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原创]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您是本帖的第 1252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14 16:12:00 ) 第 6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一 冬暮(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一 冬暮(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一 冬暮

    贞观二十二年冬暮。
    媚娘所居芳文殿前梅花依前开着,一缕幽香细细传来,远处隐隐乐音。
    “才人,宫里人说,大家每日里与玄奘那大和尚谈经论道,怕是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日后亦将要改了呢。宫里为那大和尚专建居所,就北阙紫微殿西,号弘法院的。那大和尚昼日里与大家谈说佛法,夜则还院翻经,听闻得大家数攘袂叹曰:朕共师相逢晚,不得广兴佛事,甚以为憾的。”
    怕是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日后亦将要改了麽?那倒未必不是好事。只是恐怕还将难成罢。媚娘抚卷书的手不觉微微一顿。
    “才人。宫里这些时礼佛之风愈盛了,九月间新度僧尼万余人,现太子殿下又建大慈恩寺,别造翻经院,伏奉敕旨度三百僧,别请五十大德,真佛门之盛。听说大家原所尊崇之道教中人,这些时大不自在。”阿菊依旧絮叨着,媚娘倒也随她说说——她亦想听听平常宫人们私底里议论。

    殿外风似停了。阿蓉将来暖饮,置紫檀案上,媚娘于案前沉吟着。
    经序已成,大慈恩寺已建,翻经院亦已落座,自然是与佛门修好意。然一旦“道先佛后诏”止,则伤及唐帝尊祖之根底,且亦将及尊帝、尊佛之争。此事攸关唐帝颜面,以唐帝好自尊大之禀性,恐难矣罢。倒是依那玄奘大和尚遇事绝不干休性情,必提及这停“道先佛后诏”的。毕竟,佛门众人自贞观十一年颁此诏起念念于兹十余年,现佛门拨云见日,此自为第一急务。诸事一旦有定,那玄奘大和尚必言此。倒是唐帝届时将何以言呢?毕竟,唐帝正切念佛门良术,且“愿为遐龄,常驻颜色,发素成玄,使益为壮”呢。
    “便殿宫人们且还议论,若这般样儿下去,十余年间因大家之旨废弃之寺庵皆得重兴,佛门之盛恐将过前隋文帝时呢。”阿菊只顾兴头头言说,却未注意及媚娘之沉吟。
    佛门之盛将过前隋文帝时麽?前隋文帝幼为女尼养成,后为天下主,大振佛门声威。而唐帝尊老子为祖,此事麽——
    媚娘饮了暖饮,心念微动。
    一时阿蓉自殿外行来,往殿内置灯处去添了灯油,灯芯重挑了挑,剪了灯芯。阿菊见媚娘有些懒懒的,知道媚娘懒怠说话意思,歇了絮叨。

    弘法院内的风较大兴宫它殿似乎和祥一些,院内一只乌雀栖于槐树枝上晒着午后冬阳。屋内僧玄奘正细研经卷。
    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已十余年了,自己者番请经序得成,又新度僧万余人,颇有重兴佛门之势。何时借机与唐帝言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之议呢?玄奘译经之时,亦时常思忖着。
    乌雀依旧于槐树枝上静静晒着午后冬阳。玄奘停下了手中译经之笔——是往唐帝便殿之时辰了。
    贞观二十二年冬暮之大兴宫分外安静。太子依旧居于唐帝殿侧院,与媚娘常相遇着。虽只偶尔相遇应答,或心照不宣眼尾余光。两人皆守礼彬彬,太子固古之君子,媚娘亦淑静美人。

石红梅(绿竹) 字(2018-4-14,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18 12:22:00 ) 第 6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二 气怒(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二 气怒(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二 气怒

    如此便至年时,不消得说,自是依例华灯溢彩,歌舞不已,更少不得大傩者驱除群厉。文武千官,舞蹈太平。前朝如此,后宫亦自繁丽富贵景象。
    数九行过,天时渐至向暖,草长莺飞,雀儿呢喃,春朝春日,好景无限。媚娘当值时自往便殿分内职司。归来时则于芳文殿对花对月,赏玩低徊。阿菊、阿蓉随跟着于便殿、芳文殿间,日子倒甚清静。

    春。又日。
    媚娘芳文殿间棣棠花开得真亦太盛了,朝来新露尚未得干,近处淡竹掩映着,有些娇艳人。媚娘于案前阅着卷书,这是她自来最爱之消闲法一。
    “才人,宫里新出了桩吾唐以来从未有之事。说是大家震怒呢。”
    “是麽?”媚娘闻此言,卷书处的手停了。
    “才人。说是也不知哪里农家,于高祖皇帝时入宫的个内人。想来也非歌舞伎家。若乃歌舞伎家,亦经择选。从未听说的个内人,不知为何死了。家里人远来讨赏,那贫苦人家,有这麽个事,也难免的。只是那农家自那内人入宫也未得入京探望过,也不懂宫里规矩。想宫外内人即夫妻之义,只道入宫为得内人,便与君王有番夫妻恩义了。哪里晓得不过是个普通内人,未得品级,服侍闲杂人的。连君王后妃前也未去得,从不曾有过体面。来宫里讨赏时,那农家无知,胡说了番甚麽内人即高祖皇帝妻室之类的浑话。笑煞个人,直打了出去。不知怎地,大家晓得了,龙颜大怒,直要怒杀了这农家。说来真亦场笑话。”
    “也没甚麽。前些时不亦言,宫外有不晓事之人,不知宫之内人称无关品级,宫之内人大率皆平常宫人意,只道宫之内人俱为大家已纳之妾室耶。宫之不同寻常民家,宫外自多不解宫内事者。只这般样胡言,大家气怒,亦自难免。那农家也是进得宫来,与宫中人言此。若是外间与人论及,逢着那假扮高祖皇帝的,说不得以为妻室,也未可知呢。”
    “才人。近日听人言及汉时吕后,道吕后当年未得那般样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饮喑药,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者。若真为此,戚夫人当即死也。如何能苟以半刻?那史书所言不可皆当得真。如何无人为那吕后一言也?”(《汉书 卷九十七上 外戚传第六十七上》“高祖崩,惠帝立,吕后为皇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钳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曰:“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女?”太后闻之大怒,曰:“乃欲倚女子邪?”乃召赵王诛之。使者三反,赵相周昌不遣。太后召赵相,相征至长安。使人复召赵王,王来。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上,入宫,挟与起居饮食。数月,帝晨出射,赵王不能蚤起,太后伺其独居,使人持鸩饮之。迟帝还,赵王死。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饮喑药,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居数月,乃召惠帝视“人彘”。帝视而问,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余不能起。使人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复治天下!”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七年而崩。”)
    “你哪里晓得。吕后当年为权不旁落,立子惠帝之女甥为惠帝之皇后(《汉书卷九十七上 外戚传第六十七上》“孝惠张皇后。宣平侯敖尚帝姊鲁元公主,有女。惠帝即位,吕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帝为皇后”)。舅、甥合婚,乃人间第一大羞事。天下无不耻之。虽然惠帝之皇后——即惠帝之女甥孝惠张皇后至死亦童身。然孝惠张皇后、吕后子惠帝岂不耻者?吕后居太后位,行此不伦之事,天下岂有肯为其一言者?”

