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战狼2》有一处似曾相识

您是本帖的第 173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战狼2》有一处似曾相识
梵阿一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文章:371
现金:
经验:343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4年4月9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8-22 8:53: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梵阿一铃

《战狼2》有一处似曾相识

文/邢哲夫

《战狼2》的故事里,美国女子Rachel是仅次于冷锋的重要角色。Rachel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故事情节的需要,更在于她是冷锋英雄故事的一个有分量的观看者和评判者。冷锋虎穴救人的整个故事,都是在那双蓝眼睛的注视之下展开的。

这不由让人想到冯小宁先生导演的“战争三部曲”:《黄河绝恋》、《红河谷》、《紫日》。《黄河绝恋》讲述的是二战时盟军飞行员欧文驾驶飞机被日军击中,迫降于中国的长城脚下,被八路军战士黑子和女军医安洁解救并护送到抗日根据地。欧文对安洁产生了爱情,但安洁最终在渡过黄河的途中牺牲;《红河谷》讲述的是二十世纪初英国探险队罗克曼和琼斯在西藏遇险,被藏民救下。在与藏民结成了短暂的友情之后回国。而罗克曼本是英国间谍,最后成了英军主帅,进军西藏策动独立并大肆屠杀抵抗的藏民。琼斯在随军途中极力劝阻并维护藏民,最终发出了撕心裂肺的谴责。而《紫日》讲述的是抗战时期农民杨玉福遇到了苏联女军医娜佳和日本少女秋叶子。经历了对秋叶子的短暂敌意之后,三人团结合作,克服重重困难走出重林。但最终秋叶子被日本鬼子杀害,愤怒的杨玉福和娜佳冲入日营为秋叶子报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三个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以西方人作为潜在视角,去审视中国人民自己御侮抗战的正义事业以及中国人自己的生活。《黄河绝恋》的欧文爱上了宁静饰演的安洁,并谐音称她为Angel(天使)。中国人民的友好、淳朴和善良,中国大地和美丽和壮观,也让他感到“仿佛在天堂里”、“像是在度假一样”,而民族抗战的正义性,正是在对欧文的救护中得到体认;《红河谷》中英国小伙子琼斯被藏民的淳朴和西藏的神秘所吸引,在身不由己的随军途中总是情不自禁地为西藏人说话,并在两军覆没之际发出了“为什么要用我们的文明,去破坏他们的文明?为什么要用我们的世界,去改变他们的世界?”的天问。

正如《战狼2》故事的潜在视角是美国人Rachel,“战争三部曲”的潜在视角分别是美国人、英国人、苏联(俄国)人。而这些国家都处于世界舞台上的第一梯队。似乎其间透露了部分国人的一种潜在心理,那就是中国人的正义事业和伟大成就,需要得到“第一世界”的承认才有意义。我们并不满足于做好自己,过好自己。我们更渴望的是这些最有分量的国际友人的点赞。所以《战狼2》的故事虽然发生在非洲,但很难想象会让冷锋对一个第三世界的黑美人上演“英雄救美”。国人似乎也不会稀罕非洲人的感谢和赞美,而只有美国人的感谢和赞美,才能让我们受用。

“战争三部曲”拍摄于九十年代末和新世纪初。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便不断地主动融入全球化的主流秩序,也一直注重自身国际形象的提升。1999年中国加入了世贸,开启了历史的新阶段。“战争三部曲”在这种大环境下诞生,不能不受到这种融入世界、争取承认的情绪影响。而中国在2010年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地位得到空前的提高,《战狼2》背后确实站着一个强大祖国。但中国在将美国这一“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作为赶超目标和竞争对手的同时,也不自觉地把美国当做了争取承认的对象。美国对于中国来说始终是一个缺席的在场,一个绝对的他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所以,中国人民自己的正义事业,中国人自己的美好生活,似乎不能缺少美国的承认、肯定甚至只是旁观。其实,这种“看”与“被看”之间已然预设了某种不平等的权力关系。“被看者”需要“看者”来赋予意义和价值,仿佛“看者”垄断了价值话语的解释权,他们才是最终的法官,而“被看者”虽然是价值的承担者,但在价值判断上反而失语。国人这种“争取承认”的心理,实际上是默认了这种不平等的权力关系。黑格尔认为,世界历史的动力在于主人与奴隶之间“争取承认的斗争”。法国思想家科耶夫进一步发挥了黑格尔的这一思想并付诸实践。科耶夫认为,通过这种主奴之间争取承认的斗争,世界必将终结于普遍均质的“新拉丁帝国”。为实现“普遍均质”的理想,身为法国财政部高参的科耶夫最早提出了统一欧洲货币的思想,是精神上的“欧元之父”。但无论是黑格尔还是科耶夫,“争取承认”的目的都是取消某种不平等关系,而不是进一步强化它。而一些国人某种博得“美人一笑”的心理,反映的恰恰不是平等的诉求,而是在“美人”面前的自卑。“争取承认”的度如果把握不好,就会陷入“自愿为奴”的境地而不自知。

“人之彦圣,我必好之”。美国当然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也是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一个可敬对手。但我们仍应该守住自己的主体性,而不应该过分在意他者的目光。这才是一种成熟的大国心态。不管是把美国奉若神明教主,或是把美国视为洪水猛兽,都缺乏不卑不亢的自信。当然,只有我们真正地强大起来文明起来,我们才能够真正走出那双蓝眼睛的目光。

(作者公众号:典故里的中国)


綿綿恨盡唯餘愛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