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休闲交流区采薇茶馆 → 购书小记

您是本帖的第 19029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购书小记
青衫浪子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小飞侠
威望:3
文章:1516
现金:
经验:996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3年10月3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发表于 2019-1-11 17:05:00 )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青衫浪子

紫筠轩读书录(二)

午后继续读《李文清公日记》。道光二十五年十月十八日,文清公“午后闲步,有计利念,心境便不光明”;是夜读诗经《豳风》,体悟“遇事无主,利根作祟,拔不尽,何言学?”,夜间“睡境恬适”。此四字真可令人羡慕。宋魏庆之《诗人玉屑》卷六引《西清诗话》云:“南人以饮酒为软饱,北人以昼寝为黑甜”;曾贬谪吾乡的苏东坡亦有诗云:“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余”,黑甜之乡,实在是令人向往。对于我们这些“年近半百的老人”(某音乐交通频道女主持人语)而言,有什么能比得上一夕美睡更奢侈的享受呢?不禁想起少年时代抄写过的格言,意大利有位画师叫达.芬奇,他早就说过:“勤劳一日,可得一夜安眠;勤劳一生,可得幸福长眠。”我开了一整天的会,算不算很勤劳呢?

又过了两天,文清公仍坚持早起,这一天五更起床,似乎比以前还早些。俗语有云:“起五更,爬半夜”,形容人的勤劳。我考证了一下,古时候的“五更天”是凌晨3点至5点,正点是4点。文清公比我今天起床早了一个半小时。仰视前贤,真不可及也!如往常一样,文清公起床之后先盥洗,“禁一戏言,而心固已妄动矣”。起得如此之早,与谁戏言,心因何妄动,已不可考。天明之后,文清公有些朋友间的应酬,“尚照管得到,寡言慎动,不随物驰”。“寡言慎动”四字,可谓修身之要。这天夜里,有个叫张钦人来与文清公探讨学问,说了一会儿话,文清公便开始批看其日记(如曾国藩一样,当时的理学家们总是互相批看日记),感叹“是直从日用间做工夫者”。这话耳熟,查了一下,原来曾国藩家书中写过的,“绝大学问即在家庭日用之间。”李文清公比曾文正公大十三岁,二十四岁即中进士,两个人在北京应该有过交往,这话也许就是曾从文清公处趸来的,也未可知,备考。这一夜,文清公“有忙意,欲急寝耳。”光景如何,并未记载。


null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CopyRight © 2000-2012
菊斋
本站编号:闽ICP备05001145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有事点这里