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原创]二哥

您是本帖的第 131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二哥
蓝蓝蓝树叶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22
现金:
经验:18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4年12月2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5-1-7 9:34: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蓝蓝蓝树叶

[原创]二哥
       二哥是我们兄妹四人中的一个另类。从小读书不好,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心甘情愿拿起了放牛的皮鞭。偶尔出去打个短工,除此之外,便没离开过生养的土地。
    二哥有个外号叫二歪嘴,这是他行走的名片,无论亲戚朋友,还是邻居乡亲,个个喊他二歪或者歪嘴,姐姐亲昵地喊他歪歪,楞是把个绰号喊成了昵称。回家一见到二哥,我就扯开嗓门用急促尖锐地声音喊一声:“二歪嘴”打招呼,或者戏谑地拉长声音大喊,他则歪着头咧着嘴回我“二黄猫”或者假装生气地叫:“你看这个二黄猫儿”,兄妹之间便是无间距的亲切。如果不是这样打招呼,那多半是生疏着,生气着。
    二哥的嘴歪吗?母亲说笑起来的时候有点。母亲常常讲她怀二哥的时候的事儿:“坐在那里一个儿独噶独念,灶神奶奶,俺想生个儿子,哪怕眼睛有点斜嘴巴有点歪……,你说还真就给灵了,那年过年贴窗花的时候,剪了个小子贴上去,嘴也贴歪了,眼也贴斜了,我就心里格登一下,结果生下来,还真就应了,二娃也不是歪,就是笑的时候有点……”,这样的回忆,我不知听了多少遍,后来甚至场景和心理活动,都像是自己亲生经历过的一样了。
 
