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为我的《泰国简史》写的序言,请各位大神指正

您是本帖的第 217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为我的《泰国简史》写的序言,请各位大神指正
刘开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威望:12
文章:320
现金:
经验:49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7月2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3-31 22:40: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刘开阳

为我的《泰国简史》写的序言,请各位大神指正

译者序言

(一)

在中国的南部,印度的西部,是一片半岛形的广袤土地,它东临南海,西濒印度洋,包括今天的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以及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很久以前这儿就是中国和印度相结合的混血儿,每一个角落都是两国的痕迹。而后来的西方人只能算是第三者,但是它旺盛而强悍的生命力瞬间就搅动了这里,特别是从19世纪以后,它以无可抵挡又无处躲避的方式给这片土地打上自己的烙印,肆意凌辱这儿,也给这儿带来全新的面貌。现在的泰国、新加坡,可以算作它们二次孵育出来的孩子,而其它几个国家则没有这么幸运,只能算是饱受虐待的奴仆,在用血肉养肥西方人的同时,自己变得遍体鳞伤又羸弱不堪。早期的西方人只管在这儿肆意作践,直到再也维持不下去才悻悻离开,留下身后一片狼藉。尤其是英国人,和在世界其它地方一样,除了养肥了自己,还以正义的名义四处乱搅,留下边界纠纷,民族矛盾,以及其它麻烦,这些问题至今还在发酵。

不过西方世界的新代表——美利坚合众国在进驻这儿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它到来的时间较晚,但是影响力却很快超过之前所有列强。它带着美元、音乐、电影以及价值观,当然也有军舰、大炮来到这儿之后开始兴风作浪。然而,同样是在这里,它遇见了强劲的对手,所以一直不能风生水起,因为有一个与这儿山水相连的国家不允许它一家独大。这个国家历史悠久、生命力顽强,历经波折却总能浴火涅槃……

这个国家塑造了东南亚的肉体,也赋予了它自己的性格,这个国家自然就是中国。然而,给东南亚最初灵魂的,却是另外一个古国——印度。中印之间几千年没有完成的文化融合,在这儿得到了实现。于是,西方人称这个地方为印度支那半岛。支那这个词语来自于佛经,代表着印度人对中国文明的敬意。然而“支那”这个词被日本人糟蹋坏了,所以从19世纪后期开始,国人谈“支那”而色变,然而在形容亚洲东南部这片土地的时候,没有一个词语比印度支那半岛更传神、更合适,因为这儿本来就是两者交合的地方,在这儿,中印文化水乳交融。

         

即使在今天的东南亚,你仍然会发现这儿有大片的树林、大片的沼泽、大片的野地。这些地方蚊虫太多、蛇蚁太多、妨碍了人类的脚步。如果我们再把时光向前推两千五百年或者更多,你会发现那时候的东南亚条件更差:燥热、潮湿、地广人稀、生产力低下、经济落后。北部多山、多密林;中部和南部水泽遍布,交通互相阻碍。人类只是大自然怀抱中不起眼的一份子,要做的只是敬畏自然、顺从自然、依赖自然。部族之间相隔遥远,基本上不怎么互通消息,虽然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可彼此之间并不互相知晓。

然后,推动它发展的第一波力量到来了:始皇帝将军队派到了这里,他的部将在这儿“开辟”了第一片领土——骆越,也就是今天的越南北部。因为成建制的军队的到来,促使当地那些部族结合在一起,迅速形成社会,成长为阶级国家,让这片土地上的部族开始以统一群体的样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从那以后,东南亚与它北方邻居的交集基本上就没中断过,除了宋朝之外,每当中国大地上那些伟大王朝崛起的时候,军队就会来到这儿,那些将军、士兵就会来到这儿;至于贸易、商旅、文化,从来到这儿的第一天起,就再也没有断绝过。除了中国政府,基本上受汉人控制的云南人也是催化东南亚的重要力量。当南诏国强大以后,它和中国政府一起,像两条有力的臂膀把这片土地拥抱起来。渐渐地,这片土地上与世隔绝的部族越来越少,这儿的国家组织越来越严密,社会行为越来越规范;渐渐地,这儿的人在对抗它的邻居中成长、强大起来。当然,华人也把根深植在这儿,融合在这片土地上。于是,这片土地的躯体,在它强大邻居的一次次冲击下塑造完成了。

 

