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竹斋小札/梅花集15/紫檀木末19/金玉屑22/神都武曌26页

您是本帖的第 18114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竹斋小札/梅花集15/紫檀木末19/金玉屑22/神都武曌26页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9-16 13:29:00 ) 第 78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一 孟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一 孟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一 孟秋

    贞观十九年夏间的定州行宫,骄阳烈日,夏蝉高鸣,各处花皆开尽了,只除荷莲。媚娘着阿菊去采了几枝依次插于瓶中,算是清供意思。媚娘又说单只粉莲未免太素些,亦要着些莲叶的好。且莲叶生清,最为上品。又花叶相生,叶、莲相衬,亦得逸趣。故阿菊去又采了些莲叶衬着。插瓶已毕,阿菊又依媚娘吩咐,取来水,洒的些莲叶、荷瓣上。
    “粉荷共莲叶最清,有了这,居屋内倒是不要用香的好。”媚娘又道。
    阿菊听了,将原燃着的香亦移去了。

    七月,定州行宫。
    “才人,到底立秋过了,虽在伏中,还是凉爽了些。”
    说时阿菊已将益母草留颜粉、口脂诸物置于媚娘前。一行替媚娘敷了面,一行阿菊说着,“说来这留颜粉中益母草还是前些时太子着人送的呢。太子送礼当真送得巧,恰才人平日的将用完了。这里定州行宫偏没有,长安、洛阳宫又皆远,想取一时也不好取去。”
    媚娘听了,心头突地浮起太子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脸,不觉静了一些儿,没有言声。
    阿菊替媚娘整理完发髻,又道:“只是今日用甚麽插鬓好呢?玉钗还是簪子?或就用上会子大家赐的金镶玉云头发簪可好?才人肌肤腻理,这金镶玉光色最宜。”说时阿菊将金镶玉云头发簪取出,就要插在媚娘发鬟鬓边。“大家对才人当真极好,赐才人的钗簪大率皆逾制了呢。”
    “不好,阿菊。不要则枚簪子。”还未等阿菊插上,媚娘言声了,“还是我素常惯了的芍药玉钗好。”
    “唯,才人。”阿菊听了,停了于媚娘发鬟鬓边的手。将金镶玉云头簪置放回妆台盒内,取了芍药玉钗依旧给媚娘插上。
    “才人真正是个美人。宫人们私下里都议论说,整个宫里就才人方称得上是真真正正美人呢。”阿菊看着方理完发髻、镜中宜嗔宜喜春风面的媚娘,禁不住赞的声。
    “贫嘴。宫里美人多了去,哪里可这般样说。”媚娘表面不以然,心下还是些微欢喜,虽然这话她自来听惯了。
    “真真正正,才人,阿菊可不敢胡说。宫里上下背地里谁不这般样议论。”阿菊又道。

    又一日。
    “大家现至何地?战况如何?”媚娘看着殿院内生艳的木槿花,闲闲问道。
    “说是大胜,已徙营安市城东岭,驿书报太子。与太子太傅书曰:“朕为将如此,何如?”还更名所幸山曰驻骅山了呢。(《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一旁侍应着的阿菊回道。
    已更名所幸山为驻骅山了麽,那也未免有些太骄矜了。从来骄兵之日即是轻敌之时,接着便易生变了。况将兵之道,最忌志满,帷幄不仅于千里之外,亦在尺寸之间。悲时尝胆易,乐时有制难。总须步步为营,攻坚有克,持之为好。所谓决胜不难于一时,难于恒常继之。至于“朕为将如此,何如?”这般样话还是待重阳秋深天寒、疫疾将起时再论罢。媚娘唇边一抹不以然轻笑。

附:一、唐太宗之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帝(唐太宗)举数十万大军亲征高丽无功,病疾而返。终唐太宗生年,未能克之(高丽)。
二、唐高宗、武后(武则天)之龙朔三年(663年),白江口之役,唐军克百济、倭(日本)联军。百济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龙朔三年,663年,唐军)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战皆捷,焚其(倭,即今之日本)舟四百艘,烟炎灼天,海水皆赤。百济王丰脱身奔高丽,王子忠胜、忠志等帅众降,百济尽平。”)
三、天皇(唐高宗)、天后(武则天)之总章元年(668年),盖苏文之子为引,唐军平高丽,高丽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总章元年,668年)九月,癸巳,李勣拔平壤。勣既克大行城,诸军出他道者皆与勣会,进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拒战,勣等奋击,大破之,追奔二百馀里,拔辱夷城,诸城遁逃及降者相继。契苾何力先引兵至平壤城下,勣军继之,围平壤月馀,高丽王藏遣泉男产帅首领九十八人,持白幡诣勣降,勣以礼接之。泉男建犹闭门拒守,频遣兵出战,皆败。男建以军事委僧信诚,信诚密遣人诣勣,请为内应。后五日,信诚开门,勣纵兵登城鼓噪,焚城四月,男建自刺,不死,遂擒之。高丽悉平。”)

石红梅(绿竹) 字(2017-9-16,晴间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9-23 13:17:00 ) 第 78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二 仲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二 仲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二 仲秋