石红梅(绿竹) 字(2018-4-1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4-28 11:05:00 ) 第 6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三 内官(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三 内官(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三 内官

    “吕后以舅、女甥为帝后,是真令人耻者。然孝惠张皇后立为皇后,说至死亦乃童身。焉有已立为后数年尚童身者乎?”
    “斯又何足以为奇也。宫之备选内官,甚或低位备选内官升迁高位之内官,未经承恩者,又何鲜耶?若汉昭帝方过十岁之纳六岁之上官皇后。上官皇后六岁入宫为婕妤,月余立为后,岂其六岁次第经婕妤、立为后时能蒙方过十岁之汉昭帝之恩者乎?况甫六岁之上官婕妤之为汉昭帝皇后,以其外祖权臣霍光也,岂六岁即辱之?宫之礼制所在,亦当待以年也。然已次第经婕妤为皇后矣,不亦童身乎?(《汉书 卷九十七上 外戚传第六十七上》“时上官安有女,即霍光外孙,安因光欲内之。光以为尚幼,不听……长主以为然,诏召安女入为婕妤,安为骑都尉。月余,遂立为皇后,年甫六岁)”
    “才人,听闻才人之号,汉时已备。斯时属内官者,抑乃宫官者乎?”
    “你也晓得这个?本朝美人、才人,皆属周官二十七世妇位。其制增损,累代不恒。前汉十四等。后汉贵人、才人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
    前汉之时,史书载汉元帝“因赦天下,举直言极谏之士。奉奏封事曰:“……阴气之盛,不亦宜乎! 臣又闻未央、建章、甘泉宫才人各以百数,皆不得天性。若杜陵园,其已御见者,臣子不敢有言。虽然,(上官)太皇太后之事也。及诸侯王园,与其后宫,宜为设员,出其过制者,此损阴气应天救邪之道也。(《汉书 卷七十五 传第四十五 翼奉》)”是言前汉元帝之才人也。
    司马迁所书之史亦曰“当是时,薄太后及太子诸大臣皆惮(淮南)厉王,厉王以此归国益骄恣,不用汉法,出入称警跸,称制,自为法令,拟于天子。六年,令男子但等七十人与棘蒲侯柴武太子奇谋,以輂车四十乘反谷口,……制曰:“计食长给肉日五斤,酒二斗。令故美人才人得幸者十人从居。他可。(《史记 卷一百一十八 淮南衡山列传第五十八》)”是言前汉孝文帝时谋反、“拟于天子之制”之淮南厉王刘长之得幸之才人也。”
    又有史载“诏赐中山靖王子哙及孺子妾冰未央材(才)人歌诗四篇。(颜)师古曰:“孺子,王妾之有品号者也。妾,王之众妾也,冰,其名。材(才)人,天子内官。(《汉书 卷三十 艺文志第十》)”未央宫,皇宫也。未央材(才)人,是言前汉之为天子内官之材(才)人也。
    此皆前汉之才人事。
    至于后汉之才人,若“帝幸濯龙中,并召诸才人,下邳王已下皆在侧,请呼皇后。帝笑曰:“是家志不好乐,虽来无欢。”是以游娱之事希尝从焉。(《后汉书 后纪第十 明德马皇后》)”。“时帝数失皇子,后忧继嗣不广,恒垂涕叹息,数选进才人,以博帝意。(《后汉书 后纪第十 和熹邓皇后》。此亦见之《资治通鉴 汉纪四十 和帝永元十四年(壬寅,公元一零二年)》“时帝数失皇子,贵人忧继嗣不广,数选进才人以博帝意”)”
    此处既言“后忧继嗣不广,恒垂涕叹息,数选进才人,以博帝意。”则末后汉才人亦当为天子之备选内官也。
    “帝幸濯龙中,并召诸才人”,召之才人亦应属天子内官。以若乃宫官,则不当以从之游娱。宫官皇后之属,帝不得随意以游娱事召之。斯宫之常式。
    魏晋时之才人者,载“(晋)武帝二十六男:杨元后生毗陵悼王轨、惠帝、秦献王柬。审美人生城阳怀王景、楚隐王玮、长沙厉王乂。徐才人生城阳殇王宪。匮才人生东海沖王祗。赵才人生始平哀王裕。赵美人生代哀王演。李夫人生淮南忠壮王允、吴孝王晏……王才人生孝怀帝……(《晋书 卷六十四 列传第三十四》)”“(光熙元年(丙寅,公元三零六年))十一月……癸酉,太弟即皇帝位,大赦,尊皇后曰惠皇后,居弘训宫;追尊母王才人曰皇太后;立妃梁氏为皇后。(《资治通鉴 卷第八十六 晋纪八 惠帝光熙元年(丙寅,公元三零六年)》)”此处晋孝怀帝追尊母——晋孝怀帝父晋武帝之王才人——曰皇太后,乃晋武帝时才人属天子内官进幸之典例。
    “才人。既云前汉、后汉、晋之才人皆乃天子内官。汉时史书又言“(傅)昭仪少为上官太后才人。自元帝为太子,得进幸。元帝即位,立为婕妤,甚有宠。(《汉书 卷九十七下 外戚传 第六十七下 孝元傅昭仪》)”那如何汉宣帝之傅才人,后为汉宣帝子汉元帝之傅昭仪者?
    晋之史书言谢玖“选入后宫为(晋武帝)才人。”“惠帝在东宫,将纳妃。武帝虑太子尚幼,未知帷房之事,乃遣(才人谢玖)往东宫侍寝,由是得幸有身。……玖求还西宫,遂生愍怀太子。(《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武帝崩,惠帝即位,愍怀太子立为太子,惠帝以父武帝之谢才人玖为淑媛。
    那晋武帝如何赐自家才人谢玖与子晋惠帝,且生子后为晋武帝子晋惠帝之淑媛了?”
    “此又何奇?汉宣帝还曾赐自之备选内人——家人子与其子,其子继位为汉元帝,立其父汉宣帝所赐之备选内人——为其生子之家人子,为皇后,即孝元皇后王政君也。(《汉书 卷九十八 元后传第六十八》“久之,宣帝……乃令皇后择后宫家人子可以虞侍太子者,(王)政君与在其中。及太子朝,皇后乃见(王)政君等五人,……皇后使侍中杜辅、掖庭令浊贤交送(王)政君太子宫,见丙殿。得御幸,有身”)
    凡宫之备选内官、宫官、备选内人未为进幸,赐与皇子孙,甚或殿臣,亦历朝宫之常式。便高祖皇帝、大家,何尝未曾赐备选之属与殿臣之者?”