印度以另一种方式进入到这里,力量来自于僧侣、修道士和充满人生哲理的经卷,来自于宗教。印度教和佛教被一起带到了这里,开始生根发芽。于是,从“远古”众国丛立的年代开始,这些国家就开始全面接受印度文化的洗礼,以印度教的等级观念为内里,以佛教的众生平等为外衣的社会哲学在这里大行其道。从统治阶层到平民阶级都备受印度文化的熏陶。在这儿,供奉着印度神祗的庙宇遍地皆是,它没有领地,却安享当地人的敬奉;没有侍卫,却怡然居住在这片大陆上。

什么是宗教?马克思说,那是麻痹人民群众的精神鸦片;印度人说,过分相信就是宗教。然而对大多数一生下来就沉浸在宗教氛围中的人来说,宗教就是宗教,投身宗教既不是想要靠它升官发财,也不是想依靠它找到终南捷径,而是把它当作心灵的寄托,仅此而已。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能量守恒定律适用到这个宇宙各个角落的今天,天堂、神国、长生不老、天降神迹,都显得荒诞不经。然而,在18世纪、19世纪获得全面胜利之后,科学在精神领域又慢慢变得谦逊起来;而精神领域的执牛耳者——宗教则以崭新的面貌重新昂起头颅——它不再那么专横、压制,而是变得宽容、随和,但更贴合人心。于是,就算人们深刻领会了那些科学道理,就算人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还是有无数的人不断投入它的怀抱。

宗教的力量几乎是不会枯竭的:就算人类用显微镜看到了正负离子又如何?就算能登上月球飞临火星又如何?就算明知道星宇之间都是无尽的虚无又如何?只要人类还有悲伤难过的时候,只要存在没有实现的欲望,只要生老病死威胁着心灵,那么天神就在那里,依旧端坐在洁白的云端,享受人类敬奉。

如果你还不了解它,不理解它,那就不要急着蔑视它;如果你还在轻视它,说明你没有看到它磅礴而坚韧的力量。它可能不再像过去那样操纵着国家、社会,不再气势磅礴地翻云覆雨,但依然是平衡、维系人类社会的主要力量,它依然坚定地守护着人类的心灵。

当然,汉家宗教在这里并没有完全缺席,泰国人最常见的地神崇拜,就是满满的汉文化的影子

 

印度文明对这儿的影响还体现在其他方面:在当时,区分一个政权是属于国家还是部落,统治者的身份是国王、皇帝,还是部落酋长的标准主要来自印度,这就使得整个东南亚的意识形态不自觉就向印度倾斜;而千百年来,这儿一直执行印度的《摩奴法典》,直到阿瑜陀耶王朝兴起才开始改变。

于是你可以轻易看到,中国元素与印度元素在这里大行其道,甚至在很多地方重叠在一起,那么两者之间到底谁占据上风?

每当中国陷入困境的时候,东南亚总会掀起反华的浪潮;然而当佛教在印度式微,东南亚却为它保留了重生的种子。也许,如果我们跳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固定圈子,抛开征服与被征服的相处之道,当我们以更阔大的视角看待问题,把视线延长到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会得出不同寻常的结论。

今天,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你又能很轻易地看到东南亚各国向中国表示臣服的各种迹象,如何加强中国在这儿的影响?是靠超市里铺天盖地的中国货,是成群结队的旅游人群,还是是军舰大炮的强大战力?又如何让小小的东南亚不会对庞大的龙之帝国望而生畏?

中华文明与中国人已经纠缠在一起,我们不可能,也不需要改变自己去适应别人;我们与它们之间不存在平等,我们太庞大,随便一个动作都可能在对方掀起波澜,所以需要我们更多去了解别人,理解别人,因为互理解比征服更持久、更强健有力。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佛教统治着东南亚。越南信奉上部座佛教,缅甸被称为黄金佛国,泰国被称为微笑佛国。而在伊斯兰进入东南亚之前,马来西亚也是佛教的天下。

然而,我从不相信纯粹的佛教能够治理一个国家。

佛教主张众生平等,那么佛国的国体该是什么样的才能运转下去?国王与平民的社会地位又该如何进行区别?如果没有差别,国王凭什么凌驾于平民之上?它的政体又该是怎样的,什么样的措施才能让国家政策执行下去?特别是在过去,民主思想还没有来到这个国家的时候,松散的佛教又如何能把民众长久凝聚到一起?