    贞观十九年八月,定州行宫。风寒,梧叶渐黄,寒蝉声希,将深秋也。
    “才人,才过仲秋,天恁般样寒了。”
    “定州北过长安千里,夏日固是干热,然冬日里还是寒些些。”媚娘不以为意言道,“近来前方驰报,有甚事麽?可还捷报频传?”
    “说是正攻安市。驰报人还言,大家曾问策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世勣曰:“吾闻安市城险而兵精,其城主材勇,莫离支之乱,城守不服,莫离支击之不能下,因而与之。建安兵弱而粮少,若出其不意,攻之必克。公可先攻建安,建安下,则安市在吾腹中,此兵法所谓‘城有所不攻’者也。”(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世勣)对曰:“建安在南,安市在北,吾军粮皆在辽东;今逾安市而攻建安,若贼断吾运道,将若之何?不如先攻安市,安市下,则鼓行而取建安耳。”上曰:“以公为将,安得不用公策。勿误吾事!”(《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遂攻安市的。且听闻安市人望见大家旗盖,辄乘城鼓噪。上怒,李世勣甚请克城之日,男女皆坑之(《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呢。”
    建安在南,安市在北,吾军粮皆在辽东;今逾安市而攻建安,若贼断吾运道,将若之何?这其实也算的论了,大家的专攻建安之计看似甚妙,实则行危之策,一旦不万全,则殆矣。只安市人既见大家旗盖,辄乘城鼓噪,显是已起敌忾之心。若再克城日男女皆坑之,李世勣此计一出,安市人闻之,知破城日即命归时,必愤勇死战,心志益坚,断不肯降。从来克城坑兵之计不可轻用,用是逼举城皆为死士也。况高丽之属,本有内斗,最宜以它计分化之。所谓立一仇一,分间使其自耗,则大唐远兵之劳损可因其内耗暂缓,亦可以脱久战之泥沼。故宜寻高丽可用人旁立以制之,唐军以襄助名侧克其现之主,两相为用,则战必易为也。
    现大家以克城日男子皆坑之计,安市人闻之,仇心立炽,又以素擅守,坚兵不出。时将九月,辽左早寒,草枯水冻,士马难久留,一旦粮草将尽,为如之何?看大家、李世勣于天时、地利、安市人禀性皆未深知也。兵行而不知彼,此行军者最忌。媚娘念及此,不觉摇了摇头。
    “才人,将秋夕了,大家既在辽东,一时间不得回。秋夕日定州行宫定冷清的。想来太子殿下主持祭典了。”
    “这里不比长、洛两京,大家不在,自然冷清些。所谓“天子春朝日,秋夕月”,大家既在辽左,太子殿下监国,自当主祭之。”媚娘看阿菊将自花苑移来的几盆紫菊置于廊檐下合宜处,闲闲随说着。

石红梅(绿竹) 字(2017-9-23,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9-30 12:50:00 ) 第 78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三 秋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三 秋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三 秋夕

    秋夕将至,风兼草木,寒蟲亦鸣。媚娘临风鸣琴,微觉肃肃。阿菊静静旁侧侍立着。
    “才人。”听得阿蓉音声,媚娘依旧于琴弦间,头亦未抬。“太子殿下遣人来了,说是秋夕之礼。”阿蓉将一沉香木制长形小盒。置媚娘案前。
    待阿菊打发了太子所遣之人,媚娘思度着案上沉香木制小盒,并不急于打开。依太子处事性情,这份礼当不致有甚逾越处。太子素性沉稳,万事皆不会着痕迹罢。媚娘想着。然为万全计,媚娘还是借了一个由头,着阿菊、阿蓉先后皆往尚局去了。
    待阿菊、阿蓉次第皆往尚局,媚娘打开沉香木盒看时,内里是一枚细长于阗白玉簪,簪作竹节形,玉质莹润,当真可玩。是晓得了我不喜唐帝赐的金镶玉云头发簪了麽?媚娘唇边浮起一抹轻笑。
    媚娘细细抚摩着这枚于阗白玉竹节簪,过得片时,将于阗白玉竹节簪依旧置归盒内。又再半个时辰,待阿菊、阿蓉先后归来,着阿菊打开沉香木盒,媚娘将于阗白玉竹节簪执于手间看了,道难为太子殿下心意,只是此礼未免逾制,想是太子殿下一时疏忽。用则不宜。又着阿菊依例将于阗白玉竹节簪置放妥当。
    未几日秋夕,自当赏月,阿菊庭前摆了长案,上置放了些果品。媚娘说秋意风清,赏月最贵清气,庭前已有黄桂,再燃香,薰意杂陈,反不好了。故此并未燃香木,只是庭前黄桂树下静静赏玩了些时月色。看看将至戌正,媚娘着阿菊取了琴,自弹得一曲《清秋月》。正弹行间,行宫里却不知谁人清笛音起,呜呜咽咽,伴媚娘萧散琴音,幽远不绝。
    “才人,阿菊听着,这笛音竟似专和才人琴音的。”待媚娘停了琴音,阿菊旁侧言道。
    媚娘心下早是生奇,然笛音听来却似太子宫中方向。也不说破,只淡言语了声“是麽?”
    秋深了,寒露浸阶。媚娘琴音甫毕,笛音亦即将落。媚娘于庭前黄桂树下站着。笛音静了些时,似待媚娘琴音再起,琴音久未起时,依旧太子宫中方向,却又呜呜咽咽,起的一曲——《月出皎兮》——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诗经 陈风 月出》)
    媚娘听了,只觉音声若宛,低徊间情思不禁之意,不免有些伤感,怔怔立着。
    一夜秋风落索,寒蟲哀鸣。次日风起,(定州行宫)草木摇落。