石红梅(绿竹) 字(2018-4-28,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5-5 10:04:00 ) 第 6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武曌 六十四 论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四 论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四 论诏

    “才人,方听闻得人言玄奘那大和尚终于向大家请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了。(《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九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往贞观十一年中,有敕曰:“老子是朕祖宗。名位称号宜在佛先。”时普光寺大德法常、总持寺大德普应等数百人于朝堂陈诤。未蒙改正。法师还国来已频内奏,许有商量,未果……”)阿菊匆匆进得芳文殿,向媚娘言道。
    “是麽?”媚娘心下大震。果然有得今日,此绝非小可。她停了手中卷书,定了心神,静待阿菊说下去。阿菊见媚娘形容若此,亦知紧要,略停了停,又言语道:
    “大家却没有则声呢。只过了些儿,便言其他了。听宫人说,见大家如此,那玄奘大和尚再次陈词,大家便道“佛道大小,朕已知矣;佛理渊深,正修研之。然以宗承柱下,一时尚有不便者。师当我知”云云。便言经卷了。”
    然以宗承柱下,一时尚有不便者。那便是仍未应允了。想玄奘那大和尚难生欢喜心矣。媚娘不觉微摇了摇头。

    佛道大小,朕已知矣;佛理渊深,正修研之。然以宗承柱下,一时尚有不便者。师当我知。玄奘于弘法院内静修着。心中不免薄有怒意,佛门以“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 卷一百十三》)”不振十载有余,自去岁以显佛力故,得御制三藏圣教序。又度僧万余,唐帝且数言“朕共师相逢晚,不得广兴佛事,甚以为憾”颇有重兴佛门势。然至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请,唐帝终究还是寥寥数语搪塞了事。所谓其求有甚于者,然其意非诚者。真孰能忍乎!
    屋外熙阳尚好,槐树枝上乌雀低啭了几声,枝叶颤动,空气里青草微香,棣棠花开了。玄奘于室内一角将白檀香木燃起,满室微薰中他的思绪一沉,定下心意,将薄生的些许恼意淡化去,思绪翻转着——或还是借机再请罢——唐帝依前未允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之请,则末佛道之争,尚处不明,是障法者也。唐帝既不肯俯仰于天地之理,惟以自家宗柱为要,真非帝王资质。既此,且由之耳。至于眼下,相机行事便是。
    思定于此,玄奘心复澄明。白檀浓香中他眼前忽地浮现出一个女子——媚娘身影——这个看似娇艳若春夏芍药花般之小女子,容色鲜鲜,言若闲闲,却心思宛密,深不可测,未来真不可以知者也。
    一时朝堂咸知。
    太子亦听闻了玄奘请为唐帝婉拒事。那玄奘大和尚必大不悦矣。然其向不惮烦,事难亦必再三。者样看来,必再请之。只唐室以老子为祖,若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岂非僧尼为道之先,则末佛道之争,道之于佛,即唐室先祖之于佛也。若此,于唐室,亦已矣。虽然,经此一拒,阿爷疾再翻覆时,不知当何所往之。太子不免些愁思着。
    棣棠花依前灼艳地于御苑闲开着,柳树碧绿。宫中诸人却无赏花之心绪——唐帝疾患又复难安了。又以天时久旱,数月无雨(《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贞观二十三年“三月,丙辰,置丰州都督府,使燕然都护李素立兼都督。去冬旱,至是(三月)始雨”),朝野间皆暗下私言,以为唐帝失德,上天为警。

    暮春,去冬之久旱终于始雨了。三月辛酉,唐帝勉以重疾之体至显道门外,赦天下。丁卯,敕太子于金液门听政。是月,日赤无光(《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贞观二十三年“去冬旱,至是(三月)始雨。(三月)辛酉,上力疾至显道门外,赦天下。丁卯,敕太子于金液门听政。是月,日赤无光”)。