2014年来到泰国之后,我在泰国的村镇之间寻找答案。在那里,我看到了印度教神祗的梵天(四面佛)和象头神(伽内施)的塑像、画像遍布街头巷尾。当然,一起享受人间香火的还有现任国王普密蓬。另外,我还看到无数家店铺门口都有色彩非常艳丽的,正在舞蹈的女神,她们明显带有印度教的风格,只不过某些特征被泰国化了。

而在与泰国曼谷大皇宫毗邻的玉佛寺,有一幅长约1000米的壁画长廊,上面绘有178幅的《罗摩颂》,这是印度古典文学史诗《罗摩衍那》在泰国的变异本,壁画把泰国的国王巧妙地镶嵌到这了一故事当中去,从而让泰国国王成为按照上天旨意安排到人间,并顺理成章统治人间的天神的代表。泰国王给自己的王族确立的尊称为拉玛家族,而拉玛这个词,正是印度教天神罗摩的另一个译音。

同事从柬埔寨的吴哥回来之后告诉我,哪里是佛教的雕塑,分明就是印度教的产物嘛!

原来印度教早就侵占了这儿,只不过不像佛教、伊斯兰教那样建立寺院,广收信徒而已。

很多人评价过去的中国统治者是外儒内法——外儒,给封建统治者披上一层仁德的外衣,内法,则为统治者的专制统治提供了坚强的后盾。

那么东南亚的那些佛国呢,那就应该是外佛内印。佛教是外衣,印度教是内里,只不过在印度教核心教义之一的种姓制度,变化成等级制度而已。

在泰人的阿瑜陀耶王朝时代,国王波隆摩·戴莱洛迦纳推行萨克迪纳制,这项制度可不是宽泛模糊的社会等级规定,而是详细勾勒出每个人在社会中的位置,你向谁效忠,,谁是你的下属,所有关系一清二楚,连寺院的僧人也不能例外;而在曼谷王朝时期,拉玛一世命令所有的平民在自己的身上纹上自己地方长官的姓名,以及所居住城镇的名字;直到今天,在这个主张众生平等,且施行民主制度接近百年的国家,依然不允许平民议论王室,更不能亵渎国王……

想一想这也是必然现象,倘若不把印度教引入到统治中来,一味靠慈悲、道德与谆谆教导立国、治国,作为暴力机器的国家,又如何能够维持下去?当国家都不存在的时候,人民又到哪里去寻求庇护?

 

当然,印度文化并不是一枝独秀。

同样以泰国为例,你会发现这儿的宗教确实够复杂的:类似于萨满教的本土教派;受中国影响的地神崇拜;从中国舶来的道教;斯里兰卡的僧伽罗小乘教派也迤逦而来。

这些宗教在这儿都根基深厚,然后共生共荣;于是你经常可以看到,属于不同派别的神佛经常挤在同一个神龛里,一起生活在千家万户。这有点像他们的语言,开始是苗语、泰语,然后是闽南话、台湾话,再后来西方的语言也加入进来,然后就成了一锅大杂烩。

(二)

在某些方面,泰人有点像阿拉伯半岛的阿拉伯人。

阿拉伯人默默无闻地在阿拉伯半岛的沙漠里生活了几千年,然后在公元6世纪,它闪电般的崛起,征服的脚步迅速踏遍了大半个当时已知的世界,接着激情减退,帝国的范围退回到自己的领地。

泰人也是这样,在很长时间里,当缅甸人、吴哥人、越南人在这片土地上声名显赫的时候,这些泰人几乎还不被别人知晓,或者是只是扮演着跑龙套的角色。然后从十世纪开始,这些人忽然变得重要起来,在天才国王的带领下迅速闯出一片天地,成就了日后的泰国。

然而,他们又与阿拉伯人有很大不同,他们没有取得像阿拉伯人那样的辉煌成绩,也没有像阿拉伯人那样迅速褪色,而是守住了打下来的江山。

和许多国家的历史一样,这个国家的历史同样充满跌宕起伏、潮起潮落。从公元1238年建立素可泰王朝开始,泰人先后经历了素可泰王朝、大城王朝、吞武里王朝和曼谷王朝,有五位君王被尊为大帝:素可泰王朝的兰甘亨大帝将流行于素可泰地区的巴利文、吉蔑文加以改造,于1283年创制了泰文;纳腊萱大帝,阿瑜陀耶王朝国王,在位时东征柬埔寨,西抗缅甸,形成了泰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最大版图;此外,闻名世界的泰拳也是由他发端;达信大帝,吞武里王朝的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皇帝,他赶走了缅甸人,统一暹了罗全国;曼谷王朝的拉玛四世废除了奴隶制,创建了小乘佛教的正法派;朱拉隆功大帝,即拉玛五世,是现代泰国的缔造者。在他执政期间,泰国迅速发展为一个近现代化国家,并在英国和法国的强大压力面前维持了国家独立。为弱小国家如何与强国相处,并维护自己的利益树立了典范。