   据母亲讲,父亲生前最偏爱二哥,一直望子成龙,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大哥小时候被父亲没少打,我是听母亲讲的。二哥被打,我是亲眼目睹了的。黑乎乎的夜晚,二哥逃学到山上去逮松鼠被父亲抓回来,吊起大拇指在门梁上沾着水用绳子抽,二哥被打得鬼哭狼嚎,饿得前心贴后心,还是死活不肯去学校,父亲也便长吁短叹断了这念头。
    打或者被打,似乎是二哥的一个标签。跟姐姐打架掐着脖子倒在地上,母亲急得用棒子把二哥打开,事后才知,姐姐是觉得好笑有点岔气,母亲以为二哥把姐姐掐得没了声音。二哥好多年急了就会为此哭着控诉:“你妈的一家人按住打我一个儿,呜呜呜呜……”。二哥和我动不动就干起来了,打出了鼻血姐姐也不管,我假装要跳井姐姐也不管,话说这是亲姐姐吗?
    有一年周末带着堂妹回家,母亲不在,我在做饭,二哥捂着嘴巴过来告诉我:“姣姣拉屎了。”
    “你去擦一下屁股,我在做饭”,本来就没好气的我更加没好气地跟二哥嚷嚷。
    “我怕恶心,我会吐。”
    “擦个屁股会死人啊,没看见我在做饭啊!”
    吵起来,然后就打起来,我自以为二哥不敢拿我怎么样,挺着胸恶狠狠地跟二哥斗气争强,二哥一气之下,摁我像摁姐姐一样,把我放倒在玉米墙上,玉米墙倒了,我一扎楞硬起脖子继续跟二哥斗,二哥气急了回到屋里把我刚切好的菜扬了个满天星,满屋子满地都是,骂骂咧咧走了。我默默地收拾了姣姣,打扫卫生,堂妹大气不敢出,我扑哧一声笑了:“你是不是吓坏了?”堂妹点点头,“没事儿,一点事儿也没有。”然后做饭吃饭下午返校,事后,我们兄妹大战成了笑谈。
    辍学做起了放牛娃的二哥得心应手,跟他的伙伴们一起下河湾摸鱼,野地里烧田鸡……,像个出了栏的小牛犊,虽然鲁莽但也害羞。后来,听说二哥还谈起恋爱,是邻村一起放牛的姑娘,自然是无疾而终,或者是因为贫穷,或者是因为年轻。小时候的我,懵懵懂懂,一帮年轻男女开二哥的玩笑,讲他们的爱情故事,并不把我放在眼里……从没想过二哥也可以这么纯情浪漫。二哥为情所伤,好久才恢复,只记得有段时间他常常一睡就睡很久,眼瞪着屋顶发呆一声不吭。他们那几个同龄人,也都是俊男美女,爱情的故事尤以堂姐的曲折动人心魄。他们那四个最好的兄弟也都有过相好的姑娘,
奇怪的是,最终都无疾而终,相亲,然后结婚生子,没见个修成正果的。今年暑假回家,恰巧都见了他们哥几个。
    暑假回家,大哥接我们先回了姐姐家,二哥和母亲都在。二哥黑红着脸,已经有点驼背,一颗牙因为抽烟喝酒又黑又长,笑的时候那颗牙便像个突出的大尾巴一样颤抖在外面。看着二哥过早苍老的脸,我隐约寻找着自己笑的模样和沟壑的纹路。兄妹四人中,我和二哥长得最像,却对二哥了解最少。二哥,其实一直像个逃学的孩子,无论是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或为人兄弟。
    逃学的孩子也不是只有打架斗气,
有一次,二哥正好在我读书的那个小县城打工,周末去找我。我们话不多,我只记得二哥的牛仔裤白白的,说他们蹲在工地吃山药个棒烩豆腐,说他们住在工地宿舍,宿舍里啥也没有,明天他就要回家去了。临走时,二哥给了我十块钱,那是他的一半工钱。二哥并不记挂在心,是我说起,二哥才点头:“恩,就挣了二十块钱,给了二黄猫儿十块,咋不是的。”十块钱不多,但那是他第一次自己出外挣钱,全部收入的一半啊。二哥其实不吝付出的,只是,像逃学的时候往往很慌张一样,他一直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也想不了更远。
    那之后第二年或者第三年,二哥就结婚了。逃学的孩子一旦有了自己的家,就像离开学校拿起了放牛的皮鞭,叛逆和自私更有了些正当的理由。随之而来的婆媳纷争,父子战争,让亲情有一段时间变得疏离。师范临近毕业,我雄心壮志地宣布打算考本科,二哥正在盛饭,不紧不慢地说:“你一人活万人死吧。”我咽下了快要溢出的眼泪,“这是那个打工挣了钱把一半收入给他妹妹的我的二哥吗?”自从那个下雨的早晨,父亲赶着牛车从自己亲手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打算养老的旧房子搬走,我跟在后面,我,我们跟二哥都理所应当地疏远了,二哥背上了一个不孝的名声。
        后来,我便很少回老房子。每次回乡路过老房子那条巷子,我都会扭头去看。我在那老房子出生成长,摔跤爬起……
    家务事都是些难理的帐,没有绝对的是与非,受伤的却是亲情,无论怎么弥补,总是有个无形的裂缝。二哥这个逃学的孩子,没有一个与他同进退的伙伴,他好像注定了是一个被审判的对象。即使是比他小的我,也敢于给他恶声恶气。有一次,我对他皱了眉头,二哥恼火地一摔手,跳起来委屈地大声嚷嚷:“连你个二黄猫儿也挤兑我。”我记得自己当时很愧疚,我的皱着的眉头,真的是我的眉头吗?我是在用别人的态度和眼光来对待我的二哥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但是,二哥怎么就不争点气呢?他总是逃啊逃啊逃啊的,他总是被人追啊追啊追啊的,急了就跳脚起来咬一口以示反抗,但他从来好像没有自己把握过舵的方向。
 
    好多年,父亲都不跟二哥说话。五年前,父亲去世。那之前,父亲好像已经原谅了二哥一家,婆媳也没再那么对立。二哥的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读高中,有力气无行动的二哥也不敢再酣醉,一向有气没什么力的二嫂也忙了起来……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我才恍然觉得,我是与二哥二嫂他们疏远得太久了。这几年我们吃的又大又干净饱满的葵花籽都是二哥二嫂拎过来让我带走的。
 