    阿爷此疾真有风雷势了。太子于唐帝殿侍疾毕,侧殿细思着——以太子身份,自难应承玄奘大和尚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之请。纵有日自己登位,只要仍以老子为先祖一日,亦复难停此诏——此非道先、佛先之争,实乃帝先、佛先之争也。所能为者,惟广兴佛事、善尊佛门大德而已。玄奘大和尚常于阿爷前,若诸事转圆,或可复请。只是那玄奘大和尚看似温文谦和,实极刚进勇猛,若不应其停诏之请,恐难也。
    暮春帝寝紫藤花低垂着,一阵风吹过,氤氲花香。太子忧虑了,他今载二十二了,近以唐帝之疾,忧思过甚。

石红梅(绿竹) 字(2018-5-5,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5-12 16:28:00 ) 第 6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武曌 六十五 之令(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五 之令(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五 之令

    正斯是时,有报,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炼的长生丹将成了。
    太子日日忧心于唐帝体况。报曰将成之长生丹他并不真以为信——从来未见万世不死之帝皇,亦未见能使万世不死之丹药,所谓万世不死,不过因世承袭罢了。这个天竺方士左不过是个骗人的番道人。然唐帝现迷于此,又有甚法子呢。只是阿爷之病,若不能医得麽——

    唐帝殿内静静息神,他是愈来愈不受用的了,头晕目眩常不能止,目不能开,胸闷气短。山风虽甚清凉,然他依旧觉额前若有浮热。看他眼神在处,近旁宫人小心侍应着。
    宫人们泰半皆退下了,只留当值的。太子亦将行往侧殿。媚娘嘱咐完宫人事体,阿菊随跟着,往自住殿院。两人皆守礼彬彬,各自谨行。
    殿内一时清静。惟殿外偶尔飞过鸟雀之音,未远处夏蝉之鸣。

    未久果然,唐帝服下了天竺番道人之长生丹。天竺番道人为所监看,待唐帝服下之最后效验。
    风依旧不疾不迟吹着,荼蘼花满地蔓白。含风殿微些寂静——服用了长生丹之唐帝一时倒未见有何其它不适。道士们进的乳石汤固然不见效验,御医安神汤亦不过尔尔,本来目眩的他又始头痛了。唐帝绝望地做最后的准备。太子昼夜侍疾。

    贞观二十三年五月。翠微宫。
    “李世勣才智有馀,然汝与之无恩,恐不能怀服。我今黜之,若其即行,俟我死,汝于后用为仆射,亲任之;若徘徊顾望,当杀之耳。”唐帝秘嘱太子。
    五月,戊午,以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勣为叠州都督;世勣受诏,不至家而去。
    辛酉,开府仪同三司卫景武公李靖薨(《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
    唐帝疾愈烈了,苦痢增剧(《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昼夜难安。太子悲不自胜,或累日不食。唐帝泣曰:“汝能孝爱如此,吾死何恨!(《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 贞观二十三年》)”殿中众人,闻之亦皆不免泣下。
    御医皆知,唐帝大限将至了。
    唐帝殿内昏睡着,头愈发疼了。喝过御医调配的安神汤,唐帝略觉好了些儿。着身侧侍应宫人们皆退往外殿,唐帝半躺着思度起来——
    当如何安置媚娘呢?眼见大限之期将至。或大限前杀之麽?倒是一了百了,只少个由头,旁人未免疑惑无因杀人,此之何谓。若着其殉呢?看来倒分外自然,泰半人以为君王有情,不能舍之,乃着与殉罢了。传将出去,也不会有甚旁的言语。倒是不着痕迹。然依李淳风所言,恐亦将大不妥罢,
    “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且据上象,今已成,复在宫内。更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
   若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唐帝思及此,心内不觉一寒。
    则末还是不当杀之麽?唐帝微阖双眼,苦思着。
    还是着其出家罢。从此割绝世俗,为己祈福,别为一天地。如此安排,或可免唐三世后之祸灾,亦可全此女之性命。

    “媚娘,你于宫中亦时日矣,吾之一旦,你——将之何?”唐帝看着殿内媚娘,语道。
    媚娘心下一惊,不容有思,回道:“陛下春秋正盛,何以言此。想过些时日,陛下疾瘳,自然万几安理。”
    “自然万几安理…”唐帝又是一阵气喘。略过片时,“媚娘,吾思久矣,一旦吾之,你,虽未蒙恩——亦且随宫中无所出之嫔御之例尼寺出家罢(《唐会要 卷三 皇后》“太宗崩。(武氏,即武曌)隨嬪禦之例出家。”注:“随嫔御之例出家”者,非嫔御也。若为嫔御,当为依嫔御之例出家)”
    殿内一时诸人静,皆待媚娘言语。
    媚娘骤闻唐帝此言,周身微颤,低首片时言道:“诺。陛下。”
    太子闻,寒意顿生。
    唐帝挥挥手,诸人皆退下了。

    花事终已了,依唐帝近日体况看来,终是时日无多了。己将何往之呢?本来己不过宫中未承恩之内官承旨才人,一旦唐帝驾崩,新帝继位,宫中诸人皆将重经择选,运命皆待之新。现下唐帝严令,己于帝崩之后,虽未蒙恩,亦随宫中无所出之嫔御之例出家。一旦此——
     “才人,听含风殿宫人说,大家今日疾痢愈剧了。(《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上苦利增剧”)”阿菊自殿外入得来,行至媚娘身侧,低声细语着。
    媚娘听了,却是无言。

石红梅(绿竹) 字(2018-5-12,阵雨转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5-19 9:29:00 ) 第 6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武曌 六十六 新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六 新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六 新帝

    风薰暖得有些腻人,殿外榴红似火,黄莺鸟于枝头婉转着,间或飞起。因皆知唐帝在这几日,含风殿内宫人们进出皆严屏气息,惟恐踏错,御医群集,长孙无忌、诸遂良等皆候。
    唐帝自知时日无多,李世勣受诏叠州都督,不顾而去。以此行止,知其日后必用心辅佐太子,又去一忧。密诏亦付太子。继之以的,惟托嘱无忌、遂良了。

