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化论坛区散文小说 → 玩转泉州13:三重门(中)

您是本帖的第 60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玩转泉州13:三重门(中)
陈耘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黑侠
威望:8
文章:627
现金:
经验:7298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9月6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8-10-28 13:05:00 )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耘

玩转泉州13:三重门(中)


     “台风又要来了 ,陈郎的船这会儿不知到哪了?”张素素望着朝天门上空红彤彤的火烧云,心里闪过一丝忧虑。
     自哲宗元右二年泉州设置市舶司以来,刺桐城实际已经成了大宋王朝的第二个特区,中华的丝绸、茶叶及瓷器从后渚码头源源不绝的装上帆船直通西域,换回大量番邦的珠宝,象牙和香料。许多人与蕃人通商成了巨富,陈三也不甘寂寞,举债购了一批德化白瓷于月初装船,直下西洋。
     张素素是朱熹老夫子的学生,能诗善文,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喜欢上土头土脑、说话还带着地瓜腔的陈三,也许是他身上的那股子冒险劲儿吧,和在海边游泳时那和天空一样宽阔的胸膛。“也许是上辈子注定的罢?”张素素提笔写下了一句诗:“命中几事堪由汝,石上三生莫问余。”
***
       台风过后遍地狼藉,原本风樯鳞集的海湾更是吵杂不堪,各式各样的蕃人夷语此起彼伏,大约都是在呼喝着统计损失,谁也没空理会张素素的询问。因为张素素气质高雅,温柔谦虚,终于有个大胡子白袍人听得懂汉语,停下他的忙活回答:“菇凉,鄙人从大食国来滴,前日里就听说滴,这个大风从苏禄群岛刮来滴,哒哒不妙滴!”
       张素素脸色惨白,但她毕竟是朱熹的得意学生,老夫子平日里端正严谨的治学态度让她明白,担忧除了徒乱人意外于事无补,为今之计,只能耐心等风灾过后航运恢复,再徐图联络。
***
       两个月后……
       刺桐城已经恢复了往昔的繁华,数十万人口摩肩接踵,夹杂着各式各样异域的口音涌上街头,准备迎接一年一度的中秋。两个月来张素素每天必来朝天门集市询问,只是根本没有陈三那艘船的消息,沉船的消息没有,靠岸的消息也没有,那艘七帆大船就好像泥牛入海般音讯全无。
       一轮明月从东方升起,挂在朝天门雕梁画栋的檐角边,张素素缓步登上城楼,惘然于自己的感觉:“难道所谓的情关就是心门么?当心门打开,某个人住进心底,就从此赶不走驱不散了么?吾竟何去何从?”
       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就连学究天人的朱熹也没办法。朱老夫子只是告诉她:“所谓决断,无非取舍。许多时候我们无法决断,那是因为自己的舍不得。”
……
***
       时光荏苒,岁月无声。
       后来我在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翻到一篇古代锡兰海员的日记,记述了一段奇遇。该海员的船误入安达曼海某个不知名的海岛,很奇怪的岛上竟然有雪山,溪谷中遍布色彩艳丽的石头,溪谷旁并见农田村舍等。有居民皆温柔可亲,服饰简洁质朴,色彩淡雅恬静。该海员到达泉州府后返程欲再寻海岛,在茫茫大海中已不辨方向矣。
       和日记在一起的还有一片褪了色的红色小彩笺,上面是汉字写的一首词:

秋叶渐黄秋水碧。碧洗长天,一羽长天饰。万里乡关同脉脉,暮山远在西风侧。

莫问当时谁是客?谁更多情,谁更多回忆?明月泠然枝上画,似侬悔着倾城色。

你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1   1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