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父亲逸事集》(第七组)

您是本帖的第 17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父亲逸事集》(第七组)
枞川野人
帅哥哟,在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之大者
文章:546
现金:
经验:410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1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30 17:31: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枞川野人

《父亲逸事集》(第七组)

《父亲逸事集》(第七组)

 ()

父亲谈风筝

 

母亲说:父亲有次谈到风筝。

说风筝放不放得上天,除扎、糊之外,关键在于系线技巧。

三根线短长比例系不好,风筝就不兜风,难以放起来,即使勉强起飞,也飞不高,飞不平稳。

 

      ()

    父亲对母亲的称呼

 

父亲深爱着母亲,跟母亲结婚后,一直叫母亲“小张“,母亲叫父亲“老齐“。

后来母亲五十多岁了,听父亲在别人面前还“小张“、”小张“的叫,就不让父亲这样了。

从此父亲改口叫母亲“先环“,直到生命的最后倒在妻子”先环“的怀里。

 

       (三)

   “‘小俩口’回家啦?”

 

父亲和母亲一道到老年艺术团去,或从老年艺术团回家,邻楼的杨老比父亲大十一岁,今年九十七岁了,每次看到父母出双入对,他都开玩笑地说:“‘小俩口’上学去呀!”或“‘小俩口’放学回家啦!”父亲听了总是很高兴。

 

       (四)

要母亲站自己身前

 

有次老年艺术团里照像,女的站前排,男的站后排。

父亲要陈阿姨与母亲调换下位置,让母亲站到自己前面来。

因为父亲看见自己不喜欢的人站母亲身后,竟忌妒起来,呵呵。

那时父亲已经八十五岁了!

 

      (五)

    订了几十年的《参考消息》

 

父亲因为教政治,所以老人家犹其关心国家大事。

最迟1981年起就已经订阅《参考消息》了,因为我剪的《“和平之海”的“鳄鱼”》这篇,就是《参考消息》上揭露这年苏联潜艇搁浅瑞典领海事件的。

父亲一直都订阅着这份报纸,直至今年2018年老人家86岁了仍旧订阅着,虽然最近因送报不正常父亲也说过明年不订的埋怨的话。

如今,我去看望母亲,还在上楼前从楼下报箱里取出一份份送来的《参考消息》呢。

 

      (六)   

    身后事的安排

 

最近两年,父亲大概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行了,就默默安排起身后事来。

父亲当心自己走后母亲一个人住二楼不安全,非给窗上按了防盗网——以前父亲是最不喜欢这东西的!

父亲在阳台上按了自来水好方便母亲洗衣服。

父亲告诉有车的小妹:“你出去游玩要记得带上你妈妈!”

父亲还几次在闲谈中探问母亲万一自己“走”了,母亲跟谁一起过?

山水云间父母新买的房子,父亲私下向母亲问过许多次:“装修得怎样了?”因为母亲说交通、生活等不方便这些年不入住,负责装修事宜的小妹最近又特别忙,装修了一大半后就放松了一步。——谁知父亲就这样匆匆地离去了呢?我们这才明白父亲大概是想亲自看到装修完成,走时才更放心!这几天内小妹将余下的热水器、扣板、木地板、灯具全部装好(只差通燃气了)。母亲要是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入住了。

这一切,都是父亲您,在默默作身后事的安排呀!

 

      (七)

    认真的一生

 

父亲的一生,做事认真。

举两个例子。

一,父亲教书,每年暑假、寒假期间都备课。所以他虽然教的政治并非是大学时所学专业,但一者大学时就爱好哲学(故不教俄语、英语后自己选了教政治),再者更因有这种认真精神,父亲是枞中优秀的政治教师,并任枞中“政史地组“大组组长十几二十年,直到退休。

二、老年艺术团时,父亲选了拉二胡,父亲为了拉好,自备的二胡,由五百元一把,到最后一千七百元一把,是团里当时最贵最好的。他老人家属团中年龄最大的之一。因几十年的耳鸣,后来耳力越来越差了,又好几次买了助听器,买了较音器,直到去世前不到一个月,还到校门前的商店里买了扩音器。母亲说,父亲因二胡是自学的,年龄大了,又加耳聋,所以二胡拉的并不好,但他认真、用力,所以他的弓法是最准的,从来是“一弓不差!”

 

     (八)

    剪报的习惯

 

父亲教政治,好剪报。

他一订数十年的《参考消息》,不仅读,还好剪贴。

他读时常拿红、蓝色圆珠笔,在感受深的、感兴趣的句子上、段落上划上横线,打上记号。

他还每过一段时期,就将自己认为重要的篇幅,剪下来,分不同专题内容贴入一本本自钉的白纸簿上。以便随时查阅。

这习惯对我产生了影响,我后来也爱剪报。

 

      (九)

打家具的图形

 

子女结婚,自己新居,须要打家具,父亲找来了木匠。

父亲算好要打哪些家具,然后在纸上画出一些家具的图形,是立体的,用斜线作阴影,画出家具的正面、侧面,还将家具每处仔细标出长短尺寸。

记得二妹结婚时父亲要打一“梳妆台”,那“妆台”的镜子要是“椭圆形”的,木匠师傅从未打过,又文化不够,画不出椭圆来,父亲让二妹找来线和二颗钉帮他画了,并告诉他原理,木匠师傅因此还学了“艺”呢。

 

     (十)

    灵巧的反应

 