    唐帝昏昏自躺着,偶微睁眼,亦神情散乱,不能成言。又复神思不济。太子见阿爷神思昏乱,不免心思亦乱。御医等不敢多言,含风殿一干众人,皆待唐帝返照。
    如此经夜,宫中人等多不得息,太子更焦灼不已。一夜灯烛,人影憧憧,自是无话。
    唐帝疾甚于日。宫内消息严禁,诸般人等皆行待命。翠微宫风声肃肃。
    丁卯,唐帝疾笃,召长孙无忌入含风殿,上卧,引手扪无忌颐。无忌哭,悲不自胜。唐帝竟不得有所言,因令无忌出(《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 贞观二十三年》)。宫中上下咸知,帝惟数日而已矣。

    这一日终是来了。
    五月,己巳。唐帝疾愈甚。玄奘于宫中。(《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至五月己巳,微加头痛,留法师宿宫中”)。
    唐帝寿日将尽了。想来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之请,于唐帝之纪,当无望了。玄奘微些失望。从来教门兴衰,各自有因,唐帝虽极力抑佛十余载,然朝堂上下,内外宫中,少有不尊佛者。现既如此,亦乃运数。玄奘微叹了口气。

    唐帝将崩了,后之事将如何呢?崩于翠微宫,太子必秘锁消息,严禁内出。若无大变,过得时日,车驾归了大兴宫,便是太子即位。即位之初,自也不及言废这“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宫中还有何人可以图日后佛门之兴呢?
    宫中……宫中……他眼前忽地浮现出一个娇艳可人之小女子——媚娘身影——媚娘依唐帝严命,若唐帝大行渐去,这小女子虽未蒙恩,亦且将随宫中无所出嫔御出家尼寺,其之未来——想起媚娘,玄奘突地心念一动,这小女子面相骨格,贵气充盈,容色娇艳,形容举止间竟有盈溢之意,绝非余生割绝世俗富贵之缘之相,却是何因由呢?

    含风殿,唐帝回光。遂复召无忌及诸遂良入卧内。谓之曰:“朕今悉以后事付公辈。太子仁孝,公辈所知,善辅导之!”谓太子曰:“无忌、遂良在,汝勿忧天下!”又谓遂良曰:“无忌尽忠于我,我有天下,多其力也。我死,勿令谗人间之。”仍令遂良草遗诏(《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言未竟而精气即涣散矣。太子急召御医进参汤诸等。未久神散。众皆不敢言,惟待之。含风殿一时肃肃。
    宫人们均不免有惊之色,加之太子严诫,心下皆是生惧。只玄奘静诵经持咒。御医随时候命,惟待唐帝而已。
    有顷,翠微宫,含风殿,唐帝崩。(1、《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有顷,上崩。”2、《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九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往贞观十一年中,有敕曰:“老子是朕祖宗。名位称号宜在佛先。”时普光寺大德法常、总持寺大德普应等数百人于朝堂陈诤。未蒙改正。法师还国来已频内奏,许有商量,未果而文帝(太宗文皇帝李世民)升暇。”)

    唐帝真驾崩了。含风殿风意肃肃。宫中人于含风殿者皆尊太子严令,严密进出。
    太子拥无忌颈,号恸欲绝。无忌揽涕,请处分众事以安内外。太子哀号不已。无忌曰:“主上以宗庙社稷付殿下,岂得效匹夫唯哭泣乎!”如是者,太子方乃强忍悲声,处殿内事。乃秘不发丧。无忌等请太子先还,飞骑、劲兵及旧将皆从。辛未,太子入京城;大行御马舆,侍卫如平日,继太子而至,顿于两仪殿。以太子左庶子于志宁为侍中,少詹事张行成兼侍中,以检校刑部尚书、右庶子、兼吏部侍郎高季辅兼中书令。
    壬申,发丧太极殿,宣遗诏,太子即位。军国大事,不可停阙;平常细务,委之有司。诸王为都督、刺史者,并听奔丧,濮王泰不在来限。罢辽东之役及诸土木之功。
    六月,甲戌朔,皇太子(李治)即皇帝位。赦天下。(《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

石红梅(绿竹) 字(2018-5-19,阵雨转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5-26 14:28:00 ) 第 6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武曌 六十七 览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七 览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七  览诏

    太子终是顺利即位了。媚娘轻舒了口气。大行皇帝五月驾崩,依制停灵。至于己身,虽未蒙恩,亦惟有依大行皇帝遗命随无所出之嫔御出家——
    六月大兴宫的风渐息了。
    长安城六月的风依旧薰暖,殿外依稀玫瑰清香,沿阶依次传来。新帝李治亦些疲累了,
    于案前凝思半晌,新帝李治忽忆起随身密带之阿爷密诏,“惟有即位日且身侧无人时方可秘启。阅后有疑义处,可与李淳风秘议,除此不可以使第三人知。便是李淳风,亦只可相询,决不可告知其密诏文。”
    何事如此要紧阿爷于生前密嘱呢?一念此,新帝李治不动声色遣退了殿内宫人,着遂安独于殿外守着,免有相扰。取出随身密携之阿爷所付密诏,细细阅将起来——
    竟是如此,竟是如此——阅完密诏之新帝李治之心霎时沉若寒冰。他眼前不由浮现起贞观十六年暮春夏初便殿里见媚娘时情景——
    暮春薰暖阳光下的媚娘那时正站在便殿中央,芍药花般娇艳面颊间带着一层淡淡光华,眉间蕊黄是最新式梅蕊淡红,倭堕髻右侧斜插着一芍药花形玉钗,配着茱萸纹绣橘黄地衫,袖缘郁金字文锦,满印着棣棠花文藕丝裙,蹙金绣浅青灰地帔子,娇艳中不失淡雅。时方十四的晋王于旁侧静静看着这个暮春薰暖阳光下在那里微微迟疑、欲语还休的娇艳女子,心中涌起一股热意——“为了这个女子,什么也当是值的了。”
是的,为了这个女子,什么也当是值的了——媚娘所以这些年间于唐宫备极荣宠,屡屡蒙阿爷以政事垂询,却未承宠,不得升迁之秘亦尽在此了。
    “唐三世以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此谶数度天警,李君羡亦因乳名“五娘子”坐诛。君羡死未久,日有蚀之。召太史令。太史令曰“以秘记其人尚在宫中,故乃尔。”先亦曾言“据象推算,其兆已成。然其人已生,在陛下宫内,从今不逾三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尽。”且“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且据上象,今已成,复在宫内。更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
若此,其人之于唐国,真不可不深防者。然何以阿爷专以指媚娘呢?
    新帝李治细细推详着——自阿爷知秘记始,一直潜心安排,思虑周详若此,只终未向媚娘重下杀手,恐是因当年杀戮太重,屡遭梦魇,近年间亲近佛门,渐畏果因也。新帝李治微叹了口气。只是依阿爷安排,其殡葬后媚娘出家为尼,从此割绝世俗,所为祈福,别为一天地,再不可复往宫中。一生皆需着紧要之人隐监看之,不可使其与他人接近。若有异动,立杀之。其余武姓宫人悉使守陵,绝不可使归。如此或可免唐三世后之祸灾。真若依此密诏行来,媚娘余生真堪忧矣。新帝李治独坐于空荡荡无人之殿,心内不觉一阵酸楚——媚娘,这个他暗下誓言要护持一生,且亦为私心底里所属之娇艳小女子,难道竟一生反要困于己手麽?竟真无他法可解此困局焉?禳解亦不能为麽?新帝李治满心底里百千万般苦楚,只不知与谁可以说得,独坐于空荡荡无人之殿内,仔细推思着,何法可解得这个他私心底里早为之所属之小女子——媚娘,之将临之危。
    六月风真正薰暖,浓郁玫瑰香随风隐入来。
    “若阅后有疑义处,可与李淳风秘议,除此不可使第三人知。便是李淳风,亦只可相询,决不可告知其密诏文。”便是当召李淳风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8-5-26,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2 10:05:00 ) 第 6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武曌 六十八 天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十八 天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八 天命

