大约十几幅,连一些别的邮票共二十几幅吧,装在一个信封里,一天上午十点多找到他宿舍,见他人不在家,便从他门下塞了进去。从此便无下文了。这事给我一个刺激,以后在我至今已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我从不向学生要求东西或“交换”任何东西,因为我深知那中间存在的“不平等关系!”这,也许算是我的“失中有得”吧。

    最后,让我清点下至今在手的几张苏联邮票(含中国关于苏联内容的),算是对父亲集邮的最后一点“纪念”:

    1、《共产党宣言发表一百周年(18481948(原文封面),中国人民邮政,8分。

    2、《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18831983)(马克思侧坐椅上肖像),中国人民邮政,8分。

    3、《约·维·斯大林诞生一百周年(18791979)(斯大林肖像),中国人民邮政,8分。

    4、《纪念碑上作家立像》(可能是高尔基像,一手捧书一手持笔),苏联邮票,俄文,有1959字样。

    5、《世界名画》(四个女人坐像,篮中有水果),苏联邮票,俄文。

    6、《少数民族妇女》(三枚,皆有头巾。背景分别是秋、冬房舍,另一肩上是张开花伞),苏联邮票,俄文。

    7、《自然风光》(二枚,湖泊山林),苏联邮票,俄文。

   8、《虎》(草丛、雪地、湖水),苏联邮票,俄文。

    9、《大楼》,苏联邮票,俄文。

    10、《中苏友好(19491959)(四人拿着红本喜读,一本子封面有中文“友好”两字,背景是莫斯科塔),苏联邮票,俄文。

    11、《扛木修铁路》(有铁路地图),苏联邮票,俄文。

    12、《女邮递员》,苏联邮票,俄文。

    13、《科技成果》(二枚,一枚卫星运行轨迹;一枚左侧卫星右配一段俄文,上有1958字样),苏联邮票,俄文,

    14、《地球与世界》,有1958字样,苏联邮票,俄文。

    15、《航船》(航船,五星,波涛,一面巨大的红旗如帆,上有“镰刀斧头”共产党图案!),苏联邮票,俄文。

    好了,我所有的保留下来的关于那个“苏维埃苏俄”的邮票,父亲当年集下的苏联邮票,就剩下寥若晨星的这些了,我已一一列示出来了,但愿永久保藏下去!

 

             (十一)

我怀念家中旧洗脸盆架

 

    每当上文言文遇到“鼓”字,总爱描出其甲骨文的字形笔意,并给学生讲解下这五千年前的象形字画出的中国先民关于“鼓”的整个“场景”:左边由下到上依次是“鼓架”、“鼓”、“鼓饰”;右边是一只“手”举着“鼓槌”击擂的动作。一一整个将一场神采飞扬的击鼓场面淋漓尽致的描画出来!(注:甲骨文中有的没有“支”旁,仅留左边,写法更简括,更原始。)

    但我家往日的一只普普通通的旧洗脸盆架,却可看出当今匠人在器具建构上,既有与古人匠心相通的“一脉传承”,又有根据需要具体设计上的“灵活变化”来!

    您瞧!这只普普通通的洗脸盆架子!四根直圆木(三根齐腰略高;另一根作主柱,高度约与人头平齐),以两个“X”形木架一上一下将四根圆直木相连接起来。最下是自然的站脚,中间空间侧着放入洗脚盆等(能两三个套放,很方便取用 ),上面园木头部留出一定高度正好护住平放在“X”上的洗脸盆。

    下面我再描述下那根高度“约与人头平齐”的“主柱”。它顶有橫木,与柱成“T”字形,是用来搭洗脸毛巾的(洗脚毛巾或在其它立木牵绳搭上,或干脆挂在柱旁小铁钩上);到此还不算完,木匠很贴心地在“T”形的竖柱上牢牢地“卡嵌”上一长方形木盒(无盖),大小可在木盒里平放两块肥皂(记得家里常放一块肥皂还有一块有浅刻兰花图案的香皂)呢。

    当年,父亲初进枞中,很可能就是感到这看似普通的洗脸架的简朴、巧构与实用,而领回或买回家的吧?!

    后来我们全家人,十几二十年间,天天都在这美好的洗脸盆架前使用着它。

当然,人多了后洗脸毛巾就分开另搭别处,那上面毛巾改搭揩手用的了。

 

注:听母亲说那洗脸架上“木盒”是父亲找木匠做好加上的。

 

            (十二)

         一只手表

 

    父亲去世后,我保留了父亲的一只手表,是靠微型电池驱动的,父亲这几年到老年艺术团去总是戴着它。母亲说:“每大约半年手表不走了,你爸就去表店让老x再配块电池。”

    我将这手表戴在手上,想也一直像父亲一样戴下去,作为一种贴身的对父亲的怀念。

    谁知一两天下来,手颈就被勒出道表链痕,原来父亲的手表我戴“紧”了!

