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父亲逸事集》(第二组)

您是本帖的第 8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父亲逸事集》(第二组)
枞川野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文章:384
现金:
经验:28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7年12月1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30 16:47: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枞川野人

《父亲逸事集》(第二组)

《父亲逸事集》(第二组)

 

            ()

     子女的取名

 

    子女的取名,父亲也颇用心思。

    由于那些年特殊的政治气候,故父亲对子女的取名是“通盘考虑”的。

    我是长子,开始叫大毛子,等二妹出生,我取名齐解,二妹齐放。父亲说:“合称‘解放’,谁也没得挑剔!”到小妹出生前父亲又说:”第三个孩子,是男孩就叫齐军,女孩就叫齐红!”

    这样就有了我们兄妹仨的名字。

 

            ()

     长久的春联

 

    那些年,我家年年门上贴的春联就是一幅一一

        听毛主席话

        跟共产党走

    您瞧,多正确,多高明,真好!

 

         ()

     进家门前的“小动作” 

 

母亲对我们说:你爸爸动作轻捷灵俐。

年轻时下课回家,如手拿根小教棍,就用脚侧将教棍一踢一踢的回家;如拿的是绳串的钥匙,就爱在手指上一旋一旋的回家。

 

          ()

    闲来爱扣指

 

    父亲闲来无事,坐在那里,好用右手五指在桌上、椅把上随意扣击,铮铮作声。

    这习惯我也有,连我表哥范五九(小姑之子,奶奶五十九岁时所生)也有,唉,是家族性习惯动作么?

 

           ()

       “我歇会”

 

    渐渐的父亲不再年轻了,下课回家做饭炒菜,当饭菜上桌后,父亲却说:“我坐一下,抽支烟。”在小板凳上歇了下来。

    等到我自己也年过50,上完三四节课走回家,有时上楼后觉得累,不想马上吃饭,就不由地想起当年的父亲来。

 

              ()

     讲故事的天才

 

    父亲记性好,具语言表达天赋,极擅长讲故事,他老人家讲起故事来,绘声绘声,引人入胜,大家都爱听。父亲说:“再长的小说,我看一遍就会讲。”

    儿时夏天乘凉,我们听父亲讲《八十一天环球旅行》,讲《穿灰大衣的人》,讲《金鱼和渔夫的故事》,讲《杜布洛夫斯基》,讲《伊尔的美神》,等等……

    有晚父亲正在讲《罗密欧与朱丽叶》,邻居的“小殷”阿姨听得咯咯笑起来,我们这些孩子也听得非常入神,母亲在房里却忌妒起来,隔窗硬把父亲叫回家去,中断了精彩的故事~~

 

              ()

       我们未听到的故事

 

    父亲最先讲的故事,应该是在大兴安岭地质考察时期。每当夜幕降临,帐篷搭起,篝火旁边,累了一天的中苏地质队员们总爱请求道:“老齐,给我们讲个故事吧!”于是或惊心动魄,或神秘莫测,或情意绵绵的故事,便缓缓飘起在那大兴安岭的深山老林里,别有一种风味。

    再有讲故事应该就是专讲给母亲听的了。母亲说:“你父亲讲故事,如《假面具下的爱情》《驿站长》等,好听极了!”

    这些都是我们没听到的故事。

 

             ()

     “四十二级台阶”

 

    父亲走路用脚掌前部着地,似是一巅一巅地跳跃前进。

    八十多岁后走路虽然慢了,脚步在地上有些拖了。但直至临终前不久,他老人家的腿力与关节都不错,老枞中操场东头的台阶,父亲说是“四十二级”,不久前我有两三次陪他走过,他都会“”一、二、三……四十二!”地数着数一气登上!

    父亲一气登上时,想必心里满骄傲自己的腿力吧。

 

            ()

     打我一巴掌 

 

    我的高中几年是在父亲班上度过的。

    有次父亲在上面上课,我在下面偷看小说。自己觉得位闘里低头看容易被发现,干脆假允课本平铺在课桌上看吧!

    我渐渐看入神了,当然也被父亲发现了,当全班同学的面,打了我个大耳光。

    我知自己错了,不觉丢面子,也一点不怨爸爸。

    如今,我就是再想父亲打我一巴掌,也永远不可得了。

 

            ()

烧剩的《三个火枪手》

 

    父亲望子成龙,我却不争气,好偷看小说。

    如今在我的书架上,还珍藏着上下两册烧得焦残的《三个火枪手》,大仲马的名著。

    不用说,是我高三(或许已复读!)了还不发奋,还偷看小说,父亲发现后,一气之下,点火摧烧之!

    看着残红的书封,翻着里面烧剩的纸页,这,而今已成了父爱的象征,子悔的印记,和永存的怀念。

 

           (十一)

       不懂事的“怠工”

 

      据母亲说,我的《三个火枪手》被父亲烧掉后,那天晚上母亲看我坐在房里书桌前,打开抽屉,把抽屉里纸这块折折,那块弄弄,就是不读书。大概是表示:“你烧了我书,我就是不学习,哎!”

      真是不懂事呀……!

    

           (十二)

      小学教绘画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父亲“回原籍”到义西小学教书,我也被带去读小学。

    父亲大学专修俄语,回枞中教过英语,因爱好哲学又自选教政治。

    现在在义西小学除教英语外,还带过语文,带过体育,甚至教过美术呢!!!

    父亲在我们班如何教美术呢?

    一次是在黑板上画个大半圆,下面两三道波浪纹,再在圆上加几条放射线,叫“太阳从海上升起”。还有一次干脆拿个红壳水瓶侧放讲桌上,让我们画“实物写生”,嘻,老师和学生都是被“赶鸭子上架呀!”

 

            (十三)

     “一二三四五!”

 

    二妹也来到义西了,坐在我后面,她也不懂听课,老是把我往后扳着玩。

    父亲从窗外望到了,对教数学的王掌开老师说:“你提问她一下!”

     王掌开老师突然叫到:“齐放!”正害的二妹吃惊地站起身。

王掌开老师指黑板写的数问:“这是几呀?”二妹一口答道:“一二三四五!”

    父亲和老师都乐啦。

 

           (十四)

       别出心裁的元旦晚会

 

    父亲在枞中是二十多年的班主任。他主办的一场班级元旦晚会是我见过的最别出心裁的,也是最成功的元旦晚会。

    父亲在班上设了竹竿钓鱼,吹乒乓球漂过三碗,吹蜡烛,遮眼黑板逗人鼻,香火点爆竹等活动,每人十张票,一票参加一次。

    结果元旦晚会气氛热烈,高潮叠起,笑声不断,全班师生始终沉浸在欢乐之中。

 

           (十五)

        “米寿”高年

 

    父亲幼年贫困,常吃不饱饭。却通过自己的奋斗努力,上了大学,娶了美妻,一子两女,享得八十八岁的“米寿”高年,最后安详以逝,可算是幸福美满的一生了。

    愿安享了“米寿”的父亲在天堂安息,下辈子一定会投到一个富贵人家,万事如意,一生幸福!    

     

     201835(星期一)晚自习上笔

 

柳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黑侠
威望:2
文章:778
现金:
经验:51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2月16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5-17 16:39:00 ) 第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柳父

挑起

null

 2   2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