    未久就将重阳,宫中咸庆,虽以大家驾正辽东、现非安、洛两京故,一切从简。阿菊是依媚娘吩咐庭前设了菊花小宴。媚娘独坐于庭前菊间,又自酌了些菊花酒,心下不觉有些烦闷,思念起阿娘来。
    阿娘现下还好麽?长安路远,重阳秋深,阿爷去世来,阿娘心下并不如意。或者,要待自己宫中荣迁,阿娘方能——念及此,媚娘不免有些伤心——入宫数载,自己仍居才人之位。虽于宫中人看来,唐帝频加垂问,亦算待己圣眷优隆,然毕竟仍只居才人之位——要何日方得升位,令阿娘荣光呢?
(注:1、宫中内官升迁,并非皆依承宠。
2、《唐会要 卷三 杂录》载“天祐二年九月六日。內出宣旨。乳母楊氏可賜號昭儀。乳母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乳母先帝已封郡夫人。可準楊氏例改封。中書奏議。言乳母古無封夫人賜內職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漢順帝以乳母宋氏為山陽君。安帝乳母王聖為野王君。當時朝議。猶或非之。惟中宗封乳母于氏為平恩郡夫人。尚食高氏為蓨國夫人。今國祚中興。禮儀革舊。臣等商量。楊氏望賜號安聖君。王氏福聖君。第二王氏康聖君。從之。”
3、此处欲以乳母赐号内职二品昭仪,虽以乖于典故,终未以行。然亦可见内职之甚者,至于昭仪二品,亦未必皆经承恩——是内官之二品昭仪或五品才人者,其昭仪、才人,俱乃内职女官名也,有经承恩,亦有未经承恩者。否者何以有此误?故内官五品才人,即未承恩,亦可升迁,甚可升迁至未承恩二品昭仪。)

石红梅(绿竹) 字(2017-9-30,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7 14:32:00 ) 第 78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四 班师(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四 班师(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四 班师

    又过的时日,辽左战报传来,果不出媚娘所料,江夏王道宗督众筑土山于(安市)城东南隅,浸逼其城,城中亦增高其城以拒之。士卒分番交战,日六、七合,冲车礮石,坏其楼堞,城中随立木栅以塞其缺……筑山昼夜不息,凡六旬,用功五十万,山顶去城数丈,下临城中……山颓,压城,城崩,会伏爱私离所部,高丽数百人从城缺出战,遂夺据土山,堑而守之。上(唐帝)怒……命诸将攻之,三日不能克……上(唐帝)以辽左早寒,草枯水冻,士马难久留,且粮食将尽……敕班师。……城主登城拜辞。上(唐帝)嘉其固守,赐缣百匹,以励事君。(《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
    乃诏天下以归——以贼帅莫离支,犹不授首,本图未果,志无旋旆。忽属徼外霜严,海滨寒冱,念兹兆众,便命班师。朕所向必摧,上灵之佑也。所攻无敌,勇夫之力也;方且仰酬玄泽,展大礼於郊禋;赉此勤劳,录摧锋於将士。有勋者别颁荣命,无功者并加优恤。诸渡辽海人,应加赏命及优复者,所司宜明为条例,具状奏闻,朕将亲为详览,以申后命。贞观十九年十月(《唐大诏令集 卷一百三十 高丽班师诏(贞观十九年十月)》)
    为此役兵军折损之唐帝归途中难掩伤怀,自泣叹曰:“魏徵若在,不使我有是行也。(《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
    嘉其固守,赐缣百匹,以励事君。恐是以泱泱大唐之军对小夷狄,历将年载,损兵折将,终不能克,无以自表,故赐缣百匹以遮羞罢。至于城主升城,拜手奉辞,那便是所谓有辞千里远侵之军了。这城主倒是会嘲人。媚娘心下略些暗讽——唐帝素爱惺惺作态,者番劳数十万大军,战马死者什七八(战马数万匹),战马之骑者死当更不可胜计也。贼帅莫离之犹不授首,本图未果,折损兵军,无功而返,总要有所以言天下臣民,否者何以遮羞也。至于“朕所向必摧,上灵之佑也。所攻无敌,勇夫之力也(《唐大诏令集 卷一百三十 高丽班师诏(贞观十九年十月)》)”,若此言非虚,战之为胜,岂非辽东失地早复,高丽早平,何至唐帝归途涕泪乎。
    这班师诏显系唐帝自吹之言了。媚娘微摇了摇头。