然而,即使有过多位英明睿智的帝王,但有一个问题没能得到很好决。那就是臣子篡位问题。

在泰人不算长的历史中,谋朝篡位的次数多得吓人:叔叔篡侄子、儿子害老子,那些王公大臣也不甘寂寞,极力掺和进来,把这个推下去,把那个拉上来。而泰人对此非常宽容,唯一受到抵制的是提洛卡王,不是因为他的篡位行为,而是因为他把自己的父亲流放以后,还要追上去杀人灭口,这就让旁人看不过眼了,摆出要打架的样子。双方不过点到为止,提洛卡就此罢休,对方也偃旗息鼓。

当民主制度引入之后,争夺的重点不再是王位,而变成政府总理,于是政治斗争就演变成一次次的政变、倒阁,让这个佛光普照的国家,成为世界上政变最频繁的国家。

如何解开这个篡位或者倒阁的死结?泰国人一直没有找出好的办法:没有才能的人不能很好地为国家效力,而有才能的人往往就有野心,这种两难的选择让泰人的统治者莫之所从。

从这儿就可以看出儒家文化的优势了:在中国,不论是不是长辈、亲人,除了父母少数人之外,见了皇帝就要下跪,不论你有多大功劳,多么了不起的才能,只要对着皇帝说话声音大了,那就是大逆不道,要是有什么“犯上”的行为,那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在历经东汉、曹魏一连串篡权之后,应该说当时的人对于篡权行为应该非常宽容了,可是当自身基础非常雄厚的司马氏父子相继掌权的时候,还是有王公大臣、封疆大吏冒着诛九族的危险,明里暗里不停反对他们,举兵造反、叛逃到吴蜀等举动接连不断。这就是传统、文化的力量,它让很多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即使成功了,也要承担千古骂名。

对统治者来讲,儒家文化最能打动人心的,也许不是温良俭恭让,而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除了不停地谋权篡位,与尽量采取开放式姿态招揽人才的中国封建统治者相比,在王朝时期的泰人还存在另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家天下”。那时候的王朝不像是个国家,而是像个私企,甚至是个家庭作坊。叔叔、伯伯、哥哥、弟弟,加上儿子、孙子、女婿,亲戚、朋友围绕在国王周围组成一个圈子,然后由这个圈子来管理国家。当上一茬人结束历史使命,下一茬人接手的时候,依然是相同的形势。当然,偶尔也有闯入者,但都是外国人:国家的行政高位宁愿开放给外国人,也不向本国民众开放!

也许这就是大国与小国的区别,这种统治方式在中国根本就行不通,大国必须搜罗天下人才为我所用,必须凝聚更多的力量,因为它要包容太多的族群,各种各样的文化;而小国没有这种负担,近乎单一的族群,不太大的疆土,政令更容易传达到国家的各个角落等一系列优势,使国家的统治变得简单很多。

造成这种局面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泰王繁盛的子嗣。仅仅拉玛五世就有77个儿女,由此可知历史上各个王朝的泰王如何多子多孙了。如果再算上各个王子王孙的子子孙孙,仅仅是安置这些人,规模较小的政府机构已经觉得力不从心。

同样是在王朝时期,在这个国家几乎看不到平民英雄或者草根豪杰。不论是乱世还是太平年代,都是当权者的天下。权势与艺术,甚至包括社会道德的光辉都没有渗漏下来,只有宗教像任何一个地方一样,进入到广大人民生活中来了。所以普通泰国人从心底遵从权势,又自觉与权势分离开来。虽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许怀着满腔热血,也许才华横溢,可那扇门一直紧紧关闭着,从不打开。