父亲说:年轻时骑马跌下过四次,但总能一滚身就爬起来,从未受过伤。

父亲有时手上拿着东西,如钥匙,如鸡蛋,一旦脱手,在落地前父亲总能及时抓托住。

父亲很为自己灵巧的反应自豪。

 

      (十一)

     父亲的孝心

 

    父亲极孝奶奶。

    母亲说了一个细节:当奶奶年纪大了,夏天洗澡,父亲每天都给奶奶放好洗澡水。

    然后端小板凳在房外坐着。

    洗完后父亲进去倒洗澡水。

 

            (十二)

          耿直执言

 

    父亲为人耿直,不怕得罪人,能不随众议,好仗义执言。

    八十年代初,有一次学校里评“五好家庭”,有人提名张国培老师家算“五好家庭”。张国培是位女教师,教英语,与丈夫都是上海人,一个男孩,夫妻恩爱。父亲当面反对说不算。张国培就追问:“为什么我不能算五好家庭?”父亲回答:“五好家庭须能三代之间和睦才行!小夫妻恩爱,谁家夫妻不恩爱呢?!”张国培再问:“那你说谁行?”父亲道:“我看曹光亚家就行。他家住我对门,同父母长期住一起,夫妻孝顺老人,善教孩子,一家人之间和和睦睦,从来没有红过脸,这样的家庭才能算‘五好家庭’!”张国培老师也无话可说。曹光亚家被评为“五好家庭”。

    有一年学校里评高级教师。校长开评议会时先给定调说:“xxx老师不合格,不配评高级!”评议组成员便纷纷应和,说xxx种种不好。父亲最后发言说:“x老师是教xx的,是我政史地组老师。我谈谈我的看法。老实说,这老师话多,我并不喜欢他。但他有个好处:教学勤勘恳恳!我们同处一个大办公室,常常别的老师都一个个回家去了,他还‘看死老鹰’地坐在那里备课。他上课学生也爱听。既然上面今年给学校的高级教师各额还有一名,他又符合杆子,为什么不给他呢?!”结果一风吹,众人又换了口气,最后xxx老师这年评上了高级教师。

 

            (十三)

        镜框里的圣母像

 

    我家的老箱子里,一直收藏着十几张外国油画,画页较八开纸略大,厚厚的纸质,比起铜板纸的光亮挺刮更具一种绵实的风味与艺术感。这是19623月父亲从黑龙江地质考察大队调回家乡枞阳时从遥远的北国一路托运,经哈尔滨一合肥一桐城一义津街一枞阳县城这漫长的途程而来的。

    这些画页,经过“文革”的十年而能保留未散,实是个奇迹。

    我记得画页中有希腊神话中的牧神《潘恩》一张,那丑怪的形象给童年的我极大的惊异,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还有一幅安格尔的《泉》,也带给我许多羞涩与蒙胧的美感。

    但父亲后来挂上墙的,在家里镜框里几十年能时时相见的,一直挂到今天的,还是从这些画页中选出的拉菲尔的《圣母像》!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沉甸甸孩子从天而降,下面两个可爱的长着翅膀的小天使爬在那里。两侧有跪接的老人(注:后来知道是主教)和女子。一一日日面对,虽不太懂(似乎也问过父亲并得到解释,后来上大学了才有较深的理解与欣赏),但爱的主题,家庭的幸福,还是能从潜移默化中润物细无声的感受到了。

    这,也许正是当初父亲选挂此画的目的吧?

    一定是的!

 

           (十四)

       饺子的包法

 

    当年父亲是自己和面粉来幹皮包饺子的。

父亲将面粉和好揉好后,切一块在干净的桌面上搓成长条状,一根长条能切成二三十个小圆柱(随时在桌面洒些粉不让粘在一起,幹完再切一块……),父亲幹皮前将小圆柱一气压扁几个,然后右手拿着自己特意让人刨制的小巧幹面杖,左手拿过压扁的面饼,两手合作,边旋动边幹,幹出的饺皮边薄中心略厚,最适合包饺。父亲熟练灵快,一人幹皮,足可供一旁母亲和我们两三人包饺子用。
    
父亲包饺子采用北方包饺法,是当年在黑龙江大兴安岭地质考察队一一或是在哈尔滨总部一一时学的。包时菜馅夹放饺皮上,将饺皮对折,然后两手大拇指与食指同时夹住饺皮往中间一挤,一个饺子就包好了。
    
我娶妻后,偶尔妻子包饺子,皮是买来的(边和心一样厚),包时妻子将边一捏一捏的,包好后的饺子边有一叠的折印,饺子放那里像个精致的锁褊的荷包;而我包的饺子两手一对夹即成,饺子线条简朴,大方,就是得自父亲的传授了。
    
一南一北两种包法的饺子下到锅里,吃时也别有风味呢。一一但还是父亲当年包的饺子最好吃啊。

            (
十五)
     
一块皂角树砧板  

    
母亲说:六几年枞阳中学曾放倒过一颗粗壮高大的皂角树,学校让木匠锯制成几十块砧板,然后卖给老师们家用。
    
父亲选买了块方方正正、又大又厚的,让木匠在一头钻个孔,穿上绳,拎回家中。因为家里的旧砧板还能用,母亲暂时就储放起来。
    
过了一两年,等旧砧板用坏,想找新皂角砧板时,却找不到了。原来有次小姑家来人,奶奶让拎小姑家去了。
    
所以,这皂角树砧板我也只是从母亲嘴里听说过,自己却毫无印象,不然这皂角树砧板能用好多年,我一定会记得它的。

                                           2018
319日晚自习课上写完本组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