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父亲逸事集》(第六组)

您是本帖的第 29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父亲逸事集》(第六组)
枞川野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黑侠
文章:704
现金:
经验:513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1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30 17:26: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枞川野人

《父亲逸事集》(第六组)

《父亲逸事集》(第六组)

 

             ()

     “五斗种”与篾匠

 

    奶奶不识字,家里贫穷,就给父亲想过两个出路。

    一是父亲有个堂嫂,年轻守寡,没有孩子,家里还有“五斗种”可种,奶奶想让父亲得这“五斗种”,将来娶妻生子,过继给堂嫂接其香火;二是义津街有个篾匠,奶奶想让父亲跟他学手艺。

可是父亲年龄虽小,却一门心事想上学读书,把这两样都拒绝了,不然父亲的一生就是别的样子了。

(补注:母亲最近问了老农,说一斗种=360平方,五斗种是1.7亩,现可一年打2000斤稻,当年大约千把斤。)

 

            ()

        放牛车窝

 

    父亲曾到舅舅家放过牛。

    放牛娃们边放牛边扒柴捡糞,闲下来也有自己的游戏,叫“放牛车窝”,就是大家在地上挖几个“窝”,窝数比人数少一个,然后大家手拿粪扒背对着窝车圈,口中共同念着“放一一牛!车一一窝!……”的游戏词,一旦念完,立即同时转身用糞扒抢“窝”,这样总有一个放牛娃慢一步抢不到“窝”!输了的就从自己的柴捆中抽出几根给赢家,大家也能玩得不亦乐乎。

    后来父亲害了眼病,不能放牛了,就又回到奶奶身边。

    或曰:应该叫“放牛测窝”,不妨并录之。

 

            ()

      自制的遮阳篷

 

    年年夏天,阳光逼射房里,父亲就挂撑起自制的遮阳篷来(别人家也大致如此)

    一整张大芦席为“篷”基,复以竹爿加固芦席四边及中间,如父亲儿时扎“四块瓦”风筝般,周边都是“口”型加固,中间略异,风筝中间是“十”字加固(好轻些易放飞);遮阳篷中间则是“米”字加固(这才更坚牢,撑起不跷变形,能耐久用多年)。风筝浆糊、线糊扎,遮阳篷则用上铁丝绞扎!

    遮阳篷扎坚固后,长头的一边分开距离用粗铁丝绞扎上两“耳圈”,好挂窗外墙沿的大铁钉上(钉头须弄弯不脱“耳”)。挂好后,最后用根竿篙撑起篷下沿处。夏天的“遮阳篷”就能用来遮阳驱热啦!

    这样的一个“遮阳篷”,总重量总有十几二十斤,“挂”起固颇费力,连“撑”也要点力劲的。

    我家是前后窗各撑一面遮阳篷,父亲当年为家人费了多少心力呀!

 

             ()

      “小普高喂~~

 

    父亲上私塾时,塾师是施爱堂老先生,他坐堂教学,带个十来岁名叫普高的侄子照顾自己。因教风严厉,常打板子,自然与孩子们“结冤仇”了。

    有天上厕所,不知是谁将厕所蹲缸板踩了一响,侧头看,将断未断!就相约不解大手,等老先生上去。

    终于,老先生起身上厕了。小害鬼们都停下来侧耳静听。果然听到“卟通”一声,“哈,先生掉厕所里啦!”

    “小普高喂~~”施爱堂老先生高喊侄儿。

    塾堂里传出一片昂扬的读书声……

 

             ()

        家庭的“小插曲”

 

    有篇生活小说叫《锅碗瓢盆交响曲》,其实吵架与辩嘴也算是家庭的美丽“小插曲”呢。

    父亲曾讲过二件趣事,母亲也常高兴地回忆起它们。

    有次吵架,母亲一下坐到地上,正准备大闹。谁知立马又爬起来。父亲诧异地看去,原来母亲将茶砌子带倒,滚水流到地上燙到自己了!

    还有一次父亲买鲫鱼回家,母亲怪道:“你65一斤,人家鲫鱼怎么只要5块!”父亲问人家鱼多大?母亲两指一比有“一尺多长”!父问:“这么大?!”母亲比小了点。在父亲质疑的目光中越缩越小最后只“半尺”了!父亲说:“你干脆讲他一斤几条吧?”答:“四条。”父亲说:“我半斤一条,人家25一条,价能一样么!”一一后来父亲常拿母亲的两手“比鱼”事笑母亲,可乐了。

 

               ()

      留得竹枝好抽身?