既得利益者维持自己的利益,劳动人民负责劳动,这看起来是一幅布局合理的画面,然而在危机面前立刻露出了马脚,当时光的脚步走到阿瑜陀耶王朝后期,现实情况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缅甸人举兵入侵,大片、大片的国土竟然无人防守,国王甚至不能调集兵力阻挡一下敌人进攻的脚步,只能任由敌人冲过来。偌大的国家只剩下大城府孤零零的站立在那里,因为在城里的人不知道该往哪里退却,还能往哪里退却。当王城被攻破之后,包括国王、王后在内的数以千计的王公贵族像成串的蚂蚱一样被人带回缅甸。而当第二次被缅甸人攻陷大城府的时候,这儿直接变成一片废墟——每个人都知道缅甸人又要到来,却没有人为战争做准备,只是眼睁睁看着敌人如洪水猛兽般冲过来。

泰人王朝比缅甸富庶很多,然而生死存亡时刻,却没有“不相干的人”挺身而出。麻木、冷漠、人心涣散,就是这个国家末世的场景。而随后到来的朝代更替成了一小撮人上演的戏剧,大多数人只是不情愿的参与一下而已。

难道这些人不爱自己的国家吗?也许不能这样简单的归罪,但出现这种情形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当达信建立起新的王朝点燃民众对这个国家的希望的时候,面对即将到来的缅甸人,泰人只是稍作防范就把缅甸人挡在了国门之外,几个简单的组合拳,就把以前看起来不可战胜的敌人打倒在地,缅甸人的神话一下子就破灭了。

原来,之前的泰人真的是败给了自己。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时候的暹罗显然是个畸形儿,这个国家没有腰身,就是脑袋长在脚上。无论这个大脑袋装饰的如何富丽堂皇、威严赫赫,只要别人一推,就会栽倒在地。

(三)

西方列强大规模地进入东南亚,拉开了泰国新的历史帷幕。而西方势力强有力地左右泰国,左右整个东南亚的局面一直持续到20世纪中后期。一直到苏联解体,东南亚不再是东西方阵营斗争的前哨才告一段落。这是一段离我们比较近的历史,一段令人眼花缭乱的历史,也是值得深思的一段历史。

从拉玛四世开始,西方人的威胁就来到了泰国,拉玛四世说:“今后,我们与越南和缅甸之间将不会再有战争。我们将和它们一起面对西方!”而真正周旋于西方人之间,把古代泰国与现代泰国连接起来的是拉玛五世——朱拉隆功。他开阔的眼界,与时俱进的理念,以及驾驭国家的能力,对时局的判断能力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在泰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留给了后来人处理这类问题的智慧,也让泰国在亚洲国家中脱颖而出,与日本一起成为亚洲的明星国家。

由此也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当国家面临不可战胜的敌人,或者国家处于低谷期的时候该怎么处理与那些强国的关系。是准备鱼死网破?还是无奈地逆来顺受?又或者像朱拉隆功一样通过调整自己的姿态,并且采用有效措施积极沟通来摆脱困境?

泰国的柔韧性,有泰国以降就表现的特别清楚。刚开始的时候,大概因为根基还不牢固,加上国王是华裔,于是几百年里都依附着国势强大的元、明、清帝国。

16世纪开始,西方人来了,葡萄牙、荷兰、英国和法国等殖民主义者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发力。他们本来是要侵凌泰国的,但很快就发现,泰国政府其实是个很好的伙伴:热情敞开的怀抱,彬彬有礼的统治者,使得这些外来者根本不需要露出齿牙就能够达到通航、通商、进行国际贸易的目的。泰国人坦然地把西方人接引进来,让泰国成为西方势力在东南亚立足的据点,而它则在中间扮演了掮客的角色,更利用西方的先进生产力改进了自己的国家(非洲的加纳也是这样的国家,只不过情商要比泰国低很多,但比起周围邻国哦,要强上很多。)。

帝国殖民主义在19世纪后期,以及20世纪初期达到顶峰,连欧洲本土那些与西欧列强有着很近血缘关系的国家,包括希腊、东欧、土耳其等国家也不能幸免,成为殖民主义的牺牲品。这些国家要么被托管,要么直接被外来者控制,甚至被瓜分殆尽。但泰国却创造了一个奇迹:它成为东南亚唯一幸免殖民的国家,由此可见泰国人是如何长袖善舞了。