   今年回去,正赶上二哥的生日,头天我们七大八小好几个一起去县城买了些菜回来。第二天喊二哥来下厨,我雷声大雨点小,装罗半天也做不出个什么,常常是十二点了还不知道午饭要吃什么,小屁有一次两点多还没吃上饭,出生以来第一次喊:“我饿了。”二哥正好相反,他用粗大的总像沾满污垢怎么也洗不干净的手,三下两下,大火一烧,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下油盐酱醋辣椒和葱蒜,做出来的饭又快又好吃。
   
那天二哥喝多了酒,话多了起来,粗着嗓门嚷嚷:“二哥今天高兴,二哥的生日好多年不记得也不过,这是二哥过得最开心的生日。”二哥其实腼腆善良,勤快的时候也特勤快,但嗜酒。一顿饭如果不节制,一斤白酒下去就六亲不认地躺倒在炕,任你天王老子也别想撼动他,急了就眼圈发红跟你拗,不认输的二嫂为这没少跟二哥呕气打架,两败俱伤。我们家人在二哥不喝醉的时候,谁都是他的老师,他喝醉的时候,谁都得收声,我也怕他那吼破天的嗓子。我们家里,只有二哥会不管不顾地扔东西砸玻璃。天生胆小受尽文明教化的某人,最佩服二哥的竟然是他喝多了酒粗喉咙大嗓门地砸桌子骂祖宗,真是缺啥想啥。
 
   更意外的是,小屁竟然就喜欢,特别地喜欢上了二哥的女儿,今年上大学的健健姐姐。一见钟情,拉着姐姐讨好般地给姐姐讲故事,小眼神看着姐姐,一副揣摩姐姐心事的模样,要知道以前都是爸爸妈妈给他讲故事的。小屁主动跟姐姐说:“我喜欢你。”姐姐回家了,小屁醒来一看姐姐不在,就跑到外面扯开嗓子喊:“健健姐姐,你在哪里?我想你了,我找你呢,你快来!”健健姐姐没办法,只好陪着他,抱着他,像小羊老师抱着个长腿袋鼠。一个小意外,小屁失手打得姐姐眼冒泪花,再也不找姐姐了。回来后,说起来,还是记得,也还是喜欢健健姐姐。
 
   哥哥姐姐都在辛苦寻求生活的出路,听说我那逃学的二哥,也不得不迷途而返,拉起了生活的大车努力往前赶了。
千岩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威望:52
文章:2262
现金:
经验:2364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9月12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5-1-7 10:26:00 ) 第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千岩

真吧。久违了的生活,有时候觉得能贴身肉搏的人才是亲人,可惜真的是被文明教化久了。

我在红尘深处,看风吹过蔷薇
蓝蓝蓝树叶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22
现金:
经验:18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4年12月25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5-1-7 10:33:00 ) 第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蓝蓝蓝树叶

以下是引用千岩在2015-1-7 10:26:00的发言:
真吧。久违了的生活,有时候觉得能贴身肉搏的人才是亲人,可惜真的是被文明教化久了。
谢谢,我发现自己不会用公共马甲。我将用户名改成散文十二月,密码用你给我的,发送不成功,是我操作错误吗?不好意思

帕特泵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3
现金:
经验: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9年3月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9-3-7 10:19:00 ) 第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帕特泵

上海化工泵 污泥螺杆泵 多级泵 上海多级泵 隔膜泵 气动隔膜泵 电动隔膜泵 隔膜泵厂家 化工泵 耐腐蚀化工泵 高温磁力泵 加药计量泵 隔膜计量泵 上海螺杆泵 上海隔膜泵 上海磁力泵 上海气动隔膜泵 上海电动隔膜泵 上海计量泵 磁力泵价格 塑料磁力泵 计量泵 磁力泵 螺杆泵 不锈钢气动隔膜泵 塑料气动隔膜泵

 4   4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