 

    一九六六年五月,天渐渐热了,父亲还在合肥教育学院进修英语,母亲为了给摇床里八个月大的二妹绷蚊帐,拿把刀到校园竹丛去,想砍两根手指粗的细竹弯插入摇床孔里。却被总务主任吴乐虞阻止了,不让砍。

    不久“文革”爆发,学生“停课闹革命”,“造反有理”,逾演逾烈,斗起当权派等来。

    一天母亲上班经过大操场,学生正在斗“牛鬼蛇神”,只见几个学生押着戴高帽、挂纸牌的吴乐虞绕操场跑圈游斗,有的手里还拿着竹枝做出赶“牛”的架式在后抽赶呢!学生轮班换人,将吴乐虞赶跑得面如竹纸一般煞白,最后实在跑不动了,一把抱住操场边电线杆死活不松手。

    父亲放假回家,母亲说与父亲听,说“学生真不像话,可怜吴主任跑得面色竹纸一样……”说后又加了句,“不是不让我砍竹枝呀,现在留着抽自己了嘅?好些!”

    父亲与吴乐虞后来成为好友,有次父亲笑说了此事,吴乐虞哭笑不得地慨叹:“嗯()看这人呐!”

 

               ()

        “你吐点血不下呢!”

 

    “文革”中,何x老师也被打倒了,学生写满了批斗他的大字报,把他禁闭在自己小灰楼的居室里,门前站了岗,不准关门,不准出门,上厕所都把人跟着。

    父亲是他好友,从合肥教育学院回来,知道他被“打倒”,前去看望。见他躺在床上,门沿都垂贴了大字报。

    父亲低头钻进去,坐在他床边。他低低地向父亲诉苦说:“……连夜里都不放过,一会儿过来用电灯筒照照我脸,看我畏罪自杀没有?……老齐耶,把人气得都要吐血耶!”父亲也低笑回应他:“嗯()吐点血不下()呢!嗯不吐血人家就要吐血呢。”一一父亲知道被“打倒”前他也是活跃分子。呵呵。

    后来何x老师活过了90岁!

 

             ()

     在胡爷爷眼前画圈

 

    父亲去世后,楼下的胡爷爷缅怀地说:“嗯()爸爸有次站我跟前,用手在我眼前画圈。”边说边画着圈。说时查校长也在旁边。

    胡爷爷有糖尿病,故虽白内障看不见也不敢开刀手术,父亲眼力好与他开玩笑。

 

            ()

    “别投我,都是嗯的错!”

 

    父亲为人直。

    他办公室里有个女教师一直瞧不起丈夫,有次向父亲投说自己丈夫的不好。

    父亲直接说:“别投我,都是嗯()不对!”

 

              ()

      枞中老学生知道父亲

 

    201764日上午,我骑燃油车到枞阳大闸钓鱼。因长期未钓手生了,什么也没钓到。

    边上还有个钓鱼的,看年龄比我大些,便闲谈起来。

    我说我姓齐,是枞中老师,教语文。他说他也是枞中毕业,在柴油机厂工作,现已退休。当年枞中也有个姓齐的老师,教政治的。一说名字,我说那是我父亲,我就出生在枞中小红楼。

    两人越聊越近,原来当年教他政治的是方政友。提到徐毛妹、夏小平等人,他都知道,他正是那一届的,不过在邻班罢了。

    我俩谈着说着,不觉中午到了,便收竿了。

    不记得是当天还是隔了几天,我到父亲处,向父亲谈了这段钓谈经历,还回忆起往事。

    这天晚上,我坐在床头,还写了首题为《晨钓》的七律呢。

 

            (十一)

         躲棍与罚站

 

    父亲上义津高小时,有天不知犯了什么事,当时的朱迪生老师,竟双手持儿臂粗的童子军棍扫过来,父亲一见声势太吓人,往前一溜。一棍扫在柱子上,断成两截!老师也楞住了,未再追究父亲逃开。真亏得父亲机灵呀,不然,想想都怕!

    还有一次在桐城师范住校时,冬天起夜,父亲睡得迷迷糊糊,眼睛都睁不开,往粪桶解小便时有的解在墙上,隔壁住的老师听见了,喝一声:“站子!”父亲一下吓醒,可怜单衣在粪桶边一动不敢动,冬夜中站了好一会,直听到说:“回去!”父亲才敢回床上,人几乎都冻僵了。

    父亲的求学之路是多么的既艰且险啊!

 

            (十二)

          摆小烟摊

 

    上到初二,桐城师范撤消,父亲又没学可上了。

    回家后,生活无着,摆个小烟摊,再批点米面、红糖在门前卖。

    父亲说:“一天所得,除了本钱,刚够晚上吃顿稀饭。”

    就这样,父亲不知从那里得到本《数学x百题解》的书,自己从头做到尾,全部解完,只有几道题实在解不了,找街上的高中生某人去问,他也解不出。

 

           (十三)

      小鸡啄米时钟

 

    住枞中平房时,我家养了几只生蛋的母鸡,每只都有称呼,至今家人都还记得。如黑头鸡,大黄鸡,小白鸡,还有最贪吃的翻毛鸡一一每次家里打米烧锅,它听到米缸盖响,咚咚急冲而来,几乎撞到米缸上时,赶紧一撑脚前仰后合地煞住身子!家人看到它的馋像,好笑之余,往往也撮些米给它吃,算不白跑一趟!当然,那几只鸡也都“名不虛传”,产蛋率高,蛋又大又好。

    但我至今最惋惜也最想保留的,还是家中窗边长桌上那只“小鸡啄米时钟”。那实实在在是件艺术品啊!