在拉玛四世刚登上王位的时候,当香港总督鲍林代表强大而专横的英国使团来到曼谷,拉玛四世和苏利亚旺以英国人意想不到的热情、真诚和熟不拘礼接待他们。拉玛四世将鲍林接到他的私邸,亲手给鲍林点上雪茄,斟满红酒,贴心的像多年的老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泰国人本来两不相帮,坐山观虎斗,直到战争后期才选择支持协约国。结果,赢了战争的英法等国要跟它清算,然后他们聘请两位美国人做外交顾问,其中一位美国总统伍德罗的女婿。那时候美国是当时整个欧洲的债主,而泰国紧紧抱住美国政府的大腿,不但逃过一劫,而且向主权完全独立迈出一大步。

194112月,日本入侵泰国。抵抗了几个小时之后,泰国与日本人缔结同盟,并容许日军以泰国为基地入侵缅甸和马来。也因为泰国的背叛,致使中国远征军的后背一下子暴露给了日本,造成无数的伤亡。

而不等二战结束,泰国就急急忙忙抛弃了大势已去的日本,不但没有受到制裁而且因为与美国“结盟”,成为美国在东南亚最重要的盟友。在日本投降之后,泰国政府立刻加入到清算日本政府的队伍中,所获得的赔偿是个天文数字。

二战前后,泰国政府公开反华,甚至声称中国人是亚洲的犹太人。其实坚持这一主张的披汶和一些政府要员都是华裔;五十年之后,当中国重新强大,不用说了,泰国人又成了中国人的好朋友,在东盟事务上开始向中国频频抛送媚眼。今天的泰国还是东盟主要成员国,世界新兴工业国家和世界新兴市场经济体

如同人的运气一样,国运其实也是高低起伏的。每个国家都因为危机获得攀升,或者沉入低谷。而泰国人在危机来临的时候,没有盲目自大,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积极行动起来,摆脱困境,争取最大的利益。

在西方人到来之后,泰国的境遇与周边几个国家形成鲜明的对比。当然,如果只是把泰国的立国策略归结为见风使舵是不公正的,国内相对稳定的政局,开明的政治,开放的态度,殷实的国家实力,一直处于戒备状态的军队,为泰国政府能够周旋于列强之间提供了保证。

 

在灵活的态度、柔软的身段后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后面。

当意识到欧洲在军事、科技、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走在时代前列的时候,几乎所有王室子弟都在欧洲学习;当美国越来越重要,泰国人真诚地与美国人交朋友,向美国人敞开自己表达真诚,从而赢得大力支持。

当新的思想、新的生产力由留学人员带到这个国家之后,虽然也有阻挠的力量,但是相关改革还是迅速推动起来。改变一个国家,改变一个社会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未来还不明朗,得到的利益却先要失去,所以害怕失去比渴望得到的力量更强大,这就是社会发展的阻力。无数手中握有社会资源的人,为了保住拥有的一切,往往能以命相搏。然而,在面对世界潮流发展的大势时候,泰人各利益集团勇敢地做出了牺牲,这也让他们在与社会共同发展中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这个国家武力不足以抵御大国、矿产资源不足以自足、民众相对温和,屏息在大国之后大概是很好的选择。而且各方面势力角逐越激烈,它就活得越自在。它从没要求过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它愿意接受外来的东西,同时外来的因素也愿意进来——在这个国家,相关各方很容易就能找到自己的利益点。

 

泰国被称为微笑的国度,当踏上这片国土,你能从内心感到这里的人民内心的平和宁静。泰国人说话时重音都放在每个句子的后面,加上语速缓慢,所以不论男女,说话口音都糯软柔和,要是出自少女之口,便感觉时时都像在撒娇。

我们在曼谷游玩的时候,当地的一位女士为了帮我们找到大皇宫,陪着我们走了两个半小时,确定行程无误之后才离开。

在巴真武里府的工程会议中,即使他们占据上风,掌握着大把的证据,在跟你讨论问题的时候也不是疾言厉色,而是商量,甚至近似于哀求。

也许正因为这样的民族性格,所以历届政府才可以在需要放软身段的时候身段放得那么软,民众也没有太多骂声。不过所有妥协背后都有利益损害的:在西方殖民时期,暹罗失去了老挝、暹粒,几乎丢掉了一半的领土;二战期间跟日本结盟,日本人毫不客气地践踏民众权益。也许在这柔软后面,总有部分人在哭泣,还有就是民族自尊受到伤害,然而从整体来看,这个国家,这儿的人民都受到了保护。