    “何所谓之秘记?”
    “大行皇帝在日,贞观十六年六月甲辰,流星状如月,西南流三丈乃灭(《唐会要 卷四十三》)。六月戊戌,太白昼见(《新唐书 本纪第二 太宗》)。以秘记“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时蒙大行皇帝垂询,臣据象推算以言,告其兆已成。其人已生,于宫内,从今不逾三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尽。”
    “阿爷何以言之?”
    “大行皇帝有“莫若将疑似者尽杀之”意。臣据实答曰:“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且据上象,今已成,复在宫内。更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
    “大行皇帝又问“可推算出究竟是何来历?”。臣言:“据象看,恐属华胥远祖,然究底何人,尚待参详。”如斯而已。”
    果然如此。此便是媚娘入宫初恩宠优渥,却久不得升迁之因了。
    新帝李治心下微叹了口气。停了一些儿,问:
    “后又有警示否?”
    “去载八月,己酉朔,日有蚀之(《新唐书 本纪第二 太宗皇帝》)。大行皇帝召臣,臣推算“秘记其人尚在宫中。”后再未蒙垂询。”
    “你所言华胥远祖系何意也?”
    “臣亦在参详间。”
    “秘记谓“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以卿所见,此主果为女子否?”
    “恐为女子。”
    “三皇五帝之后,皆男子主政,女子何可为天下主?莫非所言者止于后宫之主?”
    “据象以言,恐为天下主。”
    “五帝以来天下均男子焉,女子凭何以成之?”
    “天地造化,各因其时。此女子必以非常,故非常理可度之者。”
    “可禳解否?”
    “天之所命,恐无禳解之理。”
    “如何消解之?”
    “我朝得天下先,大业中,童谣曰:桃李子,鸿鹄遶阳山,宛转花林里。莫浪语,谁道许?(《隋书 卷二十二 志第十七 五行上 诗妖》)及坊间街头“李氏当得天下”、“杨氏灭,李氏兴”,又有方士安伽陀,自言晓图谶,谓隋帝曰“当有李氏应为天子”。劝尽诛海内凡姓李者。虽隋帝未至此,然天下李氏人多有因之失命者。今若以此谶强杀武姓中人,恐大不祥。如臣答大行皇帝时所言,据上象,其人得天下当在数十年后。其时则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于陛下子孙戚属,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戚属,无遗类矣。而况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谶言终以应,应则自然之。”
    天之所命,恐无禳解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谶言终以应,应则自然之。难道就无两全之法了麽?李淳风离殿去后,新帝李治独于殿内怔怔自思半晌。终于一筹莫展。
    媚娘日后将何其凄凉也。若依此诏,出家为尼,从此割绝世俗,所为祈福,别为一天地,再不复往宫中,一生皆着紧要人隐监看之,不使人与之接近。此令一暗发,媚娘形同终生囹圄。即于尼庵之中,亦不可随意与尼寺中她人多加言语。阿爷密诏更另有嘱,一旦异动,立杀之。念及此,新帝李治不觉凛然。
    玫瑰花香依旧次第传来,醉人微醺。新帝李治的心却不禁有些凄寒了。
    “唐三世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天理循环,帝王江山,终无万世不易之理,此俗世之常也。凡君王,未有不明此理者,然亦不免皆愿江山万世不易者。此秘记若不能禳解,若不能禳解,该当如何呢?新帝李治眼前不觉又浮现出那年暮春夏初薰暖熙阳下媚娘微微仰起的脸,就是这个小女子,因是阿爷宫中之内官才人,虽未承宠,亦不能与自己佳偶。故只能于春朝春月,秋夕秋阙,郁结心中,不能与解。本以为待阿爷崩逝,自己贵为帝王,纵媚娘依阿爷遗命——虽未蒙恩,然随嫔御之例出家——待制服期满之后,总可以还俗复归宫中,纳为嫔御,然现下之密诏——
    有此秘记,当如何安排媚娘方为妥当呢?
    新帝李治心真无所归依了。他静坐苦思了半晌,依旧没有主意。则末真一困局焉?新帝李治心乱如丝。
    长安城的风依旧暑意,新帝李治心不能止息了。宫中风意渐起,风雨难停。