注:1、《唐会要 卷九十五》载“初入辽也,将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张亮水军七万人,沉海溺死数百人。”此十七万军乃贞观十八年初入辽东时。
2、《旧唐书 卷三 本纪第三 太宗下》载“贞观十九年春二月庚戌,上(唐太宗)亲统六军发洛阳”。贞观十八年先锋十七万,贞观十九年唐太宗亲征六军之数,当至少过五万,甚乃十万众。
3、《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九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 东夷 新罗》载“太宗将亲伐高丽,诏新罗募集士马,应接大军。新罗遣大臣领兵五万人,入高丽南界,攻水口城。”是新罗出兵五万。
4、《新唐书 卷二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东夷 高丽》载唐廷“又发契丹、奚、新罗、百济诸君长兵悉会”。
综上1、2、3、4所注,唐太宗此番高丽战事前后用兵当过三十万余。
5、《唐会要 卷九十五》“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张亮水军七万人,沉海溺死数百人。”《资治通鉴》“战士死者几二千人,战马死者什七八。”
    此战唐太宗劳过三十余万大军之众,亲征高丽。辽东失地未复。归国途中君臣对泣,叹“魏徵若在,不使我有是行也”。是确然败也。
    至于军兵战死之数,若惟战士死者二千人,水军沉海溺死者数百人。皆知军战之时,战马若死,战马上骑者难存。《唐会要 卷九十五》记“(贞观十八年)初入辽也,将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至于贞观十九年唐太宗亲征之时战马之数,当亦不在于少。又岂有唐军战马数万匹,马死什七八,而士丧仅二千人之理?显俱伪也。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14 15:23:00 ) 第 78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五 归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五 归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五 归疾

    贞观十九年的冬日,大唐异样寒冷。唐帝疾甚于日。
    虽然自定州往并州途中唐帝病痈虽已疾瘳,然他心内明白,这次东征所伤不仅于病疾,亦于重新审视自己——高丽如此小国蛮夷,不能胜令他心甚惨然,且亦有些不自信了。回想初定东征时媚娘劝阻,更令他对这娇艳小女子心生惕惧——这小女子现下就于军国政事如此沉稳老辣,再十年又复何如?“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谶言难道直指的真是这娇艳可人小女子麽?唐帝看着伴侍身侧之媚娘,一路漫想着。
    媚娘于随行并州途中,她知晓亲征高丽之败于唐帝言实系一生之最大辱。看似病痈已瘳之唐帝已有内虚之感,其精气经此一役大伤,全然康复恐将很费时日。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天命所归,否者何以对一小国蛮夷亦且一败此。
    太子依旧于唐帝左右,如媚娘般,他亦早算到唐帝此役难以建功。故与唐帝之大气馁不同,他并不觉有甚大异处,不过一场无法劝阻之兵戈之事罢了。太子平静一如往昔,他每日依旧遵唐帝之旨,代理军国政务。
    太宗破髙丽回怡摄命皇太子断决机务诏
    朕粤在妙年,时逢道丧,怀生之类,尽涂原野。是用疚心疾首,攘袂救焚,以战塲为爼豆,以干戈为章服。夕不遑息,宁济四方。饥不及飡,推移一纪。幸頼上玄幽赞,下土宅心,忝承嗣历,励精求政。蠲百王之积弊,振千纪之頺纲。旰食宵衣,百龄行半,洎乎至道方泰,荼毒遽侵。自九年以来,极罹哀恤,又属髙丽逆乱,毒被韩夷,微物不安。无忘隠恻,遂复躬行吊伐,逺渉遐荒,时歴暄寒。体亲风雨,虽复澄氛海外,有慰深衷。久倦征辽,乃多虚弊。方今兆庶殷阜,六合廓清,垂拱无为,允在兹日。而皇太子某令德逺彰,所有机务,可令断决。百辟卿士,咸宜受其节度。朕当亲调五药,暂屏万几。三两月间,且自怡摄。【贞观二十年三月】(《唐大诏令集 卷三十》)
    政务罢则往行宫阿爷寝殿入侍药膳,虽唐帝屡次劝他将息,他依旧执意此。
    仲春时节终是至了,棣棠花新发之并州行宫,柳树叶嫩绿得媚人眼,黄鹂鸟轻啼着。宫人们依常做着宫中诸般事务,一切多遵太子之旨——唐帝不同往时了。太医只说因病——当然,太医共媚娘皆心下明白,唐帝是为这场大败于高丽之亲征战事了。这场战事,消磨了唐帝心头倨傲之自意。也为此战事,唐帝凡事皆不愿多与闻了。
    行宫殿内常不欲起之唐帝,于并州棣棠花新发之时节,终于,起意归京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14,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21 14:23:00 ) 第 78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六 图谶(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六 图谶(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六 图谶