与泰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越南,因为“刚硬”,所以这个国家饱经摧残,在全球经济向好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硬生生由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跌落到世界上最贫困国家的行列。

泰人很早就创造了自己的文字,据说,每一个有自己文字的民族都是了不起的民族,一方面代表文明发展水平、社会组织能力、协调能力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再一个就是代表他们的整体思想发展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而思想,有时候是比AK47更有力的武器,因为它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生命力。

(四)

泰国更民主的阶段是从苏联解体之后开始的。

从很久之前开始,泰国就已经是个向世界开放的国家,这儿是南亚、西亚以及欧洲、非洲往来交通的中转站,而曼谷从成为首都开始,就是重要的贸易城市。中国的陶瓷、印度的香料、波斯的细密画、西方的工艺品,都在这里集散,然后流通到不同的大洲。在泰国期间,我看到中部地区一个不知名的小镇的超市里面的商品来自世界各地,而生活在这个小镇上的外国人与当地人的人口比例,远高过北京、上海。

与此相适应,泰国的国家发展进程也深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泰国进入更民主的阶段。

西方走向现代民主应该归功三个因素:第一是1929年到1934年的经济大萧条,它彻底暴露了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社会消化不了过剩的生产力,而普通人购买不起生产出来的产品,从而让那些资本主义国家像吃多了观音土而鼓着大肚子的莽汉。资本主义国家显然没有坐以待毙,然后以国家干预为特点的罗斯福主义出现了,资本主义大生产的主要目的不再是向国外倾销。他们依旧从殖民地那里搜刮钱财,或者从对手那里抢夺钱财,但更愿意为本国民众进行生产。因为他们发现,本国民众才是消费的最大群体,只有让他们有了钱,本国的社会化大生产才能形成良性循环。于是在这种认知的带动下,西方社会普通人的收入大幅上升,开始享受社会发展带来的红利。因为普通民众经济地位的提升,让西方现代民主有了经济基础。

第二个因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资本主义之间的战争带来了巨大的破坏,将无数人推到了生死边缘,也遏制了资本家无休止的欲望。他们开始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生活,而不是生存;拒绝成为欲望的奴隶等思潮开始成为主流。虽然国家层面的争斗依然激烈,但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民众已经不再那么好战。另外,受教育群体急剧扩大,新闻、电视、报纸等媒体广泛深入社会中去,信息的传播比之前的时代快了无数倍,主流价值观的推广越来越便捷,社会越来越趋于大同,所有这些都为更民主的阶段到来打下了思想基础。

第三个因素是从诞生以来就一直象征着新生命、新力量的苏联,让无数之前经历过西方世界殖民,打心眼里就不相信西方的新生国家一直仰仗的苏联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解体。即使有了物质基础、思想基础,但是更普遍的民主还在等待一个契机。因为民主就意味着要包容各种各样的观点,各种各样的主张。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苏联,和它身后代表的价值观让西方世界不敢放开民主的臂膀,不敢拥抱所有的价值观。

在那时候,国际主义是这个星球的主旋律。而从非洲到拉丁美洲,再到欧洲、亚洲,都成为两个国家的战场,尤其是那些政局不稳的国家,每一位领袖的屁股底下都有一座活火山等待爆发。除了彼此对攻,还要防备对手对自己的偷袭,在这种土壤中,又如何能培育出娇美的花朵?

泰国处于两大阵营对峙的前哨,在那时候,军人政府紧紧依附美国,成为美苏在东南亚斗争的前哨。在这种时局下,民主和选举,都不过是一副空壳而已。

等到苏联轰然倒地,西方世界这才松一口气,获得胜利的美式民主一下子成了香饽饽,民主这才敢把臂膀敞开给不同的政见者。相应的,泰国自然也走向更民主的阶段。

不过,泰国并没有因此一步就迈入民主的圣殿,从拉玛六世开始,军人干政的影子一直在那里。甚至在进入21世纪之后,美丽的英拉总理仍然会被军人驱逐,再加上高高在上的王权,这个佛国真正的民主时代还没有到来。

然而,即使是这样,你仍然会看到泰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真正热爱,对自身社会价值的自我认同感在提高。是什么将普通人从过去“草民意识”的漩涡中拯救出来?也许有人说是民主,但我觉得更多是经济独立。当人民不用靠乞求别人恩赐生活的时候,普通人也有了独立人格。于是,不过是二三十年的光景,泰国人已经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面貌。