石红梅(绿竹) 字(2018-6-2,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9 10:07:00 ) 第 6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武曌 六十九 制服(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武曌 六十九 制服(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六十九 制服

    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既避不得此谶,又复不能禳解时,莫若趋而应之何如?
    新帝李治心念一动——莫若依旧着媚娘依阿爷遗命先入尼寺,待制服期满,再着媚娘还俗复归宫中——媚娘未曾承恩,制满还俗纳为己宠,无人可以为议。待媚娘复归宫中,蒙恩生子,子立太子,媚娘立为皇后,则末一旦己之崩逝,其子继位,其以太后主位宫中。即媚娘势必为天下主时,继位者亦已身与其之子也,亦李唐也,又何妨?岂非应了这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谶。两下里皆好?
    只是依制现下当立妃王氏为后如何可解?——或者,暂不立妃王氏为后?惟久不立后,百官咸议,又复如何?或漫延之,徐徐以俟后罢。

注:制服之期。依《后汉书 卷四十六 郭陈列传第三十六》“制服二十五月”。依《旧唐书 卷九十一 列传第四十一 张柬之》唐之前及初唐制服二十五月之期,“《仪礼》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1、制服之期:《后汉书 卷四十六 郭陈列传第三十六》忠上疏曰:“臣闻之孝经,始于爱亲,终于哀戚。上自天子,下至庶人,尊卑贵贱,其义一也。夫父母于子,同气异息,一体而分,三年乃免于怀抱。先圣缘人情而著其节,制服二十五月……”
    2、唐之前及初唐制服二十五月之期:《旧唐书 卷九十一 列传第四十一 张柬之》“张柬之,字孟将,襄州襄阳人也。少补太学生,涉猎经史,尤好三礼,国子祭酒令狐德棻甚重之。进士擢第,………圣历初,累迁凤阁舍人。时弘文馆直学士王元感著论云:“三年之丧,合三十六月。”柬之著论驳之曰:
    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不刊之典也。谨案《春秋》:“鲁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乙巳,公薨。”“文公二年冬,公子遂如齐纳币。”《左传》曰“礼也。”杜预注云:“僖公丧终此年十一月,纳币在十二月。士婚礼,纳采纳徵,皆有玄纁束帛,诸侯则谓之纳币。盖公为太子,已行婚礼。”故《传》称礼也。《公羊传》曰:“纳币不书,此何以书?讥丧娶。在三年之外何以讥?三年之内不图婚。”何休注云:“僖公以十二月薨,至此冬未满二十五月,纳采、问名、纳吉,皆在三年之内,故讥。”何休以公十二月薨,至此冬十二月才二十四月,非二十五月,是未三年而图婚也。按《经》书“十二月乙巳公薨”,杜预以《长历》推乙巳是十一月十二日,非十二月,书十二月,是《经》误。
    “文公元年四月,葬我君僖公”,《传》曰,缓也。诸侯五月而葬,若是十二月薨,即是五月,不得言缓。明知是十一月薨,故注僖公丧终此年,至十二月而满二十五月,故丘明《传》曰,礼也。据此推步,杜之考校,岂公羊之所能逮,况丘明亲受《经》于仲尼乎?且二《传》何、杜所争,唯争一月,不争一年。其二十五月除丧,由来无别。此则《春秋》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尚书伊训》云:“成汤既没,太甲元年,惟元祀十有二月,伊尹祀于先王,奉嗣王祗见厥祖。”孔安国注云:“汤以元年十一月崩。”据此,则二年十一月小祥,三年十一月大祥。故《太甲》中篇云:“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是十一月大祥,讫十二月朔日,加王冕服吉而归亳也。是孔言“汤元年十一月”之明验。
    《顾命》云:“四月哉生魄,王不怿”,是四月十六日也。“翌日乙丑,王崩”,是十七日也。“丁卯,命作册度”,是十九日也。“越七日癸酉,伯相命士须材”,是四月二十五日也。则成王崩至康王麻冕黼裳,中间有十日,康王方始见庙。则知汤崩在十一月,淹停至殓讫,方始十二月,祗见其祖。《顾命》见庙讫,诸侯出庙门俟,《伊训》言“祗见厥祖,侯甸群后咸在’,则崩及见庙,殷、周之礼并同。此周因于殷礼,损益可知也。不得元年以前,别有一年。此《尚书》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礼记三年问》云:“三年之丧,二十五月而毕,哀痛未尽,思慕未忘,然而服以是断之者,岂不送死有已,复生有节?”又《丧服四制》云:“变而从宜,故大祥鼓素琴,告人以终。”又《间传》云:“期而小祥,食菜果。又期而大祥,有醯酱。中月而禫,食酒肉。”又《丧服小记》云:“再期之丧,三年也。期之丧,二年也。九月七月之丧,三时也。五月之丧,二时也。三月之丧,一时也。”此《礼记》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仪礼士虞礼》云:“期而小祥。又期而大祥。中月而禫,是月也吉祭。”此礼周公所制,则《仪礼》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此四验者,并礼经正文,或周公所制,或仲尼所述,吾子岂得以《礼记》戴圣所修,辄欲排毁?汉初高堂生传《礼》,既未周备,宣帝时少传后苍因淹中孔壁所得五十六篇著《曲台记》以授弟子戴德、戴圣、庆溥三人,合以正经及孙卿所述,并相符会。列于学官,年代已久。今无端构造异论,既无依据,深可叹息。其二十五月,先儒考校,唯郑康成注《仪礼》“中月而禫”,以“中月间一月,自死至禫凡二十七月”。又解禫云“言澹澹然平安之意也。”今皆二十七月复常,从郑议也。逾月入禫,禫既复常,则二十五月为免丧矣。二十五月、二十七月,其议本同。………
    故由也不能过制为姊服 ,鲤也不能过期哭其母。夫岂不怀,惧名教逼己也。
………
    时人以柬之所驳,颇合于礼典。”
石红梅(绿竹) 字(2018-6-9,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武曌》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555
现金:
经验:238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6-16 9:43:00 ) 第 7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武曌 七十 期满(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武曌 七十 期满(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七十 期满