    暮春,长安,大兴宫。
    暮春长安大兴宫些微薰暖,棣棠花早开过,亦谢过了。唐帝于大兴宫殿内静静养疾——自并州归来,心病未平,早年疾又时起时复。虽还未至五十,然他忽地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老了。他依前让媚娘于殿内侍疾,时而故作无意问着媚娘于朝廷军国政务之看法。
    媚娘沉稳应对着,本能小心地不暴露自己全部看法。点到辄止即可,所谓言必有失。况唐帝不同往,似有意探寻之。帝王心向不可不深防者。她貌似无心实则有意地小心回应着。
    唐帝性情真亦大变了,同以往咄咄逼人相比,约莫不再自信缘故,他开始变得些微谦和。宫人们若有错犯,也大率信其所之,了了而已。故此大兴宫中一时诸事皆静。
    同此之时,唐帝以数十万之众,御驾亲征高丽大败,却使人疑其非真命所归,有欲起大事之人了。

    贞观二十年暮春之长安暗流频涌。
    陕人常德玄告刑部尚书张亮养假子五百人,与术士公孙常语,云“名应图谶”。又问术士程公颖曰:“吾臂有龙鳞起,欲举大事,可乎?”(《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年 公元646年》)一时朝中皆议。
    果然有起谋逆心者。媚娘于殿院间静思着。唐帝以数十万军之众,御驾亲征高丽大败,自然使人心疑其非真命之主,从而有欲举事者。术士复从侧推相怂恿,至于异动,亦算不得甚奇事。只从来为此能功成者,最要秘而不言,或于远地谋于军,密徐图之。或暗附皇子国戚,结党禁军。或深藏己心,将才多附而谦下,谋士已依而敬恭,声名播于海内,民心凝之以成。惟如此之者,方可以成。岂有若张亮者,方养假子数百人,远无边军以依,近无禁军可恃,朝堂上下,尚未结营,后宫皇子,亦未就并。便求占问卜,欲之以图,真所谓志大才疏者。然唐帝确亦才薄寡行,故有高丽大败。所谓帝不称君,难免臣下异心了。
    就审张亮,亮自不肯承服之。朝中大臣皆议为反,亦有独持异议者,以为反形未具,罪不当死。然帝王家从来于此不能忍。唐帝就怒而言:“亮有假子五百人,养此辈何为?正欲反耳!”(《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年 公元646年》)遂定其罪,斩西市,籍没其家。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2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0-28 11:42:00 ) 第 78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七 丽华(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七 丽华(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七 丽华

    朝中固自翻覆,媚娘却独自于芳文殿内思及文德皇后(长孙皇后)来。文德皇后(长孙皇后)若在,朝中势,当大不同罢。至于历朝之后,亦众矣,若论心思深沉,少有若光烈阴皇后(阴丽华)者——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光烈阴皇后讳丽华,南阳新野人。初,光武适新野,闻后美,心悦之。后至长安,见执金吾车骑甚盛,因叹曰:“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更始元年六月,遂纳后(阴丽华)于宛当成里,时年十九。……光武即位,令侍中傅俊迎后,与胡阳、宁平主诸宫人俱到洛阳,以后为贵人。帝以后雅性宽仁,欲崇以尊位。后固辞,以郭氏有子,终不肯当,故遂立郭皇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建武四年,从征彭宠,生显宗于元氏。”(《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建武)九年,有盗劫杀后母邓氏及弟䜣,帝甚伤之,乃诏大司空曰:“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以贵人有母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朕嘉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士,而遭患逢祸,母子同命,愍伤于怀。《小雅》曰:“将恐将惧,惟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风人之戒,可不慎乎?其追爵谥贵人父陆为宣恩哀侯,弟䜣为宣义恭侯,以弟就嗣哀侯后。及尸柩在堂,使太中大夫拜授印绶,如在国列侯礼。魂而有灵,嘉其宠荣!””(《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建武)十七年,废皇后郭氏而立贵人(立阴丽华为皇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
    阴贵人建武十七年始得封后。然建武初年初议后位时,竟辞不就。固自有因——
    “世祖因留真定,纳郭后,后即扬之甥也,”《后汉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一 刘植》
    “建武元年,生皇子彊。…二年,贵人立为皇后,彊为皇太子,…十七年,遂废为中山王太后。”(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武郭皇后)
    “时真定王刘扬复造作谶记云:“赤九之后,瘿扬为主。”扬病瘿,欲以惑众,与绵曼贼交通。建武二年春,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征扬,扬闭城门,不内副等。乃复遣纯持节,行赦令于幽、冀,所过并使劳慰王侯。密勑纯曰:“刘扬若见,因而收之。”纯从吏士百余骑与副、隆会元氏,俱至真定,止传舍。扬称病不谒,以纯真定宗室之出,遣使与纯书,欲相见。纯报曰:“奉使见王侯牧守,不得先诣,如欲面会,宜出传舍。”时扬弟临邑侯让及从兄细各拥兵万余人,扬自恃众强而纯意安静,即从官属诣之,兄弟并将轻兵在门外。扬入见纯,纯接以礼敬,因延请其兄弟,皆入,遒闭郃悉诛之,因勒兵而出。真定震怖,无敢动者。帝怜扬、让谋未发,并封其子,复故国。”《后汉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一 耿纯传》
    以建武初时朝中势也——建武初,郭贵人母舅真定王杨反,郭贵人虽育子,议立后位事尚未底定。即此,郭贵人母舅反,母舅子尚得封,复故国。可见其时朝中阴贵人(光烈皇后)尚未得为均。其时阴贵人纵得后位,未必不难。故深自抑。
    后朝中势渐次翻覆,(阴贵人)局自有成,事方可以图之。故见后之废后、立后、朝廷历事之更。阴贵人此时局之见,自安之道,沉潜之术,真不可小觑者。至于阴贵人之母家兄弟——
    “(阴)兴字君陵,光烈皇后母弟也。…九年,迁侍中,赐爵关内侯。帝后召兴,欲封之,置印绶于前,兴固让曰:“臣未有先登陷阵之功,而一家数人并蒙爵土,令天下觖望,诚为盈溢。臣蒙陛下、贵人恩泽至厚,富贵已极,不可复加,至诚不愿。”帝嘉兴之让,不夺其志。贵人问其故,兴曰:“ '亢龙有悔。'夫外戚家苦不知谦退,嫁女欲配侯王,取妇眄睨公主,愚心实不安也。富贵有极,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贵人感其言,深自降挹,卒不为宗亲求位。”《后汉书 卷三十二 列传第二十二 阴兴》
    所谓愚者固如阴兴者,竟以“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史家(阴)“贵人感其言,深自降挹”言,亦非的论也。
    夫“人当知足,夸奢益”云云皆寻常小户人家之所言,小家求小富,固如此。然此言岂阴贵人之“至于时局之更、固当仁不让者”所宜听。若阴兴之小富即可以安者,又岂能解定邦国人之所见。阴兴固自愚者也。
    况建武初,阴贵人初辞后位时,阴兴于何处有何言哉?以阴贵人建武年间之审时度势,退之为进,取舍诸道,岂只知论“奢益”之阴兴能明者?竟以阴贵人“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阴兴不知阴贵人之内慧深识、见时局之当仁不让,亦诚世间之可笑人也。似阴兴此等者,只宜为村人也。
    至于己身麽——入宫已经数载,既未承恩子嗣,复未升迁得位。再十年又自如何?媚娘不觉有些黯然。
    芳文殿外,风微起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0-2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4 19:32:00 ) 第 78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八 女娲(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八 女娲(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八 女娲