       

在泰国,泰人告诉我,据说吞武里王朝的开国君主郑信曾诅咒曼谷王朝九世而亡。

因为这句话,曼谷王朝曾经长久耿耿于怀,也许因为当时有人对不起郑信,所以心怀愧疚;也许当年大城府被破城而入,王族受难的惨状触目惊心,所以这样的诅咒让人胆寒。

然而从今天来看,郑信的预言也许不会实现了,至少那种土崩瓦解、家破人亡的悲剧不会出现。在拉玛六世到拉玛七世之间,这个国家的专制王权被取消掉了,君主立宪制国家建立起来。从那以后,国王不再是各种利益的集中点,也就不会受到极端对待,更不会株连拉玛家族。也许九世之后的拉玛王族在政治舞台的表演会越来越少,分量越来越轻,然而越是这样,拉玛家族失去的就会越少。这是民主的结果,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结果。

老子说,以其不自生,所以长生。

*           *          *           *

这本书给了我一个看待历史的崭新视角。

在这之前,因为各种原因,我看待问题的视角被束缚住了:只要是统治者都是反动的,都是落后于社会发展的;有作为的君主那是穷兵黩武,碌碌无为的君主那是酒囊饭袋;而文武大臣都是帮凶,要不就是实施准备篡位的阴谋家。而只要一提到农民,那就是勤劳勇敢、美丽善良;只要是造反,肯定是造反有理。特别是针对西方列强的观点,无论什么举动都是蛮不讲理,任何措施都是带来深重灾难。

但是通过读这本书,我有了不一样的体验,那就是无论是哪个社会,都是精英在管理着这个社会,因为身处社会顶端的永远都是很少的一部分人。如果这些精英只为自己的君王,那这个朝代必然要灭亡;如果精英们在为人民牟利,那么这个国家就变成了天堂。

而一直被认为是西方列强经济侵略的那些条约,在这里也有了新的视角。例如一直被国内评价为丧权辱国条约的《伯尼条约》,在暹罗看来却是立刻提升了暹罗对外开放水平,外贸额立刻扶摇直上,而且更好地让这个国家与外部世界连接在一起,成为避免国家继续走向愚昧的契机。仔细想一想,今天许多国家努力加入各种国际经贸组织,不是同样要降低关税,让财政政策透明,从而让大家在同一平台上竞争吗?只不过那时候我们竞争力还很低,占尽了劣势,同时也没有顺势把自己的国家向前推进一把……

我是因文入史的,学习中国文学发现,在很多时间里,很大一部分作品都与政治有关,那些流传至今的谏疏奏议,更是赤裸裸的政治文章。从几千年前开始,那些有才能的人就把身心投入到国家事务当中,为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美好而奋斗。然而,我们的政治家、文人更注重的是如何如何管理这个国家,如何发掘民众的潜力,如何保护民众利益。但对国家如何进行组建,权力如何进行分配,怎样才更合理却讨论的很少。君权天授这一观念像铁幕一样遮住了人们对这方面的探索,而这却恰恰是组建一个国家的基础。

西方国家在对国家权力构成,国家权力分配方面的探索走到了我们前面,也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今天的民主,就是基于这些法理知识之上的。而在美国工作的本文作者很显然借鉴了这些方面的知识,将这些思想贯穿到本书当中。愿所有有志之士都能从本书中获益,通过借鉴别国历史,认清我们自己的路。

落叶满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威望:48
文章:1998
现金:
经验:2249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8年11月16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4-22 20:33:00 ) 第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落叶满阶

希望早日拜读到开阳兄的大作!
希望在远方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散文管理
威望:444
文章:1931
现金:
经验:1896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3年10月3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6-26 11:34:00 ) 第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希望在远方

学习,开阳兄也是多时不见。

我亦思亭深竹里,也思归去听秋声。
吉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威望:40
文章:4191
现金:
经验:23375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3年11月11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7-29 15:51:00 ) 第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吉檀

“审乎致远,行之在人。”多年之后,你的路走的更远了。

我心荒芜,形神拘乐,今此只余低徊愧叹。


刘开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业余侠客
威望:12
文章:320
现金:
经验:49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7月2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8-13 23:10:00 ) 第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刘开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久不见各位朋友了,而吉檀每一次评价都让我获益匪浅,思考良久

 5   5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