    这让我想起小时就见过的父亲的一门配表链的“技艺”:戴手表时,父亲总是要求它戴在手腕上不松不紧正正好。故我常看到父亲又拿出他的小盒子来,里面有几段宽、窄不等的长短表链(是旧手表折留下来的),有一二把小镊子,父亲将戴的手表表链拨开,根据松紧需要或减或增数节表链,细心地将手表表链扣脚扣好(父亲年老后还戴上老花眼镜来做此事),然后戴上试试,直至最后正好为止。一一想来父亲这只手表也必定是经过这样的技艺加工的……

    如今我来戴父亲这表,“紧”了!想弄松一点,却没有父亲的技艺!故只好将父亲的手表取下放在我卧室的床头柜上,每天早、中、晚起床、睡觉时都拿起看看。

 

            (十三)

    父亲钓鱼归来

 

    六七十年代,父亲喜欢钓鱼。

    当父亲钓鱼归来,你不必见到鱼,只须观察下父亲回家时的动作就知钓到没有。

    母亲说:要是钓到了鱼,你爸走路都是脚步高高,一跳一跳的,步履轻快,面带得色。一一那肯定是钓到鱼啦!

    要是没有钓到呢?

    有个邻居说:要是钓鱼空了手,你就看到齐老师一进门赶紧往锅门口(注:那时家里烧柴锅,而钓鱼回家常是烧中饭或晚饭锅时)一坐,向锅洞里夹柴……

    哈哈!

 

             (十四)

       自制钓鱼用具

 

    父亲那些年钓鱼,除钩、线、滑轮是买的,其它全靠“自制”。

    钓竿,是自己寻来粗细不同的竹竿,在煤油灯火上将其慢慢调直,削平突节,用擦沙打光玉,再用尖端烧红的家里通煤炉的细钢条将竹竿内节捅去(只留粗端最后的内节作筒底),须插入前一截竿的那端用黑胶布斜密绕扎牢固防受力裂开,这样的三四截竹竿不钓时能一根套一根的套成一竿便于携带,钓时倒出正好相互插紧,最前插上的一根作钓竿尖的,是当年父亲亲自在校园毛竹林,爬上毛竹砍回的弹性强的细长竹枝削好烤直而制成,在尖端用强力胶布绑上回纹针绞制的环以便系钓鱼线。父亲用的钓竿中,似乎长钓竿有四节,短钓竿有三节(后给我钓鱼用,前几年我拿回家,至今还保留着呢)

    鱼浮,将平时备下的粗细合适的白鹅毛管,剪成一个个不到一厘米的短截,用细针将鹅毛管中海锦体穿透,然后穿上钓鱼线作鱼浮,松紧度以浮子能用手抺动而不会自己滑动为宜。渔线串上的渔浮以六七个一组为佳。

    鱼钩,一般直接买鉈的,但有时为了钓子大小与鉈子重量更合需要,父亲也自己给钓焊制渔鉈!为此还特地准备了锡块(从牙膏皮化得)、鉈环、紫铜焊头、各号裸状渔钩等等,好制出更灵敏合用的渔钓钩来。

    有了这钓竿、钓线(串上浮)、钓钩,钓鱼基本渔具就完成了。

    其它就是滑轮、渔串子、渔饵(多用蚯蚓、香油调面粉之类)、打窝的米等了,不必一一细述。

 

           (十五)

    父亲带我去钓鱼

 

    在我十~十五岁那段时光,父亲常带我去钓鱼。

    有时天尚麻麻亮,我俩就出发了。父亲带我穿过纵橫的乡村小路,到湾沟,到月牙湖,到不知名的湖叉塘边,去钓鱼! 

    多少年后,在大学读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因父亲早年向我们讲故事时提到过此书,故特别注意),当读到“猎人()”天色未明冒着露水赶往森林去打鸟的生动描写,我就不由想起父亲带我趁黑穿阡越陌赶往湖塘的情景,感到十分的亲切。

    到了水岸目的地,天刚擦亮,湖塘上尚有浮动的雾气,父亲就选好钓点,边说明边指点我如何选窝(最好贴近水草等),如何以对岸电杆、树木或山尖做标记定向(如是茫茫白水),如何打窝(总是打两个窝,好钓鱼时根据鱼况换位,并使自己不感单调),浮子留水上几个为宜,不同鱼吃食在浮上或点或沉或浮之不同,小鱼大鱼浮子动速之异,及何时提钓竿,提竿力度,等等,等等,都是父亲一一教给我的!

    如今,我有时偶或还会去钓钓鱼,但父亲已离去了,我的钓鱼习惯(如打两窝)还是父亲传授下来的呢!

 

     2018324日完稿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