    贞观二十三年八月,庚寅,葬之(唐太宗李世民)于昭陵。庙号太宗。百僚上谥曰文皇帝。(《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踰年改元永徽。
    距阿爷崩逝二百日余矣,不循例立妃王氏为后,后位久悬,百官咸议,难言此理。再数月阿爷忌,阿爷原宫之于尼寺人例将集,媚娘自于其间。现下且暂立王氏为后,平朝之百官议。待制服期满后,复将媚娘迎归宫中。斯事先朝有汉元帝纳其父未蒙恩之傅才人为傅昭仪(《汉书 卷九十七下 外戚传 第六十七下 孝元傅昭仪》)之例,又有晋武帝赐其未蒙恩之谢才人玖与其子,后封淑媛之例(《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又有魏孝文幽皇后入宫、又入尼寺为尼、复迎归宫中始封昭仪次立为皇后之例(《魏书 列传第一 皇后列传》)。媚娘原非阿爷嫔御,不过阿爷宫中未蒙恩内官承旨才人,随嫔御之例尼寺。则末依先朝旧例,制服期满,自可将媚娘自尼寺复迎归宫中——
    永徽元年(公元650年)正月丙午,皇太子即位逾二百余日,立妃王氏为皇后(《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太宗忌。
    上(唐高宗)因忌日行香,见之(武氏即武曌)。武氏泣,上(唐高宗)亦潸然(《唐会要 卷三 皇后》)。
    永徽二年(公元651年),李治(唐高宗)制服期满,迎武氏(武曌)复归宫中后。孕子。
    永徽三年,武氏(武曌)子生。
    武氏自永徽二年(公元651年)复归宫中至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十月立后前,次第诞二子一女。女襁褓夭。
    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帝(唐高宗)意决,下诏废后(废皇后王氏)。诏李勣、于志宁奉玺绶进昭仪(武氏,即武曌)为皇后,命群臣及四夷酋长朝后肃义门,内外命妇入谒。朝皇后自此始。(《新唐书 卷七十六 列传第一 后妃上 则天武皇后》)”
    武氏(武曌)诗曰“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后世以唐高宗此“命群臣及四夷酋长朝后肃义门,内外命妇入谒。朝皇后自此始”之百官朝后举,乃曰“拜倒在石榴裙下也”。

详注:
    一、守制期。依《后汉书 卷四十六 郭陈列传第三十六》“制服二十五月”。依《旧唐书 卷九十一 列传第四十一 张柬之》唐之前及初唐制服二十五月。“《仪礼》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唯郑康成注《仪礼》“中月而禫”,以“中月间一月,自死至禫凡二十七月”…今皆二十七月复常,从郑议也。逾月入禫,禫既复常,则二十五月为免丧矣。二十五月、二十七月,其议本同。”
    二、永徽二年有闰九月
    1、《开元释教录 總括群經錄上之八》沙門釋法琳 大乘成業論一卷(見內典錄世親菩薩造第二出與業成就論同本永徽二年閏九月五日於大慈恩寺翻經院譯沙門大乘光筆受)。
    2、《旧唐书 卷四 本纪第四 高宗上》“(永徽二年)九月癸巳,改九成宫为万年宫,废玉华宫以为佛寺。闰月辛未,颁新定律、令、格、式于天下。”
    3、(《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永徽二年九月)闰月,长孙无忌等上所删定律令式。”
    4、《玉海 卷一百五十四 朝贡》“唐吐谷浑献名马…永徽二年闰九月遣使贡骏马…”
    5、《唐会要 卷第八十八 仓及常平仓》“永徽二年闰九月六日敕。义仓据地收税。实是劳烦。宜令率户出粟。上下户五石余各有差。”
    三、武曌怀孕时间当于永徽二年唐高宗制满之后,无可能于永徽二年五月时。
    1、以正常足月产期280日计——世所常云,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非十个月也,十月所指乃女性生理周期28日*10=280日(40周),即历十个月经循环周期也即40周,乃言十月。280日产期所计初始日亦非怀孕当日,乃最后一次月经来潮初始日。受孕日通常为生理周期28日-月经期7日=23日之中间5日左右。
譬若以23日中间第12日受孕为例:怀孕当日前推7日生理期+12-1日,则280日-11-7日=262日,即自怀孕当日起历262日足月生产。故曰十月怀胎者,末次月经来潮日起算实不过九个月也。若自怀孕当日起算,不过八个月余。即怀孕当日历262日即足月产期。产期再提前3周(21日)至241日亦属正常分娩。
    2、查永徽二年五月——譬若永徽二年五月二十六日,经闰九月至永徽三年正月十八日,已过怀孕当日经262日足月产期矣。亦即以永徽二年五月二十六日计,前推11+7日生理期历永徽二年闰九月至永徽三年正月十八已过约280天,40周以上也。考虑到通常女性生产皆提前1周至3周。故曰,武曌孕日无可能于永徽二年五月时。
    3、以此推论,武曌回宫孕日当于永徽二年制服期满后。譬若武曌回宫后孕日为永徽二年八月五日,永徽二年有闰九月,武曌子正常自孕日起算262日,即自末次月经来潮日起算280天,足十月产期为永徽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前。以通常产期提前3周即21天为正常,则产期大致为永徽三年三月初。武曌子即诞于永徽三年正月初三,亦属自孕日起算178日,即自末次月经来潮日起算怀胎28周196天(178日+11日+7日生理期),也即怀胎7月早产分娩。
    4、女性生育常有早产现象,即怀胎6月——24周168天,即自怀孕当日起算历21.5周约150日早产,亦常有得活者。
    四、据以上注一、二、三,唐高宗于唐太宗李世民崩后,制服期满,于永徽二年迎武曌复归宫中后,乃孕子。永徽三年,武曌子生)

石红梅(绿竹) 字(2018-6-16,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武曌》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70   10   3/3页   首页   1   2   3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