    两只鸡一公一母,公鸡金灿母鸡温和,相对一起一落的啄米,配合的是时钟上秒针丁丁地走动,使人形象地感到时光的珍惜可贵。

    不知这时钟是不是爱小物件的父亲购买回家的?它珍藏了我儿时多少美好的时光呀。

    几十年后的今天,它还在一啄一啄地捡着时光的米粒,在我的永远的忆恋里……

    注:图解似略有误,也不打算修正了,就保留点记忆的“时光误差”吧,它毕竟一秒一秒地走了几十年,走到今天了呀!……

 

            (十四)

台灯灯座上的《咏梅》像章

 

    住小红楼时,父母床里沿横栏杆上有过一盏小巧的台灯,至今时不时地还在我的记忆中闪过。

    灯座材质非瓷非木非铁,似乎是陶土!稳稳当当的座基约一厘米厚(有浅脚),呈四道弧线相连的“勒束”橢圆形,既灵巧精致,又简括大方;左边(略靠中)是连体的圆灯柱,侧看却对拉出秀长的上延曲线,如美人的腰身般:整个灯基灯柱都是柔和的奶黄色。上面就是台灯和精巧的绢质灯罩了。父母灯下床头看书,恬静而美!谈起书中故事,想必又是个美好的夜谭……

    但这些其实都还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儿时最喜爱的还是这台灯右侧的灯饰。那是台灯设计最好的部分,最有时代印记,也最美最吸人入胜。原来在右侧灯座上嵌有铁制半弧卡口,上面卡配一个毛主席的像章!

    这像章颇大,直径总有五六厘米,上面是领袖他老人家浮雕,下配梅花横斜及主席一句诗:似乎取自主席的《咏梅》,或是“梅花欢喜漫天雪”那句。一一自然是独有的“毛体”书法了。

如今这台灯和像章,早已不在了。

后来听母亲说台灯还是父亲当年从哈尔滨带回来的呢,右边卡的原来并不是像章,那是后来配上的!但我仍认为那是“最好的设计”。

 

           (十五)

       父亲要盖防震棚!

 

    1976728日唐山大地震后,人们说枞阳地质结构是在地震带上,加上那时确有过轻级地震,一时人心惶惶。

    父母先是在家里客厅方桌上放叠碗当“地震警报器”,在插起的木门旁放斧子(防地震时门框受压变形“拉不开门闩”)备用,父亲母亲商量好一旦夜间地震,让我自己跑(好像还喊奶奶?),父亲负责抱齐放,母亲负责抱齐红……。

    这样胆颤心惊地“防”了一阵,父亲终究不放心,为了全家的安全,立心“盖地震棚”!!!

    对身躯不高体格不壮的父亲来说,那是一个何等伟大的毅志与决心啊!

    父亲一旦做了决定,就紧张地准备起来。需要多少木杆、竹棍用来作柱、打粧、架顶?要多少张芦席围四面墙?多少油毛毡盖上防水?多少捆稻草盖顶保暖?哪里弄来门、窗?捆扎的铁丝、绳索,按装的门窗框、槹联、铁钉……等等,等等,一切都立好、扎好、按好、架好、盖好后,还要挖来黄泥,轧好草茎,担来水,和泥踩拌让泥有“茎骨”糊起墙来!所有这些,都要父亲燕子衔泥一样一点一点地事先运筹、联络、寻找、安排、购买、搬运,一颗钉,一根竹,一条索,一把草,一畚泥,一担水都弄来运来,用他并不高大的身躯,勤劳的双手,坚强的毅力,匠人的巧思,将一座能住进全家的地震棚硬是“盖”了起来!父亲同时做了设计师、木匠,泥匠,砖匠,瓦匠,小工等等的所有工作!!!建盖起家人儿女安定的家!!!

    搬进床,搬进花(朝天椒后因散发辣味又搬出),搬进书架和书(一两年后警报解除人回屋住,有晚地震棚被小偷撬了锁,将书架上几十本书偷走,我只记得其中有我极爱读的北欧神话故事书《英雄国》,是父亲的藏书之一),牵进电灯,和乐融融。

    想到这些,写到这里,作为子女,我对父亲加深了了解,对父亲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和思念之情。

    

                                                                         2018316日上午完稿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