    一阵风拂入殿来,媚娘不禁有些感伤——
    “大皞帝包犠氏。风姓也。母曰华胥。燧人之世,有大人迹出于雷泽。华胥履之,而生包犠。……取犠牲以充包厨,故号曰包犠氏。后世音谬,故谓之伏犠,或谓之虙牺。一号皇雄氏。在位一百一十年。包犠氏没。女娲氏代立为女皇。亦风姓也。(晋 皇甫谧《帝王世纪 自皇古至五帝第一》)”
    “女娲氏。亦风姓也,承庖犠制度。……一号女希,是为女皇。(晋 皇甫谧《帝王世纪 自皇古至五帝第一》)”“《淮南子》曰: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女娲錬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鼇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滔水。(晋 皇甫谧《帝王世纪 自皇古至五帝第一》)”
    “(女)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说文解字 第十二下 女部》)”
    “瓦亭水又西南,出显亲峡,石宕水注之。水出北山,山上有女娲祠。庖羲之后有帝女娲焉,与神农为三皇矣。(《水经注 卷十七 渭水上 △又东过冀县北》)”
    华胥履大迹生伏羲(包犠,庖羲),伏羲(包犠,庖羲)从母。世所言“天子无父”,约略源于此罢。媚娘独自于芳文殿内思度着。
    至于天子从母,不从母家兄弟姐妹,原亦不必从。从来天家骨肉难全,六亲难靠。若从母家之兄弟姐妹,岂非母家兄弟姐妹俱与母无别,此置母何地也?况天下同母之兄弟姐妹,才情各别,人情各殊,又如何可同而从之?又有天赋睿明,依其本命而来,六亲皆不能及者。似此,若从之亲,置其自又何地焉?安有睿明者从昏者乎?
    且复世间子女之缘,佛家有报恩求债说。若此,报恩者又岂同求债者也?至于人间帝王,睿明聪达亦鲜矣。若唐帝高丽之败,何处见其明哉?历朝昏庸之君,又复何其多也?以居帝王位即自尊者,愚痴甚。所谓睿明聪达在其人,不在其位。如斯而已。
    至乎文德皇后(长孙皇后)——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4,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11 15:26:00 ) 第 78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九 谏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九 谏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十九 谏言

    贞观二十年之大兴宫若是熙暖着。太子依例理事。且为“方便入侍药膳故”,唐帝于寝殿侧,置一院,令太子居之,绝不遣往东宫了(《唐会要 卷四 杂录》“(贞观)二十年。太宗於寢殿側。置一院。令太子居之。絕不遣往東宮”)

    然朝臣见此,皆不以然。以太子久居唐帝寝殿侧,上疏谏曰——
    “臣闻周家问安,三至必退。汉储视膳,五日乃来。礼曰“男子十年出就外傅,出宿于外,学书计。”然则古之达者,岂无私爱?欲使成立。凡人尚犹如此,况君之世子乎?且朋友不可以深交,深交必有怨。父子不可以滞爱,滞爱或生愆。伏愿远览殷、周,近遵汉、魏,不可顿革,常许旬日半月,遣还宫,专学艺以润身,布芳声于天下,则微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唐会要 卷四 杂录》)

    “才人,便殿宫人们议论说,大家就要着太子归东宫了。”侍应于芳文殿内书案侧之阿菊小心言道。
    “是麽?”闻得此言,执卷书之媚娘之手微顿了顿。
    “说是近日大臣谏言,以为大家私爱过重,致太子不离膝下,常居宫中。不得体人间之庶事,识君臣之大道。以古之达者,岂无慈爱?思使成立。凡人尚犹如此,况君之世子乎?自当春诵夏弦,亲近师傅,使成立之。且言父子不可以滞爱,滞爱或生愆,以文王问安,三至必退,汉储视膳,五日乃来;伏愿大家远览殷、周,近遵汉、魏,但计旬日,半遣还宫,专学艺以润身,布芳声于天下,以称天下瞻望呢。”
    “嗯,此谏言倒确有宜,大家必有所为。阿菊,事涉大家、殿下,不可轻言。似者般样宫人们议论,平日里听过即可,万勿与他人多语。”
    “唯,才人。”阿菊小心应的声。
    此谏言倒确是的言了,凡未来君者,不可不深体人间之庶事。若只居宫中,庶事不能洞明,一旦为君,必生有殆。所谓为君深居宫中,世间事皆赖百官之察,若权臣上下其手,为太子时,不先预于文武,恐难至时,犹梦中耳。继位之先,自需百艺其身,贤德法则,否者凭何于以众?故此谏言,唐帝纵百般不愿,万般不舍,亦不得不以从。媚娘心下想着。
    果然,唐帝闻此,虽情非所愿,亦只得遣太子时往东宫。然未久,太子又依旧长于唐帝寝殿侧了,遂得常与媚娘面见。太子固谦谦君子,媚娘亦淑静佳人,皆深自仰抑。故太子虽于媚娘思慕甚重,亦自守礼重持,惟偶交片语而已。
    而唐帝疾久经诊治,究不能愈,终于起向佛道问药之心了。
    大兴宫殿前槐树叶愈发深绿了,熙暖阳光自殿门投射入来,空气仿佛都弥漫着夏日懒洋洋之气息。媚娘每日依旧问药侍疾,随于身侧的多是阿菊。因唐帝疾久经不愈,宫人们皆分外小心,惧恐唐帝一旦动怒——虽然自高丽大败归来,唐帝脾性好了很些。宫人们依旧惧恐着,担心唐帝一旦脾性翻覆。媚娘倒全然无惧,她知唐帝经此一役,早元气大伤,精气大损,无复昔时之自负了。譬若猛兽无牙,自垂垂矣。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11,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18 17:03:00 ) 第 79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 以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du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 以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 以疾

    太子随时在侍,唐帝觉着些安慰。他是老了,翻覆的噩梦令他心生惧畏,他常梦兵戈现前,作厮杀状,或血渍污衣斑斑在侧。每每噩梦惊醒,汗涔涔下,心悸不已。又梦辽东疆场,天寒草枯,战马皆亡,军兵疲损者。一战功成万骨枯,然功成骨枯,总可以不大恨。此番御驾亲征数十万军战小夷狄,军兵折损,含恨败亡,真生平之奇耻也。一梦此,唐帝真有悠悠忽忽,魂不知何处感。
    唐帝疾亦愈觉愈烈了。每日里只没有神采,虽不多言,宫中上下皆知,唐帝屡发梦魇,一夜间,所睡总不过一个多时辰。白日亦不得好生安息,虽药膳饮食,依例调养,御医在侧,日常诊治。然病在心,药石自然罔灵,故几个月亦不见好。御医亦知要在心结,偏是帝王,又不好说得。唐帝只觉连来噩梦频频,精力疲损,日甚于日。太子侧观,知大不祥。为唐帝久不眠安,精力疲损,长此往之,三魂七魄,俱不能养。疲损之过,难不吉矣。宫中上下一时皆忧之甚。
    媚娘每日于侧,固明其理,然慎于言。为其深知,唐帝此疾最在心结,多梦之症要在禳解。人命因果循回,所谓一言多不如一言省,故此并不挑明。
    太子侧侍日久,觉阿爷日甚日,不免些焦躁。一日忽思及阿娘文德皇后(长孙皇后)当年亦曾病重,后经礼谒禅师,解众宝名珍,为阿娘供养祈愿,方得吉祥。现阿爷久病不愈,或亦可为此,以转吉祥焉?(《大唐太原交城县石壁寺铁弥勒像颂》)——“(唐)太宗昔幸北京,文德皇后(长孙皇后)不豫,辇过兰若,礼谒禅师绰公,便解众宝名珍,供养启愿。玉衣旋复,金榜遂开,因诏天下名山形胜,皆表刹焉。所以报护力,广真谛也”)
    遂请玄奘。

    弘福寺。玄奘法师。
    自贞观十一年,唐帝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经九年矣,思之宁不痛哉。
    玄奘室内沉思着。窗外暖日熙阳,一只黄莺轻掠过树梢,些许绿的落叶。太子诚意以请,百般言说,诚可感天。自来于佛于家,皆重仁孝,太子此为,或当禳解吉祥,施药唐帝,为解此局焉?
    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
    老君垂范,义在于清虚。释迦遗文,理存于因果。详其教也,汲引之迹殊途。永其宗也,驰益之风齐致。然则大道之行,肇于遂古。源出无名之始,事髙有形之外。迈两仪而运行,包万物而亭育。故能兴邦致泰,反朴还淳。至如佛法之兴,基于西域,爰自东汉,方被中华,神变之理多方,报应之缘匪一。洎乎近世,崇信滋深。人翼当年之福,家惧来生之祸。由是滞俗者,闻玄宗而大笑,好异者,望真谛而争归。始波涌于闾里,终风靡于朝廷。遂使殊方之典,欝为众妙之先。诸华之教,翻居一乗之后。流遁忘反,于兹累代。朕夙夜夤畏,缅惟至道,思革前弊,纳诸轨物。况朕之本系,起自柱下,鼎祚克昌。既凴上徳之庆,天下大定。亦赖无为之功,宜有改张。阐兹玄化。自今已后,斋供行法,至于称谓,道士女冠可在僧尼之前。庶敦本之俗,畅于九有。尊祖之风。贻诸万叶【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18,阴转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pbbs.asp?boardid=3&replyid=235570&id=131051&page=1&skin=0&Star=26


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
协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居江西九江市区
石红梅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城市猎人
威望:29
文章:2616
现金:
经验:2434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年12月17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7-11-25 15:25:00 ) 第 79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一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一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一 佛药

    “才人,未料想太子殿下所请之玄奘大和尚居然此等灵验。说是才经请得,大家再无噩梦了呢。近几日服其所施佛药,精气俊爽,无怪天竺奉其为“大乘天”、“解脱天”的。当真名实不虚。”阿菊自殿院修剪了木槿花枝,归殿内,插于瓶中,与媚娘言道。
    这大和尚所施佛药竟如此效验,当真非比寻常。想其于佛门兵事,亦非常人也。媚娘没有言声,心下暗赞了声。她从来异界佛道,皆明其理,只不言破。
    太子者番请那大和尚赠与佛药,又复见功,者般样行来,佛家声势必行大增。虽唐帝九年前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然前朝以来,宫中上下,朝堂内外,民间百姓,崇佛者向较信道者为众。唐帝轻佛有年,经此疾患,恐亦不敢再随意贬损佛门矣。
    闲思间媚娘步至木槿之花瓶前,将木槿花重理了理。“大家精气复爽,自是好事,太子殿下此番功莫大焉。”媚娘淡淡言道。

    唐帝真惊异了,他自来于佛不十分尊崇,武德间使用僧兵不过一时之计,傅奕论抑佛言曰“佛是胡中桀黠,欺诳夷狄,初止西域,渐流中国。遵尚其教,皆是邪僻小人,模写庄、老玄言,文饰妖幻之教耳。于百姓无补,于国家有害”,他(唐太宗)亦“颇然之”(《旧唐书 卷七十九 列传第二十九 傅奕》)。现玄奘这大和尚所施佛药竟十分效验,不能不令他重新审视自己所知。于是,他与(玄奘)法师一手翰——
    太宗文皇帝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
    造化陶均。短长异寿。天地覆载。愚智同生。故知上圣上贤。无代不有。然而前王前帝,罕得相逢。朕自顾德薄行轻。智微力浅。幸因夙缘有庆得遇真人。自慰药已来。手脚渐觉轻损。弥加将慎。冀得全除。抚疫躬而自欢。荷神方而多愧。唯凭命于后药。庶遐龄之可期。必望超促世而长存。驻常颜而不朽。既白之发变素成玄。已弊之躬除衰益壮。此心此愿其可遂乎。唯竭深诚。敬伫良术。(内出与玄奘法师)(《大慈恩寺志 卷八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亦见于《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部 2119 寺沙门玄奘上表记(一卷)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
    唐帝思长生了。

    七月,长安,长夏。金风依起,梧桐叶落。玄奘居弘福寺译经初有成(译得数部佛经),奉御敕而著之《大唐西域记》亦已备,唐帝又经所施之佛药愈,于事于理,皆算交代。或是时请唐帝为所译佛经御制经序了。所请成时,既可壮佛门之声威,又可为向唐帝提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预为表里,以为其阶。本来请唐帝自停前诏,固非易事,然步步行之,总在斯然。世间难为之事,正当以力而为。应时而动,待之时日,再兼施以他法,纵“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一时不能止,亦要以此(请唐帝为所译佛经御制经序)为佛门复彰声名,务必使自“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